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8.老狐狸与小狐狸(上)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菜都上来了,谭笑重新又把注意力放到了吃上,本来他来到这里就不是为了聊天的,如果不是答应了叶舒,他至少已经愤然离席几次了。
  众人沉默了一会儿,场面有点冷,谭怀雨脸上又浮现出笑意,目标还是叶舒,开口问道:“前几天你们在唐家的事情我听说了,一残两伤,行啊。”
  “呃……”这话叶舒没法往下接,因为他实在看不懂谭怀雨那笑容里透露的是什么意思,他这局话是在夸自己,还是在说反话,埋汰自己呢。
  谭怀雨看着叶舒点了点头,接着说道:“该狠的时候狠,该放的时候放,既立了威,又没将人得罪死,你小子行,来,我们喝一个。”
  听到这句话,叶舒知道谭怀雨没别的意思,是真的在夸自己,进屋这么久了,终于说了句自己爱听的话,忙举杯答谢:“谢谢您夸奖。”直接一仰脖干了。等谭怀雨放下酒杯,没用谭怀雨吩咐,叶舒直接帮他斟满了酒,伺候老丈人的事,他天生就会。
  谭怀雨切了块肉送到嘴里,白酒配西餐,即便是他见多识广也是第一次这么吃,吧唧吧唧嘴,说道:“要听到别人夸奖,也要自己有那实力,别人想得到这样的夸奖也不是容易的事儿。我和那个程二楞是老交情了,早年接触不少,他是有些真能耐,和你说,我年轻的时候也自命不凡,但却不得不佩服他,当然,我也没少挨他收拾,可惜我技不如人,想报仇都没有机会,即便偷袭都不是他的对手听说你把他给揍进医院去了,嘿嘿……我女婿揍得他们都没人敢说话,哈哈……行,女婿给老丈人出头了,我这心里一下子痛快不少,来再喝一个……”
  谭怀雨又是一口喝下,叶舒只能紧跟着,然后再次帮他倒酒,没看出来,这老混蛋喝酒倒是很痛快,估计也是久经沙场的。
  “叶舒和成有道动手是逼不得已,不是为了你出气,和你没关系,你不用往自己脸上贴金。”见谭怀雨乐了,还用这滑梯下了一杯酒。谭笑心里很不爽,抬头提醒他说道。
  “一码事,一码事……”谭怀雨不在乎叶舒为什么动的手,反正自己的气出了,心情很高兴,喝酒更加痛快了,对叶舒也不再吝惜赞美之词。此时倒才真的向一个老丈人看女婿的目光,有些欣赏与欣慰,只是他现在看的不是人品,而是叶舒的酒品。
  几杯酒下肚,谭怀雨原本白皙的脸上有了血色,说话也变得有些随意,对着谭笑说道:“小叶打败程二楞怎么和我没关系呢,他是你老公,你是我女儿,就是这关系,他是为了你……又间接的为了我。”说着,谭怀雨突然看着谭笑笑了起来,“听说你外公他们叫你唐妮,你还反驳来的,这就对了,你才不姓唐,你姓谭,是我谭怀雨的谭。”
  谭怀雨说的高兴,但谭笑确实听的面沉似水,打断了谭怀雨的话,说道:“我是姓谭,但是和你没关系,就跟我不随唐雪凝姓唐一个样,我和你不是一个谭,因为我爷爷也姓谭,所以我还在姓谭。”
  “你这孩子……”谭怀雨好不容易有些笑容,结果被谭笑一句话又弄没了,而且谭笑的话还没有结束,每一句都如同一把刀子扎在谭怀雨心里。
  “在我眼里,你和唐雪凝都是一样,甚至你还连唐雪凝都不如,她对我是生而不养,但终究是她身上掉下来的肉,至少还有生育之恩,你呢?对我有什么?养过我什么?你和唐雪凝为什么分开,我不知道原因,也不想知道原因,那是你们两个当初作为夫妻间的事,但作为父亲呢,你照顾过我吗?你眼里只有你和那个软妹妹生下来的谭乐吧?我和你不是一个谭,因为我爷爷认为你不配姓谭,他和你断绝了关系,即使你还叫谭怀雨,但你的谭字已经和我爷爷的谭字不同了……”
  “笑笑……”叶舒没想到一顿饭会变成这样,想阻止谭笑,但现在谭笑是真情流露,只是在诉说心里挤压依旧的怨恨,他没理由阻止,但让她继续说下去还是不妥,毕竟对面的是她亲生父亲,说的再多,伤的也只有在乎的那一个。
  谭怀雨挥了挥手,制止了叶舒的动作,“让她说……”
  “说什么说?没什么好说的。你让叶舒叫我过来吃饭,我来了,我来的目的不是让叶舒来见什么老丈人,我是让你看看,我的老公是什么样的,让你知道幸福的人应该是什么样的。以后不要再来打扰我们的生活,不管你是出于好心还是恶意,我们生活的很好,不需要你插手。”
  “我们走!”
