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3.老才结婚了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听完叶舒的讲述,老才出去了,还拿走了他枕头边的一个破包。叶舒被留下来了,因为老才请他帮忙看店。
  叶舒很不情愿,因为他这破店住的基本都是长期租户,谁大早上来这投宿,想直接给他来个“关门大吉”,可架不住老才的央求,只能拿着手机和家里的领导请示一下,然后坐到了前台里。
  叶舒没有阻拦老才,他清楚老才的脾气,敢去派出所接人就已经不容易了,指望他和那赵猛打一架,那就是痴心妄想。而且都不是小孩子,他想掺和进去,就让他掺和吧,没什么好担心的。
  天光大亮,街上渐渐有了动静,而公寓里的人也随之“活”了过来,楼上楼下各个房间陆续有声音传了出来,洗漱声,喊叫声,锅碗瓢盆的碰撞声交织在一起,接着便有人陆陆续续下楼,离开,然后公寓又恢复了安静,远远比街上安静。
  谭笑下楼出去买了些早餐,和叶舒在前台吃了一口又上楼了,昨晚没怎么休息,她需要回去好好补一觉。谭笑上楼了,叶舒也没在前台傻坐着,进了里面的小屋子后和衣而卧,他也累,也困,也需要休息,小屋的门开着,有人来叫喊再说,但叫醒叫醒就不管了。只要没人把这个公寓安个轱辘推走,他都不想去管。
  刚躺好,还没等睡着,叶舒的电话响了,拿起来一看是佟铁柱打来的,叶舒接起电话,说了声“睡觉呢,别烦我”就挂了。然后关上手机就开始睡觉。
  临近中午了,老才才回来了,叫醒了睡得正香的叶舒,告诉他可以回去睡了。
  叶舒眯着朦胧的睡眼,看了眼表情如常的老才,发现他脸上没有什么伤,身上也没缺啥少啥,连打斗的痕迹都没有,便拿着手机,趿拉着鞋出去了,至于老才身后那个一声不吭的郝玉洁,他看都懒得多看一眼,更不去问她那事儿怎么解决了。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人,明明没多么聪明,还非要玩心眼儿,他真不理解老才看上她哪儿了。一年也用不了几回,如果憋不住在那找不到比她强的,还用得着免房租留她?
  叶舒上楼便钻进了谭笑的被窝,也不管什么个人卫生了,他现在只想着睡觉。
  “砰砰砰……”
  一阵敲门声响起,吵醒了沉睡的叶舒和谭笑,更勾起了他们的起床气。
  “谁呀?睡觉呢,瞎敲什么门?”叶舒站在卧室门口朝着大门吼了一声,然后穿条裤子,披着衣服晃晃悠悠的去了门口。
  打开门,门外站的是郝玉洁。郝玉洁满脸讨好笑意的看着叶舒,说道:“叶舒,不好意思,打扰您,早上的事谢谢您和谭警官了,才……才哥说晚上要请您二位一起吃饭,六点,请您二位务必赏光。”
  “老才请吃饭?”叶舒歪着脑袋想了想,哼哼道:“铁树开花呀,这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然后又看着郝玉洁问道:“他请客,他掏钱还是你掏钱啊?”
  “呵呵……”郝玉洁羞涩一笑,说道:“您说笑了,我的一切都是才哥给的,哪轮得到我显摆呀。”
  叶舒一愣,接着嘿嘿一笑,“我知道了。”然后关上了门,睡意全被八卦的心思挤跑了,“这是什么情况,她的一切是老才给的,老才这一上午干啥去了?”
  叶舒又将房门打开了,朝着已经下楼的郝玉洁大声问道:“晚上吃啥呀?”
  郝玉洁被叶舒这一嗓子吓了一跳,挤出笑容掩饰一下尴尬,说道:“才哥说:秋天了,正是吃涮羊肉的时候,晚上吃涮羊肉。”
  “行,你让他多拿点钱,别整个破自助糊弄,要不就不点肉,为了省钱净去涮菜去了。”
  “啪!”
