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9.离去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看着叶舒靠近的肩头,程有道心里一凉,从对方的气息上,他能感觉到这一招里所包含的能量比上一拳至少强了数倍,而且力量内敛,没有丝毫外泄,看似稀松平常的招式,杀伤力非同一般。想想自己身上的伤,这一撞,自己必定凶多吉少。
  程有道想躲,但叶舒那左手将他那两截断棍按在肩上,犹如在他身上生根了一样,怎么拽也拽不下来。习武之人,兵器比自己的生命还重要,铁棍断了可以再行修复,可如果自己折在这儿,那就彻底折了。武器比命重要,但终归不是命。程有道松开双手,向后撤去。
  可是,他与叶舒本就对面而立,相隔尚且不足两步,何况叶舒已经往前迈了一步,现在一递肩,想彻底躲开已然是不可能了,只能尽量后撤。
  叶舒的话音还未曾落下,右肩已经撞在了程有道的胸口。
  “嘭”的一声闷响,程有道再次飞了出去,飞过客厅,飞往客厅与厨房的隔墙。与以往的飞行落地曲线不同,这次的轨迹不再呈抛物线,而是更接近于直线。
  “哐!轰隆……”
  程有道重重的撞到了墙上,之所以说是“重”,不仅是因为声音沉闷,而且他直接穿破了墙面的装饰,将墙撞出了一个坑,然后由坑变成洞,砖石纷纷落下,最后,一面墙塌了一半,程有道顺着墙面掉落在了乱砖堆里。还好,他落在乱砖堆的表面,没有被压在一面,不然就以他现在一动不动的情况,没被叶舒打死,也被这堆砖石砸死。
  客厅内的人群炸锅了,不是因为程有道被打生死不明,而是墙塌的太过突然,他们都远远的避开,生怕自己被砸到蹦到,像那唐翠柏夫妇,更是拉着唐俊杰躲到了门外,躲的更是彻底,只是忘了屋内其他的人,包括他们的女儿。
  看着纷纷逃避的众人,叶舒露出鄙视的冷笑,这个时候唐家人的心性暴露无异,众人纷纷避让,完全不顾周围的亲人,人群中只有两个另类,一个是唐萌,她又想护着唐老爷子,还想护着她妈,结果左右为难,愣在了原地。另一个则是程雨蝶,她拖着伤躯推着她爷爷的轮椅,也不顾她爷爷嘴里喊着的“不要慌张”就往一旁躲去,然后才返回去拽沙发上的唐雪凝,但唐雪凝却是很不配合,就是坐在那,两眼不停在叶舒和谭笑间切换。
  见母亲那边有人护着,唐萌连忙跑向唐老爷子身旁,连拉带拽的要把他护到一旁的“安全区域”。
  “不要动,我不走。”唐老爷子推开了唐萌的手,很是固执的坐在他的位置一动不动,“这是我家,我躲什么躲?”
  说着,唐老爷子扫了一眼众人,显得特别不满,训斥道:“这就是你们,唐家的新一代,一点惊吓就吓成这个样子,这是你们的家,如果这里都不能给你们安全感,哪里才是安全的……”
  叶舒没有心思去听唐老爷子训斥晚生后辈的话,一个老混蛋教育一帮子小混蛋,全是混蛋的话叶舒怕自己听多了都受影响。叶舒慢慢走向砖堆里的程有道,他才是自己值得敬佩的对手。虽然没有真的达到无我的境界,但为人还是可以的。
  “你还想干什么?”程老爷子转动轮椅向叶舒这边赶来,口中大声喊叫:“他现在已经没有还手之力了,难道你非要赶尽杀绝吗?”
  叶舒看了眼程老爷子,冷哼了一声,说道:“我想杀他,他现在早就死透了。你再上前,我不妨让你也试试,那还有半堵墙,看看是硬还是它硬。”
  “你……”程老爷子虽然救子心切,但是他还是停下了,乖乖的坐在轮椅里,他不是害怕了叶舒的威胁,如果真的需要搏命,他更愿意用自己这残余的生命换自己儿子的,他不动,是因为他在叶舒的眼里没有看到一丝杀气,甚至连打残自己儿媳时的凶残之意都没有看到。
  叶舒慢慢走到砖堆旁,看了看砖堆上躺着一身灰土和碎石碎料,一动不动的程有道。确切的说,他还在动,他的胸口在动,不断快速的起伏,说明他还活着,他的嘴在动,不停的开合,不仅仅是增加呼吸,更有鲜血不断的往出溢出,说明他伤的不轻。
  “你还好吗?”叶舒站在砖堆旁,小声的问到,脸上表情不多,看不出打败对手的喜悦之情,也没有将对手打的奄奄一息的懊悔之色。
  “咳……”
  程有道又咳出了一些血水,血水中泛着小泡。
  程有道缓缓睁开了眼睛,没有去看叶舒,因为叶舒站在一边,他看不到,他身上的伤太重,更不能轻易动弹身体,包括去转动脖子,只能看着天花板。
  “我……没事……还……死不了……”
  程有道费劲巴力,断断续续的从嘴里挤出了几个字,声音不大,在这儿寂静的别墅里也不明显,叶舒如果不仔细听都听不见。叶舒没想到他都这样了,话里行间还故作硬气呢,果然是死横死横的。
  “那就行,还能说话。”叶舒点了点头,同时告诫道:“我这招主要伤人内脏,刚才一激动,没收住,你内脏伤的比你体表严重,回头去检查一下吧,好好修养,别落下什么病根儿。”
  程有道微微动了动头,模糊能看见叶舒的身影,缓缓说道:“你……赢了,你们走……吧……祝……你们……白头到老……生死……不渝……”
  这次他说的不少,声音大了一些,但说完后嘴里鼻子里都“咕噜噜”的往外冒血。
  “谢谢!”叶舒冲着程有道抱拳拱了拱手,对于这样的对手,他除了尊重,没有别的想法。
  “祝你早日康复,如果有可能,我请你喝酒。”
  “一定……”程有道竟然笑了起来,只是笑的很难听,鬼哭什么样叶舒没听过,但未必有他这笑声吓人,一边笑一边吐血。
  突然,程有道的笑声停了,眼睛睁的老大叶舒以为他出事了,刚要上前去检查,结果程有道那断断续续的声音又传来出来。
  “你……这招……很厉害,是你……那套……功夫里……最强的吗?”
