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金丹引祸(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沈知风有些不能理解,只能似懂非懂的点头。
  泰元真君眼神中满是悲伤,半晌悠悠叹出一口气:“后来我的身子恢复,废了一番力气捉拿了楼宇国的道士,才知道他是魔界之人假扮。他想通过战争吸收大量的怨灵,从而增强法力。”
  “原来如此。”沈知风恍然大悟,“那么后来扶阳将军又是怎么被贬凡的呢?”
  泰元真君表情复杂,叹了一口气接着讲述起来。
  这次捉拿魔界作恶之人二人名气大盛,除了功德增加外,凡间的庙宇也多了许多。许多凡人将他们的神像建在一起,歌颂师徒二人的功绩。
  于是他们的生活交集越来越多,往往一份祈愿是由他们二人负责。
  泰元真君总觉得二人的关系越来越微妙,有时候因为一个对视的眼神就移不开视线。虽然对那天的事情避之不谈,但很多时候不是不去想就不存在。
  仙界的人只当他们是师徒,有时也会玩笑他们关系亲密无间。
  后来,泰元真君尴尬的只能回避。两个人的祈愿,他尽量会让扶阳将军自己去解决。
  只是许多事情,他们并不能左右。有时候,一个导火索就能将一切炸裂开来。
  泰元真君没想到这件事来的如此之快。
  凡间一村子附近妖魔作祟,吞噬了大量的普通人。村子里的人担心自己也会遇到危险,纷纷搬走。最后,这个村子里只剩下无法单独行动的孤寡老人们。
  祈愿,正是从一位老人的房间中传来。
  黎落上神察觉到这妖怪力量强大,于是让泰元真君同扶阳将军一起行动。二人当真尴尬无比,一路上都沉默着不知道如何开口。
  好不容易来到凡间,浓重的妖气笼罩在村子周围,看上去似乎不是要吞噬,反而更像是保护。
  二人好奇的走进传来祈愿的屋子里,就见到正中央挂着二人背靠背降妖伏魔的画像。一位白须老者跪在前面为二人上香,模样诚恳无比。
  泰元真君走近,看着画像中威风凌凌的二人,无奈的笑了笑,感叹道:“画的还挺像,你说咱们两个要是显灵,会不会吓到他?”
  扶阳将军神情复杂,半晌才缓缓道:“我觉得不像,把师尊画丑了。”
  泰元真君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玩笑道:“你这是情人眼里出西施。”话音未落,他就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扶阳将军的身体明显僵硬起来,眼神回避他。
  他慌忙收回手,尴尬再次蔓延开来。
  老人站起身,二人同时收到了祈愿。并不是要将妖怪消灭,而是带离这个村子。
  泰元真君有些莫名其妙,忍不住幻化成为普通道士现身,从屋门口缓步走进来,毕恭毕敬道:“我从屋外感觉到这里的妖气极重,不知是否需要捉妖?”
  老人瞥一眼他身上的着装,皱眉摇头道:“不需要。”
  “为何?”泰元真君问道。
  老人叹气:“这妖怪并不是需要被抓起来的,只要赶出村子自然不会再作恶。”
  泰元真君更加疑惑,再三追问下才打听出来这妖怪的情况。它原本是山野间修炼的兔子妖,奈何还未化为人形的时候被一只狐狸盯上,差一点将它吞噬。
  上山采摘果子的老人恰好路过,将兔子救了下来。
  兔子妖修炼成人形后,想着要来报恩,于是进到村子里用自己的妖气护住整个村庄,不让风雨侵袭,也避免其他妖魔鬼怪的作祟。
  只是这兔子妖法力并不强,很快力量就消耗太多。它没有办法,只能去村子外吞噬凡人来修炼,但绝对不动村子里任何一人。
  “所以,这妖怪并不会作恶,还请道长手下留情,将它赶出村子不让它继续守护即可。”老人语重心长的说道。
  泰元真君有些为难,毕竟妖怪只要吞噬了凡人,就必须带回天庭接受惩罚。
  他犹豫再三,打听出了兔子妖的具体位置,便同扶阳将军一起前往。
  兔子妖安家在山林的洞穴之中,妖气中带着浓重的血腥气。它望见二人前来,顿时幻化为女子的模样,一身灰色的长裙微微飘荡。她嘴角勾起一丝冷笑,缓缓道:“二位仙尊亲自显灵捉我,真是不胜惶恐。”
  “跟我们会天庭伏法,也许能放你一条生路。”扶阳将军道。
  兔子妖面无表情道:“我现在已经无法回头。”说完,便露出獠牙向着二人扑过来。
  他们毕竟是武神,合力下几招就将兔子妖怪捉拿。
  提着兔子耳朵回去天庭的路上,泰元真君一只在叹气。老人恳求的面庞在眼前不断闪过,他微微有些心痛。
  扶阳将军看出他的想法,冷声道:“师尊,如果所有的妖怪都因为有苦衷去害人,天下就没有公道可言了。”
  泰元真君皱着眉头没有接话。
  二人回到天庭,对玉玄帝君交付任务。玉玄帝君眼睛都笑的眯起来,对他们轻松解决妖怪赞叹不已。
  他询问二人如何处置这只妖怪的时候,泰元真君突然跪倒在地,道:“帝君,我想这妖怪还是从轻发落吧。”说着,将兔子妖的事情一五一十说了出来。
  玉玄帝君微微有些发怒,眼神冰冷道:“你为这妖怪求情,就不曾想过被吞噬的无辜百姓吗?”
