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酒楼捉妖(4)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听闻吴御的话语,沈知风愣了一下,不由得问道:“你知道我?”
  吴御哈哈大笑,爽朗的声音与他这女气的面容略微有些不搭。笑了好一会儿他停下来,语带讽刺道:“你断剑跳诛仙台的事情在整个仙界闻名,我怎么会不认识你?”
  这吴御拿壶不开提哪壶。
  沈知风翻了个白眼,攥着茶杯的手指收紧。
  眼见着茶杯就要被捏碎,吴御夺过茶杯,轻轻晃动,眼睛瞥向茶水,里面隐约映衬出来的自己的身影。他微微叹气,道:“我这次下凡来是为了历情劫我也知道。”
  沈知风略微有些惊讶:“既然都知道,你还愿意困在这个幻景里不出去?”
  吴御点头,看向坐在身旁的柳眉,道:“在幻境之中有美人相伴,还有富足的生活,为何还要出去面对那些糟心的事情?”
  离开幻景,他不会记得自己是扶阳将军,只会继续自己的劫数,直到惩罚结束。
  “你这是逃避!”沈知风拍着桌子怒道。
  吴御将茶杯放到桌上,冷笑一声目光灼灼的盯着沈知风,一字一句道:“说的就跟你很高尚一样!上神你不也是为了逃避而选择了跳诛仙台吗?被救回来还将过去系数忘怀,这难道不是一种逃避的方式吗?”
  沈知风张了张嘴,反驳的话到了喉咙又咽下去。
  事到如今,还有什么可说?
  茶杯推到沈知风眼前,水中映衬出她的模样。杏眼圆脸,与芃羽上神容貌所差无几,能力差的却是十万八千里。
  想到方才幻景中的情景,沈知风陷入沉思。
  如果还是道姑的自己知道后面会发生那么多事,还会选择飞升吗?
  还在发呆,吴御将茶杯端过去一饮而尽,仿佛这茶水能将悲伤的情绪压下去一般。他面无表情的为茶杯斟满茶,又推到沈知风面前,示意她也喝一口。
  沈知风将茶杯端起来,凑到鼻尖处轻嗅,甜香味道扑面而来。她闭上眼睛,在茶香中好像回到无忧无虑的时期。
  坐在距离二人不远处的柳眉露出一丝得意的笑,眼睛直勾勾盯着沈知风手中的茶杯。
  喝下去,喝下去。
  柳眉不断在心中重复这句话。
  茶杯触即将触碰到嘴唇的时候,她的手突然抖了一下,满杯的茶水被倒在了地上。紧接着,她一把抓住柳眉的胳膊,眼神中带着一丝杀气道:“喝了这里的茶水,就会勾起懦弱的一面,从而决定留在这里吧?”
  就差这么一点点!
  柳眉恨的牙痒痒,脸色不是很好看的转开视线,结巴道:“你,你说什么,我,我完全听不懂……”
  “少装蒜了。”沈知风靠近柳眉,“方才茶杯中散发出来的茶香有蛊惑作用,不是吴御不想出去,而是你不想让他出去。”
  柳眉颤抖的看向沈知风,突然面露怒色道:“就算如此又如何?现在吴御已经喝了茶,谁也别想把他带出去!”
  沈知风松开柳眉,转头看向吴御。
  他仿佛听不到这边的对话一般,一杯接一杯的喝着茶,眼神越来越迷茫。
  她将吴御手中的茶杯一把夺下来,随后顺势扔出凉亭。茶杯落在地上碎成无数片,茶水化为青烟消散。
  吴御瞪着眼睛,愤怒道:“芃羽上神,你发什么疯?”
  “难道你就不想回去天庭了吗?”沈知风道。
  吴御手指收紧握成拳头猛然砸向桌子,咬牙切齿道:“回去又怎样,恐怕只会拖累别人……”
  沈知风皱眉不解。
  柳眉眼见着吴御恢复了一些深知,轻轻吹起口哨,煞气瞬间涌现出来包裹住他的身体。吴御捂住胸口,痛苦的周围眉头。随着煞气的涌现,他身体里散发出强烈的灵力。
  灵力与煞气在体内互相撞击,他疼的大叫起来。
  “扶阳将军,你怎么了?!”沈知风想要靠近,无奈他周身笼罩着结界,完全靠近不了。
  突然,他的灵力爆发似的冲出身体,将所有的煞气吞噬!
  柳眉被这强大的力量冲击着飞出去,重重的撞击到凉亭外的一棵树上,口中顿时喷出血来。
  “为什么要让我出去,我不想拖累他。”吴御从牙缝里挤出这句话。
  沈知风有些震惊,这吴御身上的灵力强大的不亚于上神。
  作为被贬下凡间的仙人,会直接封印内胆,按理说不会有这么强大的灵力。
  她脸色微微苍白,一把扯住吴御的胳膊,道:“扶阳将军,该不会有仙人还在你身边保护你吧?”
  吴御的脸色异常难看,胸口的疼痛让他手指几乎把衣襟撕裂。他紧紧闭着嘴巴闪躲沈知风的眼神,并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沈知风直觉里面一定有问题,转眼瞥见柳眉似乎要偷偷溜走。她当即飞出去一道灵符贴在柳眉的后背上,将她定在原地。
  她明白在吴御口中问不出什么,手按在他的后背上,用灵力试探。他的体内含有金丹,正在高速旋转。她皱起眉头,语气冰冷如同寒霜:“太上老君的金丹为何会在你的身体里?”
