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0.他是爽死的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什么!”
  听到这个名字,叶舒一下子愣住了,想想刚才抬走的那个身形,高大,魁梧,确实和赵猛很像。
  “他怎么死的?”
  谭笑没有回答叶舒的问题,而是柔声说道:“你先回去吧,天黑了慢点骑摩托,我跟车回队里,估计我忙完也要明天早上了,忙完我自己就打车回去了……”谭笑拉着叶舒嘱咐了两句,然后在那两个损友的催促叫喊中回到了车里,也没来得及和叶舒来个吻别。
  “死的竟然是赵猛,他那体格,不像个短命鬼,很有可能真的是被害了……”望着远去的警车,叶舒骑上了“一阵风”,也不理会旁边打听的人,一溜儿烟,消失在夜色中。
  “回来了?”
  刚把“一阵风”推进公寓的大厅停好,便听到身后有人说话,叶舒回头一看,是老才,披着一件衣服,手里攥着手机,屏幕亮着,不知道在看什么东西。
  看到老才,叶舒没好气的怼了他一下,骂道:“靠,大半夜你不睡觉,跟个鬼似的干啥?吓死你爷爷我了……”
  老才白了叶舒一眼,“大半夜的,你不也没睡觉吗。怎么的?发生什么事了?”老才眼睛一亮,心中的八卦之火好像又熊熊燃起。
  “河东街那边的鑫缘宾馆死人了。”
  “哦,是吗?”老才惊呼一声,神情很是兴奋的问道:“是情杀还是谋杀?”
  “滚犊子,没个正行。”叶舒骂了老才一声,然后皱眉看了看老才,问:“你怎么知道那人不是自杀的,你听说了?警察还没给出结论呢。”
  老才看着叶舒,嘿嘿一笑,说道:“你以为我看手机看啥呢,鑫缘宾馆的事儿早就传遍朋友圈了,现在有人都推测出凶手是谁了,你还当个新闻呢……哎,叶子,你说我是不是趁机该涨涨房租了,那边出了人命,保证有人要搬家,咱儿这离那不远……”
  “你可滚犊子吧,你再涨点钱,你现在这些户都能跑了,整不好正好趁着鑫缘宾馆那出事还能讲下来点房租呢。”
  “不能吧?”
  “什么不能,大有可能。”叶舒推开老才就要上楼,走了两步又回来了,推了推好像还没转过弯儿来的老才,说道:“你知道死者是谁吗?”
  老才白了叶舒一眼,怒道:“我让哪儿知道去,我又没出去凑热闹去。”
  “死的是赵猛,‘好妹妹’的前男友,你的那个前情敌。”叶舒凑到老才跟前小声的说道。
  “啥!赵猛死了?”老才一哆嗦,手机脱手而出,幸好叶舒眼疾手快,一把抓了去,不然手机难免支离破碎的下场。
  老才一把从叶舒手里把手机抢了回去,接着灯光摸了摸,好像刚才那一下子把手机吓到了,他心疼的不得了一样。过了一会儿,老才才问叶舒,“死的真是赵猛?你看清楚了?”
  “我看个屁清楚,直接让警察用袋子装走了。”叶舒瞪了老才一眼,然后又说道:“不过是他无疑了,笑笑亲口告诉我的。”
  “那他咋死的?又喝酒和谁动手了?”
  叶舒摇了摇头,“不是,我看笑笑她们还带走一个女的,打扮的很妖艳,看着不像正经人。”
  “咋的?他不会又喝点酒想对那个女的有不好的想法,结果遇到硬茬子,自己栽里了吧?”老才继续猜测道。
  “我不知道,你也别瞎猜了,等结果出来就知道了。”
  “也是。”老才低头“嘶呵”一声,然后又叫住叶舒,小声的嘱咐道:“这事儿你可千万别和玉洁说,毕竟是她熟人,我怕她接受不了。”
  叶舒笑了,“没想到你还知道怜香惜玉啊,那你怎么不好好陪陪你的‘好妹妹’,大半夜不睡觉,扯什么呢?”
  老才嘿嘿一笑,“我不是想着看看能不能涨涨房租,一激动,睡不着了么……”
  “瞧你那点出息!”叶舒白了老才一眼,转身就要上楼。
  “你别说漏嘴了。”老才再次嘱咐道。
  “我知道了。”叶舒已经有些不耐烦了,嫌老才太磨叽。
  “你记住了,别忘了,和你家那位姑奶奶也说一声。”老才继续提醒。
  叶舒怒了,“你再废话我现在就在这喊了。”
  “别!”老才乖乖的回了他那小屋,不敢再多嘴了,他知道叶舒如果犯浑,什么事儿都干的出来。
  “靠,我还治不了你了。”叶舒朝着前台啐了一口,然后哼哼唧唧的上楼了。
  叶舒睡的正熟,恍惚间,听到房门响了一下,叶舒猛的坐了起来,一下子睡意全无。可能是练功的原因,他的感知强于普通人,外面的声音很轻,但他却听的真真切切。
  光脚下地,也没来得及穿衣服,叶舒轻轻拉开屋门,想看看哪路蟊贼竟然偷到自己头上来了。
  一开门,看到谭笑正在门口换鞋,叶舒笑了,“你怎么回来这么早?”