  谭笑站起来就要走,但被叶舒拉住了,如果这个时候走,那今天这顿饭就没有了任何意义,甚至不如不吃。
  “吃完这顿饭再走吧。”叶舒拉着谭笑央求道。
  “你没吃过吗?”听到叶舒在劝自己留下,谭笑更是怒不可遏。
  叶舒点了点头,“我还真没吃过西餐,尤其这么高档的地方。反正菜都上了,吃完再走呗,浪费了不好。”
  “你……”
  见叶舒一个劲儿的和自己眨眼睛,谭笑勉强坐了下来,只是不清楚叶舒又耍什么鬼心眼,但对面那哥可是出了名的老狐狸,就叶舒那点道行,能玩的过人家吗?
  见谭笑坐下了,虽然脸色不好看,但不走了,这就是好事,谭怀雨笑着说道:“对,不管怎么样,饭该吃还是要吃的。来,女婿,咱俩儿再喝一个,真别说,这牛排配白酒,还真是别有一番风味。”
  “是吗,那就好,我敬您。”叶舒端杯喝了一口,接着手的掩护,又向谭笑使了个颜色。谭笑看到后也不吭声,只是在那吃东西,也不再说话。
  一瓶白酒见底儿,谭怀雨有了醉意,嘴里的话渐渐多了起来,对叶舒也不再装什么长者风范,而是唠起了家长里短,叶舒只能问一句答一句的接着,倒是谭笑,两耳不闻身边事,在一旁吃的那叫一个香甜。
  “上次打电话你还骂我来的吧?”合力一杯酒,撂下酒杯,谭怀雨对叶舒来了一个就是重提。
  “我没骂您啊,您可别瞎说,那我成什么人了。”虽然叶舒现在心里还骂个没完呢,但是脸上可不敢有什么表现出来,他现在知道了,自己这个老丈人可是审案的专家。反正他是打算好了,不行就装怂,我喝多了,你说啥我不知道。
  “你个小混蛋别抵赖,你骂我老混蛋来的,我没忘。”
  “你这是惹不起你女儿,又跑我这儿找平衡来了,老混蛋。今天我也骂你了。”叶舒腹诽道,但脸上还是保持着奉承的微笑,“那是误会,误会,您别生气。”坐在那故意摇晃起来,好像有些不胜酒力了。
  “我不生气。”谭怀雨嘿嘿一笑,指着刚打开那瓶酒对着叶舒说道:“你把这瓶干了,我不但不生气,我还就认准你这女婿了,以后谁敢对我女儿有想法,我帮你挡着。”
  “你神经病啊你!”没等叶舒说话,一旁半天没说话的谭笑“腾”的一下站了起来,“老公,咱么走,别理他,神经病!”
  “这……”叶舒刚要动,又坐了回去,同时一把还拉住了谭笑,就像被谭笑拉的晃了下一样,更符合他这醉醺醺的状态。
  “别走。”叶舒嘟着嘴看着谭笑,竟然当然谭怀雨对着谭笑卖起了萌。
  “他有病,你还陪他发疯啊?走!”谭笑气呼呼的去推叶舒,但却根本推不动,叶舒坐在那一动不动,跟块大石头一样。
  叶舒一边拉着谭笑,不让她再有别的动作,一边扭头傻笑着对谭怀雨问道:“你说话当真?”
  “必须当真。”谭怀雨红着脸说道。
  “那行,谁耍赖,谁孙子。”叶舒抓起酒瓶,一口咬去瓶盖就往嘴里直接灌。
  “你疯了!”谭笑紧忙站起来伸手去抢叶舒手里的酒瓶,但等她抢下去时,酒被叶舒连喝带潵的也只剩了小半瓶,一多半已经进了叶舒的肚里,而叶舒也像喝迷糊了一样,站在那有点摇摇晃晃。
  叶舒想够酒瓶,但手伸出去就是抓不到,向谭笑要,谭笑就是不给,最后只能装出一副可怜的模样问谭笑,“你干嘛呀?”
  “你这样喝酒,身体还要不要了?你傻呀?他让你喝你就喝……”谭笑愤怒的说道,同时看向谭怀雨的眼神更是不善,她清楚,他是故意的,但身边的人呢?也不是傻子呀,她实在想不明白叶舒的打算,所以后面的话也渐渐咽了回去。
  “哎,喝的有点猛。”叶舒晃了晃脑袋,打了个酒嗝坐了下来,也拉得谭笑重新坐了下来,然后抓起一牛排就往嘴里塞,几口就将一块牛排吃了下去,不是没想用刀叉,只是一直瞄不准,干脆动手了。
  “嗝……”又打了个嗝,叶舒拿着酒杯倒了倒,都没有了,唯一的酒就在谭笑手里呢,但此时的谭笑怒气冲冲的,即便有酒意烘托,他也不敢去抢啊。
  “老谭,酒不够了,咋整啊?第一次见面,还没喝尽兴呢。”老婆惹不起,叶舒只能找对面的老丈人了。
  “我成老谭了。”谭怀雨呵呵一笑,没有和叶舒计较这个,说道:“酒不够了,我去找他们,把我存的那瓶酒也拿来喝了。”
  说着,谭怀雨便离开了座位,奔着吧台方向走去,只是,他没到吧台,而是直接去了后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