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部署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叶舒没有告诉那几人他的计划,只是说让他们等着好消息,至于好消息是什么,怎么等,叶舒一概没说。
  送走了佟家兄妹,叶舒又将谭笑送去了队里,然后返回公寓继续鼓捣唐萌留下的那几个监视、监听的东西。至于那瓶药,他则没敢动,他知道,唐妮拿来了,一定对那药的效果很满意,他可不想好奇害死猫,自己给自己下药,就现在这条件,中了招连这么去解都不清楚。
  花了一下午时间,通过网上查资料,还有找熟人询问,到了四五点钟,叶舒终于将摄像头怎么安装,怎么开关,怎么使用都弄明白了。唐萌用的摄像头过时了,不知道她是出于什么原因,用的都是这种老式的隐藏摄像头,连无线功能都没有,不过有一样优点,那就是待机时间长,而且她用的储存卡内存够大,她这储存空间,别说能录下自己一次冲动的过程了,就是拍下自己度个蜜月的时间都够了。
  叶舒收拾好这些隐藏摄像头,装好电脑,翻出一件印有“燕京水务”标志的工作服装到包里便出去了。出去前还不忘告诉谭笑晚上不去接她了,他出去办点事儿要晚点回来。
  当时谭笑正被秦川叫到办公室里聊天呢,今天的秦川一改往日的严厉,对她嘘寒问暖的,弄的她好不自在,她知道,这是叶舒上午那个电话的作用,自己这个秦叔感到愧疚了。所以当叶舒打电话来的时候,她明知道叶舒出去应该和他的计划有关也不敢多问,怕被秦川听出别的蛛丝马迹来。万一叶舒真的用什么非法的手段呢,自己的男人自己心疼,即便犯错了也是自己的男人,她可以制止,但她不希望别人去制止。只能在电话里隐晦的嘱咐叶舒干活小心点儿,晚上早点回来,到时一起吃饭。
  等谭笑挂了电话,秦川问谭笑,“小叶还挺忙,刚回来没几天就开始继续工作了?”
  “是啊,被唐雪凝和唐萌一刺激,不努力不行了。”谭笑将那对母女拿出来做挡箭牌。
  果然,秦川听到那两人的名字便不好意思多问,呵呵一笑,“年轻人就要有个上进心,必须要有斗志……”秦川难得的夸奖了一句叶舒,以掩饰自己的尴尬,正如叶舒所料,那对母女能找到叶舒的住处,地址都是他泄露出去的,现在面对谭笑,他除了愧疚还是愧疚。
  叶舒驱使着“一阵风”到了富人集团楼下,富人集团的地下停车场不对外,他无法直接进去,所以在附近找了家酒店将摩托车停好便背包进了酒店,不一会儿他从酒店后门出来了,换好了他准备的衣服,戴好帽子,背着工具包混进了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
  下午五点半,正是各个公司下班的时间,富人集团也是如此,叶舒逆着人流进了富人集团的办公楼。他这身行头在人群里很扎眼,与众不同,很容易分辨,但也很不起眼,没有人愿意多看他一眼,看见他便躲得远远的,好像近了就会被弄脏了一样,避犹不及,更别说有人会注意他的相貌了。
  叶舒进了楼里顺着走廊的分区地图指示钻进了卫生间,一路规规矩矩,没敢抬头更没敢东张西望,他怕被监控拍到。锁好门,叶舒打开电脑,将隐藏在帽子里的摄像头拿出来,取出储存卡插到电脑里,然后观看一路上监控的位置,这个楼上下风格一致,并且布局对称,弄清楚了下面的监控位置,对面和上面的情况也就一清二楚了。
  将东西收拾好后,叶舒再次换了一套衣服,转眼间由一个维修工变成一个职业白领,这是他特意准备的,如果一会儿被人遇到了,他也可以借口说他是新来的,回来取东西,反正是有备无患。等到了八点多钟,外面巡逻的保安脚步声远去,楼里彻底没了动静,叶舒才从卫生间出来。
  还好,下班后这里并没有将所有灯都关上,走廊里还有几盏灯亮着,还能正常视物。叶舒贴着墙躲着监控的区域,蹑手蹑脚到了楼梯附近,楼梯附近的监控是最密集的,他不敢有丝毫大意。叶舒伸手一搭栏杆,也不走楼梯,沿着栏杆外侧慢慢攀爬上去,动作比猫还轻盈,不费吹灰之力。过了摄像头监控的高度他才一拧身翻上来,进到楼梯处,到达二层地面之前再次闪到楼梯外侧,伸手勾住天井周围的护栏,沿着护栏外移动出监控范围,再起身翻到天井边的回廊里,顺利进到二层。如果谭笑看到叶舒此时的动作,一定会说他能把祖师爷气活了,将功夫用到这种鸡鸣狗盗的勾当上。如果叶舒想干这行,那他一定是这个行业的翘楚。