  叶舒说完又把门关上了,坐在沙发上不断地嘀咕:“不对劲……”
  “什么又不对劲了?”谭笑光着身子从卧室出来了,家里就他们两个人,没什么用在意的,一路小跑进了洗手间,不用关门,也不用脱裤子,一切能省就省了。
  “什么不对劲啊?”谭笑在卫生间里还在问叶舒嘟囔的话。
  叶舒摇了摇头,笑着说道:“老才晚上要请咱们吃涮羊肉,‘好妹妹’上楼告诉的。”
  “怎么是‘好妹妹’通知的呢,即便不是老才上来通知,也应该是小慧来告诉啊,怎么能轮到郝玉洁呢……呀!不会是他们……”洗手间里谭笑嘴巴张的老大,因为她的怀疑如果是真的那就有意思了,前些天小慧为了那事还闹得离家出走呢。
  叶舒在沙发上也乐了,“所以我说不对劲呢,即便这两天小慧去串门了,老才有啥心思也不敢太大张旗鼓啊,那不是没事找事吗。唉,不管他了,晚上就什么都知道了,咱们就带嘴去就行了,其它的少问少听,老才那一天算计的,猴精猴精的,能不知道衡量利弊?他一定是安排明白了,如果再有啥事儿,他自己处理去吧,我可不操那心去了……”
  “几点了?一说吃饭我还真饿了,晚上一定吃哭那个混蛋。”
  叶舒打开手机才发现,现在已经下午五点多了,拉开窗帘,太阳已经落山了,怪不得饿的这么快。昨晚肉串没吃完就被警察带走了,钱都没给呢,今天早了吃了几个包子,现在都晚上了,不饿才怪呢。
  叶舒脱了衣服走进洗手间,也不管谭笑那边解决怎么样了,告诉她时间紧迫后直接打开淋浴冲起了澡,刷完牙,刮完胡子,又服侍谭笑洗漱,都整理好后又分别换了套干净的衣服。
  六点准时下楼,叶舒和谭笑都是守时的人,不喜欢被人等,当然,也不喜欢等人。所以,当他们发现老才衣服还没换好的时候,老才悲催了,被他们一通催,忙三火四地换了身衣服就出去叫车,袜子都忘了穿。只是,让叶舒和谭笑很意外的是,小慧也在,估计是特意回来的,她也要跟着出去吃。
  吃饭的地方是选在燕京吃涮羊肉老字号的店铺,当然,这里是分店,总店离这儿有些距离。他们住的地方虽然不咋地,有点偏,但汤城是以温泉出名的,燕京两处温泉水脉,这儿是其一,是休闲的好地方,所以不缺大牌,衣食住行这些方面在这都能找到大品牌。现在还没有正式进入旺季,所以人不是太多,还有包间。
  点的鸳鸯锅,五人围坐在铜锅旁,也没什么讲究。只有郝玉洁有点不太适应,其他人都一切如常,并未显得多少别扭,小慧也没表现出什么抵触情绪,与郝玉洁分坐老才的两侧,也不知道老才怎么哄的,然后叶舒挨着小慧,谭笑挨着郝玉洁。
  叶舒果然是带着嘴来的,什么羔羊肉、高钙肉、太阳肉、手切肉,所有荤的能涮的他都要吃,关键是他也真能吃,看的郝玉洁在旁边看的直咋舌,这是多久没吃过肉了,竟让吃成这副德性。但其他人却一点也不意外,该吃吃,该喝喝,小慧还帮着叶舒不断往锅里下肉,就像生怕他吃的不尽兴似的。
  叶舒终于吃的差不离了,这时老才才说了两句,原来老才请的这顿饭还不是纯粹的答谢宴,他除了要帮助“好妹妹”答谢叶舒和谭笑的搭救之恩,更是要借着这顿饭和大伙儿公布下他和郝玉洁的好事,他说他考虑再三后决定打算和郝玉洁生活在一起。
  叶舒和谭笑听到这个消息后并不是太震惊,因为他们多多少少猜到了一些,只是都看向了小慧,当初她可是最抵触这件事的。
  迎着叶舒的眼神,才慧微微一笑,“这事儿我清楚,老才和我说了,我也想清楚了,他还不老,该有自己的幸福,如果我总拦着就真的不懂事了……当然,他们也答应我了,如果想给我添个弟弟妹妹,必须我同意。”
  叶舒盯着小慧看了一会儿,见她神情自然,不现实说着违心的话,虽然不是完全的放心,但还是没有言语。
  后来,趁着出去抽烟的功夫,叶舒才算知道事情的整个经过。白天老才去了派出所,见了郝玉洁了解了情况,将她带走后又陪她去医院见了赵猛,并且掏出七万块钱给了赵猛,断了他和郝玉洁最后的关联。那小子倒也识趣,收了钱立了字据,并且立刻从医院走了,当然,前提也是郝玉洁不追究他“非礼”自己的事情。
  至于老才和郝玉洁的婚事,其实也不算婚事,老才就是打算和郝玉洁在一起搭伙,也不去登记,更不会涉及到自己家业将来的归属问题。他的家还是他的家,他的店还是他的店,只是彻底多了一个长期的住户,而且,这个住户虽然吃住免费了,但也要为这个家,这个店付出。原本他就有这个打算,现在正好借着这个机会完成了买断,至于买断的具体协议,也只有当事人清楚了,外人不得而知。
  一日夫妻百日恩,何况他们已经不知道多少日了,怎么也是有感情的,只是能让老才那铁公鸡掏出七万块钱,这是让叶舒意想不到的,真不知道他是不是中了什么邪,竟然花了那么多钱为那样一个女人“赎身”。
  老才的想法叶舒猜不透,叶舒也懒得去想,谁都有自己的生活打算,虽然他看不惯“好妹妹”,但老才喜欢,这就没办法,就像老才看不懂他为什么能爱谭笑爱的忘乎所以一样。各自是各自生活的主角,其他人都是配角。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