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彤彤求救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脚步声渐渐消失,谭笑没好气的推了叶舒一下,“她都走了,你还故意气她干什么呀?”
  叶舒嘿嘿的奸笑着说道:“怎么的?打不得,我还气不得她呀?今天这事便宜她了。”
  “怎么的?你还想报复她呀?你现在这表情是后悔没打到她?还是后悔没占到便宜?”
  “我是后悔没将计就计。”叶舒嘟囔道。
  “你说什么?”谭笑的手已经放到了叶舒的腰上。
  叶舒嘿嘿一笑,“她都这么主动了,你说我一点都不配合,是不是对她打击挺大的?你都说了,小姨子有姐夫的半个屁股,我干点啥不也是有情可原吗?”
  “嗯?”谭笑手上用力,狠狠的拧了一下,叶舒没有躲,任由她用力,同时龇牙咧嘴的很是配合。
  “你就讨厌吧,滚蛋。”谭笑松开了手,撩起叶舒的衣服,看了看被自己拧的地方已经发青,又心疼的帮叶舒揉了揉,眼泪止不住的落了下来。但她心疼叶舒,也心疼自己。她知道叶舒现在说这些只是希望分散自己的心绪,不让自己沉浸在刚才的伤心中,可是,压抑了这么多年的苦楚,这么说过去就过去,
  刚才,在唐萌面前,她故作坚强。现在,面前只有老公,她卸下了所有伪装,瞬间,便已经泣不成声。
  叶舒搂住了谭笑,将她挪到了沙发处,然后让她俯在自己怀里,没有言语的安慰,只是静静的听着她哭。他知道,这个时候是发泄的时候,而哭是最文静的一种,他能做的就是时不时的拍拍谭笑的后背,告诉她,自己一直在她身旁,现在在,以后也在。
  ……
  哭声渐歇,但谭笑还是趴在叶舒怀里不动弹。叶舒拍了拍谭笑的肩膀,小声的问道:“打扰一下,哭好了吗?咱们可以谈谈咱们的事儿了吗?”
  “讨厌。”谭笑隔着叶舒的衣服在他肚子上咬了一口,然后从叶舒身上坐了起来,瞪着那双已经哭得红肿的大眼睛看着叶舒,“谈我们什么事?”
  叶舒嬉笑着说道:“就是你火急火燎的赶回来,推开我闯进门。”
  见叶舒提的是这个问题,谭笑眨了眨眼睛,故意装傻充楞道:“怎么了?我回我家怎么了?”
  叶舒摇摇头,故意叹了口气,“不怎么,就是觉得好笑某人的心胸好像不大呀。”
  谭笑眼珠子一瞪,“那个女的心大也不会愿意自己老公有别的女人,你说我心胸狭窄我认,反正你只能属于我一个人。”
  听到自己女人这么蛮横的表达,叶舒心里美滋滋的,伸手在谭笑胸前一比划,咋舌道:“你的胸不窄,估计就是心小了点儿。”
  “那你说我和萌萌谁的大呀?”谭笑悠悠的问到。
  “和她比?她那一肚子弯弯肠子,估计心也大不了哪去?”叶舒想都没想就随口说道。
  “我说的不是心,那里谁的大?”
  “那里?”叶舒刚要回答,心里猛的一激灵,抬头一看,谭笑正满脸邪恶笑容的看着自己,他立马改口道:“那没个可比性,她那什么样我都没看,怎么比较?但我估计跟你没的比,我都开发这么久了,你还和那个小丫头片子比?你是骂你呢还是骂我呢?丢不丢人。”
  “不说实话。”谭笑哼了一声,她才不信叶舒没看过,但对于这个问题她还算满意,捡起叶舒从唐萌身上扯下来的浴巾去了洗手间,她不洗澡,她只洗脸,不然没脸出去见人。
  “好险!”叶舒长出一口气,刚才那个问题就是个坑啊,幸好自己随机应变的快,不然现在腰上又要多青一块,拍了拍胸口,发现胸前已经湿了一片。
  ……
  叶舒起身收拾下屋内的东西,将笔记本还有唐萌留下的那兜子东西都拿进了卧室。
  谭笑从洗手间出来,发现叶舒正在分门别类的将唐萌那些东西往柜子里放,只把那几样化妆品留在了外面,于是不解的问道:“那些东西你还收起来干嘛呀?一会儿我都带走,该交公的交公,该销毁的销毁。”
  叶舒连忙摆手,“哎,那可不行,现在这些是我私人物品了,凭什么又交公,又销毁的?”
  看叶舒那宝贝的样儿,弄的谭笑哭笑不得,问道:“那你留这些东西干嘛呀?”
