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4.交工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谭笑清理完毕后又洗了好几遍手,她也怕自己沾上那些“害人”东西。回到卧室时发现叶舒正对着电脑一通忙活。
  叶舒分别将王玉浩办公室和休息室内的摄像内存卡插回电脑,重新将画面剪辑了一下,把有他出现的镜头全都删了,整理好后找一个优盘将那些录像和录音都移到了里面。然后掏出手机翻了个电话打了过去。
  “黑熊,你过来一趟,我给你点东西。”叶舒的电话很简洁,说了一句就挂断了。
  “你现在让佟铁柱过来?”谭笑坐到了床边,看着叶舒,满脸的不满
  “对呀,我为他忙活到这个时候了,他还睡觉,合适吗?”叶舒将手机放到一旁,将那些录像录音的家伙都收好放了起来。
  谭笑没好气的瞥了眼叶舒,气呼呼的在他身上拧了一下,“但是这都几点了?你不让他睡觉,咱们还睡不睡了?”累了一天,她都已经准备睡觉了,现在可好,叶舒一个电话,搅和的想睡也睡不成了。
  “呃!”叶舒一时语塞,他忘这茬了,但还是强词夺理道:“没事,助人为乐嘛,我总是迫不及待。”
  “我看你是怕夜长梦多……”谭笑气呼呼的穿起了衣服,又将叶舒的衣服甩到叶舒身边,“穿上,别弄的跟个暴露狂似的。”
  佟铁柱来的很快,没到半个小时就到了,估计是猜到了叶舒叫他来的目的,所以他进屋时便是一脸喜色,就连佟雨彤也是如此,眉宇间都流露着笑意。
  叶舒将优盘扔到了茶几上,翘着二郎腿得意的对着佟铁柱说道:“这里面有些东西,你拿去吧,如果用好了,估计够王玉浩喝一壶的。”
  佟铁柱捡起优盘看了看,问道:“师父,这里面是什么呀?真的能报复那个混蛋?”
  叶舒呵呵干笑两下,又哼了一声,“这里面是你意想不到的东西,一定能让王玉浩身败名裂,别说报复王玉浩了,你想弄乱他们王家都不是问题。”
  “这么狠?”佟铁柱睁大了眼睛,“师父,您电脑给我用用,我现在就想看看里面的东西了。”
  “在这看?”叶舒咧了咧嘴,他这也太性急了吧,这玩意儿也不是大庭广众之下放的东西呀,回头又与谭笑对视一眼,打算寻求帮助,但谭笑一脸坏笑,根本不理他。
  “叶哥,把你电脑拿出来让我们用下,我也特想知道什么东西能报复那个混蛋,想到让他遭殃我就迫不及待。”此时,佟雨彤比她哥还性急,见叶舒不动,她直接去卧室将叶舒的电脑抱了出来。叶舒的卧室,佟铁柱不合适进去,但她可不在乎。打开电脑,将优盘插了上去。
  “这……”叶舒没想到她倒是说做就做,想阻止已经阻止不了了,干脆就不拦着了,只能心里一阵苦笑,你们想看就看吧,受了刺激可别怨我。
  “还是视频资料。”佟雨彤双击两下休息室的文件,点开了播放按钮。
  “哇!”
  佟雨彤发出一声惊叫,然后赶紧伸手捂住了嘴,画面被叶舒剪辑过,所以上来就是直奔主题,她怎么也没想到里面竟是这类东西,满脸的震惊,但眼睛却一直盯着屏幕。
  “你别看了。”佟铁柱怒斥一声,一把合上了电脑,然后满脸幽怨的看着叶舒,“师父,你给我的就是这个?这……”
  “这什么呀?”叶舒没好气的瞪了佟铁柱一眼,“你没看看那里面的主人公是谁?”
  “难道好像是王玉浩,可这顶多让他名声受损,就他那名声本身已经够臭的了,这个算不上什么……对他影响不大。”
  “是吗?”叶舒哼笑道:“那你看清那女的是谁了吗?”
  “女的?”佟铁柱摇了摇头,“我没好意思看。”
  叶舒瞪了佟铁柱一眼,这话他从头顶到脚后跟都不相信。捅了捅谭笑,说道:“老婆,把彤彤带屋里去,让纯洁的佟教官好好看看。”
  谭笑冲着叶舒嘟了嘟嘴,然后拉起了佟雨彤,“彤彤先和我进去,那些玩意儿不适合你看。”
  “嗯!”佟雨彤点点头,红头胀脸的被谭笑拽进了卧室。
  等门被谭笑从里面锁好,叶舒掀开了电脑,点起了播放键,指着画面中的女主人公问佟铁柱,“你看看她是谁,别说你没看清。”
  看着屏幕中的二人,佟铁柱眼睛瞪得老大,看了半天才说话,“这……这女的……是洛可可?”
