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9.老狐狸与小狐狸(下)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他不会跑了吧?”谭笑小声的问道,她知道叶舒的酒量,知道他是装醉,不担心叶舒会喝多。现在她只担心她那老子的人品。刚才她几次想拍案离席,打算堂而皇之的走了,但都被叶舒拦了下来,现在谭怀雨不在,正好找到机会问问叶舒他那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叶舒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又打了个酒嗝,醉醺醺的说道“:老谭取个酒怎么这么费劲……啊……我没吃饱,再点几个菜吧。”
  “你还真的要喝呀?现在没人了,别……”
  谭笑推了叶舒一把,结果叶舒却顺着她的手直接贴了过来,就像醉的坐不住了一样,直接扑到了她的怀里。
  “你……”
  “别说话。”叶舒按了谭笑小腹一下,然后趴在她的怀里小声说道:“你那老子果然是个老混蛋,他是不忍心祸害你,专门祸害我呀。他也装醉呢,根本没喝多,现在估计是暗地里偷看咱俩干啥呢……别动,咱们对面斜上方有个摄像头,正好能看到咱们,现在我趴在你身上,看不到我说话……一会儿咱们别着急走,咱们把他灌醉了再走,然后让他出出血,不能让他舒服了……”
  谭笑没说话,因为她发现了叶舒说的那个摄像头,此时正亮着红灯,而且刚才好像动了一下角度,说明有人正在看。她伸手在叶舒腰上轻轻掐了一把,算是回答了,掐的不重,说明她很男子叶舒的建议,如果让谭怀雨心里别扭一下,倒也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儿。
  “一会儿你配合点……”叶舒的头又往里拱了拱,那样更舒服,而且不憋的慌。
  这时,一个服务生走了过来,站在桌旁问道:“先生,您需要帮助吗?”
  没有叶舒说话,谭笑和服务生笑着回答道:“谢谢,没事儿,他就是有点喝多了,休息一下就好。”
  “好的,有需要随时叫我就好。”服务生微笑着就要离开,他才不相信没事呢,现在他们这姿势很是不雅,如果上边刚才有交代,他都想薅起这个男的,用行动告诉他注意点儿素质。好在今天没几个客人,不然传出去还不够丢人的。
  “等一下。”叶舒突然坐直了身子,叫住了服务生。
  “请问有什么可以帮您?”服务生礼貌的问道,但等他看清叶舒的相貌和穿着后,却在心里将叶舒祖上骂了个遍,“长得比我帅,吃软饭还能遇到这样的白菜,这是什么命啊……”
  “酒不够了,你给我拿两瓶你这儿上档次的酒……知道今天和谁喝酒吗……我岳父……我们哥俩儿头一回见面,我必须陪他喝尽兴了,不然对不起我们之间的感情……再给我加几个菜,要你这主厨的拿手菜……快点!”
  在征得谭笑的同意后,服务生下去了,他必须要确认一下,面前这男的醉的语无伦次不说,他穿的廉价西装与这环境很不符,这女的可是那位谭总的女儿,谭总是谁?那是来了以后老板都要出来迎接的人。
  服务生走了,叶舒就受罪了,肋下又多了至少两处伤,可惜,他只能忍着,没办法,戏演过了,都是他自找的,更不能露馅。
  不一会儿,服务生拿来了两种价位差不多的红酒,他想让谭笑选,结果谭笑都没看他,只能让叶舒选了一下,叶舒也不知道哪款好喝,只挑了那种度数高的,并且直接让服务生打开了,结果更让服务生在心里大骂特骂了一回。
  谭怀雨回来了,好像刚洗过了脸,脸色恢复了一些,只是在叶舒眼里,他这白漆的脸还不如酒后带点酡红好看,脚下略显虚浮,虽然画点圆圈,但基本上走的还是直线。谭怀雨身后跟着那个一直为他们服务的那个女领班,她手里的托盘上摆着一瓶只剩一半的红酒,还有两支高脚杯。
  等领班将酒杯摆好后,谭怀雨就让她下去了,没有让她倒酒。谭怀雨站在一旁看了看叶舒,故作关心的问道:“小叶,没事儿吧?”
