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酒楼捉妖(3)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蛇妖柳眉周身布满煞气,迎着薛珧的玉短剑,张开血喷大口就要将他整个人吞噬。薛珧一个翻身上了桌子躲避开攻击,捏诀用灵符在玉短剑上擦了一下,随后直直的将玉短剑刺入她的尾巴!
  灵力涌进尾巴中,柳眉痛苦的惨叫着忽然甩动尾巴,将薛珧连带着玉短剑甩了出去!
  沈知风目光灼灼,打出一枚灵符化作利剑,集中灵力刺过去。
  柳眉转身甩起尾巴,直直的打在利剑上。
  “啪”的一声,利剑折断化作青烟消失。她的尾巴并没有停下,继续冲着沈知风这边甩过来。她在桌子上打了个滚避开,尾巴狠狠甩在桌子上,整张桌子顿时断为两半!
  沈知风滚下桌子,后退两步双手结印打出一道灵阵。
  灵阵穿过柳眉身子周围的煞气,瞬间击中她的尾巴!
  “啊!”
  她大叫一声,被击中的位置顿时血流不止!
  沈知风发呆的看向自己的双手,上面有灵力在微微闪动。她明白,自己竟然在无意间调动了芃羽上神的力量!
  尾巴的疼痛刺激到了柳眉,她嘶吼着凝聚煞气,身子缓缓的变大,头几乎要顶到天花板,尾巴也变得有碗口那么粗!她张开嘴巴,大量的煞气被释放出来。那些煞气将沈知风包裹住,如同绳索一样捆住她,将她提到了柳眉眼前。
  她的眼睛泛着寒光,两只獠牙露出来。
  沈知风被提到她鼻子尖处,她闻了闻,不由得皱眉道:“为何你是仙人的身体,灵魄却是个普通人?”
  废话,谁知道帝君怎么会犯这样的错误,把凡人的灵魄注入到这个上神身体里?
  心里这样想,沈知风脸上却是平淡的表情:“普通人的灵魄不值钱,不如放了我。”
  柳眉没有松开她,张大了嘴就要将她的灵魄吸出来。
  突然,一枚玉短剑飞过来,斩断沈知风身子周围的煞气。沈知风身子一下子被松开,她直直的从空中落下来。
  薛珧抓住时机,手掌在沈知风肩膀上撑了一下,借力飞到蛇妖的眼前。他回收玉短剑,在柳眉没未反应过来时一下子刺中她的胸口!
  柳眉的嘴角流下来鲜血,整个身子缓缓缩小成一条小青蛇,蜷缩在地上微微颤抖。
  沈知风重重的砸在屏风上,感觉自己屁股都快摔成两半。本来以为自己落下去,会被薛珧抱住,就像是无数话本中描写过的,在空中转圈圈对视。
  万万没想到,自己这么柔弱的身体竟然成了垫脚石!
  薛珧完全没有留意沈知风这边,径直走到情深面前,拽着它的尾巴提起来,冷冷道:“把吴御的灵魄还回来!”
  “是他自愿留在我编织的幻境里生活,凭什么让我还回去!”青蛇抬起头道,“他生活的很快乐,恐怕你们亲自去请他都不会回来!”
  薛珧狠狠捏住青蛇的咽喉,怒道:“他在哪里?”
  青蛇转头看向落在地上的香炉,吐出信子,淡淡道:“他的灵魄就关在里面。”
  薛珧眯起眼睛,一枚灵符贴在青蛇的头上,缓步走到香炉旁。香烟缈缈,带着一丝熟悉的气息。
  他还在犹豫,沈知风凑过来笑嘻嘻道:“让我进去将吴御灵魄带出来吧。”
  “你?”薛珧怀疑的看着她。
  沈知风点头,如果吴御真的丧命,自己也不好同玉玄帝君交代。
  薛珧皱眉:“蛇妖擅长迷惑,你法术不高,进入其中定然会很难出来。”
  “相信我,我一定会将吴御带出来。”沈知风自信地笑笑道。
  她的眼眸中带着坚定,唤醒了薛珧的一些儿时记忆。他记得那人也是用这样的眼神望着自己,柔软的手握着他冰凉颤抖的小手,轻声道:“相信我。”
  一点儿也不像!
  薛珧深吸一口气缓过神来,表情冷漠道:“好,多加小心。”说着,他捏诀将沈知风的灵魄从身体里提出来,随后注入到香炉里。
  青蛇嘴角噙着一丝冷笑,好像是奸计得逞一般。
  香炉里面到处都是煞气焕然,沈知风一进入就感觉到不适。没有芃羽身体的庇护,她有些受不住。她运气微微调整内息,稍稍缓解了一些。
  看来需要加快寻找的速度。
  她这样想着,踏入迷雾重重的幻景之中。
  “月儿摇,微风吹……”
  一阵童谣传出来,眼前的迷雾渐渐形成一座庙宇。
  沈知风不敢贸然上前,只能站在原地观察。
  一身着白色长衣的女子背对着她站立,她腰间配着一把通体红色的长剑,歪歪扭扭的别在红色的腰带之中。
  她负手而立,眼眸盯着庙宇上“芃羽观”三个字发呆。
  原来自己也中了幻景。
  沈知风皱眉,想着一般的幻景被识破后应该会当即消失。只是这幻景伴随着歌谣越来越清晰,如同真实发生的事情一般。
  她决定按兵不动,继续观察下去。
  浅粉色道袍的小唯庙宇中缓步走出来,毕恭毕敬的行礼。
  “你说,我这个上神是不是做的很失败?”她开口,竟然是芃羽上神。
  小唯闻言愣了一下,慌忙摆手:“上神怎么能有这样的想法?整个仙界,除了三位帝君,没有谁的祈愿数量能胜过上神,哪里会失败呢?”
