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收获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确实是没完,因为谭笑以身体不适为由,请了一天事假,她有更多的时间去收拾昨晚不顾她死活的叶舒。没错,谭笑请的是事假,不是病假,因为她实在没有脸面去医院开这种撕裂伤的病假证明。
  请完假,谭笑才发现手机有不少未接来电,因为昨晚出去办事调成了静音模式,再加上昨晚过于疯狂,太累了,根本没有听见,不仅是谭笑的手机,叶舒的手机也是如此。当然,来电的人不同,谭笑手机上都是同事打的电话,而叶舒这儿,只有佟铁柱打的。佟铁柱兄妹早上就来了,到了门口敲了半天门以为叶舒不在家才打的,不但打了电话,还发了短信,结构都没得到回复。没想到,一门之隔,让他们兄妹错不了不少风景。
  叶舒弄了不少好吃的,不但是为了弥补谭笑昨晚的付出,也是为了给自己补一补营养。饭是在床上吃的,因为现在的谭笑还是不宜久坐。一边吃饭,谭笑还一边掐拧叶舒,骂他一点也不懂怜惜自己,完全不说昨晚很多时候都是她主动要求的。
  饭后,叶舒将谭笑抱到了沙发上,总在床上趴着也不是办法,现在自己体内还有些药物残留,总看着她那曼妙的曲线,万一一时再把持不住,那谭笑国庆期间就别出屋了。现在正好看看无聊的电视,打发打发无聊的时间,等到夜深人静,再去查看自己的收获。
  经过自己亲自试药,叶舒确信富人集团那边好戏早已经上演了,只是不知道那两位体力如何,现在是否还在发泄药性。一切都要等到晚上的时候才能揭晓,这让叶舒多少有些迫不及待了。
  谭笑趴在沙发上,吃着叶舒给捏开的榛子,心里一个劲儿的在骂唐萌,她不怨叶舒,那是自己老公,而且也是受害者,她就怨唐萌,现在自己的情况就是那个恶魔一手造成的,想找唐萌臭骂一顿又开不了口,自己的痛苦发出诉说,心里这个憋屈,这个气呀,真恨不得那天自己晚回来一会儿,直接便宜了叶舒算了,让她自食恶果,让她也这样……
  在心里报复了一阵后,谭笑心情好了不少,看着一个劲往自己嘴里递榛子仁的叶舒,谭笑突然笑了,伸手拉了拉叶舒,让他坐到自己头前,忍着臀部的疼痛,翻身躺了过来,正好枕在叶舒腿上。
  “哎,老公,能说说你昨晚是怎么想的,怎么到了里面还想起了试药呢?在家的时候没考虑好吗?还是说你不是试药,而是自己给别人下药结果自己中招了。”
  “呃……这个……”叶舒很是尴尬,因为谭笑说的不错,确实是自己给自己弄的中招了。
  看到叶舒那表情,谭笑就知道自己猜的没错,昨晚使出突然,她也没来得及问就献身了,现在静下心来仔细一想,叶舒不是马虎的性格,不可能临时起意去试药,而且还在那环境里,便怀疑事情不是昨晚叶舒说的那样,继续问道:“那你和我说说,你怎么中招的?”
  既然被识破了,叶舒也不再掩饰,这事虽然很丢人,但面前的是自己老婆,又不是别人,何况,更丢人的她都见过,苦笑着说道:“我就是喷了一下,结果不小心,闻到了一些,当时没注意,后来,下完药了才发现身体有了变化,便急急忙忙跑出来了,只是没想到这药这么猛,闻了一点就反应那么强烈,用凉水浇都没用……”说了会儿自己,叶舒又把话题引到了别处,“对了,老婆,这药唐萌是从哪弄来的呀,一般的情趣商店应该买不到吧?这如果被坏人利用了,那事情可就严重了……”
  谭笑沉思了一会,眉头渐渐皱了起来,深吸一口气,说道:“萌萌说是唐俊杰给她的。”
  “唐俊杰怎么会有这种东西呢?”
  “他?”谭笑冷笑起来,“他有那东西我一点也不奇怪。”
  “怎么的?”
