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坦白从宽(上)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直到深夜,谭笑才回来,看样子喝了不少酒,小脸红彤彤的,脚步虚浮,进屋便扑向了沙发里的叶舒。
  “老公,想我了吗?”
  看着冲自己不停傻笑的谭笑,这一身刺鼻的酒气,也不知道喝了多少,叶舒裂了咧嘴,回道:“想,想……”
  谭笑像是没听出叶舒应付的口气,拌着叶舒的脖子笑嘻嘻凑上去问:“想成什么样儿?”
  “想的都快想不起来了。”
  “讨厌!”谭笑嬉笑着打了叶舒一下,然后就势趴到叶舒怀里。
  叶舒搂住了谭笑,看着她的醉态,低头吻了下去。
  前面这么多天,两人一直形影不离,今天第一次分开这么长时间,叶舒很不适应,而且心里很惦记,不然不会电视都没节目了,他还坐在那看呢。
  谭笑投入的回应着,身子随着扭动,慢慢的完全躺在叶舒的怀里,直到舌头发硬才从叶舒嘴里离开。经过这一吻,谭笑的酒意消去不少,口中的酒气已经不再明显,只是她的脸色比刚才红的更加艳丽,眼神更加迷离,只是当她见到叶舒眼中泛出血丝时,一下子清醒过来。
  “老公,对不起。”谭笑从叶舒身上下来,坐在了他的身边,眼泪在眼圈内打转儿,神情很是低落。
  “为什么说对不起呢?”叶舒将她往身边搂了搂,谭笑不动,他便往前凑,直到彼此要脸贴脸。
  “你的眼睛都红成那样了,还不是因为不能……”
  谭笑抽动了一下鼻子,脸更红了,在灯光下娇艳欲滴,快要赶上她胸口的那朵花。
  “说什么呢?”叶舒与谭笑额头相对,说话时口里的热气直接喷到对方脸上,“照你那么说,认识你以前,我都憋成兔子了?呸,呸!我才不是兔子呢。你没看现在几点了,你再晚回来一会儿,你还能看到我早上‘一柱擎天’呢。”
  “流氓,嘴里没句正经话。”谭笑侧过脸,将头靠在叶舒肩上,虽然知道叶舒说的是安慰自己的谎话,心里有些愧疚但还是很幸福,谭笑摸了摸胸口的那朵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落,只要花落,一定加倍的补偿老公。看了看时间,确实不早了,谭笑往叶舒的怀里拱了拱。
  “这些天,早习惯了身边有你,今天上班,你不在我身边,总感觉自己心里空落落的。其实我很想早点回来陪你的,只是队里那几个姐妹好久不见了,今天又吃饭又K歌的,实在不好拒绝她们的好意……”
  叶舒轻轻拍了拍谭笑的肩头,“为什么要拒绝朋友的好意呢?又不是有了老公就不能有朋友了,那不真成了有异性,没人性了?只要不是和男的,我不生气。”其实他也是不适应,只是,他们又不是独居动物,总不能一天到头只把爱人拴在裤腰带上。
  “真的?”谭笑眉飞色舞的看着叶舒,眼睛一转,用手指摸了摸叶舒的鼻子,嬉笑着问道:“那如果有男的约我怎么办?你不吃醋?”
  “吃醋?”叶舒哼了一声,摇了摇头,故作凶狠的表情恶狠狠的说到,“我不吃醋,我直接吃了他肉。”
  谭笑看着叶舒,面无表情的说道:“你真狠。”转而嘻嘻一笑,“不过我喜欢,如果有那样的人,我跟你一起吃了他,竟敢觊觎我这个有夫之妇。”
  叶舒看着谭笑,挑起了拇指,“你更狠。”果然他们臭味相投,正应了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那句狼狈为奸的话。
  “讨厌……”
  两个人在一起,打打闹闹,其乐融融,几句不正经的挑逗,远胜柔情蜜语,怎么溺也溺不够。谭笑搂着叶舒的脖子让他为自己洗澡,然后又让他抱自己上床。
  次日清早,叶舒没有懒床,悄悄的做好了早饭,又到他的“场地”上练了会儿拳脚,自从山腹里出来,他又开始了锻炼,只是现在学会了偶尔偷懒,不那么准时了。时间差不多了,叶舒又去叫谭笑起床,这位姑奶奶昨天说不爱听闹铃声,只能由叶叔提供人工叫起服务,只是过程有点香艳,上岗第一天,叶舒就爱上了这份差事。
  伺候谭笑吃过早饭,叶舒请领导到他的空中花园施工现场视察了一下,讲了一下自己的计划并询问她的建议。看着已经动工的现场,谭笑哪能给出什么有用的意见,配合上图纸也不知道这将来要弄成什么样子,只是给了叶舒一个奖励的香吻。
  将谭笑送到了单位,叶舒打算去旧货市场去转转,他是那里的老主顾了,计划淘点儿感兴趣的东西回来。结果,刚进市场大门,叶舒还没来得及转,他的电话就响了。
  “谁呀?”叶舒不耐烦的掏出手机,这几天他没在网上发布广告,能给他打电话的,都不是有什么正事儿的。看到来电,叶舒一脸贱笑的接了起来,“喂,老婆,刚到单位就想我了?”