  叶舒笑骂道:“刚才你不是没看看清,你是没看仔细。”抽出两张纸巾甩到了佟铁柱脸上,“把你那哈喇子擦擦。”
  “诶!嘿嘿……”妹妹不在跟前,佟铁柱便原形毕露,那还有半点纯洁形象。
  “叶舒点燃一根烟,抽了一口,问佟铁柱道:“这些够王玉浩喝一壶的了吧?”
  “够了,够了。”佟铁柱笑的合不拢嘴,“如果是王玉浩和别的女人的还没什么,顶多算个风流成性,他和自己的婶子这样,这不是L伦吗?如果传出去,外人没用唾沫把他淹死,王敏达都不会饶了他,估计王敏达不背地里弄死他也得阉了他……”
  “是吗?王敏达脾气还挺火爆?”叶舒抽了口烟,笑着问道。
  “那何止是火爆啊,简直是残忍,你您忘了那天师娘都亮出证件了,他还找人要留下咱们呢,他这种人,什么事都干的出来……”
  “那倒不错,省着再添火了。这个视频太长,三个小时呢,你想看回去慢慢看吧。”叶舒关了播放器,又点开下面的音频,“这个是现场的录音,回头你找人把它们合到一起,看着更刺激。”
  听见电脑里传出来那对男女的淫糜之音,尤其洛可可那略带沙哑的嗓音,现在听着犹如天籁,佟铁柱眼睛中光彩更盛,好像直接将声音和刚才的画面脑补到了一起,呼吸也随之变得急促起来,直到叶舒把声音也关了他才缓缓从中回过神儿来。
  佟铁柱也不尴尬,只是嘿嘿一笑略微掩饰一下,然后讨好的问叶舒,“师父,您这是从哪来整来的这些?好像这事没发生多久啊……”
  “当然没多久,画面上显示着时间呢。”叶舒笑着摇了摇头,将烟头按进了烟灰缸里,说道:“这个怎么得来的你就别管了,只要这个对你有用就行了,你拜我为师,我总不能眼睁睁看你去跟别人拼个你死我活的,不管怎样都不是好事。我就是告诉你,有时候,武力不是解决问题的唯一办法,看不见的刀子杀人更狠。”
  叶舒将优盘拔下来扔给了佟铁柱,“这个你保存好了,世上仅此一份,我这没有留底,如果丢了,就找不到这么好的素材了。回头你可以找人把这个好好剪辑剪辑,突出点艺术效果来,反正想怎么用是你的事,你自己看着办。是想让王玉浩身败名裂,还是让他们王家家破人亡,都随你便,反正你们警察对违法和守法的界限弄的很清楚,怎么弄安全又有效你也比我专业……”
  佟铁柱拿着优盘久久不语,这个是怎么弄来的叶舒不说,他也猜不到,但他清楚,弄来这个一定不容易,望着叶舒,这个师父却是在为自己着想,而且对自己也没有什么隐瞒,想着想着,佟铁柱两眼泛红,眼泪竟然也涌了出来,此时的心情无以表达,最后只能冲着叶舒深深鞠了一躬。
  “师父……”
  叶舒侧身踢了佟铁柱一脚,笑骂道:“你可起来吧,少整这些没用的,别一会儿又躺地上装死,我可害怕你们这帮碰瓷儿的。如果真有那感恩的心思,回头给我整点好吃好喝的,别天天带你妹妹跑我这儿蹭饭来,你就第一回上门拎了点儿东西,还没啥用又让你拎回去了,等你拜完师,就没见你拿东西过来……”
  佟铁柱很会借坡下驴,听叶舒这么说,他抹了抹眼泪,便咧嘴傻笑道:“嘿嘿,您是我师父了,咱们就是一家人,我妹妹也不是外人,我过来拿东西不是就见外了吗……您放心,只要您喜欢,您告诉我,一会儿我就去给您买去。”
  “你可少贫了,现在这点儿你上哪儿买去?以后别在我跟前装傻,再和我装傻充愣,我直接让你起不来。”叶舒一搭手,将佟铁柱薅了起来,指了指洗手间,“看个激情片能看得哭叽尿嚎的,也够可以的,快去洗洗吧,别一会儿你妹妹她们出来了,以为我把你怎么的了呢,我可丢不起那人。”
  佟铁柱走了,兴高采烈的走了,他扬言要在天亮的时候让“富人集团”的王家“名扬”燕京,但是他把佟雨彤扔这儿了,他说他要找他的朋友帮忙,带着妹妹不方便。为此叶舒想反驳还真反驳不了,毕竟他清楚佟铁柱要去干的是什么事。
  谭笑把佟雨彤安排到了原本自己的那间屋,反正一切都是新的,自己那些常用的现在都拿在叶舒这屋里,那屋彻底空下来了,现在他住着倒也合适。只是这下让叶舒很苦恼,原打算和谭笑重温下昨夜的旧梦呢,现在可好,来了个特大号儿的电灯泡。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