  “学无止境,我打算没事儿的时候研究研究。”说着,叶舒又将那几个伪装成优盘的摄像设备从柜子里拿了出来,他打算先研究这几个。
  “你……”警察家里藏这些东西,传出去还不够丢人的呢,但看叶舒那模样,谭笑知道想扔是不可能了,只能一阵干笑,有这样的老公,她也是越来越没原则了。
  见叶舒在那摆弄那些摄像头,看都不看自己一眼,谭笑更是无语,用力的敲了敲桌子,“哎,劳驾,能把我送回队里吗?我出来还没请假呢。”
  叶舒看了谭笑一眼,又忙活起手里的工作,嘴里嘟囔道:“你还上什么班呀,你现在眼睛还肿成那样,让你那些同事看见,不得以为我家暴你了啊?我刚在你同事面前说了照顾好你的话,现在这不是啪啪打脸吗?”
  “可我没请假就回来,让秦队知道了,回头不得训死我呀?”谭笑也知道自己现在的形象不好,但她更惧怕领导的虎威。
  “秦川,他敢?”叶舒将手里的摄像头一扔,刚才手里一哆嗦,不知道怎么弄的灯不亮了,这玩意儿也没个品牌,更没有说明书,他还没摆弄明白怎么使用呢。
  “他不敢,你敢,行了吧?”谭笑坐在床边,满脸的不高兴,想到秦川那副臭脸,她想高兴也高兴不起来。
  看到谭笑愁容满面的样子,叶舒笑了,刮了刮谭笑的鼻子,笑着问道:“怎么的?怕他怕成这个样子?我记得我老婆好像天不怕地不怕的呀。”
  谭笑一甩脑袋,转向了一旁,没好气的说道:“少贫嘴,你又不是不知道秦队的性格。”
  “没事儿,秦川那边我帮你说。”
  “你帮我说?”谭笑一脸的不相信,虽然叶舒给秦川的印象不错,但是秦川可是公私分明,不讲一点情面的,。
  叶舒才不在乎,拿过手机就给秦川打过去了,谭笑都傻了,他打电话帮自己请假,那不是纯粹在撞枪口吗?她想阻止,但已经晚了,电话已经接通了。
  “喂,秦队长……我和你打听个事儿啊……昨天唐雪凝找到我住这儿来了,上门又吵又闹的……不是,我就想问问,她怎么知道我这儿地址的?而且还把我的资料查的一清二楚,秦队长,你说现在个人隐私这么不安全了吗……啊,你告诉的呀,那你这嘴怎么和老太太棉裤腰似的呢?刚说完支持我和笑笑,回头就把我们卖了?你还有没有点原则呀……”
  谭笑彻底傻眼了,她怎么也没想到叶舒会先发制人,挤兑的平日里威严无比的秦川现在跟个犯错的孩子似的。这不是给自己请假呀,这就是赤裸裸的兴师问罪呀。还带这种操作的?不愧是自己爱的男人,太牛了。
  不管谭笑仰慕之情泛滥,叶舒那边终于扯到了正题,“你知道吗?今天唐雪凝的女儿,唐萌,也跑这儿闹事来了……还不是你干的好事?现在我成他们唐家的头号敌人了……不管你是作为笑笑的领导还是长辈,有你这样的吗?笑笑还怎么生活,怎么工作?……上班?还上什么班?现在她就在我身边哭呢,你还想让人闹到你们单位去吗……算了,我先劝劝笑笑吧,如果再有唐家的人来我这,秦队长,我就找你,你给我惹的麻烦你给我解决来,你不来,我把人带你们队里去……行了,我知道了,先哄哄吧……”
  “好了,任务圆满完成。”叶舒将手机往床上一扔,他也忘床上一蹿,将谭笑压在身下。
  “你真够坏的……讨厌……”
  “嗡……嗡……”
  一阵手机连续的震动,打断了叶舒和谭笑的白日宣Y,叶舒光着身子骂骂咧咧的下了床。
  “谁呀,这个时候来电话……老婆,是你电话响。”
  “给我。”谭笑审过白嫩的手臂,懒散的说道。
  接过手机,谭笑先清了清嗓子,然后才去接听,“喂,谁呀?”
  “谭姐,我是彤彤。”电话那边的声音很是急切。
  “彤彤?”谭笑想起这个号码是谁的了,周六那天拜师宴上,佟铁柱的妹妹佟雨彤和自己聊的不错,佟铁柱让自己的妹妹跟着自己一样自降一辈,但是佟雨彤和谭笑年龄相仿,谭笑不让她那么叫,免得将自己叫老了,后来还是叶舒给想的混不吝办法,让他们各叫各的,佟铁柱叫他们师父师娘,佟雨彤则叫他们叶哥谭姐。两人聊的很开心,后来还互相留了电话,因为自己手机没电,所以特意把电话号码写给了对方。现在听对面好像很着急,一定是出了什么事,谭笑急忙问:“彤彤,怎么了?”
  “谭姐,你把叶哥的电话给我,我找叶哥。”
  “找他干什么呀?”谭笑很是疑惑。
  “我哥发疯了,要杀人,只有叶哥能阻止他……”
  “什么?”谭笑一下子坐了起来,“叶舒就在我身边,你和他说。”将手机打开扩音器递给了叶舒。
  “我是叶舒。怎么回事?”叶舒接过电话,直截了当的问道。
  “我哥要杀人,你快来阻止他吧,你是他师父,他听你的……”
  “他在什么地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