84.热闹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出了局长办公室,王栋直接带着二人去了后勤科将二人的节日福利领走了,而且还领了双份,反正局长又没说是给一个人还是给两个人的。
  王栋还是个急性子,回到刑警队办公楼,将中秋节期间的的工作安排了一下,便叫上陈静和叶舒谭笑出去吃饭。叶舒想客气推辞一下,毕竟那些只是个玩笑话而已,那些事说明白对自己和谭笑也有好处。结果,叶舒话刚说出口,王栋就不高兴了,直呼叶舒不拿他当哥们儿,不去就是看不起他。没办法,盛情难却,叶舒只能不太心甘情愿的去蹭吃。
  趁着王栋定饭店的功夫,叶舒和谭笑先去了一家手机卖场买了一部手机,办了个手机卡,现在生活还要继续,他不能没有和别人交流的工具,至于以前的号码,只能回燕京在补办了。叶舒想把新手机给谭笑用,他自己用旧的,但谭笑说什么都不换,她说自己用习惯那个手机了,叶舒很无语,很像告诉谭笑:那个手机我用的比你还久呢,怎么你就习惯了呢?可惜,他也只能在心里问问,不然,答案只会让他肉疼。还好,谭笑又给了他一个还算合理的借口:我上班出任务,手机容易坏,新的坏了心疼。
  王栋请客,规格不低,定的是县里最好的饭店,而且把他老婆也接来了,说叶舒是他兄弟,就要和亲兄弟似的,作为嫂子的不能不出面,反而弄的陈静有些多余。王栋的老婆姓火,性格和她的姓氏一样,火爆更火辣,酒桌上她独领风骚,为了陪好弟妹,她又说又笑,比两个男人还爷们儿,就是没等一顿饭下来就吐了两回。
  叶舒和谭笑法定的“新婚夜”是在酒店度过的,因为天色已晚,并且喝了不少酒,已经不能再开车回村里。王栋夫妇倒是很热情,邀请他们去家里住,但被二人以“新婚燕尔怕扰民”为借口婉拒了,那对夫妇很识趣,这点没有强迫他们,还直接为他们在酒店楼上开了间配套齐全的大床房。
  躺在床上,叶舒和谭笑都禁不住笑了起来,他们没想到王栋那么直接,说话也不绕弯子。刚才王栋临走时勾肩搭背的告诉叶舒:郭行也就是郭局长忒不是东西,他在办公室伤心欲绝都是装的,就是刘备摔孩子——收买人心,郭行已经查清了叶舒父母当初车祸和张玉溪的关系,今天说那些不过就是讨好叶舒,关键是叶舒身后的谭笑,毕竟谭笑是系统内的人,年纪轻轻就是副科级,只比他那个局长差了半级,如果说没背景谁也不信。他们二人今天登记的事,郭行也都知道,知道时只不过是故作惊讶,红包都准备好了,哪能不知道消息。更说叶舒不该不收郭行的红包,反正收了也不吃亏,还为此埋怨了叶舒一通。
  郭局长的表演并不出色,叶舒和谭笑即便涉世未深,但也心知肚明,只不过叶舒比谭笑强点,至少还收了礼,按照谭笑的意思,就是“没有半毛钱”的交情。只是他们没有想到王栋会直接点明了他领导的把戏,这点让他们多少有点意外。王栋说了领导,也说了自己,对于自己他更没有丝毫隐晦,直接点明自己看好叶舒,想交他这个朋友,也不图别的,就图结个善缘,将来如果叶舒两口子混的好了,能照拂他这老哥哥一下。王栋夫妇看似冒失,但叶舒和谭笑知道他心里有细腻之处,他有意交好,又好不藏着掖着,叶舒当然不能抚人好意,而且这直来直去的性格,很对谭笑的脾气。
  县里的酒店就是那样,规模是有,但舒适行真的一般,可能针对的消费群体不同,来者消费的更多是来“消费”,而不只是为了“睡觉”。在酒店住了一晚,二人住的不是很舒服,说是大床房,但和家里的大炕实在没法比,房间内衬托气氛或是助兴的工具倒是不少,可惜二人根本用不上。二人搂在一起聊到深夜,困得不行了,才先后睡去。
  清早起来,二人在楼下的自助餐厅吃过了早餐,早餐不错,二人一顿猛吃,他们在山里饿怕了,现在吃东西那是吃到吃不动才住嘴,差点将昨晚的房费吃回来才退房离开。
