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酒楼捉妖(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悦来酒楼是齐州城最大的酒楼,也是公子哥们除了勾栏院最爱来聚集的地方。
  酒楼共三层,一楼为普通客人招待以及听戏之地,二楼为上好的包房,可以直清楚的看到下面唱戏人的表演,三楼则是居住的地方,平日里也会有与家人吵翻的公子哥前来暂住。
  沈知风用灵府暂时将自己变作男子,与薛珧一同进入酒楼里。
  两个人刚刚踏入其中,就感觉到空气中漂浮着若有若无的妖气。只是现在酒楼里面客人众多,根本分辨不出妖气出自谁的身上。
  薛珧皱着眉头看了一圈,非但没找出妖怪,反而将店小二招来了。
  店小二在看到二人身上的道袍时,原本挂在脸上的笑容顿时收敛,取而代之的是震惊。他见过无数的客人,道士还是头一次见。犹豫了好一会儿,他还是开口道:“两位道人,可是来吃饭的?”
  “我们是来找……”
  薛珧话未出口,就被沈知风掐了一下手臂。紧接着,她笑眯眯的对着店小二道:“我们肚子有些饿,把你们这里的招牌酒菜拿来给我们吃。”
  店小二愣了一下,指着二位身上的道袍道:“你们确定能喝酒?”
  道士修行的法术不同,禁忌也不同。大多数道人修行是要戒酒戒荤,因此就算进到酒楼也只是点一些青菜。
  沈知风笑着摆摆手:“我们修行的道法没有约束。”
  店小二这才放心下来,引领二人前往一处空着的桌子旁,随后招呼着厨房去准备饭菜。
  薛珧修行的道法确实不能喝酒,不满地瞪着沈知风道:“你要酒做什么?”
  沈知风得意的摇摇手指头,解释道:“昨天吴御烂醉如泥回来,应该是从这里喝了酒后撞到妖怪。”
  薛珧嘴唇紧闭生闷气,环视着周围。沈知风有些无奈,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放轻松,你这浑身杀气的,就算有妖怪也不敢靠近了。”
  听到沈知风的话,他不服气的将杀气收起来。
  酒菜不一会儿上来了,荤素搭配还有一碗汤。
  沈知风已经两顿饭没吃,现在肚子饿的咕咕叫。看着丰盛的饭菜,她顾不得自己身上的任务,拿起筷子大口吃起来。
  薛珧嫌弃的看了一眼她,小声道:“饿死鬼投胎吗?”
  沈知风风卷残云一般吃了一大半菜后,才想起来抬头盯着薛珧:“你从昨晚起就没吃东西吧,不吃点儿吗?”
  “我辟谷了。”薛珧冷漠道。
  沈知风耸耸肩膀,自己在他这个年纪为了尝遍天下美食,一直没有辟谷。看着他年纪轻轻就戒掉七情六欲,不由得心生同情。
  她低下头将一块儿肉扔进嘴里,咀嚼了两下,身旁突然传来一阵浓郁的香气。她好奇的顺着香气望去,就瞧见一身着深紫色长裙的女子坐了过来,看着二人轻笑。
  女子柳叶眉桃花眼,樱桃般红润的嘴唇镶嵌在白皙如雪的肌肤上,异常好看。
  沈知风看的有些呆了,咀嚼的动作停了下来。她眨巴着眼睛,摸摸嘴角的饭粒,道:“这位姑娘,可是有什么事吗?”
  “小女子柳眉,乃这悦来酒楼的戏子。”她用广袖掩住嘴角轻轻开口,“第一次见到道人前来,好奇之下想要过来看看二位。”
  薛珧剑眉冷对,面对这般好看的女子表现的就像个断袖。
  沈知风嘿然一笑,整理了一下身上的道袍,道;“姑娘想看就看吧。”
  柳眉掩口轻笑,淡淡道:“这位道长倒是有意思,不知道如何称呼呢?”
  “在下知风。”
  “知风道长,名字真的好听。”柳眉眼睛弯起来,带着一丝妩媚。她身上的香气环绕在沈知风身旁,让她微微有些犯晕。
  薛珧冷着脸打量她一番后,道:“既然姑娘是戏子,能不能单独为我们二人表演?”
  柳眉当即轻轻靠过来,手指轻点薛珧的手臂,柔声道:“道长银子到位,去二楼的包厢自然能单独欣赏。”说这句话的时候,她眉毛还轻轻挑了一下。
  薛珧当即从腰间掏出荷包,将一锭金子拿出来放在桌子上,道:“这些够吗?”
  柳眉眼睛闪烁,将金子抱在手里,笑的一脸春风得意:“当然可以。”说着站起身,扭了一下纤细的腰肢,“请二位道长随我前往二楼。”
  薛珧跟随柳眉身后,缓步行走。沈知风恋恋不舍的放下手中的筷子,跟了上去。
  她快步凑到薛珧身旁,小声道:“没想到你这道士居然喜欢这种调调的?”