  看到叶舒出来了,谭笑干笑了两声,也不再蹑手蹑脚,直接将没脱的那只鞋甩了出去。
  “处理完就回来了呗。”换过鞋,谭笑又开始脱衣服,刚出完现场,还接触过死者,这身衣服必须好好洗洗,还要好好消毒一下。
  “这么快就破案了?”叶舒很是诧异,这是什么办案效率呀。
  “破什么案呀,根本就不是谋杀,说是案子,顶多算个卖YP娼,怪不得出警的不是一组……”谭笑一边说着一边进了洗手间,接着里面便传出来“哗哗”的淋水声,而她后面的话都顺着水流冲进了下水道里。
  叶舒推开洗手间的门,探头进去,问道:“老婆,你饿不饿?”里面雾气昭昭,叶舒又将排气扇打开了。
  “不吃了,洗完就睡了,明早上还有不少事儿呢……”
  躺在床上,叶舒哪能让谭笑这么随便睡去,侧身搂着谭笑,一边手上做着小动作,一边问道:“赵猛那是怎么回事?你和我说说。”他的八卦之心不比老才弱,守着一个知道情况的老婆,哪能不刨根问底。
  “有啥说的,害的我们折腾了半宿儿,又是审问,又是取样的,结果尸检结果一出来,我们都白忙活了,赵猛死于急性心肌梗死,根本不是谋杀。”对于叶舒,谭笑也没什么原则要坚持,反正又不是什么需要保密的。
  “心肌梗死?什么情况?”叶舒一时激动,手上的力气难免有些把握不准,捏疼了谭笑,结果又被谭笑掐了一下,手也被谭笑控制住了。
  “什么情况,就是赵猛在宾馆里找了个小姐,结果玩嗨了,兴奋过头了,然后就一命呜呼了。”谭笑对赵猛没什么好印象,一共就见过两次,一次是要非礼郝玉洁,结果被叶舒她俩揍个半死,这一次也和女人有关,而且更彻底,直接死女人身上了。
  “就是赵猛得了马上风呗?还是爽死的。”听到谭笑的说法,叶舒搂着谭笑一阵大笑,他怎么也没想到,赵猛竟然死在了女人肚皮上,感慨道:“他那体格子,那么不禁造?”叶舒摇了摇头,心里一阵唏嘘,真是人不可貌相。
  谭笑剜了叶舒一眼,“什么体格子也禁不起那么祸害呀,我们审问那个小姐的时候听她说,她是晚上六点被赵猛叫过去的,赵猛办事儿的时候吃了药,反正是加了钱,她也没拒绝。她说赵猛像发了疯似的,特别粗鲁,中途又吃了一次,后来等她发现赵猛不对劲的时候已经晚了,后来她找的宾馆老板报的警。也不知道这个赵猛怎么了,为什么这么不要命……”
  叶舒笑出了声,“这俩人也够可以的,一个来者不拒,挣钱不要命,什么活儿都接,一个是真要把前花在‘刀刃’上,不想花冤枉钱啊……”结合着在宾馆外面那些人说的话,叶舒倒是能对得上了。
  “什么呀!”谭笑知道叶舒又没憋什么好话,打断了他的话,自行说道:“听宾馆的老板说,赵猛在那住三天了,白天不出门,吃饭都不出房间,晚上就打电话约人,每天都是如此,不知道是不是吃错药了……”
  “合着还是累死的……”叶舒忍不住又是一阵笑,他才不关心赵猛的动机呢,问道:“那女的都是他在哪找的呢?”
  “宾馆门缝里天天有塞小卡片的,想找还不容易……怎么的?你有什么想法吗?”谭笑扭头瞪了叶舒一眼,接着说道:“你有啥想法也死了这条心吧,局里打算这几天重点排查宾馆公寓这类容易藏污纳垢的场所。”
  “这哪儿跟哪儿啊,我又不住宾馆,哪知道那些,再说了,我多洁身自好你不知道?”叶舒哼了一声,“如果我是那人,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就把你拿下了,还至于等到现在?”
  “你说什么呢你?”谭笑伸手在叶舒身上又掐了一下,叶舒才不敢乱说。
  “你们怎么确定赵猛的心梗不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呢?”对于“爽死”这个说法,叶舒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遇见,还是不能太接受。
  “法医在赵猛的血液里检测出超量的催情药剂成分,在他胃里也发现了未完全消化的药物残留……都已经证实了那个小姐的说法,这个案子已经有了定论了。”说着说着,谭笑想起了上次叶舒自己中招的事,心理一阵后怕,“幸好你上次中毒没出什么意外。”
  “……”叶舒一阵汗颜,这是什么事都能联想到自己呀。
  “咦!”叶舒突然想起自己在哪闻过赵猛尸体上传出来的香味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