  叶舒摇了摇头,“没事儿。”说是没事儿,但眼睛发直,动作幅度很大,身子一晃,坐在那差点栽了下去。
  “小心。”谭笑马上将叶舒扶好,并把他搂在怀里,不满的抱怨道:“喝成这样,什么没事儿,你还认识我是谁吗?”此时的谭笑,脸色难看,霸气十足,十足的像一个母老虎。
  叶舒嘿嘿一笑,“怎么不认识,你是我老婆,嘿嘿……化成灰我都认识。”
  “你说的这叫什么混账话!”谭笑臭着脸,手掌举起,恨不得给叶舒一巴掌,但手举起又撂下了,没忍心打。
  “哈哈哈……”谭怀雨在一旁看的哈哈直笑,结果看到谭笑那杀人般的眼神后马上又闭上了嘴。
  谭笑怒视谭怀雨一阵,然后指着谭怀雨问叶舒,“那你还认识他是谁吗?”
  “谁?”叶舒眼睛直勾勾的顺着谭笑手指的方向往谭怀雨那边看去,突然笑了起来,“老谭,你回来了?我还以为你个混蛋跑了呢。”
  “混账!”被叶舒当面叫混蛋,谭怀雨的脸瞬间就黑了,真的做到了黑白无常,变色只在一瞬间。
  叶舒却不管谭怀雨说的什么,直接一把抓住了他的手,“你可算回来了,刚才那瓶酒我喝了半瓶,现在我把剩下那半瓶喝了,我说到做到,你也要说道做到,谁耍赖,谁孙子。”
  “这都什么话呀?”谭怀雨听的直皱眉,太粗俗了,被自己女婿一口一个混蛋,孙子的叫着,他的心里这个气呀,自己女儿刚才巴掌举起来怎么又放下了呢,他真恨不得帮她揍他一顿。
  “你想反悔呀?”叶舒眯着醉眼问道,眼神中夹杂着一股不置可否的怒意,身子歪歪扭扭,如同真的喝醉无法控制一样,更一点也不在意自己的素质了,好像去过谭怀雨敢反悔,他就敢动手。什么叫没大没小,现在老子是王,你们都在我的脚下,当然,还有一个例外,那就是谭笑,她也是王,而且是大王,自己是小王,面前的谭怀雨挺多是个“2”。叶舒现在何止是嚣张,简直就是嚣张。
  “谁说我反悔了?男子汉大丈夫,说话算话。作为长辈,更是吐口吐沫就是个钉儿……”谭怀雨霸气的应道,眼神中有点迷离还透着不容亵渎的威严,但还是隐藏不住深处的精光一闪,虽是一瞬间就隐藏起来,但还是被一直留心观察他的谭笑发现了。
  “活该你被坑!”
  谭笑暗骂了一句后拦住了又举起酒瓶的叶舒,劝道:“你别傻了,喝什么喝,他是故意耍你呢,想让你喝多了看你笑话。”
  叶舒被谭笑摇晃的东倒西歪,但嘴里还是不停的嘟囔,“不能,爸又不是外人,怎么能像你说的那样呢,我是他姑爷,他能看我笑话?那他不真成了混蛋了……”
  “你叫他爸就拿自己不当外人了?他就是自私自利的人,女儿都不管,你个女婿又算个什么。他如果有好心,你能让你自己喝酒?看着你喝醉?他那不是坑你,那是什么?”
  “呃!”叶舒歪着头想了半天,好像才清醒过来一点,突然拍了拍脑袋,叫了声“也对啊”,然后看着谭怀雨,皱眉问道:“你真的是那意思吗?”
