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怒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你想杀我?”
  叶舒没想到一直伺候人的李姐竟然还是个玩飞刀的高手,刚才那一下,无论是速度还是角度,都无可挑剔,如果换做普通人或是反应略微迟钝一点儿,早就命丧当场了。叶舒感觉到自己情绪波动过大,知道此时自己不宜动怒,要保持理智立刻默念宽心咒,努力调节气息,尽量压制怒火,即便是发怒,也要控制在理智范围之内。
  想不到唐家还真是卧虎藏龙,一个管家就有这种身手,而且还善于伪装,自己竟然一点都没发现,自己还是太嫩了,幸好对方是现在动手,如果是在饭桌上动手,或者在饭菜里做点儿手脚,自己和谭笑死几回都不多。
  女管家李姐没有说话,只是恶狠狠的看着叶舒,默默走到客厅中间,看了眼已经从地上坐起来的程雨蝶,轻声问道:“有事吗?”然后又紧盯叶舒,全程目光没有离开过叶舒,此时的她哪还有刚才伺候人时的和煦笑容,脸色难看,面露狰狞,手中攥着一柄飞刀,如同一个活脱脱的母夜叉。
  程雨蝶活动一下肩膀,很疼,胳膊有点无法用力,用另一只手去按了按,一碰更疼,从内到外都疼,她清楚,自己伤到骨头了,但还能有轻微活动,说明伤的并不是十分严重。程雨蝶微微摇了摇头,说道:“娘,我没事。”
  李姐“嗯”了一声,说道:“你退到一边去,这小子步法诡异,我用飞刀会会他。”说着,手腕一扭,右手原本一把飞刀,现在竟然变成了五把,每一把上都泛着青光,说明都是淬了毒的。
  “娘,你要小心。”程雨蝶站起身,没有再站到唐雪凝身边,而是直接窄窄歪歪的回到了程家父子身后。
  程老爷子一拉她的胳膊,程雨蝶“啊”的一声,闪了一个趔趄,正好弯腰到了程老爷子身侧。程老爷子拍了一下她肩膀的伤处,手上逐渐用力后又撤开,再一伸左手抓住她的手腕,右手点在她的手肘,然后手往上捋,沿着上臂再次按在她的肩头,单手成掌,按在伤处碾动,疼的程雨蝶嘴张的老大,却叫不出声来,头上的汗滴搀和着眼泪噼里啪啦的往下掉,真的应的她的名字,雨蝶,这“雨”下的确实“喋喋不休”。
  最后,程老爷子抬手在陈雨蝶背上一拍,程雨蝶张了半天最,现在终于“啊”的一声惨叫,发出了声音。
  “好了,伤的不重,回去上些药,休息几天就能痊愈了。”
  “谢谢爷爷。”程雨蝶知道,爷爷这是在为推宫过血,疏通血脉,免得后期处理不当难以痊愈,现在爷爷说自己过几天能痊愈,那就是没事了,她对自己的爷爷是完全信任的。
  这边疗伤专心,客厅中间的二人打的也是专心,李姐很有心机,为了防止叶舒使用那种步法,她特意与叶舒保持了一段距离,叶舒想靠近并伤到自己很难,她对自己的绝技很有把握。
  李姐将五把飞刀在手中一捻,五把飞刀刀刃分开,刀柄合在一处,犹如一把扇子,只是只有扇骨,没有扇面。她将“刀扇”扇了扇,刀刃上寒光凛冽,一道道寒光在灯光的照射下纷纷射向四周。
  李姐好像不急于为女儿出气,似乎很热,扇子一扇再扇,映的客厅内寒芒点点。客厅内没人出声,因为所有人都知道李姐这是在寻找一击制胜的时机,他们不敢打扰,而且这种好戏只会出现在一瞬间,不留神就错过了。就连谭笑也是忧心忡忡的只能看着,毕竟自己帮不上忙,如果自己发出声音分散了叶舒的精力,那就更惨了。
  寒光再次一闪,一道光芒直射叶舒眼睛,叶舒微微眯了下眼睛,这个时候李姐动了,她等的就是这个机会,扇动扇子就是在给自己创造时机。李姐的动作很快,因为她动的只有手。只见她右手一抖,手中的五把飞刀直接射向叶舒,而且让人惊奇的是,同时飞出的五把飞刀竟然走的不是同一个路线,咽喉、膻中、气海还有两肩,五把飞刀同时飞出,却打向叶舒身上五处不同的地方,而且还要在同一时间到达。这匪夷所思的一招,是李姐的拿手绝学,让叶舒躲都难躲,而且只要打中一处,那就是一击致命,飞刀上的毒可比飞刀更能夺人性命。
  两边去路被堵,这么近的距离想要跳开避让已然来不及了,情急之下,叶舒只得将身子僵直,突然之间向后仰天斜倚,使出一招“铁板桥”。叶舒清楚那五把飞刀的高度,自己用这招还是可以躲过去的。可惜,叶舒第一次用这招数,根本不懂其中敲门,身子确实够僵直,但腰部不会用力,腿部配合不当,直接“哐当”拍到了地上。不过还好,他看到那五把飞刀都飞了过去。
