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酒楼捉妖(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神仙的血向来有驱魔避煞,是出门捉妖必备之物。凡是沾染上神仙血的妖魔鬼怪,轻则痛苦万分,重则灰飞烟灭。
  方才那狐妖竟然喝了好几口沈知风的血,也算是自寻死路。
  只是除了神仙血,妖法强大的妖怪、或者煞气极重的鬼的血,同样也可以驱魔,效果稍差。
  此刻薛珧眼中满是怀疑的盯着沈知风看,手中的玉短剑微微颤抖。
  “吴御也说见过你,难道说他身上的妖气来自于你?”
  薛珧的话一出口,沈知风就知道他一定是误会自己是要妖怪了。但此刻说自己是神仙,他非但不信,可能当场就把自己当作神经病。
  哪有神仙连个狐妖都打不过?
  沈知风大脑飞速旋转,突然眼睛亮了一下。她像模像样的从怀里掏出一枚灵符,在他面前晃了晃,道:“当然可以驱魔了,我趁着它吸我血的时候,将灵符打进他的嘴巴里了。”
  薛珧皱皱眉,将灵符拿过去。
  这虽然是沈知风将之前用来辟邪的灵符临时改的,但是力量也不低。
  薛珧盯着灵符上下左右看了一番,确定不是假的之后才还给她。他缓缓收起玉短剑,阴沉着脸道:“看来是我误会了。”
  沈知风心里长舒一口气,面上却装出生气的模样,道:“薛道长,请恕我直言你为何总是将我人称妖怪?”
  薛珧愣了一下,随后冷冷地转身道:“你不必知道。”
  “看你跟小……我们观主认识,难不成你经常去芃羽观上香?”沈知风眯起眼睛来问。
  薛珧背对着沈知风,看不清他此刻脸上的表情。沉默了好一会儿,他缓缓地吐出一个字:“是。”
  沈知风犹豫一下,还是忍不住问道:“难道你是芃羽上神的信徒?”
  “是。”
  沈知风闻言顿时震惊起来。
  芃羽上神陨落了近百年,凡间仅剩一间庙宇。来祈愿的信徒,大多抱着将信将疑的态度前来,不会成为她的信徒。
  薛珧,竟然是芃羽上神的信徒。
  “为什么?”沈知风问道。
  薛珧转过头来,眼神犀利如同老鹰一般盯着沈知风看了一眼,淡淡道:“芃羽上神救过我的命。”
  沈知风皱皱眉,突然像是想到什么一样,忍不住问道:“难不成因为我长得像芃羽上神,所以你认为我是妖怪故意变作她的模样迷惑你?”
  “你们一点儿也不像。”薛珧冷漠道。
  沈知风嘴角抽搐一下,支撑着身体从地上站起来。她跳了两下,靠近薛珧后,不满地嚷嚷道:“哪里不像?”
  薛珧道:“哪里都不一样。”
  沈知风嘴角抽搐,那是将来的自己,怎么可能会完全不一样。
  薛珧不愿与沈知风多说,召唤来式神背着沈知风向着房间而去。这次没用绳子捆着,沈知风只好单手紧紧搂着式神的脖子,快把它勒死。
  他并没有转头看向这边,似乎心事重重的样子。
  穿过吴御房间,来到一间小木屋前。薛珧轻轻推开门,沈知风便顺着大门向里面看。整个屋子就一个房间,站在门口一览无余。一张小床,一张小方桌上摆着香炉,袅袅清香传来。
  式神在薛珧的指挥下,将沈知风放到床上放下便幻化回灵符。他从怀中掏出一个乾坤袋,从里面翻找出来不知名的药草扔过去,冷漠道:“自己涂药。”
  沈知风弯下身子将药草涂抹在脚踝上,冰冰凉凉的触感一瞬间缓解了她的疼痛。她涂抹好脚踝后,准备涂抹肩膀。
  刚刚扯开衣领,她的目光就望向薛珧。
  薛珧立刻心领神会的转身走出房间,把房门轻轻关过来。沈知风将衣衫褪下去一些,轻轻涂抹肩膀,伤口已经止住血并且结痂。她心中暗自感叹,果然有神仙血统就是好。
  “你今天在屋子里休息吧,我去外面转转。”薛珧的声音在门外传进来。
  沈知风点点头,意识到他看不到,开口“嗯”了一声。
  薛珧的脚步声渐渐远去,不一会儿就听不到了。沈知风感觉到无比疲倦,身子一靠到床上就睡着了。
  香炉烟飘渺的在屋子里蔓延开,她迷迷糊糊做起了梦,隐约看到身为上神的自己,站在神坛上悲悯的看着凡人。
  第二天,她醒过来的时候,身上的伤几乎都愈合。
  她感叹不愧是神仙的身体,这么严重的伤也就一晚上康复。想到自己的血可以驱魔,她突然找到了商机。以后不用卖艺,可以直接买自己血涂过的灵符。
  笑眯眯的推开门,恰好望见院子里的大树上,薛珧斜斜的靠在上面睡觉。阳光从树叶间照在他的面庞上,勾勒出好看的弧度。
  院门外,不少下人来来回回奔走忙碌。她想起昨晚问过薛珧为何屋子里没有下人伺候,他告诉她,吴御向来体恤下人,晚上会让伺候自己的下人回家休息。
  此时外面的动静没有吵醒薛珧,沈知风偷笑一下,蹑手蹑脚的走过去,胸口的羽毛在靠近他腰间的凤纹硬币时隐隐发烫。
  她伸出手来就要将硬币摘下,薛珧突然睁开了眼,一个翻身从树杈上落到地上,警惕的盯着她看。
  沈知风尴尬的笑笑:“你醒了?”