  叶舒和谭笑没有着急回去,而是开着车先在县里疯狂采购了一番。今天是中秋节,他们给丁峰一家买了些礼物。同时,又买了不少零食水果,还有一些烧烤的工具、调料、两只肥嫩的羊腿和一些腌制好的烧烤半成品,他们打算召集几个发小在院子里弄个BBQ,把自己的喜讯公布一下,大家一起热闹热闹,反正也没打算办什么婚礼,直接热闹一下就是结婚了。
  载着一车的东西,二人到家的时候已经下午了,先将礼物送到了丁家,然后让丁峰挨个通知柱子、老五那几个,叶舒没有他们电话号。
  那几位昨天知道叶舒“渡劫”归来就过来了,只可惜他们来的时候叶舒家是“锁头”看家。现在听到叶舒晚上要请客,放下手里的活计便跑来了,只有胖子在乡里上班,路途远点儿,但都在天黑之前到了叶舒家。
  院里支起了一串灯泡,也不知道丁峰是从那弄来的,架子都是现成的,通上电后个顶个的亮,一下子将整个院子照的恍若白昼。
  院中摆了三张圆桌,两张桌坐人,一张桌摆食材,一旁摆了两个烧烤炉子,一个是叶舒新买的,一个是从老五家搬来的,炉子那里是老五的地盘儿,有几个想试试身手的都被他撵大桌子上嗑瓜子去了。他干过烧烤的买卖,生意不错,只是干了不到一年,就被人赊账赊黄了。
  厨房里勺碗叮当作响,掌勺的是丁母,她看到叶舒拿出结婚照,当时就老泪纵横,听叶舒说晚上要和小哥几个热闹热闹,就算结婚请席,起初她还不同意,说叶舒应该风光大办,不应该这么悄无声息的,但叶舒和谭笑都不想弄的太张扬,而且和村里其它人家多少年不走动了,只要直近的请来就行了。劝说无效,丁母便要给大家弄几个菜,客人可以少,也要隆重。菜都是她让丁峰现买的,鸡鸭鱼肉,很是丰盛。打下手的是她儿媳妇张亚楠还有老五的妹妹,谭笑想帮忙却被她轰出来了。
  “来,大家做好,开席了……”一阵煎炸烧炖,丁母弄了十个菜,最后用盆端上来压桌的炖鲢鱼,丁父便组织众人入席。
  老五将烤好的“串儿”也端上桌,烤炉那边先暂停一下,大家分别坐好。先是新郎新娘一段感谢的话,然后众人纷纷敬酒,简约而不简单的“婚宴”便正式拉开了帷幕。
  吃了过几口饭菜,喝过了新人的敬酒,丁父丁母便回了东院,这个热闹的场合属于年轻人,他们在跟前,小辈的放不开。而且,看着叶舒和谭笑,他们总是不自觉的想到叶舒的父母,心绪有些波动,怕一时把握不住,扫了大家的兴致。走时还不忘叮嘱丁峰他们不要闹的过头,不要闹的太晚。
  长辈不在,剩下这几个人就闹翻天了,那还管什么叮嘱警告的话,尤其是丁峰,带头审问起了这对儿新人。
  “笑笑是警察,正好今天我也过过警察的瘾,审审警察,说说吧,你们在认识的?从头讲。”
  “我们……”
  叶舒刚想回答,就被丁峰打断了。
  “你别说话,还没轮到你,我现在问的是笑笑。”
  谭笑微微一笑,倒是一点也不扭捏,“我呀,我是叶舒捡回来的。”
  “啥?”众人都瞪大了眼睛,这个回答太匪夷所思了,于是便深挖这个问题,有好事儿的更是直接拿出了手机,等着把这段记录下来。“怎么捡的?说的详细点。”
  谭笑眼珠子一转,呵呵一笑,“怎么捡的,就是在路边捡的。”
  “具体的。”
  “具体的就是我办案时中招了,晕倒在一个车库,恰巧叶舒他路过那,怕我有危险,就把我带回了住处,我们就认识了。”谭笑省去了很多尴尬的场面,那些只属于叶舒和她的回忆,不能和别人说,于是直接说了结果。
  “就这样?”众人白高兴了,过程一点起伏跌宕都没有,他们那点小把戏怎么能撬开谭笑的嘴。
  “你们就这样一见钟情了?”张亚楠笑嘻嘻的问到,电视中倒是经常有类似的桥段,没想打现实中也有这样的事。
  谭笑看向叶舒,笑着问道:“你说说吧,那时你是对我一见钟情了吗?”