  “别闹!”电话里,谭笑的声音压得很低,好像是躲着人打过来的。
  “我昨晚和那几个姐妹喝酒喝高了,好像一高兴把咱们俩的事儿说出去了,今天早上来上班,好像队里的人都知道我和你处对象了……”
  “知道就知道呗,咱们的关系又不是见不到人,怎么的?还我是你对象,我啥时候是你对象了,我不是你老公吗?怕你老公给你丢人啊?”
  “不是。”谭笑有点急,说话的声音突然大了不少,但马上又压低了回去,“现在关键是我们队长也知道这个消息了,他让我把你叫过来,要当面问问你……”
  “见我干啥呀?让我请他喝喜酒啊?那你先让他把份子钱准备好,不随礼我可不请客。”
  叶舒嘻嘻哈哈的满不在乎,但谭笑在那边都急的快疯了,“你别闹,你听我说,其实,秦队长是我爸的朋友,虽然我和我爸断绝关系了,但秦队长对我一直定关照的,我调到二队都是他安排的,现在他听说咱们俩处对象的消息,脸色不太好看,又让我叫你过来,估计没好事儿。”
  叶舒脸上梅林笑模样,问道:“怎么的?他还想棒打鸳鸯,拆散咱们?”
  “不能,我的事儿轮不到他们反对。”谭笑回答的很干脆,但还是有些担忧,“只是,我们一直没告诉他,我怕他心里不舒服,现在他叫你过来,估计是要难为你。”
  “难为我?”叶舒听的一头雾水。
  “刚才他通知队里一会儿到训练馆,以前他气不顺的时候就这么收拾我们,我怀疑……他要收拾你。”谭笑又说出了自己的担心。
  “没事儿,看在他对你照顾有加的份上,如果他想出气,我让他揍一顿就是了。”叶舒乐了,只要不是拆散他们的,他都才不在乎。“行,我现在过去吧。”
  “你先别过来。”谭笑急忙叫住了叶舒,然后声音细若蚊蝇的叮嘱他,“你下午再过来,让他发泄一上午再说,最好要下班再来,让别人给咱们分散一下火力。”
  “好嘞。”
  叶舒乐滋滋的挂了电话,有老婆惦记就是好,什么事儿都给自己想到了。
  叶舒没有去的太晚,不是他主动去求个“坦白从宽”,而是他怕自己去晚了,秦川将火气撒到谭笑身上。叶舒略等了一会就去了刑侦支队,他还特意跑到买茶叶的地方买了盒茶叶,又买了支还没包装贵的“山参”。不管来是挨训的还是挨收拾的,秦川是个长辈,自己不能空手去见他,不能失了礼数。当然,他也做好了在他们那蹭回一顿饭的打算,如果挨打了,那更要吃回来。
  进了刑侦支队的大门,办公区里静悄悄的,叶舒给谭笑打了电话才知道她们还在受训。
  过了一会儿,谭笑出来了,叶舒刚想用拥抱安慰一下她,但看到后面跟着面沉似水的秦川,叶舒紧忙挤出一脸的谄笑,越过谭笑,直接迎了上去。
  “秦队长,您好,您怎么也出来了?”双手将礼物递了过去,“我从老家带来的一支山参,还有一盒茶叶,特意给您带来的。”
  秦川双手背在身后,没有接的意思,拉着铁青的脸瞪了叶舒一会儿,又看了看谭笑,估计能在刑侦支队大院这么明目张胆送礼的也就叶舒这个牛人了。
  “和我上楼。”
  说完转身走了。
  谭笑在后面捅了捅叶舒,用眼神询问叶舒那礼物的情况,什么时候从东北带回来山参了,带的东西她比叶舒都清楚。
  叶舒对着谭笑使了个鬼脸,笑嘻嘻的跟着秦川上楼了,还行,至少秦川没在院里发飙。
  进了秦川的办公室,叶舒将礼物放下后就要往会客区的沙发坐去。
  “谁让你坐了,站那!”
  秦川这一嗓子,吓得刚进来的谭笑一激灵,反手将门关好,乖乖的站到了叶舒身旁。
  秦川坐到了位子上,虎视眈眈的看着二人,那眼神比平时看犯人还凶狠,看的叶舒和谭笑都低下了头,不敢和他对视。看了半天,秦川冷冷说道:“这儿的政策你们都清楚,都不用我多说了吧?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说说吧,到底怎么回事?几天没见,你们关系发展的倒是挺迅速啊。”
  叶舒抬头嘿嘿一笑,“就是情投意合,日久生情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