  “不是。”叶舒没有说谎,对于值得尊重的对手,告诉他实情才是真正的尊重。
  “我这套功夫叫‘开山六式’,一共六式,每一式都有对应的作用,刚才那招是第五式,‘靠山式’,‘靠山山空’。后面还有最后一式,名字叫‘开山式’,‘开山山崩’,是这套功夫最强一招,所以以它为名。”
  “原来……如此!”程有道眼神暗淡下来,没想到自己拼尽了全力,竟然还没有见到人家最强的一招。
  “果然……人外……有人,山外……有山,是我……孤陋寡闻……自以为是……”
  看着程有道明显心灰意冷,叶舒不免有些愧疚,愣了一下后,叶舒哈哈大笑着说道:“这有什么,不管是习武还是干什么,都是学无止境的,只要今天比昨天强,明天还能有进步,那就该高兴,你这如丧考妣的表情让我有些瞧不起了……”
  说着,叶舒又弯腰凑到程有道耳边,小声说道:“其实我最后一式还没练成,你想见识都见识不到。”
  说完,叶舒扭身走了,不管程有道表情木讷,眼神又恢复了神采。
  “你刚才没有用尽全力吧?”在叶舒路过程老爷子跟前的时候,程老爷子突然开口说话了。
  叶舒看了眼程老爷子,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冷笑着问道:“怎么的,你想试试呗?你放心,打你我百分百用全力。”对程有道客气,那是他值得客气,面前这个老家伙,叶舒烦的恨不得掐脖儿捏死他,哪有什么好脾气。
  “我老了,不行了,连你前面那一拳我都接不了。如果是年轻的时候,我一定会和你好好比试比试,既然不敌身死,我也绝不眨眼,只是现在岁数大了,看看过过眼瘾,见识到更加高深的功夫,就很高兴了。”听到叶舒的话,程老爷子没有丝毫生气,而且还能笑出声来,和刚才动不动就脸红脖子粗截然不同,叶舒怀疑他是因为家人受伤伤的一个比一个重,被刺激傻了。
  “那你还瞎逼逼啥!装什么舍身忘死?你年轻的时候还没我呢,谁和你比试。”叶舒哼了一声,又看了程老爷子一眼,问道:“你啥意思?是打算认赌服输,还是想接着耍无赖,继续不让我走?我告诉你,小爷我今天还真就把话放在这儿,你们想拦我,就做好不死即残的准备……”
  “好了,哈哈……”程老爷子笑着打断了叶舒的话,“我们不是言而无信的人,说过的话必然算数,你们走吧,我们不会再插足你们夫妻的事儿,但是,我希望你要对得住你今天的表现,不管什么人欺负小妮儿,你都能出来保护她,不让她受伤害。”
  “这个不劳你费心,笑笑是我老婆,谁想欺负她,必须踩着我的尸体过去。即使我死了,我做鬼也会保护她。”
  说完,叶舒不再理会程老爷子,更不再看别人一眼,走到谭笑身边,拉着谭笑的手就往出走。而谭笑也是完全跟着叶舒,出了屋门都没有回头再看她的这些亲人。
  望着两人走过了院中喷泉,女管理李姐不知道从哪儿钻了出来,到了程老爷子跟前急切的说:“公公,他们要出去了,你真的让他们走?叶舒可是个心狠手辣的人,一旦走脱,咱们都危险了。”
  程老爷子瞥了儿媳妇一眼,又看了眼唐家的众人,冷冷的说道:“叶舒的心性如何,大家也都看到了,如果他心狠手辣,以他刚才展现出来的功夫,小蝶和你现在早死了,这事不要再提,否则家法伺候……”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