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指点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对于为国家抛头颅洒热血的军人,叶舒和所有热血男儿是一样的,都是无比崇拜的,即便面前这位已经由军装换成了警服,但他同样是为老百姓安全生活奋斗的,而且不惧生死,不记个人得失,为此,叶舒心里还是由衷敬佩的。
  再看佟铁柱时,叶舒彻底没了疏远的意思,而是主动拉起了家常,当然,他能聊的也只是他感兴趣的那些八卦,“听说你屡立奇功,本来应该做领导的,结果因为你误伤了罪犯的性命,结果官没做成,还被记了处分,大好的前程没了,直接被弄到二线当起教官了……”
  提起这不算“伤疤”的过往,佟铁柱嘿嘿一笑,说道:“什么叫误伤啊,我就是故意下的狠手,那人本就是个亡命徒,你们是没看到当时的情形,我俩打的两败俱伤,谁还有所保留,我不下死手那就不是他死,是我死了……只是没想到,这事儿被有心人利用了,结果弄的上纲上线,其实那也是领导对我的爱护……”
  “你们不是有枪吗?”叶舒捏开一个榛子吃了,又随口问到,他不想听什么官场斗,那些听完除了愤世嫉俗,没别的好处。
  佟铁柱看了看叶舒,摇了摇头,“枪也不是万能的。”没想到他能问出这么外行的话。
  谭笑在一旁推了推叶舒,说道:“露怯了吧,你以为只有警察有枪,有些罪犯手里也有,而且佟教官以前在的是特警队,面对的都是亡命徒,那些人根本没有原则一说,说到头,对抗还是人和人的对抗……”
  佟铁柱呵呵一笑,算是认同了谭笑的话,同时,又进一步说了自己的观点,“警察办案,和军人行动不同,军人是以消灭敌人为主,警察是以抓捕为主,要审讯,要顺藤摸瓜,挖出更深一层的罪犯……”
  “这就是你要变强的原因?”叶舒再次问道。“你想靠自己的拳头打倒天下所有的坏人?”
  佟铁柱不在乎叶舒话里有别的意思,先是点了点头,接着又摇了摇头,说道:“我希望我能暴揍所有的坏人,可是,那不现实,就像您昨天说的,学无止境,不管我练到什么层次,总会天外有天,高手也有好有坏,靠以暴制暴,并不现实,起不到好的效果。”
  “那你为什么要变强呢?”
  “因为我不想死……”佟铁柱看着桌子苦笑起来,笑了一会儿才接着缓缓说道:“我们这行猜不到下一个要抓捕的是什么,罪犯有几个是软柿子……”
  “什么情况?”叶舒看看佟铁柱,又看向谭笑。
  “耗子厉害了,如果猫不变强,等到耗子肆无忌惮了,那就要翻天了。”
  叶舒不太认同这话,反驳道:“耗子厉害了,总会遇到更厉害的猫,即使他上天了,还有猫头鹰呢。不能指望你一只猫抓遍天下所有耗子。”叶舒意识到自己说的有些过了,想说些别的来找补,但佟铁柱倒是一点不在意。
  “有些事总需要人去做,我不做,别人和我一样的想法,那还怎么得了,既然穿了这身衣服,我就不能指望别人帮我把事做了,不能因为对手太强我们就退缩了,该上还是要上,所以我明知道你说的有些是对的,但我还是要坚持自己的方式,哪怕打不过坏人,我也要以我自己的方式去制服他,自己越厉害,成功的几率就越大,毕竟不能放任那些人为所欲为吧……”
  “呃……”
  听他说的正义凛然,叶舒语塞了,他的境界明显比人家低了不少。佟铁柱说的很实在,他也是人,他也有好恶之分,有些事不是他想做,而是必须有人去做,总不能任由坏人逍遥法外。这些道理谁都懂,但真正敢去做的还真不多。至少叶舒认为他没那么魄力,听到这行危险的时候他还甚至想让谭笑换个工作。
  鄙视了一会自己,叶舒看着佟铁柱问道:“你还想回一线?”
