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奇葩上神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芃羽那个奇葩,又又又回来了!”
  这句话在灵识宫一喊出来,整个仙界的神仙炸开了锅。他们一个个如临大敌一般纷纷退到自己的寝宫里,大门紧闭,装作什么也不知道。
  新来的仙人不知情,还在灵识宫里询问:“这位芃羽究竟是个什么来头?”
  一向好为人师的泰元真君当即回答道:“说起这芃羽,可谓是一言难尽。她是唯一一个将一手好牌打的稀巴烂的仙人。三百岁就飞升,因为屡次闯祸被贬下凡间两次,官职一降再降。这次回来,据说是在凡间的罪赎完,要再次荣升上神。”
  新人听得一愣一愣的,又好奇道:“那她也不是什么十恶不赦之人,为什么你们要躲着她啊?”
  “她是半个瘟神啊!”泰元真君沉声道,“只要跟她沾上关系的东西不是消失,就是毁灭!”
  沈知风来到南天门的时候,恰巧看到从凡间做完任务回来的泰元真君。他此刻背对着沈知风,灵识飘到灵识宫,正在给人讲解芃羽过去的“辉煌”。
  她当即眯着眼睛打招呼:“这么巧?”
  “芃,芃羽?!”泰元真君转头见到她像是见到瘟神一样,高声呼喊着施展隐身术遁了。
  沈知风摸摸脑门,想到方才天雷一个个落在自己脑门上,此刻应该外焦里嫩,恐怕吓人的很,也就没有放在心上。
  南天门当值的侍卫是个新人,并没有听过芃羽的名号。见她是新飞升上来的神仙,毕恭毕敬地行礼道:“仙人好。”
  “免礼免礼。”沈知风大大咧咧地走过来,拍了拍侍卫的肩膀。
  侍卫头一回见到这么大大咧咧的神仙,而且还是个女神仙,不由得心中充满好奇。见她头冒黑烟,一身喜服破破烂烂的挂在身上,猜测着这会是个什么神仙。
  沈知风在他好奇的目光下晃晃悠悠进了南天门,轻车熟路地就往神霄殿而去。
  侍卫转身正准备喊住她,告诉她新来的仙人应该去找司命星君报道,就见她眼睛发亮地追着一仙人而去。看样子应该是熟人。只是不知为何那人见到沈知风,像是见鬼了一样呼呼地跑走。
  沈知风追了一阵,眼前的人已经进了自己的大殿。门口的两个石狮子威风凛凛地瞪着她,告知说仙人身体不适,暂时不见客。
  哪有身体不适跑的比自己还快的人?
  她皱皱眉头,感叹自己的倒霉。
  别人重生都是回到过去,将之前犯的错误弥补。自己倒好,直接将还未飞升前的灵魄拽过来,收拾未来自己留下来的烂摊子。
  她还清楚的记得,自己三个月前睁开眼睛,听闻师尊玉玄帝君如数家珍一般说自己这些年“丰功伟绩”时候的震撼。
  仙魔大战前,作为年纪轻轻就飞升的上神,她万众敬仰。人间庙宇的香火不断,祈愿堆积如山,在仙界仅次于三位帝君。
  仙魔大战时,洙宇仙帝燃烧了自己的仙元与魔尊同归于尽,自己也跟着失踪。
  仙人们寻找了几十年未果,都默认为她已经仙逝。正准备为她设下墓碑的时候,她却晃晃悠悠的再次飞升。
  这一次飞升她径直去了玉玄帝君的寝殿。众人猜测她应该是去请罪。没想到不过半柱香的时间,她冲出寝殿,又从诛仙台上跳了下去。
  玉玄帝君手忙脚乱把她捞上来,将她静养了十二年终于唤回灵识。
  只不过大概是唤错了。
  她并不是经历过仙魔大战的芃羽上神,而是飞升前的凡人沈知风。
  恢复意识的第二天,帝君就以要重新积累功德来抵罪为由,将她从南天门扔下凡间。她只好用半仙的身份在凡间降妖除魔了整整十年,才将罪孽完全抵过得以重回天宫。
  想到这些年风餐露宿,时不时还要卖艺为生的艰辛,沈知风的眼泪都要落下来。
  她暗自猜测,芃羽上神之所以从诛仙台上跳下去,可能也是不想收拾自己留下的这么个烂摊子吧……
  既然害怕这些烂摊子,干什么一开始做这些啊!
  她摇头叹息,眼前晃过司命星君。她眼睛闪亮亮,顾不得其他,呼呼地跑上前去拦住他,笑眯眯道:“司命,好久不见!”
  “芃羽,你回来了?”