  二层确实和一层格局一致,监控的分布也大致相同,现在没人碍事,叶舒才发现原来这里是按部门划分的区域,上午他来的那个走廊处就有“人事部”的标识。叶舒左躲右闪来到了上午那件办公室的门口,看了看门牌,上面写着人事部副总王玉浩的字样,按了下门把手,把手纹丝未动,说明门被锁上了。这种普通锁那拦得住叶舒,一根曲别针就让他在这里畅通无阻。
  进屋后,叶舒重新关好了门,没敢开灯,他还没明目张胆道那个程度,还好今晚的夜色不错,月光洒落进来,一点也不影响他活动。
  屋内被重新收拾好了,一切整整齐齐,一边是会客区,一边是办公区,会客区就一套沙发,茶几上摆着茶具,茶几下摆了几盒茶。办公区是一套老板桌老板椅,也不知道看来那个王玉浩很懂享受,用的都是好东西。座位旁是一个书架,也不知道他是装样子还真的喜欢,里面放了不少书。作为后方挂了一幅字,写的笔走龙蛇的,不过叶舒也更确信王玉浩就是一个附庸风雅的家伙,因为认不出写的是什么,那位纨绔不会比他强。
  座位后方,书架的里侧,有一道小门,叶舒推了一下,这门没锁,一推便开了。屋内漆黑一片,没有一丝光线,完全伸手不见五指,叶舒打开手电筒往里照了照,就是一间二十来平方的休息室,一张床,一个衣柜,还带有一个卫生间,只是不知道这里为什么没有窗户,“难道那个家伙睡觉不能见一点光?”叶舒实在是想不透。
  打开衣柜,里面有几件备用的衣裤,有商务的也有休闲的……更有让叶舒意想不到的,在衣架上叶舒竟然看到了女人的内裤,而且还不是普通的,一块一块的,有点像小电影里的情趣用品,而且不止一套,数量比那换洗的西服都多,看得叶舒直咧嘴,赶紧关上了柜门,“我靠,他还有收藏这玩意儿的爱好?”
  翻了翻床头柜,叶舒又有了重大发现,竟然在里面发现了整盒的“情人伞”还有那蓝色的小药丸,结合着刚才的发现,叶舒自言自语道:“难道这里是他的临时阵地?这是多么精力旺盛啊,上班的时间也不愿意虚度时光?那怎么还吃药呢?到底是行还是不行啊?如果这样的话,我还省事了呢,这素材手到擒来呀。”
  既来之,则干之,叶舒在休息室里打量了一番,发现空调的回风口那里位置不错,于是从包里拿出摄像头,卸下回风口,将摄像头放到了回风口上面,装好后试试又卸下来试试,确保能拍下屋内的全部情形,直到他调整到最完美又不易被人发现的角度才算满意。
  退出休息室,清除所有的痕迹,叶舒又在办公室内安了一个摄像头,内外兼顾,这下子,不论王玉浩在哪,都逃不出监视的范围。
  “嘿嘿……这回你如果再干点什么见不得人,我就帮你好好宣传宣传,也不知道女主是谁,长的什么样……”
  叶舒满脸笑容的出了王玉浩的办公室,重新锁好了门,擦去了门把手的痕迹,今天的行动很顺利,可以打道回府了。
  “嗯!”无意间,叶舒看到了对面门上的名牌,“人事部经理,洛可可”。叶舒心里这个乐呀,“我还以为你这董事长夫人要和董事长在一起呢,现在不用我乱跑了。”叶舒暗自点了点头,掏出曲别针又撬开了对面的门,悄悄溜了进去。
  这间办公室的光线比王玉浩那里要明亮,不是因为这边的月光更好,而是这一侧没有月光,但是这边紧邻街道,楼外灯火通明,映得屋内很是明亮。
  这间办公室比王玉浩的那间大上不少,外面是助理室,里面是会客区,最里面才是办公区,后面同样有个休息室,但无论从规模还是从装修风格,都不知比王玉浩那间要豪华了不少。
  叶舒之所以进来,可不是临时起意,因为他在看到照片中洛可可那面带桃花的模样,再想想王敏达的年纪,叶舒就知道她是个欲求不满又耐不住寂寞的女人。白天和谭笑她们说从洛可可身上下手,就是因为叶舒认为她一定有男女方面的问题,正好拿她做做文章。整臭一个人或一家人,丑闻最合适不过。
  同样,叶舒在洛可可的房间里放置好了摄像头才离开,原路返回到一层,去洗手间内拿回自己的东西,然后从洗手间的窗户跳到了外面,这次连大门都省的走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