  “哪个士兵不想去冲锋陷阵,我还不到三十,还很年轻,我可不想这个年龄就死心塌地的一直做什么教官,我还没到养老享福的时候……”
  叶舒虽然很敬佩他的态度,但还是好心提醒道:“有一腔热血是好事,但有的事未必是自己想想就行的。”
  佟铁柱哈哈笑道:“那是必须的,又不是自己能定下来的事儿,但我有信心能回去……不瞒你说,整我那个已经下去了,已经找我谈过话了,只是再等机会,我终于可以和弟兄们一起执行任务了,那些王八羔子,估计都忘了黑熊这号人了……”
  “呃……那恭喜了。”见他说的兴起,叶舒递给佟铁柱一个核桃,“来,吃个核桃。”
  佟铁柱不解的看着叶舒,不知道他为什么知道自己有伤还让自己去尝试,而看他的神色,又不像是在看自己的笑话。
  谭笑在一旁也紧捅叶舒两下,人家都说有伤了,还这样,那不是故意让人难堪吗。
  叶舒依旧托着核桃,不紧不慢的看着佟铁柱说道:“捏碎它,或者砸碎它,我相信你即便身上有伤也完全做的到。”
  “好。”
  佟铁柱接过核桃,两手猛的一按,“咔吧”一声,等手摊开时,掌心的核桃已经粉碎,核桃仁,核桃皮都混到了一起,根本不能吃了。
  叶舒摇摇头,叹了口气,说道:“可惜了,你没那口福,白瞎了一个核桃,我大老远从老家背来的。”
  说着,叶舒从口袋里又拿出一个核桃,没有再递给佟铁柱,而是托在自己手心,另一只手慢慢举起,然后猛的落下,就和佟铁柱刚才的动作一样。
  “咔吧……”
  叶舒的手里同样传出一声响动,只是声音没有刚才佟铁柱拍的声大,而且响的时间好像长了一点点。
  双手摊开,核桃皮已经碎开,但是核桃仁却是完好无损。
  佟铁柱愣了,直勾勾的看着叶舒的手心。
  谭笑怒了,一把掐在了叶舒腰上,还用力的一拧,怒吼道:“家里来客人了,你显摆什么?故意给人难堪吗?羞辱人吗,你瞎嘚瑟什么……”
  “你轻点……疼……”叶舒刚装模作样一下,结果瞬间就被谭笑破了功。谭笑手上还不放松,叶舒只好撤回双手去拉她,她嘴里吼个不停,叶舒直接将那个核桃仁塞到她嘴里去了。
  “呜……你……混蛋……”谭笑边骂边嚼,将核桃吃了。
  见佟铁柱在那瞠目结舌的,叶舒对着佟铁柱尴尬一笑,“见笑了,现在你看出来我家谁是领导了吧。”
  “看出来了。”佟铁柱想笑又不好意思笑,夸赞道:“打是亲骂是爱,你们感情真好,真让人羡慕。”
  叶舒呵呵一笑,对此他很赞同。接着叶舒笑容一敛,看着佟铁柱问道:“刚才发现什么不同了吗?”
  佟铁柱点了点头,“嗯,发现了,您对力度的掌握实在令人叹为观止。”
  叶舒对于这类赞赏并不排斥,还很受用,然后再次问道:“还有吗?”
  佟铁柱摇了摇头,“恕我愚钝,只能发现这些。”
  叶舒叹了口气,知道他不是故意藏拙讨好自己,说道:“你的力气不小,但用的都是血肉之力,都是蛮力,你如果想突破,不妨在这方面试试,或许对你有帮助。”
  “谢谢叶师傅指点。”佟铁柱起身向叶舒施了一礼,这次叶舒没有躲闪,踏踏实实的接受了,这一下他受得起。
  “你刚才是在指点他?”谭笑不解问道,现在她也意识到刚才叶舒那举动有别的目的了。
  叶舒微笑不语,这个根本不用解释。
  佟铁柱思索了一会儿,问道:“请问我该如何去尝试呢?从哪里开始呢?”
  叶舒伸手点了点自己的心口,讲解道:“用心去试,用心去感受每一招,每一次的力量,将力量用到你想用到的地方……”
  佟铁柱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又深入了思考。
  谭笑却听的想揍人,叶舒那话完全就是废话,说和没说没有什么区别。
  “那该让他怎么去练啊?你说的什么乱七八糟的的,你能不能好好说话?”
  叶舒微微一笑,没有说话。
  “装什么高深?”谭笑两眼一瞪,眉毛一挑,手上又要有所动作。
  “谭警官不要动手,”佟铁柱抬手阻住谭笑,“叶师傅说的不错,这些只能靠我自己用心去感受,叶师傅说的对,以前我每一招都追求出招的威力,却忘了每一招的目的……”
  谭笑撇了撇嘴,哼了一声,“你倒是真好骗。”手上又捅了捅叶舒,眼睛笑眯眯起来,“哎,你不是说不指点吗,怎么还指点上了?”
  “指点谈不上,只是被他不顾生死的劲头打动了,能给点意见就给点意见吧,万一他有所感悟,对他有用,也算一件好事。”
  “就这些?”谭笑盯着叶舒的眼睛问,说叶舒被钱财被美色打动她一点不怀疑,被人的精神打动,多少有些牵强。
  叶舒被谭笑看得不好意思了,说出了自己心底的话,“你看我干啥呀?如果你们警察都想他这样尽职尽责,我也不用被秦守正追的满山跑了……行,行,行,我承认是我怕死行了吧?猫厉害了,耗子不敢活动了,猪活的滋润了……”
  “你就是猪……白瞎我这好白菜了。”
  “你得了吧,你也是猪,还是头小母猪……哎!疼……我错了,你是白菜,可嫩可嫩来,便宜我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