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9.赵猛死了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唐萌帮叶舒选好了办公室,就在她办公室的对面,面积、户型都她那间一般无二,至于里面的用品,反正叶舒也没有特殊要求,一切按照集团标准配置就行,都是现成的,一会儿就会有专人负责摆放。
  办公室有了,唐萌还要给叶舒配个助理。公司规定,集团中层,每人可以配备一个助理,唐萌有助理,按照唐雪凝的要求,叶舒需要和她配置一样,所以也要给叶舒配助理。问题来了,叶舒用不着助理呀,自己都不在这儿,找个助理过来养老吗?但唐萌却不认同叶舒的看法,说就是因为叶舒不在这,所以才需要一个助理帮他值守岗位。为了显得自己没有私心,他还添加了叶舒的微信,给叶舒提供了一份电子名单,让叶舒自己挑选。
  一看名单,清一色女的,叶舒也懒得再看详细资料,他怀疑这又是唐萌整的把戏,不知道又有什么坑等着自己跳呢,就推说等自己研究研究再定。唐萌倒是不催,只是让叶舒选定了以后告诉她,其它的她也不过问。
  时间不早了,唐萌那个助理已经吃过午饭回来了,而且还为唐萌带回来一份。叶舒知道自己该走了,虽然包里有金玉盛唐食堂的饭卡,但他不想在这吃,饭还是吃自己的踏实,出去找个饭馆慢慢吃多好,而且吃饱喝足了再回去,不用慌不用忙的。
  和唐萌说了一声,叶舒就走了,唐萌也没和他客气,更没有留他吃饭的意思。下楼时,前台那几个人对他客气不少,脸上再次堆积处甜美的笑容,唯有那个方玲翻到显得有些拘谨,没有上午时那么活泼。
  叶舒出门就在停车的那家饭馆点了两个菜吃了起来,他不着急,现在快两点了,饭点已经过了,坐在这也没人打扰,一边吃一边玩着手机,偶尔旺旺窗外还混迹在一排自行车当中的“一阵风”,还有点鹤立鸡群的感觉,叶舒打算磨蹭会时间,吃完饭就可以直接去谭笑单位谭笑了。
  将谭笑接回家,谭笑进门第一件事就问叶舒今天的情况,也不着急换衣服,更不着急吃饭,她已经憋了一路了,终于逮到机会问了。
  叶舒一边伺候谭笑更衣,一边给她讲今天的情形,听到叶舒在门口被人刁难了一阵,谭笑便不想在听,等听到有人指使叶舒去做事,谭笑便有些压制不住怒火,要让叶舒给唐雪凝打电话,她要和唐雪凝算账。直到叶舒讲了唐雪凝派人下楼去追自己,她的脸色才好点,但也没什么心情去听叶舒后面讲的那些了,至于什么顾问,什么办公室,她一点兴趣也没有了,只有最后叶舒说要选助理,并且说备选人都是女人的时候,她才重新有了精神。
  “你选助理,我必须要给你把把关。”
  谭笑拿过叶舒的手机,打开唐萌发过来的那个电子名单,看的比叶舒仔细多了,完全展现出了一个女警的职业素养,姓名、年龄、户籍、教育程度、工作经历、公司评价……一项一项看的特别仔细,并且注意挑缺点。
  “这个不行,年纪小,能会些什么呀。”
  “这个不行,看着就凶。”
  “这个不行,这个地方犯罪率高……”
  “这个不行,笑的太媚了,一看就不像正经人……”
  几十号人,被谭笑一通审查,过滤的只剩不到十个,弄的叶舒苦笑不得,调侃道:“你这是帮我选助理呀,还是帮我选妃呀?就是一个摆设,当什么真呀……还行,至少剩下这几个还都不难看,我以为……”
  “你以为什么?”谭笑剜了叶舒一眼,“以为我全给你挑丑的,难看的?切!我对我自己有自信,你自己选吧,别带出来丢人,弄的跟你眼光有问题似的。”
  “对,你有自信。”叶舒没敢再去接话,自己的老婆自己清楚,她要是有自信,自己就不会选择腰上还伤痕累累了,至少可以少一半。赶忙去弄饭菜,话说多了弄不好又是一身伤,“明哲保身”的意识叶舒还是有的。
  吃过晚饭,两个人看着电视起腻,外面的天气不好,也没心情去外面的房子里躺会儿,将近十点,二人打算洗洗睡了,结果电话却响了。
  “谭笑,马上到河东街鑫缘宾馆,那里有人死了,怀疑不是正常死亡……”
  电话是秦川打来的,火急火燎的,也没说详细,说清地址就挂断了电话,估计他也正忙着往那边赶。