  “闭嘴。”薛珧冷漠道。
  沈知风撇撇嘴,洗洗观察起柳眉。她走路时纤细的身姿摇曳,就像是一条蛇一般让人看了不由得心痒。特别是她身上那甜甜的香味,闻几口仿佛就失去了方向。
  按照昔日的经验,她很确定柳眉是妖怪。
  她转头看向薛珧,他面无表情看不出来想什么。沈知风不由得摇摇头,想着也许凡人会被柳眉轻松迷惑。
  柳眉带着二人一路走到二楼尽头的房间,轻声说了句:“到了。”紧接着推开房门,满屋子的香气飘了出来。
  整个屋子构造简单,一道屏风挡在桌子前,袅袅香气从屋顶上悬挂的香炉中飘荡而出。
  柳眉示意二人入座,自己则是走到屏风后准备着表演。
  沈知风一坐下,眼睛就瞧见茶壶。她刚吃完那么多菜正好口渴,不由得端起茶杯就要喝。薛珧的手一下子按在她的手腕上,冷漠道:“别喝。”
  “这是茶,不会犯忌。”沈知风说着,要将茶水往嘴里送。
  薛珧一把躲过她手里的茶杯,将茶水倒回到壶里面,有些恼火道:“这里妖气明显浓重,不要乱吃这里的东西。”
  不说还没注意,一听到薛珧的话,沈知风顿时注意到周围的情况有些不对劲。空气里散发着浓重的妖气,伴随着淡淡的灵力。沈知风反应过来,吴御的灵魄恐怕就在这里!
  柳眉从屏风后缓步走出来,手里抱着一把琵琶。她对着二人鞠躬后,淡淡道:“小女子才疏学浅,不知道能不能满足二位道长,一首《长相思》送给二位。”
  “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
  歌声伴随着琵琶响起,空灵入耳,悠扬婉转,如同妇人低泣,又如少女欢笑。
  沈知风被这歌声吸引,眼前浮现出芃羽上神在天庭的寝殿莲子阁。她的眼泪不由得流下来,怀念起自己还是凡人的日子。尽管困苦,至少还能自由做自己。现在的她顶着上神的名号,总被人嫌弃。
  薛珧双眉蹙在一起,转头望见沈知风泪流满面的样子,额头上青筋跳动起来。他不耐烦的按住她的手腕,低声怒吼道:“沈知风,清醒过来!”
  沈知风的手腕微微传来一阵灵力,让她缓缓回过神来。她这时候才发现自己竟然听哭成了,明白这是柳眉用来摄魂的曲子。
  曲子还在婉转悠扬的传来,此时的沈知风稍稍做了提防,封印住了自己的听觉。这首曲子蛊惑人心,触及到心底埋藏最深的伤疤。
  她偷瞄了一下薛珧,他依旧保持着冷漠的样子。沈知风好奇,难道他没有什么值得伤心的事情吗?
  果然是冷血道士啊!
  沈知风感慨着摇摇头。
  柳眉的曲子结束停了下来,眼波流转的望向这边,温柔道:“二位道长对这首曲子还满意否?”
  薛珧没有答话,只是死死的盯着柳眉的眼睛看。
  沈知风哽咽着开口道:“柳眉姑娘的曲子果然秒,让在下想到了在家务农的日子。那时候虽然比修仙苦,至少还拥有快乐。现在被限制的浑身难受,听完曲子恨不得要放弃。”
  “……”
  柳眉沉默了一会儿,叹了口气道:“知风道长,这首曲子是思念亡妻的。”
  “在下在乡下没有夫人,体会不到这种感情。”沈知风实话实说。
  柳眉一时接不上话,低下头调整琵琶的手都在微微颤抖。半晌她似乎下定决心一般抬起头来,一字一句道:“道长就没想过,拥有一个心上人?”
  沈知风当即摇头:“修道之人要绝了七情六欲,还是不碰比较好。”
  天宫禁止仙人一切恋爱,如果真的有了心上人,恐怕还要再跳一次诛仙台。
  柳眉将琵琶放下,缓步走到沈知风面前,用一根手指挑起她的下巴,温柔道:“那就放弃修道,找个可以相恋的姑娘一生一世一双人,不好吗?”
  她的声音如同春风一般吹来,闻着心跟着微微颤抖。
  沈知风知道这又是她贯通的蛊惑,向后退了退,让自己的下巴离开柳眉的手指,认真道:“不好意思,我对姑娘不感兴趣。”
  柳眉深刻的感觉到什么叫“把天聊死”。
  她咬牙切齿总算装不下去,嘴巴里长出长长的獠牙,一双眼睛通红,甩动着蛇尾翻身上了桌子,瞪着沈知风道:“既然如此我也不假装了,今天必须要吞了你们的灵魄!”
  薛珧冷哼一声,抽出玉短剑猛拍桌子一下护在了沈知风身前,道:“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