  与其他神仙避之不及的态度完全相反,司命星君对着她温柔地笑着回应。他着一身月牙色长袍,白皙如雪的肌肤上,一双眼眸眯成一条线,仿佛温柔的风。
  沈知风撇撇嘴:“芃羽是我之前的名号,现在也不知会不会重新赐名号,你还是叫我在凡间的名字沈知风吧。”
  “知此良辰美景天,风飞花落又一年。这名字很有诗意,倒是很符合你。”司命星君温柔道。
  沈知风听到自己的名字被夸奖,笑的像个孩子,不好意思的摆摆手道:“其实意思是知风草,治疗跌打损伤。”
  她在凡间修炼时经常弄的浑身是伤,因此给自己取了这么个名字,希望自己百毒不侵。
  司命星君将手中的册子举起来翻看了一下,随后收起来,道:“你在凡间受的劫数已经结束,现在可以重新位列仙班做回上神,只是一切还都要等玉玄帝君的定夺。”
  “师尊啊……”
  沈知风一听到他的名字就尴尬,毕竟他将自己的灵识召唤来的。
  司命星君倒是毫不在意,对着沈知风做了一个“请”的手势,便带着她前往神霄殿。
  不少在暗处观察的仙人这时候才敢露出头来,看着沈知风摇摇摆摆离去的身影,长舒一口气。
  “我说,整个仙界唯一敢给芃羽说话的,也就只有司命星君了吧?”泰元真君不由得感叹。
  侍卫看了看隐身在南天门后的泰元真君,叹气道:“毕竟司命星君掌管整个仙界仙人的资料,不说话也不合适啊。”
  旁边不知道何时围过来不少仙人,都纷纷点头。
  侍卫被吓了一跳,不由得后退连连。
  泰元真君不满道:“你们都凑过来做什么?”
  一仙人接话道:“方才玉玄仙帝传话到各个宫殿,说来欢迎新飞升上来的神仙芃羽。”
  “她哪里是新飞升的?”泰元真君表示不理解。
  仙人很认真道:“还是去吧,据说民间已经建立了她的庙宇。看来此次归来,她有可能再创仙魔大战之前的辉煌!”
  几名仙人互相对视一番,纷纷表示不可能。
  这么多烂摊子,收拾起来可不是那么容易的。
  只是玉玄仙帝的命令他们也不敢不听,只能硬着头皮前往。
  神霄殿内,沈知风已经换了一身干净的行头。鹅黄色的杉子,搭配浅绿色的及腰长裙,白皙的皮肤上一双杏眼滴溜溜转着,小圆脸带着稚气未脱的笑容,看上去与瘟神根本挂不上钩。但是他们明白,这只是表面现象。
  玉玄仙帝一身玄色长衣坐在神霄殿的金色长椅上,托着脑袋慵懒地看着前来的众人。
  等到众人站好后,他淡淡道:“芃羽今日起就归位了,并且还是赐予上神的名号。”
  “啥?”众人一阵惊讶,暗自感叹果然是亲徒弟。
  他微微一笑,淡淡道:“芃羽庙也在人间修葺好,她会下凡去聆听凡人们的祈福。”说着转头看向沈知风,“作为有庙宇的神仙,你的功德为零。因此这次下凡,除了去完成凡人心愿,我还要交予你一新任务。”
  “但凭师尊定夺。”沈知风揖手道。
  玉玄帝君收起脸上的笑容,道:“最近新贬下凡的扶阳将军需要经受一些情劫,你下凡负责去将他与喜欢的人拆散设下情劫。”
  沈知风面上毕恭毕敬答应,心里面却不由得嘀咕起来。
  这表面上说是设立情劫这么好听,实际上是做棒打鸳鸯的缺德事儿。恐怕整个仙界没有人愿意做,才落到自己的头上。
  她偷偷扫视一圈,除了泰元真君外,其他的仙人们捂着嘴巴偷笑,看样子正如自己猜测一般。
  领了新任务,就要前往南天门下凡。
  守卫毕恭毕敬的对她行礼,她疲倦的摆摆手,望着下面被云层遮蔽的凡间,叹气嘟囔道:“我现在跟凡人差不了多少,怎么下凡啊……”
  “上神可真是谦虚,谁不知道您法术高强,几下子摆平了山鬼。”司命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凑过来,将命运簿卷成一个卷,在手里一下一下的敲击着。
  沈知风干笑两声,摆平山鬼的可真不是自己。
  司命瞥一眼在旁边的守卫,稍微凑近一些,淡淡道:“帝君让我传话给上神,这次下凡设立情劫为幌子,主要还需你亲自去寻洙宇帝君的尾羽。”
  “啥?”沈知风一时反应不过来。
  司命解释道:“洙宇帝君与魔尊同归于尽实在蹊跷,而最近凡间动荡,据说与洙宇帝君尾羽现身有关,因此偷偷委任当年事件参与者的你前去调查。”
  没想到居然还有这么沉重的任务落自己头上。
  沈知风哭丧着脸,恨不得也从诛仙台上跳下去。
  司命拍拍她的肩膀,小声道:“既来之则安之,与其苦着脸,不如想想如何积累功德。每天的仙界考核要是垫底了,不但面子上挂不住,恐怕还要接受惩罚。”
  沈知风眼神中闪过一丝疑惑,轻皱眉头:“你知道?”
  “没有什么逃得过我司命的命运簿。”他眼睛笑成了两道弯曲的弧线,“只是我没有告知帝君而已。”
  呵呵呵,那你可真是神通广大通情达理。
  沈知风在心中翻白眼,表面上依旧是发愁的模样:“既然如此,能否告知如何从这里下凡?”
  “请上神转身。”司命温柔道。
  沈知风听话的转过身。
  司命继续道:“请上神看着凡间微微弯腰。”
  不知道他葫芦里卖什么药,沈知风还是照做了。
  司命眯起眼睛,笑着一脚狠狠踹在沈知风的屁股上。她整个人顿时腾空,随后从云层之中向下坠去!
  “上神保重,路上多加小心。”司命悠悠然道。
  “我要举报你个无良的神仙!”
  沈知风的怒吼声传遍了整个南天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