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收徒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打闹了一阵,谭笑又装回了淑女,看着叶舒不解的问:“既然你想帮他,为什么不好好指点指点他呢?”
  见佟铁柱两眼放光的看着自己,叶舒呵呵一笑,摇头回答道:“我这半逛子水平,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自己都不知道我是怎么练的,怎么去指点别人,就刚才那也是随口一说。”
  “切!”谭笑撇了撇嘴,但也没有反驳。
  佟铁柱眼神黯淡下来,但还是帮着叶舒解释,“其实叶师傅那几句话已经为我指明方向了,只要我能初窥门径,一定会受益匪浅的。”
  叶舒摆了摆手,“佟教官可别总叫我什么叶师傅,听着跟咏春那位前辈似的,听的我坐立不安,你叫我小叶或者叶舒都行。”
  “可您确实是叶师傅啊,哪能那么叫呢。”佟铁柱倒是很固执,他是求人指点的,直呼其名或者也和楼下那老板一样叫他叶子,那成什么了。
  谭笑没有再说话,其实她清楚叶舒是怎么练的,所以也有些理解叶舒的意思。虽然有个传说中的老头子,但估计指点的也是有限,一切都是叶舒自己满头苦练。想想叶舒这样也对,适合他的,未必就适合别人,功夫不都有门派之分吗,万一瞎指点或者指点的不对,那真要是有害无益,没有帮助,反而会害了佟铁柱。
  佟铁柱在一旁犹犹豫豫有话想说却又不好意思说,沉默了一会儿,最后终于又鼓起勇气站起来和叶舒说道:“叶师傅,恕我冒昧,其实我还是想拜您为师,想和您学习功夫,希望……”
  叶舒摆了摆手,没让他将话说完,让他坐下他也不坐,只好苦笑着说道:“你没必要这样的,其实我真的教不了你什么,我不是什么高手,就是个维护泳池、修理管道的,你找我,有些问道于盲了,你要想学具体的,应该问问别人,找找其他的高手,其实真正的高手应该不少的,你没必要在我这一颗歪脖树上吊死。”
  佟铁柱摇了摇头,“我也找别人请教过,或许高手很多,但我遇到的大多数都是欺世盗名之辈,少数有能胜过我的,却不愿意教我,而且也没有像您这样,直接打的我没有还手之力的人。我知道,我的功夫是从部队学来的,不像那些门派传承什么童子功,而且我的年龄不小了,也过了好于调教的阶段,但我还是想再进一步……我也知道,有些传承都有特殊的要求,高深的功夫都是密不外传的,我也不奢望您把您的功夫传授给我,只希望您可以多指点我几下,那样我便感激不尽了……”
  佟铁柱目光热切的看着叶舒,但叶舒只是摇头不语,佟铁柱接着说道:“您放心,如果您收我为徒,我不会四处乱说,不会给您招惹麻烦的。我的人品您放心,系统内都知道我佟黑熊是个什么样的人……”
  叶舒笑了,没想到这个黑大个倒是什么都说,“我的麻烦从来不少……只是,我真的不知道能教你什么,你再找找,可能会遇到更好的。”
  佟铁柱低头苦笑道:“你你也说可能会遇到,真正的高人哪会那么容易遇到,谁也不会轻易出手,如果不是知道您的一些战纪,谁又能想到您是个高手呢?”
  佟铁柱坐了下来,神情满是沮丧和失落,当然,更多的是失望。
  谭笑拉了拉叶舒,小声说道:“你看她那么可怜,要不你就收他当徒弟呗,现在的大师都是假的多,能打过你的估计真没几个。”
  叶舒呵呵一笑,看着谭笑问道:“你希望我收他做徒弟?可是我能教他啥呀,那是对他的不负责,怎么对得起‘师父’这个称谓,而且他可比我都大。”
  佟铁柱向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连忙解释:“不是的,闻道有先后,这个和年龄无关。”
  谭笑撇了撇嘴,“就是,这个算什么理由。”
  叶舒叹了口气,“可即我便教他,他也未必就能变强,更不可能打过所有人。”
  “呃……”谭笑无语了,因为叶舒说的是实话,他教归他教,佟铁柱学不学的会是个问题,即便有所增强,也不可能没有对手。
  谭笑凑到叶舒耳边悄悄说道:“可是我觉得如果你收他做徒弟,对咱们来说倒是一件好事。”
  “好事?”叶舒不解的看着谭笑。
  “当然是好事儿。”谭笑也不小声嘀咕了,笑着说道:“你想啊,如果你收了他当徒弟,我们队里的人都是他的徒弟,你又是我老公,那以后是不是我就是我们队里那些人的师奶奶了?”