  闻言,吴御顾不得自己身体的疼痛,用力甩开沈知风的手,踉跄道:“我的事情不用你管!”
  他的脚步站立不稳,说完这句话就摔倒在地。
  沈知风上前扶他,手指在接触到他手腕的时候被烫了一下。她皱眉看着自己有些透明的手指,即刻向后退了两步。
  吴御自己从地上站起来,嘴唇苍白得如纸片一般。他浑身颤抖,最终压抑不住身体的疼痛,大声嘶吼起来。大量的灵力从他身体里涌现出来,整个灵魄几近消失。
  再这样下去,他的灵魄一定会撕裂!
  沈知风咬破手指,画下一道稀奇古怪的灵符飞出去。灵符在空中旋转,引出柳眉身上大量的煞气,直直落在吴御身上。
  无数的煞气包裹住灵力,吴御的痛苦似乎缓解了不少。
  灵力不甘示弱,与煞气化作两条龙在吴御身旁厮杀起来。一时间整个凉亭电光火石,乌云密布雷声滚滚。
  柳眉身体里的力量被吸去大半,身体化为青蛇盘在地上。它高昂起头颅,瞪着沈知风冷哼道:“神仙还会借助妖的力量,真是让我大开眼界。”
  “你没见过的多了。”沈知风冷漠的说着,将柳眉所有的力量都吸收到灵符之上。
  煞气力量猛然增加,龙的身体变大,嘶吼着要去吞噬灵力组成的金色龙。
  沈知风双手交叉在胸前闭上眼睛,默念咒语。煞气龙腾空而起,锁住金龙的身体猛然用力。金龙不甘示弱,张开血盆大口咬住煞气龙的肚子。两只龙同时嘶吼起来,最后两者一同在空中爆炸。
  巨大的力量冲击,周围的景色化作青烟完全消失。
  沈知风耗费了全部的力气,摇晃着身体蹲下休息。
  吴御也缓过来,目瞪口呆的夷为平地的周围,半晌感叹道:“不愧是芃羽上神,居然想到以暴制暴这样的方法。”
  “所以,你现在还想要逃避吗?”沈知风冷冷地问道。
  经过刚才灵力的释放,吴御体内茶水的毒解开的七七八八。他嘴角扯出一丝疲倦的笑容,缓缓吐出一个字:“想。”
  沈知风支撑着身体走到他身前,一巴掌落到他头上,冷漠道:“现在还想吗?”
  吴御没反应过来,捂着脑门发愣。
  沈知风见他不回答,又一巴掌落下来,瞪着眼睛一字一句道:“如果还想,我就把你打到不想为止!”
  吴御被沈知风眼中的杀气吓得向后退了退,在她下一巴掌要落下来之前连忙喊道:“我错了,我跟你出去,请你别打我了。”
  沈知风收回手,冷笑一声:“敬酒不吃吃罚酒。”说着,伸出手来,“既然如此,跟我出去吧。”
  澄澈的目光看着他,嘴角的笑意温暖如同春风。
  吴御有些发呆的看着沈知风,眼前浮现出第一次见芃羽上神的情景。那时候的她也是这样笑,说话同样肆无忌惮,如同还未长大的孩子。
  他怎么也想不到,后来的芃羽上神会变得冷漠暴戾。
  吴御伸出手来握住她的手,两个人的灵魄顿时飘起来,不一会儿就飞出香炉。
  沈知风的灵魄飘飘荡荡进入自己的身体内,疲倦的恨不得直接在这狼藉的房间中睡一觉再离开。
  被灵符五花大绑的柳眉看到吴御灵魄时,冷哼道:“不过是凑巧被你破解了幻景,别得意!”
  沈知风懒得理他,对着薛珧笑眯眯道:“我答应你的都做到了是不是?”
  薛珧面无表情的点点头,随后从腰间抽出凤纹硬币,默念了几句咒语将吴御的灵魄吸入其中。他伸出手将青蛇柳眉提起来扛在肩上,冷漠道:“回去。”
  沈知风撇嘴:“我帮你捉妖,你也不说一句谢谢吗?”
  薛珧推开屋门,冷道:“降妖伏魔是道人应该做的事情,不需要说谢谢。”
  “就算如此,那你告诉我那一枚硬币是做什么的也好啊!”沈知风几步凑到薛珧的身旁。
  薛珧头也不转道:“没什么特别。”
  “……”
  多说几句话会死啊!
  沈知风翻白眼跟着他下了二楼。
  外面的天色已经黑下来,店小二迎上来送二位离开,却恰好看到薛珧肩膀上扛着的青蛇,吓得脸色铁青向后退了好几步。
  他询问的话还未出口,薛珧将一锭银子递过去。
  店小二哆哆嗦嗦结果钱来看了看,忍不住笑声提醒道:“这做酒钱未免太多了。”
  “剩下的是桌椅钱。”薛珧说着径直走出了酒楼。
  店小二莫名其妙,还想说什么发现二人身影已经消失。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