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6.初次登门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佟铁柱在下午的时候回来了,只说事情成功了,现在的王家已经乱成了一锅粥,王玉浩被王敏达打断了五肢,现在被送进了医院,虽然性命无忧,但“性”“命”之中,他也仅是保住了命。而王敏达也则是一气之下也住进了病房,情况更不容乐观,好像比他那侄子更严重。至于佟铁柱找谁帮忙,又是怎么把消息散步出去的?叶舒没有问,就像他没告诉佟铁柱那些录像是怎么来的一样,还是带点神秘感好。
  佟家兄妹在叶舒这里吃过了晚饭才走,虽然佟铁柱答应叶舒买东西,但他那饭量,只凭他买那点根本不够,何况还多个佟雨彤,气的叶舒要和他算饭钱。
  二号是谭笑值班,怕她一个人在队里无聊,叶舒停下手头的活计陪她去值班,当然,他不仅仅是为了陪媳妇,也是为了躲清净,他怕佟家那兄妹俩儿将国庆七天乐都乐在他那里,因为他听佟铁柱的意思,好像觉得自己这剩了一间房,正好让他妹妹住进来。这哪行,那自己的幸福岂不完全被她破坏了,叶舒直接将他那想法扼杀在摇篮里,更断了他的蹭饭行为。至于王家那边的事,在王家过没过去他们不清楚,反正在他们这里已经过去了,反正他们的目的达到了,王家现在在燕京已经是家喻户晓了。
  叶舒在刑侦支队待了一天,把电脑也背去了,他打算在那完善一下自己的效果图,现在一边干一边改的,和当初计划的已经有了很大不同,他要把方案完全定下来,不能时时总有改动。
  中午就在刑侦支队吃的,看到加班的配餐,叶舒直接骂娘了,好家伙,食堂不上班,加班的人就一人一桶方便面,外加一根火腿肠,而且定额发放,自己这个陪岗你家属家属连根毛都没有。现在叶舒总算知道连煮饺子都能煮的六亲不认的谭笑为什么会泡面了,这是在工作中练出来了。
  不给吃我还不吃呢,叶舒直接点起了外卖,而且还不吃便宜的,陪着谭笑在秦川的办公室里连吃带喝,用吃来化解心中的怨气。为什么在办公室里吃?因为外面有监控,大吃大喝不合适。他们为什么能进秦川的办公室?一推就门就开了,至于怎么推的,就只有叶舒清楚了。
  三号到了,今天是唐家老爷子的生日,谭笑答应了要过去,当然,叶舒是必须陪同的。按照谭笑的意思就是人去了打个照面就行,反正唐家什么也不缺,他们拿了东西,唐家也未必喜欢。叶舒认为空手过去不合适,无论如何,都是要去见长辈,哪能不拿点东西,哪怕拿根树枝,说是南山不老松树枝也是个心思呀。最后,叶舒终于劝动了谭笑,答应不空手上门了,只是礼物有点寒酸,谭笑让叶舒按照给秦川的礼物重买一份,还给个很合理的理由——一视同仁。
  “拿了礼物终是表达了自己一份心思,便宜点儿就便宜点儿吧。”叶舒出去转了一圈,花了三百多块钱买回了一盒人参一盒茶,比给秦川那份的包装好了一点。
  叶舒以为要自己打车过去,还问谭笑几点过去合适,谭笑告诉他不用管,他就不多嘴了,因为他发现谭笑今天的神色不太对。下午四点多,谭笑接了一个电话,嗯啊叫声便挂断了,然后招呼叶舒下楼。
  “车来了,走吧。”
  叶舒忙拎起那两盒东西跟了出去。看到门口的停着的豪车,还有那彬彬有礼的司机,叶舒倒吸了一口凉气。问道:“你约的车?”
  “不是,这是唐雪凝安排的。”谭笑脸上冷冰冰的,没有一丝笑意,只有握着叶舒的手还有一点温暖。
  等谭笑走到车前,司机很是规矩的打开了车门,“表小姐,请上车。”
  谭笑弯腰上车坐好,叶舒刚要上车,却被司机拦住了。“不好意思,先生,唐总安排我来接表小姐,今天是唐家的家宴,不方便外人到场。”
  “呃……”叶舒的脸色有些难看。
  车里的谭笑更是火了,一脸踢开被司机半关的车门,对着司机怒吼道:“他是我老公,凭什么不让他去?”