  叶舒闻言一阵咋舌,“姑奶奶,你是我姑奶奶行了吧,你占便宜不分对象啊?还要当全队的师奶奶。”
  谭笑嘻嘻一笑,“看以后杨燕雅和崔迪还敢和我没大没小……”
  叶舒没搭理谭笑,冲着佟铁柱歉意一笑,“抱歉,让你见笑了。”
  佟铁柱哈哈一笑,“谭警官说的没错,那些人却是该叫她师祖,不过,可不只是限于他们队里,全市我可教过不少警察呢。”说着,佟铁柱一愣,突然意识到了一些东西,马上站起来问叶舒,“叶师傅,您是不是担心我把您交给我的传给别人?您放心,我教他们的都是常规的格斗,没经您允许我不会传给别人的,而且,我也不会再做多久教官,很快就回到一线了。”
  叶舒看着佟铁柱,笑笑没说话。
  佟铁柱不傻,叶舒不说话,说明就是没有拒绝,心里亮堂了不少,接着说道:“您放心,我佟铁柱没白果别的师父,这方面是清白的,如果拜入您门下,不管学成什么样,我一定不会三心二意,一定不会背叛师门……”
  叶舒心里一阵苦笑,这个黑大个是着了魔了,自己什么都没说,他自己竟然联想到这么多,还师门,自己还不知道自己属于哪一门呢。
  叶舒一犹豫,佟铁柱以为有戏了,顺势就跪了下来,“请受徒弟一拜。”
  “咣咣咣”磕了三个头。
  客厅就那么大的地方,三个人坐在沙发上,身后还有一个谭笑坠着呢,叶舒想躲也没来得及,稀里糊涂就受了这三个头。叶舒傻了,这是什么情况,这么说拜就拜上了呢?自己也没答应啊。
  谭笑在身后捅了捅叶舒,小声提醒道:“他还跪着呢,不管答应不答应,你倒是应一声啊。”
  “都这样了,还什么答应不答应啊,这明显的是强买强卖呀。”看着佟铁柱头贴在地上等着发话,叶舒心里一个劲的骂娘。
  “你先起来吧。”
  “您不答应我就不起来。”佟铁柱趴在地上瓮声瓮气的说到。
  “你威胁我呢?”叶舒一时火大,一脚蹬在佟铁柱的肩上。
  他的力气并不大,至少对于佟铁柱这个壮汉来说,连挠痒都不够。但佟铁柱却一下翻到在地,身子佝偻着,牙关紧咬,表情很是痛苦,额头上渗出密密麻麻黄头大的汗珠。
  叶舒蹲下去查看,嘴里依旧不依不饶,“靠,你跑我这儿玩碰瓷儿来了?”
  “他这是怎么了?”谭笑在后面轻声问道,这剧情变化的也太快了。
  “没事儿!”佟铁柱咬牙挺直了身子,平躺在地上,过了一会表情才渐渐轻松。
  佟铁柱睁开眼,长出了一口气,然后咧嘴嘿嘿一笑,“刚才一时心急,忘了身上有伤,结果抻到了,多谢师父出脚搭救。”
  “嘿!”
  看着佟铁柱笑的无比狡黠,叶舒恨不得上去再给他两脚,只是想想刚才他那痛苦的模样,怎么也抬不起腿,最后气呼呼的往沙发上一坐。
  “起来吧,别回头你再讹我一笔。”
  “谢师父。”
  佟铁柱扶着沙发缓缓从地上坐起,然后慢慢站到地上,刚才那一会儿的功夫,他的衣服已经湿透了,完全的贴在的身上。只是现在他的脸上洋溢着笑容,根本看不出刚才痛苦时的表情。
  叶舒皱着眉说道:“坐下吧,你不是说伤的不重吗?怎么刚才成那德行了?”既然被认准了做师父,叶舒也不再推脱,说话也就不那么客气了。
  “不是怕被您看低了吗?”佟铁柱嘿嘿傻乐着坐下了,“刚才就是磕头抻到胸骨骨裂的地方了,不过真的没大事儿,现在对付一个两个还不是问题。”
  谭笑递过了纸巾,“擦擦吧。”
  佟铁柱接过了纸巾,连忙道谢:“谢谢师娘。”
  “啊!”谭笑退回叶舒身后,脸羞的通红,刚才劝叶舒收徒她只是想占那两个闺蜜的便宜,现在被佟铁柱当面这么一称呼,她还真不好意思答应。
  等佟铁柱擦过脸,腰板挺直的坐好后,叶舒正色说道:“其实我不想做你师父的,既然你死乞白赖的要拜,我收你倒也无妨,但话我要和你说清楚,我会的真不多,能教你的也有限,我就是一个连正式工作都没有的闲人,更不是什么江湖人士,也没门没派,没有倚重,你现在反悔我也不恼,你要想清楚。”
  “我不反悔。”佟铁柱摇摇头,然后接着说道:“您别生气,不瞒您说,我昨天找人查过您的资料,您的情况我大概也了解,除了今年您在车库,郊区山里,还有您老家一共出手三次,我也查到了您在监狱里的一些情况。我也都想清楚了,如果跟着您学还没有长进,那我也认了,反正再过两年,我如果身体机能下降前还没突破,我也就彻底没希望了。”
  “你为什么认准我了呢?”叶舒还是不明白,佟铁柱也说了遇到过比他强的,难道就没用这死乞白赖的方法?
  “因为您厉害,不是一般的厉害,并且您年轻,您这个年纪就能有这能耐,跟您学应该收获更大……”佟铁柱倒是有啥说啥,一点也不掩饰自己的想法。
  “你不后悔?”叶舒看着佟铁柱的眼睛,仿佛要通过他的眼睛看到他的心里。
  佟铁柱挺直了身子,“我不后悔。”眼睛清澈,眼神坚定。
  “那好,我收你这个徒弟。”
  “谢师父……”佟铁柱再次跪倒在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