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接风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onetwothreefour,areyouready?哥哥回来了呦……”
  叶舒唱着不知道从脑子哪里冒出来的一句歌词进了公寓,虽然很难听,但这句歌词正好符合他此时此刻的状态和难以掩饰的心情,比那句经典的“我胡汉三又回来了”更显霸气。
  突然的一嗓子吓坏了小屋里正在看片儿的老才,怒气冲冲的出了小屋,看到笑意盎然的叶舒,老才愣住了,脸上的表情不断的变化,有诧异,有惊喜,还带有些愤怒。
  “哥哥回来了,怎么的?不认识了?”叶舒放下手里的东西,笑嘻嘻的张开了双臂,打算迎接老才的拥抱。
  结果,叶舒失望了,老才没有乳燕投怀的欢迎,而是抄起前台的一个记事本砸了过来,“你个混蛋玩意儿,不是回老家创业去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叶舒接过记事本,嘿嘿一笑,“老家机遇少,再说我也不会种地呀,打算再回来闯荡一下,咋的,不欢迎啊?”
  “屁!”老才从前台走了出来,在叶舒身上捶了一拳,眼睛有点湿润,看到叶舒身后走进来的谭笑,老才挤出一丝笑意,打起了招呼,“谭警官也来了。”想去握手,但手都举起来了才发现谭笑双手都拿着东西,弄的他不知道该不该将手放下。
  见状,叶舒给了老才一脚,斥责道:“愣着干啥啊?没点儿眼力见,帮着接一下呀。”
  “诶,诶。”老才接过了谭笑手里的口袋和行李箱,同时疑惑的看着二人,“你们……是一起回来的?”
  “废话,你看不见吗?”叶舒往谭笑身边一站,搂住谭笑的肩膀还用力的贴了贴,自豪的和老才炫耀道:“和你隆重的介绍一下,谭笑女士,现在已经正式成为我叶舒的老婆了,我们已经是合法的夫妻了,结婚证在包里,一会儿可以让你欣赏一下,回头你把份子钱补一下。”
  “啥?”老才手里的口袋一下子就掉地上了,叶舒这个消息公布的有点太突然,而且有点太意外。再看看谭笑,一脸幸福的笑容,证明了叶舒没有说谎。
  “你们……”老才指着二人看了半天,还是无法相信这个事实。
  叶舒很享受老才的表情,笑嘻嘻的看着他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过了半天才又给了老才一脚,“别挡道了,把东西帮着抬上去呀,我俩儿那屋没让你给租出去吧?”
  “没有,没有,哪能呢?”老才笑呵呵的拎着谭笑的东西上了楼梯,谭笑想拎点东西,他都不让。
  “我又回来了。”
  看着屋内的摆设和走的时候一模一样,只是屋子正在多了一样东西,正是叶舒那辆坐骑——一阵风。没想到还能活着回到这里,叶舒和谭笑都有些泪目,进了屋里,一切都是那么熟悉,就像早上出门,现在刚下班回来一样。屋内很干净,应该有人经常打扫,窗明几净,就连“一阵风”的轮毂都被擦的锃亮如新。
  老才将东西放进了屋里,和他们解释:“你们走后,小慧就帮着打扫这间屋子,保持的和原来一模一样。”
  叶舒嘿嘿一笑,“难为这孩子了,我没白疼她。”
  老才哼了一声,“你是没白疼她,她还为你哭了好几回呢。”
  “为我哭啥?”叶舒不解的看着老才。
  老才白了他一眼,哼哼说道:“为你哭啥,你说呢?”说着,走到叶舒房间的书桌那,在电脑鼠标垫底下掏出一张卡,“回家做买卖怎么还把钱放这儿了,后面还写着密码,我查了一下,整整二十万哪,干啥啊?没发财先给我们爷俩儿分红啊?”
  叶舒嘿嘿一笑,没有言语。
  “你还笑?”老才将银行卡扔到了茶几上,“你小子和我说实话,到底怎么回事?无缘无故扔下钱说回老家了,是不是遇到什么坎儿了?等我反应过来,给你打电话你还关机了,我和小慧都以为你出了什么事了。”老才瞄了眼一旁的谭笑,继续说道:“你走了,谭警官也走了,我以为你犯了什么事儿,谭警官去抓你了呢,还托关系四处打听,没人在里面见过你……”
  听着老才不断地抱怨,叶舒一直笑着,他很欣慰有人还在关心他。等老才说完了,叶舒才缓缓说道:“你说的没错,我是遇到事情了,确切的说,不仅是我,而是我和笑笑,我们俩儿。我们俩上次办案受了伤,医院里还检查不出来,当时很严重,我们都以为活不成了,所以我打算回老家等死,笑笑和我一起回去的,卡里那钱就是我给你和小慧留的。”
  “啥?”老才又是一惊,仔细的打量叶舒和谭笑,“那你们现在……”
  叶舒哈哈一笑,“我们还是人,不是冤魂上门。”
  老才怼了叶舒一拳,“我不是那意思,我是说你们现在治好了,还是还……”
  “我们都好了,机缘巧合之下,我们治好了身上的伤,所以这不又回来了么。”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还抱得美人归。”听到叶舒说他们没事了,老才很高兴,笑得合不拢嘴。
  突然,老才沮丧起来,拿着那张银行卡,一脸愁容的看着叶舒,“那你回来了,你这点‘遗产’也就没了呗?”