  “唐俊杰和那王玉浩一样,都是一丘之貉,虽然没像王玉浩那样和自己婶婶有那关系,但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毁在他手里的无知女子也不在少数。”
  “哦,看来也是个‘性情’中人。”叶舒没有再多说,因为他看出谭笑对那个唐俊杰好像很有意见,更多的是不屑,估计有什么过节,而且上次和唐萌合伙对付自己的人里面,那个唐俊杰也有参与,叶舒心里一动,将这个名字特意的记了一下。
  话题被带偏,等谭笑反应过来,继续询问叶舒是怎么下药的时候,叶舒却是顾左右而言他,根本不往这个问题上说,谭笑软硬兼施也不好使,就说到时候就知道了,非要卖个关子。然后就是榛子、核桃的喂个没完,将谭笑的嘴占上,让她没机会多问。
  休息了一下午,谭笑总算是恢复了一些,虽然去厕所的时候还是有些不方便,但至少不影响其它正常活动了。晚饭时,二人也只是简单的对付了一口,他们没胃口,也没心情在乎这些,现在只等着深夜来临,取回摄像头,看看今天的收获。
  夜终于深了,外面的街上已经安静下来,叶舒和谭笑穿好衣服下了楼,推出“一阵风”,慢悠悠的驶向了北城区方向。他们虽然急于那道录像和录音,但更知道这些不能急于一时,今天那二人如果真的发生了什么叶舒期盼的事情,事后未必不会察觉到异常,所以这个时候更要小心。
  到了富人集团附近,二人先沿街转了一圈,发现和往天一样后才又让谭笑将摩托藏到以前的地方。叶舒悄悄的潜到了楼内,这几天行动下来,他已经轻车熟路了,估计这里的保洁也不尽职尽责,这么多天,卫生间的窗户一直都没管过,都不用叶舒重新再找路径。
  七扭八扭,叶舒躲过了监控区域,轻手轻脚的到了王玉浩的办公室门外,他没有直接去撬门,而是先屏住呼吸将耳朵贴在门上听了一会儿,确定里面没人后才去开门。
  闪身进了屋内,屋内和以前一样,没有什么不同,看来即便有事也没被外人撞破。叶舒没有直接取出摄像头,而是先走到王玉浩的办公桌前,拉开最上面的抽屉,从里面拿出一个烟盒,打开看了看,随手揣在了自己兜里,关好抽屉,拿纸巾擦去指纹,然后才拆走他安放的摄像头。唐萌用的这些东西,质量还真没的说,用了几天了,现在还都在运行着呢,叶舒将其关闭后小心的收好。
  进了休息室,一股强烈的腥臭体液味扑鼻而来,叶舒打开手电筒,往屋内看了看,叶舒心里这个乐呀。只见此时休息室里一片狼藉,床上凌乱不堪,床单被子挤作一团,地上衣物散落,纸巾横飞,乱糟糟,脏兮兮,看样子今天这里发生过异常激烈的战斗,只是战斗的双方早已不知去向,这遗留的战场也没人打扫。
  叶舒取下摄像头和录音笔,为了能听到声音,这次叶舒将录音笔也用上了,检查了一下,同样都运行正常,关闭后便装进了口袋,叶舒知道,自己的计划奏效了,这里面存的都是精彩的东西。将自己的痕迹都清理一遍,包括放摄像头那里,都自己清理,不留任何蛛丝马迹。
  出了王玉浩的办公室,叶舒轻轻的锁好门,擦去门把手上的痕迹,然后又进去了洛可可的办公室。叶舒很想感谢那一年的牢狱之灾,让他认识了不少“奇人”,也学会了不少“手艺”,现在都派上了用场。
  洛可可的办公室依旧井井有条,外间没什么停留,叶舒直接奔向了休息室,昨晚由于情况紧急,他没有在办公区放置监控,当然,叶舒也知道,这里也未必能拍到他想拍的东西,洛可可再急不可耐也不可能在这里。
  洛可可的休息室内可比王玉浩那里味道好闻多了,没有刺鼻的腥气不说,反而还有种淡淡的幽香。叶舒先取走摄像头和录音笔,然后才打量屋内的具体情况,估计是私人领地不让助理帮着打扫,所以休息室内比办公室内乱了一些。床上略有凌乱,应该是有人在上面躺过,上面还扔有一件换下来的衣服。床头柜上的烟灰缸里有一个熄灭的烟头还有一个空烟盒。
  “原来是两个人都中招了。”叶舒很是高兴,将烟头塞进烟盒里,同样揣进了口袋。
  转了一圈,叶舒没有急着走,而是恶趣味使然,打开了床头柜,里面都是些面膜一类女人常用的东西,没有什么特别的。叶舒又走到更衣柜前打开看了看,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看着不大的更衣柜里竟然有几十套各式各样的衣服,商务的,休闲的,运动的,还有晚礼服,可惜,没有一样是叶舒感兴趣的。
  “不管了,回去看看录像再说吧。”叶舒随手关上了衣柜,然后再次小心翼翼的擦除自己留下的痕迹,一切收拾妥当,才原路返回谭笑身边。
  见叶舒回来,这次没有红头胀脸的,谭笑长出了一口气,“拿回来了?”
  “嗯!”叶舒坐到后座上搂住谭笑的腰腹,“一阵风”消失在夜色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