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有客拜访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清晨,明媚的阳光泼洒下来,伴着阵阵凉风,确实让人有了秋高气爽的感觉。
  叶舒晨练回来,叫醒了谭笑并伺候她洗漱和吃早饭,收拾妥当后又骑着摩托将谭笑送到了刑侦支队,这些本就是他的日常工作,做的都是得心应手。因为昨天在这里太露脸了,今天叶舒很识趣的没有送谭笑到院内,谭笑在门口下了摩托后他便飞奔而去了。
  刚过了两个路口,叶舒的电话响了,是谭笑打来的,叶舒靠路边停好后便接了起来。
  “老婆,这么快就想我了?”
  “想你个大头鬼。”谭笑在电话里一阵咆哮。
  “怎么了?是忘记什么东西了吗?”叶舒不解的问,不知道为什么她情绪为什么这么激动,早上也没有伺候不到的呀,叶舒心里一紧,问道:“是不是有人对你说什么了?这帮王八犊子,真以为我不敢对他们下手吗。我非得揍残他几个……”
  “你叨咕什么呢?这里连人都没有,这么还扯到别人呢?”
  “没人?”叶舒一阵蒙,“难道被我打怕了,你们支队连夜搬家了?”
  “滚蛋,少和我贫。”谭笑哭笑不得的训斥道。
  “今天是周末,根本不用上班,值班的都没我来顶积极,我的早觉啊!你个大坏蛋,也不提醒我,昨晚还折腾到那么晚,我现在还打瞌睡呢。”
  叶舒一阵尴尬,“我也是一时疏忽,只记得你上班时间,到时间就叫你了,也没看日期呀。”昨晚确实睡的晚,满打满算也没睡到四个小时,但是好像是她主动的呀。
  “少废话,就是怨你,快点回来接我,我要回去把觉接上。”谭笑才不听叶舒的解释呢,不管是谁的问题,她说谁的问题就是谁的问题。
  “诶,好嘞。”叶舒就是个贱皮子,谭笑给他好脸色时他嬉皮笑脸,没个正型,那边有怒气了,他立马听话,变得服服帖帖,接到命令后马上调转车头又返了回去。现在叶舒终于知道昨晚谭笑那两个闺蜜为什么吵着要唱个通宵达旦,原来今天不用上班,只是可怜了自己那个傻妞了,也可怜了自己,早知道不上班,昨晚完全可以通宵“达旦”的。
  接上了谭笑,叶舒免不了又挨了几下,叶舒笑嘻嘻的接下了,不管如何,现在第一任务就是把这姑奶奶送回去,让她睡个间隔有点久的“回笼觉”。在他们眼里,这就是“打是亲,骂是爱”,而他身上那些印记就是最好的见证,每次一处见证要消失,总有新的见证会及时出现。
  回到公寓,公寓门敞开着,常住的,临时住的都已经去忙碌各自的生活,只有老才在有一搭没一搭的擦着前台,此时这里显得有些冷清。
  刚进大门,还没等上楼梯,叶舒就被老才叫住了。
  “叶子,你等会儿,有人找你。”
  “谁找我?”他很纳闷,谁找他能找到这里来。
  “那儿呢。”老才随手往里面一指,然后头都没抬继续忙着手里的工作。
  叶舒知道,找自己的人是老才不待见的,不然他不会是这幅德行。
  叶舒扭头一看,大厅里站起一个高大身影,迎着光望去,他一站起来,大厅里都暗了不少。
  看清了来者,叶舒眉头一皱,问道:“你怎么来这了?”
  认清了来人,谭笑立马撒开了搂着叶舒的手站好,然后正式的敬了个礼。
  “佟教官好。”
  “你好。”佟铁柱笑着还了个礼,然后走到叶舒面前和叶舒打招呼,“叶师傅好,你们这是出去遛弯儿了?”他想握手,但又觉得不合适,最后直接毕恭毕敬的对着叶舒鞠躬,腰弯的很慢,起的更慢,跟和遗体告别似的。
  “哎!”叶舒闪身躲到一旁,没有受他这一礼,“你这是干什么?你不是应该在医院吗?怎么跑这来了?”