  谭怀雨矢口否认道:“你说的那叫什么混账话,咱们爷俩儿第一次见面,开心,喝点酒,哪有那么多心思。”
  “你看,我就说爸不是外人吧,你还不信。”叶舒朝着谭笑嘿嘿一下,在她身上拍打两下,然后看看手里的酒瓶,又看看谭怀雨面前的酒瓶,“爸,笑笑说的对,既然是喝酒,就要喝尽兴了,我们一起喝酒,做晚辈的怎么能只顾着自己呢,正好你那是半瓶,我这也是半瓶,咱们一起干了,喝完这个,咱俩接着喝,酒我都要了。”
  “干了?”谭怀雨一楞,这动不动就对瓶吹的喝法他可是很少见,喝啤酒有对瓶吹的,喝白酒,红酒也对瓶吹?尤其还是在吃西餐的时候,哪见过拿着刀叉耍酒疯的。
  见谭怀雨有些迟疑,叶舒有些不高兴了。醉眼一挑,说道:“咋的?不行啊?你真的就跟笑笑说的一样,故意灌我呢?”
  “没有。”谭怀雨笑着否认到。
  “没有就喝了,墨迹呢。”叶舒和谭怀雨碰了下酒瓶,一仰脖,半瓶白酒直接下肚了。
  “这……”谭怀雨看的直咋舌,酒哪是这么喝的。
  “喝呀,瞅啥呢?”
  在女儿和女婿的注视与催促下,谭怀雨只能拿起酒瓶嘴对嘴的喝了,这种喝法第一次尝试,还别说,脖子一仰,还真有找回点年轻时踩箱喝啤酒的豪情。
  “好养的,爸,吃口菜。”
  叶舒晃晃悠悠的请谭怀雨吃菜,谭怀雨忙自己坐下去吃,没用叶舒动手,他是知道叶舒的吃相了,那是真动手啊。
  谭怀雨吃菜的时候,叶舒又哆了哆嗦的为他满满倒了一杯酒,并端到了他的面前。
  “爸,对我这个女婿满意吗?”
  “满意。”
  “满意咱就再干一个。”
  “还干?”
  “感情深,一口闷……”
  什么一摇二看三闻四品,在叶舒这都改成了“闷”,完全是酒一杯接一杯的灌,理由还特别充分,根本不给谭怀雨推辞的机会,而且他也不耍赖,谭怀雨喝一杯他也喝一杯,很快,两瓶红酒就下去了,叶舒又要了一瓶。
  “不行了,不行了,不能再喝了……”
  喝到一半,谭怀雨直接趴在了桌子上,已经在那“口吐芬芳”了。
  “不行了……不……”谭怀雨趴在桌上渐渐起了齁声。
  “别装熊,喝呀,酒还省这么多呢,不喝可混蛋啊……”叶舒端着酒杯还在不停的叫号,身子晃着,脸色通红却洋溢着分不清是得意还是坏的笑容。
  “他都这样了,别灌他了,别再喝出个好歹……”谭笑将叶舒拉到了一旁,自己上前看了看谭怀雨,叹了口气,然后用纸巾擦了擦谭怀雨脸前的东西,保证他不会影响呼吸,最后回头瞪了叶舒一眼,“这回满意了?”
  叶舒嘿嘿一笑,反问道:“你满意了吗?”
  “走吧。”
  “行。服务生,我的菜好了吗,打包。这酒没喝完,也带走,在多拿两瓶,挺好喝的,这谭总,我爸,有点喝多了,你扶他去休息一会儿,等他清醒了让人来接他,我们先去赶下一场,别让他自己开车……”
  叶舒和谭笑走了,带着礼物来的,也带着礼物走的。
  等那服务生将叶舒和谭笑送上了车,回来时发现自己的老板正做在那张桌旁,而那为刚才已经醉的不省人事的谭总此时正坐在拿着湿巾擦着脸,还泛着一脸的苦笑。
  “那小子够聪明,但也够混蛋的,一点亏都不吃,知道我在耍他,他就反过来耍我,可惜还是嫩了点,幸好吃了点药,不然今天还真阴沟里翻船了,还被他叫了一晚上的老谭,老混蛋。不过还好,看的出,他对笑笑是真心的,这就行了。哈哈……小混蛋,等下次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