  “你说呢?”叶舒嘿嘿一笑,从老才手里抢过了银行卡,“哥哥我现在有老婆了,花钱不能大手大脚。”回手就交给了谭笑,“老婆,咱家的钱,你收好。”
  谭笑害羞一笑,轻打了叶舒一巴掌,说了句“没正行儿”,但很自然的接过了银行卡。
  老才见他们情意绵绵的,叹了口气,“唉,早知道这样,我先取出来花点就好了。”说完站起身往外走去,“你们先收拾收拾,等一会儿小慧放学回来,咱们出去好好喝一顿,给你们接风,但是钱要你们花啊,你们结婚了,也不通知我一声,喜酒得补上。”
  “行。”不用叶舒答应,谭笑就痛快的应下了。
  “哎,你等一下。”
  老才都出门了,结果又被叶舒叫住。
  “干啥儿?”老才没好气的说到,还学着叶舒,说的东北口音。
  “不干啥。”叶舒指了指屋子中央的“一阵风”,“把它挪下去啊,在这多占地方。”
  “滚犊子,要挪自己挪,贼沉的。怕在楼下被人弄坏了,为了推这破铁疙瘩上来,我找了好几个人废了一天劲,下楼自己想办法。”老才转身气哼哼的走了。
  “嘿,也不知道帮人忙到底,这么整,我一点好也不记着。”
  “谁稀罕。”老才已经下了楼梯。
  叶舒关上门,和谭笑将行李箱都打开了,拿出衣服和丁家人给塞满了一箱子的特产,好一顿整理,才将东西一一安置好。
  简单的洗了一下,换了一身衣服,燕京比东北温度要高一些,穿外套有点热,穿短袖还算合适。
  “咚咚咚……”
  一阵敲门声后,紧接着门开了,才慧探头探脑的站在门口往里观望。看到叶舒后兴奋的大叫一声,“呀!叶哥你真的回来了。”然后推门跑了进来,蹿到了叶舒身边。
  “是啊,我回来了。”叶舒拍了拍才慧的脑袋,帮她把书包摘了下来,看样子她是放学刚回来。
  “怎么这么晚才放学?”
  “作业没写完,被留下了。”
  “怎么还不写作业了呢?”
  “哎呀,你别说了,烦不烦?你这段时间干嘛去了?我爸说你回老家了,是吗?”见谭笑从洗手间出来,才慧脸色一怔,对着谭笑点了点头,“谭警官。”算是打过了招呼,和对叶舒完全不同。
  “小慧来了?”
  谭笑微微一笑,知道这孩子和叶舒关系好,取了袋榛子和松子放到小慧面前,“尝尝这个,这是你叶哥老家的特产,纯野生的。”
  才慧没有拿坚果,而是抬头看着谭笑,问道:“你和叶哥一起回的老家?”
  “是啊。”谭笑坐到了叶舒的另一侧,拿过一个榛子递给叶舒,叶舒双手一合,很轻松的将坚壳按碎,将过人递给谭笑。谭笑结果过人又递给了才慧,“你尝尝,很好吃的。”
  才慧在二人身上回来的打量,“你们这是什么情况?配合的挺熟练啊。”
  叶舒哈哈一笑,拉过了谭笑的手和才慧说道:“和你介绍一下,这是你叶嫂,谭笑,以后别谭警官,谭警官的叫了,直接喊嫂子就行了。”
  才慧撇了撇嘴,“我叫她嫂子,那我爸叫她啥?”
  “叫她弟妹呀。”
  “什么辈分呀?”
  不但才慧不乐意,就连谭笑也觉得叶舒太瞎闹了。
  “那你叫她嫂子,让你爸叫她谭警官,反正我管你爸一直叫老才。”
  “行。”才慧点了点头,算是认可了这个称呼,然后站起身招呼叶舒和谭笑,“叶哥,叶嫂,下楼吧,楼下那个老才叫我请你们去吃饭。”
  “好嘞。”
  谭笑拎了一口袋山货土特产,拉着才慧走在前面,叶舒推着摩托走在后面,屋内空间有限,还是要将“一阵风”推到楼下。
  老才找的饭店还是以前他们去的那家,快九点了,人还不少。老才是下了痛宰叶舒一顿的决心,四个人要了一个大包,菜专挑贵的点,海鲜什么的不算,这个时节螃蟹正是肥美的时候,螃蟹都要一只半斤以上的,他要了二十只,酒也不喝二锅头和燕京这类家常的,非要喝什么进口的洋酒。叶舒清楚,这家伙是要把以前为自己流的那点眼泪用吃的找补回来。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老才父女再次真情流露,直言以为再也见不到叶舒了,卡里的钱不是没想拿,只是想到那是叶舒特意留给他们的,他们舍不得拿,叶舒放在哪儿,他们还保持放在哪儿。
  面对老才父女,叶舒没有遮掩的太多,将自己和谭笑如何中了蛇毒,身体有什么变化都告诉了他们,是因为生而无望,他才选择的叶落归根。同时也将回家的这一次遭遇和他们父女简单的说了一遍,怎么逃亡,怎么被追杀,怎么掉的悬崖,包括那条大蛇,都讲给了他们父女,只是没告诉他们大蛇的真正死因和山洞内的事,只说大蛇摔死了,但他们俩活了下来。至于他们怎么生吃蛇肉,怎么在山里出来的,那差点就被叶舒演绎成一部历险小说。
  即使叶舒这样偷工减料又胡编乱造的讲述,还是让那对父女听得一愣一愣的,情节太过匪夷所思,他们甚至相信,叶舒和谭笑身上的蛇毒能够消除,应该就是吃了那大蛇的肉。
  惊奇的部分听完了,那对父女又要听言情部分,这倒让叶舒有些羞涩、扭捏,在才慧再三的追问下,才说出个大概,他本想说自己是被求爱的,但看到谭笑那不善的目光,叶舒只好说是自己主动的,而且过程还是曲折的,充满考验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