  芃羽上神转过头来,黛眉微皱,缓缓道:“凡间疾苦,凡人受到不公平待遇却无法伸冤。本仙尊在神坛上看到真相,无法现身主持正义,这叫做成功吗?”
  小唯没有回答,芃羽上神有些激动道:“如今,我看着我的神像产生了怀疑。我们这些仙人,到底是为什么作为仙人呢?”
  这句话让沈知风有些震惊。
  传言中的芃羽上神傲慢无礼、骄横猖狂,有时候还会跟凡人祈愿者打架。如今看芃羽上神说出这番话,怎么也无法同那些描述对应起来。
  小唯犹豫一下,行礼道:“上神,属下说实话还请不要责怪。”见芃羽上神点头,她接着道,“三界之人的命运都被记载在司命星君手里,许多都是无法改变。如若我们出手,必然坏了三界的平衡,之后肯定造成不可挽回的错误。”
  芃羽上神眼神复杂,好像想到了什么狠狠的叹了口气。
  过了好一会儿,她嘴角轻轻勾出一丝苦笑:“凡人果然不适合做神仙,看到他们总是会联想起曾经的自己。也许我更适合做回道姑沈知风,而不是上神芃羽。”
  “沈知风?”小唯对于这个名字很陌生。
  芃羽上神笑笑,眼神中有光芒闪烁,缓缓道:“你们本身出生在仙界可能并不清楚,凡间的人都是有名有姓。我曾经因为修炼经常受伤,每天都用知风草来涂抹伤口。时间长了,我羡慕知风草那种坚韧的毅力,为自己取名沈知风,希望能够百毒不侵。”
  小唯默默将这个名字重复了一遍,有些羡慕的嘟囔道:“如此说来,我也想有凡间的名字。”
  “还是不要了吧。”芃羽上神淡淡道,“有了凡间的名字,就会对凡间有挂念,这在仙界可是禁忌啊。”
  小唯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眼前的景色消散,再次凝聚起来时,竟然是芃羽上神站在诛仙台边。
  诛仙台下,火舌喷薄而出,衬着她身上月牙色长衣泛出浅浅的红色光芒。芃羽上神的眼中满是绝望,举起通体红色的长剑猛然折断,随后纵身跃入其中。
  无数的仙人大叫着捂住嘴,这在仙界前所未有。
  “上神!”小唯痛苦的大叫着,想要扑过去被玉玄帝君一把拉住。紧接着,玉玄帝君在众人惊讶的眼神中跳入其中。
  无数的火焰蔓延上来,诛仙台顿时乌烟瘴气。
  烟雾将沈知风包裹起来,那份绝望感染到她,让她愣在原地半天反应不过来。她的手指微微颤抖,眼泪顺着眼角落下来。
  芃羽上神究竟为何会这般绝望,还将自己唯一的法器折断,她不得而知。只是她此刻心中微微有一种预感,也许芃羽上神跟其他人形容的并不同。
  她突然好奇起来芃羽上神的过去,恨不得现在就去找小唯问个清楚。
  “所以还走吗?”
  耳边的歌谣停下,突然一个冰冷的声音响起来。
  该来的还是会来,自己之所以能看到芃羽上神的过去,恐怕也是为了让她留在这幻景里。
  沈知风抬起头来,面无表情道:“为何不走?”
  “回去就要面对痛苦。”那声音道。
  沈知风耸耸肩膀:“痛苦的是芃羽,又不是我。”
  声音顿了一下,有些无奈道:“你就不怕重蹈覆辙?”
  沈知风笑了笑:“现在已经是最糟糕的情况了,一堆不是我留下的烂摊子要我收拾,难道还会比现在更坏吗?”
  那声音沉默了好久,最后像是认命一般叹气道:“好吧,你去吧。”
  说完,浓烟散去,一座凉亭出现在沈知风的眼前。
  凉亭之中,一身华服的吴御正在喝茶,旁边是柳眉幻化的人形。他的手边放着一把折扇,似乎并没有看到身旁的人一般,一杯一杯的将茶灌进嘴巴里,那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在喝酒。
  沈知风快步走到身旁坐下,夺过他手中的茶杯,道:“什么茶喝的这么香,让我也尝尝呗。”
  吴御转头,瞧见沈知风后微微发愣。半晌,他拿起扇子敲了敲自己的手掌,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道:“芃羽上神,你怎么下凡来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