  叶舒摇了摇脑袋,接着点酒劲不假思索便说道:“哪有那么多的一见钟情啊,幸亏我当时把持住了,不然J虫上脑,顶多算个见色起意。”
  叶舒挨了一巴掌后,呵呵傻笑了一阵,“后来因为帮他们办一个案子,我受了点伤,笑笑主动照顾我,然后……天长日久的,就日久生情了……”
  “受伤就有美女伺候,我怎么不信呢?是不是装可怜了?”
  “就是……”
  对于谭笑的话,众人即便质疑也不好刨根问底,但对于叶舒就不一样了,众人一通起哄,非要往祖坟上刨才过瘾。
  叶舒一阵支支吾吾,最终还是谭笑给他解的围,“叶舒确实受伤了,还是因为我受的伤,被车撞了,当时伤的很厉害,没人照顾不行……”
  “然后你就把自己赔进去了?哈哈……”
  众人一通哄笑,都说她是被叶舒“碰瓷”,谭笑开始还解释几句,打算帮自己老公挽回点形象,后来架不住他们人多嘴杂,也就任由他们发挥想象了。
  逗了谭笑一会儿,众人又将矛头指向了叶舒,对他就没刚才那么友善了,尤其是丁峰,直接让叶舒去墙边抱头蹲好。
  “凭啥呀?”
  叶舒还想挣扎一下,结果被几个人连推带搡的按到了墙边,就连张亚楠和老五他妹妹都帮着动手,胖子的女朋友倒是没动手,但看样子也有点跃跃欲试的样子,谭笑就是被她拉住的。
  “凭啥?就因为你拒不配合。”柱子给了叶舒一巴掌,既然叶舒将这顿饭定义为婚宴,那今天的叶舒是没有尊严可谈的,他们闹就要闹的痛快,不然她们结婚的时候,叶舒也未必放过他们。
  “我啥时候不配合了?你们还没问我呀。”叶舒将头垂到大腿之间,这个姿势他是在某些地方被专业训练过的。
  “也是啊。”丁峰迟疑了一下,但对叶舒的质疑他很不满,推了一下叶舒,“我就喜欢你这个姿势,怎么了?”
  “不怎么。”叶舒不犟嘴了,不知道这几个家伙憋着什么坏主意收拾自己呢。
  “说说吧,你啥时候对笑笑有不纯洁的想法的?”丁峰直接拉了一把椅子坐到了叶舒面前。
  “我一直纯洁呀。”
  “闭嘴!你们这些知识分子说话都不带脸红的。”
  “我没说谎啊。”叶舒抬起头,露出无辜的眼神。
  “低下头,谁让你抬头的。”丁峰又给了叶舒一下,不太用力,只是为了一乐,新娘子他惹不起,手段他只能用在叶舒身上,“开始你还不承认笑笑是你女朋友,我都看到你们都住的东屋……你对得起我给你抱的那些柴火吗,那是给你烧两铺炕的,你知道我累什么样了吗……”
  众人先后揭发叶舒的“恶行”,什么重色轻友了,内里龌龊了,各种帽子扣下来,直到闹得差不多了才让叶舒蹲在墙边对着墙唱了两边“东方红”才让他起来。
  接着,众人又以各种理由惩罚叶舒,当然,谭笑现在和他现在是二人一体,即便碍于她的身份,也没让她太过清闲。惩罚也由喝酒慢慢的变成了其它喜闻乐见的项目。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