  佟铁柱嘿嘿一笑,说道:“我闻不惯医院那味道,而且您昨天也没下重手,都是些轻微伤,呵呵……”佟铁柱感觉说自己受伤不合适,伤的不重好像更是对叶舒的讽刺,干脆呵呵一笑,不再说自己的伤,而是又从座位上拎起两盒东西,递到叶舒面前,“今天我过来特意拜访叶师傅,来的匆忙,准备不周,请您见谅。”
  这么文绉绉的的话从个黑塔似的大汉嘴里说出来,叶舒很是诧异,虽然看似故意,显得有些滑稽,但叶舒还是不由得重新看了看他。接着,叶舒便摇了摇头,“你客气了,即便是拜访也是我拜访你,昨天是我下手重了,我应该上门致歉的,这些东西你拿回去吧。”他来的目的很明显,但是叶舒不想和他有太多接触,因为他觉得这个黑大汉并不鲁莽。看他拿的礼物,进口的红酒和名牌的化妆品,都是不菲之物,而且男女都照顾到,那一个莽夫会考虑的这么周到?自己准备给老丈人的礼物也没想过要这么破费。
  “唉,叶师傅不要这么客气,我过来的目的也没必要瞒您,就是有所求,希望您能指点指点。我知道,高深的功夫不会轻易传给外人,所以我也不奢求那些,只希望您针对我的情况给点建议。我现在是两眼一抹黑,真的不知道怎么办了……这些东西您也别误会,真不是我特意讨好您,不瞒您说,我妹妹刚从国外回来,这是她的,我直接给拿来了……”
  佟铁柱倒是直接,一点也不遮掩,倒是有什么说什么,也不故意装傻充愣,也不掩饰自己的油滑,反正很自然,不惺惺作态,弄的叶舒不好意思再去拒绝。
  “既然来了,别在这干站着了,上楼坐会儿吧。”叶舒指了指佟铁柱手里的东西,“如果是随便聊聊,这些你就不用拿上去了,不然咱们没什么聊的。”伸手不打笑脸人,但是礼物还是算了,无功不受禄,不担那份负担。
  “好,好。那就叨扰了。”佟铁柱把礼盒往前台一放,冲着老才喊了声“老板,受累帮看一下。”便跟着叶舒上了楼。
  进了顶楼的房间,谭笑打开了客厅的灯,让屋内有了光亮,才请佟铁柱进来。
  佟铁柱打量了一番屋内的布置,屋里面积小,但功能全,家具不少,显得很是紧凑,十足的漂泊人家,只是布置的更加温馨,略有些情调,感叹道:“你们这儿……这也有点太……简陋了吧?”他实在想不出其他的词能更好的表达自己此刻想要说的,而且又能不伤人,听着还能顺耳的。这里不是简陋,而是陈旧,因为房间里除了人,没有什么新鲜的东西。
  “不花钱的地方,没那么挑。”叶舒把钥匙往茶几上一扔,指了下沙发,说了声“坐”,也不管佟铁柱,他先坐那了。
  “谢谢。”佟铁柱缓缓坐了下来,虽然面部没什么表情,但能看的出来,他的身体并没有他说的那样只是皮外伤。佟铁柱看着叶舒好奇的问道:“您住这儿不要钱?”
  叶舒哼笑一声,“要钱我早搬走了。”
  “呵呵……也是。”佟铁柱讪讪一笑,叶舒的话很难接。
  这时,谭笑端过一杯茶水送到桌前,“佟教官,喝水。”
  “谢谢。”佟铁柱接过水杯,微微点了点头算是感谢,他发现叶舒家这一次性纸杯还有某酒店的logo,心里感慨那酒店广告铺的很广,殊不知这是叶舒以前带回来的。
  谭笑又拿出一口袋核桃和榛子放到桌上,平日里除了才慧也没什么人来,她家也没准备什么待客之物,水果昨晚都吃完了,今天叶舒还没去买,能招待客人的也只有这些纯山货了。
  叶舒往佟铁柱面前推了推,“尝尝,这是从东北老家带回来的,纯野生的。”他对这个黑大个不讨厌,他又油滑也有质朴,至少看着真实,叶舒还愿意客客气气的坐下来聊聊,有很多人,叶舒看一眼就恨不得老死不相往来。
  “谢谢。”
  看着成口袋的山货,佟铁柱吧唧吧唧嘴,他有心去尝尝这来自东北山区的特产,但是这家的主人只把核桃和榛子放这儿了,那么厚的壳,连个去壳的夹子也不给,让客人怎么吃啊,难道他们不知道这类山货有个统称——坚果吗?就看那核桃,个头不大,但皮厚角尖的,可不是随手捏细碎的纸皮核桃,还有那榛子,连个开口都没有,真看出是野生的了,确实够野,够生。
  见佟铁柱看着桌面上的东西只咧嘴,叶舒呵呵一笑,拿起一个榛子,拇指食指一抿,“咔”的一声,榛子的皮开了,叶舒拿出榛子仁递给了谭笑,自己又随手拿起一个核桃,在手里一纂,核桃皮四分五裂,而里面的核桃仁却一点也没碎。叶舒将核桃仁扔到嘴里,嚼了两下就咽了下去,还冲着佟铁柱呵呵一笑,“尝尝,挺好吃的,放心,没毒。”
  “呵呵……”佟铁柱呵呵一笑,强力掩饰着心里的尴尬。
  “你身上的伤真的不碍事?你确定只是些皮外伤?”叶舒拍了拍手,看着佟铁柱问道。
  “呃……”佟铁柱一阵支吾,那张黑脸变得发紫,最后嘿嘿一笑,“尺骨骨裂,胸骨骨裂……不过还好,伤的都不重,幸好您事先提醒我带护具了,不然可能就伤到内脏了。”
  叶舒打量着佟铁柱,此时他坐在那,如果不说,很难发现他和常人的异样,问道:“既然受伤了,为什么不好好再医院养伤呢?”
  佟铁柱再次笑了,笑的很腼腆,“我已经伤习惯了,这点儿伤微不足道,哪好意思在医院呆着,养两天就好了。”
  “伤筋动骨,那是小伤?”
  “我是部队里出来的,受点伤很自然,时间久了也就习以为常了。”
  “佟教官他是市局从部队挖过来的,办案雷厉风行,敢打敢拼,更身先士卒,办过不少重案要案,也受过不少伤。我知道的,他至少中过两回枪,都差点丢掉性命……”
  “呃……”这回轮到叶舒无语了,看着佟铁柱腼腆又带有苦涩的笑容,叶舒想笑却笑不出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