  司机的职业素养不错,一个趔趄后赶紧站好,依旧保持着那份微笑,对谭笑说道:“对不起,表小姐,唐总只吩咐让我接您,没说还有其他客人,如果我贸然接回去,唐总会不高兴的。”
  “什么!”谭笑很是恼火的从车里跳了下来,指着司机喊道:“你告诉唐雪凝,不让叶舒去,我也不去了,以后别说什么我不去,我去了,是她不让的。”说着,一把搂住叶舒的胳膊,“老公,我们不去了,弄的想谁愿意去似的。”同时还不忘将那两盒礼物拿下来,真是一点亏都不吃。
  “这……”司机傻眼了,赶忙和谭笑赔不是,“表小姐,对不起,请您上车……”
  谭笑才不管这些,拉着叶舒就走,“老公,走,我们回家。”
  叶舒拍了拍谭笑没让她走,这局面是他没料到的,但好在脑子够快,冲着那司机说道:“你给你那唐总请示一下,问清楚了,到底让不让我去,我叫叶舒,她知道。”谭笑还想走,但被他牢牢抓住了,这是谭笑和家人聚会的时候,老爷子过生日应该全家到场,其乐融融的,叶舒当然不会因为谭笑一时的小脾气毁了这次让她和家人缓和关系的好机会。
  见谭笑被叶舒拦住了,司机马上满面堆笑的和叶舒拱拱手,“好的,您稍等,我马上请示。”他是唐家的老人了,对唐雪凝的性格那是相当了解的,如果这次任务不能完成,他在唐家就没法待下去了。
  司机走到一旁,掏出手机小声的请示去了。
  谭笑很不高兴的挣开了叶舒的手,“他们不欢迎我们,我们还去凑什么热闹,反正我也是个可有可无的人,不去更免的碍他们的眼了。”
  叶舒笑嘻嘻的劝道:“不管怎么说,今天是你外公生日,她点名让你去了,你不去,他岂不是很失望?”
  “他失不失望和我有什么关系。”
  “唉,怎么说话呢,那是你外公,虽然你没见过几次,也是你长辈呀,咱们是有素质的人,老人的愿望不过分,咱们该满足就满足他。”
  “嗯”谭笑点了点头,态度有些松动,但看到那个正在一旁低三下四,一脸媚笑打电话的司机,她又气愤起来,“可是他凭什么不让你去,你是我老公,他不让你去,这是什么意思?”
  “他不是不知道嘛,老话说的好,不知者不罪。”叶舒做了个鬼脸,故意逗谭笑乐出来。
  “是吗?”谭笑低头想了想,叶舒说的不错,别说这司机了,那天被唐雪凝一闹,忘了和她说自己和叶舒领证的事,不然她也未必能做出拿钱让叶舒离开自己的事,毕竟生米已经煮成熟饭了,自己从事实上和法律上都是叶舒的老婆,她更没资格拆散。
  不一会儿,那个司机回来了,到了叶舒和谭笑跟前很是诚挚的二人道歉,“对不起,表小姐,对不起,叶先生,是我疏忽,以为唐总只让我来接表小姐,其实唐总早就交代过了。是我没听清楚,自作主张了……”
  “没事了,你不用这样。”叶舒摆了摆手,就此揭过。叶舒不想难为他,他只是个给人办事的,人家怎么吩咐他就怎么办,哪有什么资格去自作主张,虽说用在其位谋其政来形容有些过了,但他这也算尽职尽责。责任又不在他,没必要再说别的。
  “谢谢叶先生,请上车。”司机再次满面笑容的拉开了车门,只是此时的笑容多少带点感情。
  虽然说话又客气了不少,但还是谭笑先上的车,司机后面的位置只能她坐,叶舒不知道他们唐家这是定的哪门子规矩,按常理说,不是后排右座才是主位吗,自己屈居次位都不行?还是说唐家对自己这么礼遇有加?后来听谭笑解释,叶舒才清楚,唐雪凝认为司机后面的位置最安全,所以才让重要的人后排左侧。
  车好,司机的技术也好,路上开的很稳,只是路程离得不近,直到下午六点,太阳已经落山了,他们才到达唐家的宅子,一处坐落于于西山怀抱里的别墅群中的地方。别墅占地不小,中西结合的风格,门口有喷泉水景,两侧有假山瀑布,倒是相得益彰,看着很是气派。
  这个地方不错,后面就是森林公园,环境没的说,既不远离闹市,又不受喧嚣烦扰,燕京中难得的好地方。当然,能住在这个地方的人,也都非富即贵。条件一般的人,来这都很困难,毕竟这里没通公交和地铁,并且以后也没打算开通。
  下了车,有佣人接过了叶舒手里的东西,并带路将他们引到客厅。客厅内的人不少,男女老少都有,各个光鲜亮丽,有说有笑的围坐在一位老人身旁。
  “老太爷,姑奶奶,表小姐回来了……”
  随着女佣的一声叫喊,客厅内完全静了下来,被众星捧月围在中央的老人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小妮儿回来了,让外公看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