  “靠,什么情况?这种死人的刑事案件不是一组负责,怎么还轮到你们二组了?”叶舒一边抱怨着一边跟着穿衣服,没办法,老婆要加班,自己必须去送啊,谁让自己是出了名的支持老婆。
  骑上“一阵风”,便是一路风驰电掣,叶舒打算和秦川申请个警笛什么的,跑起来的时候想起来拉风不说,自己这也是支持他们工作,方便开展工作。河东街离他们这里不远,没五分钟就到了,一片低矮的旧楼包围着一片棚户区,里面住的也多是外地来的打工者。
  鑫缘宾馆处在河东街的中心地段,规模比老才那公寓强的不是一星半点,在这条街上也算豪华了。此时门口已经拉起了警戒线,周围围了不少看热闹的人,估计都是刚要休息的人,听到消息又来了精神。
  谭笑亮明身份就进去了,叶舒想跟着进去但谭笑没让,和其他围观群众一样,都被挡在了警戒线以外。
  听着人群中议论纷纷,一会儿的功夫,里面的案情就有了四五种说法。有的说是里面有人偷情,结果女方老公带人来了,奸夫被人一怒打死了。有的说是一男的遇到仙人跳,结果要钱不要命,最终被人废了,还听到那男的嚎叫来着。还有说死的是个女的,因情自杀,傍晚的时候就听到里面传出来过隐隐的哭声……
  众说纷纭,唯一能确定的就是宾馆里面死人了,而且还是二楼的,因为只有二楼的一个房间亮着灯,而且窗户处人影攒动,其他房间都静悄悄的。至于死法、死因的说法就多了,各不相同,甚至连死者的性别都不确定,但每个人却都说的有鼻子有眼,更不服别人的说法,还有为了坚持自己的说法,据理力争起了争执的,一时间宾馆外很是热闹。
  不时有警察进出,里面有许多是叶舒认识的,不过此时都行色匆匆,也没人有时间和叶舒寒暄,好一点儿的点个头就过去了,有的人都没注意到人群中的叶舒。
  “出来了,出来了……”
  随着有人喊了一声,门口一阵嘈杂,人群往前涌动,本来就站在门口的叶舒更是被人推到了警戒线边上。
  果然,楼里出来了一行人,拦住人群,破开一条通道,紧跟着,后面四个人抬着一个装尸袋出来了。
  人群中没有发现谭笑,也没发现秦川,董志明倒是出来了,这让叶舒有些意外。
  “嗯?”叶舒眉头皱了起来,微微侧了侧身,他闻到一股淡淡的似曾相识的味道,有些香,但却令他下意识的很反感,只是想不起来在哪里闻到过这种味道,但他确信,一定不是什么好的经历中闻到的。看看周围的人,都争先恐后的往那袋子上看,好像没有闻到什么异味。
  “难道自己的嗅觉真的比别人敏感?”叶舒摇了摇头,自己笑了笑。
  尸体从叶舒的面前被抬过去了,看身形,死者是个身材魁梧的男子,那股香味是从死者身上散发出来的,随着尸体被抬远,那股味道也被夜风吹散。
  “一个喷香水的男人,看来还是个文雅之士,可惜了……”
  随着叶舒的叹息,尸体被车拉走了,而围观的人群没弄清争论的结果,多数还围着没有离去,打算看看后面有没有谁能够帮他们解开谜底。只是警察陆陆续续离开,带走了宾馆的老板和服务员,也没人敢上前拦住一个去问问具体的情况,还是在一旁不断的臆测。渐渐地,有的人觉得无趣,陆续的离开,只有几个特别执着的人,依旧站在门口往里张望。其中也包括叶舒,他不是想知道死者是谁,而是想知道自己的老婆今晚能不能回家,已经走了几波人了,还不见谭笑出来。
  “你这么还没走?”谭笑从宾馆门口出来就看到了比别人高出一截的叶舒,率先走了过来。
  “这不等你一起回去呢么。”叶舒应了一声,发现谭笑后面还跟了好几个人,有秦川还有她那两个闺蜜,秦川和叶舒点了点头就走了,而那两个女的则是拥着一个浓妆艳抹的女子走了,一反常态的没有和叶舒打招呼,只是路过叶舒身边的时候都不约而同的的撇了撇嘴,好像对谭笑这种需要家属陪同出警的行为很是不满。
  拉着叶舒离开人多的地方,谭笑才说话,“今晚回不去了,要回队里做笔录,你先回去吧。”
  “怎么?很严重?”叶舒小声的问道。
  “死了一个,怀疑是谋杀,拉回去做尸检了。”谭笑帮叶舒拉了拉衣领,刚才叶舒出来的匆忙也没好好整理下衣服,同时低声说道:“死的人是赵猛,郝玉洁那个男朋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