  “小心!”叶舒刚要起身,只听谭笑一声尖叫,叶舒立刻又躺了回去。
  紧接着,叶舒只见一道寒光从面门上方飞过,离他只有不到十公分的距离,他甚至能感觉到那把飞刀上的凉意,还有上面夹带着的葱花味。叶舒暗中庆幸,幸好自己摔倒了,而且还有谭笑的提醒,不然以刚才飞刀打来的时机,还有飞刀的高度和角度来看,现在自己的下半身已经中招。原来这才是那位李姐的杀招,她前面那五刀不过就是个幌子,看似厉害但只是个全套,她是要逼自己躲无可躲,用“铁板桥”去防守,然后她左手的飞刀直奔要害。到时即便自己不死也是落个终身残废,让自己娶了谭笑也做不成夫妻吗?果然够阴险,够恶毒。真是什么人养什么鸟,什么主人配什么样的奴才,不是一家人,真的进不了一家门。
  叶舒一记野驴打滚,一翻身,从地上站了起来。此时的的叶舒面无表情,看不出悲喜,也看不出爱憎,因为他真的怒了,是可忍孰不可忍,他要让唐家的人付出代价。
  李姐也没想到自己压箱底的绝技杀招竟然被叶舒以这种方式躲过去了,感慨叶舒命好的同时,也意识到了不好,因为她发现叶舒看自己的眼神已经没有任何色彩,如同看的不是一个个,或者说是在看……看死人一样。李姐心里没来由的一阵慌张,紧忙一抖手腕,两手中各出现一把飞刀。
  在叶舒的注视下,她的手心慢慢见汗了,这不是个好兆头,擅长暗器的她,需要审时度势,寻找时机,但此时,她的心竟然静不下了,无论怎么去压制都无法抑制那种从心底蔓延出来的恐慌。她有一种感觉,只要叶舒走到自己的跟前,自己就会变成一个死人,一个死的彻彻底底的人。
  她不敢回头去看自己的公公和小叔子,虽然她知道他们可能会帮到自己,但她相信,自己只要一回头,她就彻底不能回头了。她不敢动,在叶舒的面前,她必须打起十二分的精神。
  李姐攥紧了手里的飞刀,这是她剩下的最后两把飞刀,她身上一共藏有九把飞刀,这是她的极限,对于她来说,飞刀就是她身体的一部分,即便别人搜查她,也不会发现她的身上还带着这些东西。一共九把飞刀,而刚才已经用去七把,现在只剩这两把了,她知道,这两把飞刀是她活命的唯一保障,不仅是自己身体的一部分,更是自己的命。
  叶舒慢慢往前走着,脸上不悲不喜,没有任何表情,更不说话,只有两只眼睛一刻不离李姐。
  “不要过来。”叶舒越来越近,李姐的心态彻底崩溃了,她知道,自己手里的这两把飞刀根本伤不到叶舒分毫,而且,她更知道,只要出手,飞刀落地之刻,就是她倒地之时。
  李姐慌了,连手里的飞刀都已经无法拿稳,站在那不住的颤抖。
  “放心,你死不了,我不会杀你。”叶舒终于说话了,声音冰冷而低沉,眼神中也有了光芒,只是充满了怒意,“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短短的几个字让以为解脱了的李姐再次如坠冰窟,只是这次她不再抖了,突然,她发了疯似的冲向叶舒,两把飞刀被她当成了匕首,向着叶舒身上猛刺。
  “你找死!”叶舒再次施展他的脚步,比刚才更为迅捷,直接横移到李姐身子右侧,伸手一搭她的手臂,手沿着她的胳膊抓上她的手腕,然后猛然一用力。
  “啊!”李姐发出一声惨叫,手中的刀直接落地,她的手腕被叶舒扭断了。
  叶舒没有就此打住,再次伸手抓住李姐的左手,用他那捏核桃捏榛子的手,再次将李姐的左手骨头捏碎。既然她擅长用暗器害人,那就废了她害人的根基。
  “啊……”李姐惨叫不止,双手被废的痛,简直就是痛彻心扉。
  “娘……”场中除了李姐那惨绝人寰的叫声,又响起了程雨蝶的哭喊,她想冲上去,却又被她二叔摁的死死的。
  废了李姐的双手,叶舒还没有作罢,弯腰伸手向她脚踝探去,还要废她双脚,让她生不如死,叶舒可不是说说而已,打算彻底废了这个狠毒的女人。比狠人还狠,比恶人还恶,是他在监狱里学来的至理名言。
  “小子,你敢!”
  程老爷子一拍轮椅,轮椅扶手下射出一排弩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