  “你干什么?”他冷漠道。
  沈知风打哈哈:“你这硬币太好看了,我想摸摸。”
  “不行。”薛珧手指覆盖住凤纹硬币,生怕被别人看到一样。
  小气!
  沈知风直翻白眼。
  正在这时,一位长须老者火急火燎的跑过来。他对着薛珧行礼后,着急道:“道长,麻烦去看一下我家少爷,他没有气息了!”
  薛珧脸色微变,径直奔去吴御的房间。沈知风跟在后面,感觉到院子里的妖气比昨晚更浓郁。
  二人推开房门就见到吴御躺在床上,双眼紧闭没有任何生气。
  薛珧凑过去,探了一下鼻息,居然真的已经断气!
  不是吧?!
  沈知风捂着头无奈的叹气,帝君只让自己来设情劫,没说这扶阳将军死了该怎么办。
  屋子里跪着好几个负责伺候的佣人,见到老者前来,纷纷行礼:“张伯。”
  张伯眼眶通红,声音颤抖道:“道长,这可如何是好啊!老爷夫人从京城回来,我该怎么给他们交代啊!”
  薛珧的手在吴御的脑袋上轻轻抚摸一下,默念了什么咒语。顿时一团煞气从中飞了出来,绕着他转了一圈后消散。
  他目光闪烁,皱眉道:“他没死,而是被妖怪勾去了魂魄。”
  “昨晚妖怪不是被灭了吗?”沈知风道。
  薛珧摇摇头:“也许昨晚的妖怪只是幌子。”
  张伯浑身哆嗦,一下子跪倒在地,对着薛珧叩头道:“请薛道长救救我们家少爷!少爷是老爷的独子,一定不能出事啊!”
  “放心。”薛珧将张伯从地上搀扶起来,“降妖伏魔是我们的职责。”说着,默念咒语甩出去通灵符箓去寻吴御的气息。
  沈知风眼珠子转了一下,从怀里掏出灵符来,默念咒语将自己的灵识传入了灵识宫。
  天庭的灵识宫是仙人们自由交流的地方,平日里可以在这里打听情报,或者说一些八卦。如果几个人说些小秘密,还可以用法术建立小灵识宫,通过密码进入。
  当初沈知风被贬下凡间的时候,帝君特地给她几道可以直通灵识宫的灵符,方便询问不懂的事情。
  今日灵识宫非常热闹,还有人单独开了房间在里面举行唱歌比赛。
  沈知风的灵识飘入其中,轻咳一声开口道:“各位,有没有人可以告知我,扶阳将军的灵魄如何追寻吗?”
  原本喧嚣的灵识宫顿时安静下来。
  沈知风翻了个白眼,掏出身上仅剩的一个功德包成红包,悬浮在灵识宫内,道:“谁能帮我解答一下,可以领取这个红包。”
  不一会儿,沈知风耳边传来红包被领取的声音。紧接着,泰元真君的灵识飘了过来,淡淡道:“扶阳将军尽管贬凡,灵魄还是仙人,因此只要顺着灵力的方向追寻即可。”
  “可我不会追寻啊。”沈知风道。
  “……”
  泰元真君捂着脑袋,半晌才问:“你真的是上神吗?”
  “还请泰元真君告知。”沈知风毕恭毕敬的行礼道。
  泰元真君伸出手来,做了一个勾手指的动作,道:“这是第二件事,需要第二个红包。”
  沈知风深吸一口气,将“不要脸”三个字吞进肚子里。她挤出一个笑脸,道:“我没钱了,要不然给你两个馒头?”
  做上神穷成这个样子,恐怕只有沈知风一人。
  泰元真君沉默了一会儿,不耐烦的开口道:“用寻灵符箓即可。”
  沈知风当即抱拳,谢过泰元真君便熄灭了灵符。灵识归来,见薛珧还没有找到吴御的方向,她当即画出一道寻灵符箓,将它打向空中。
  符箓飞出吴府半柱香的时间又缓缓飞回来,落在沈知风的指尖。沈知风眼睛澄亮,转头看向薛珧道:“在悦来酒楼!”
  “那不是少爷昨天去喝酒的地方吗……”
  张伯说完慌忙捂住嘴,想到昨晚吴御还特地叮嘱不要说出去。
  沈知风和薛珧对视一眼,立刻匆匆冲出了吴府。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