  “想过了,只是……”泰元真君咬咬牙,“妖怪也是有苦衷。”
  眼见着玉玄帝君要发怒,扶阳将军慌忙跟着跪倒,叩头道:“帝君不要责罚,师尊只是传达我的意思而已!”
  玉玄帝君眉头紧皱:“我不同意这个处罚,你们重新说一个吧。”
  扶阳将军撇撇一旁目瞪口呆的泰元真君,坚定道:“帝君可将这兔妖的法术系数废去,再让它去凡间继续做兔子。而我因为提出这么无理的要求,请帝君罚我功德吧!”
  玉玄帝君沉默了好一会儿,最后答应下来。泰元真君还想说什么,被扶阳将军摇头阻止。
  之后扶阳将军关禁闭,还罚了一千功德。
  泰元真君心痛不已,这一千功德至少要捉十只法力强大的妖怪才能积攒起来。
  在禁闭殿前,扶阳将军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对一脸愁容的泰元真君道:“只要师尊开心,我就心满意足。”
  “傻瓜,你这样我会误会……”泰元真君说到这里,将后面的话咽进肚子里。
  扶阳将军笑了一下:“不是误会。师尊,你就当我大逆不道吧。”
  泰元真君心被狠狠揪起来,差一点就放下一切去拥抱他了。
  产生感情本来就是罪,喜欢自己的徒弟更是罪加一等。
  而两个人这样依依惜别的场景被路过的黎落上神看到,他直觉二人不对劲,决定偷偷去调查。
  调查结果让他大吃一惊,原来二人在一起做任务期间,扶阳将军竟然为了救自己的师尊多次违反仙界规定。
  他担心自己最爱的徒弟会越陷越深,决定让扶阳将军远离他。
  黎落上神去找了玉玄帝君,将扶阳将军在凡间的罪状一一列举。
  玉玄帝君听闻后沉吟了许久,忍不住问道:“依照徒儿你的意思,是将扶阳将军贬去凡间,你不觉得这个惩罚太重了吗?”
  “其实不瞒帝君,我发觉扶阳将军似乎对凡间有向往。”
  黎落上神知道,自从芃羽上神跳了诛仙台,玉玄帝君就不会轻易将仙人投下去。因此他找好了能够将扶阳将军治罪的证据,目的就是将他贬凡。
  玉玄帝君只好判扶阳将军从诛仙台下凡去投胎历劫。
  司命星君为他挑选了吴府大少爷的命格,一辈子吃喝不愁,只是却孤寡命,喜欢的人一定会离他而去。
  惩罚时间是八十一天,也就是凡间八十一年。
  扶阳将军被押着到了诛仙台,转头看向前来送行的泰元真君。他眼眶泛红,站在众多看热闹的仙人们中间拼命挥手,希望借此来告知他要多加小心。
  扶阳将军挤出一个笑容,将往生河的河水一饮而尽,随后跳入其中。
  因有往生水护体,火焰只是将他送到了凡间。看着消失而去的背影,泰元真君再也忍不住,眼泪顺着面颊流下来。
  他慌忙擦了擦眼泪,背过身去。
  一旁的仙子好奇:“泰元真君怎么哭了?”
  “这里风沙太大,我迷眼了。”泰元真君哽咽着说道,转身离开了这里。
  从回忆中回过神来,泰元真君的眼眶还在泛红。自那以后,他会常常借着去完成祈愿的借口,下凡来偷偷守护着扶阳将军。
  有不少劫数都被他一一化解,尽管那已经违背了天命。
  之前的灾难都是扶阳将军替自己阻挡,接下来的劫数就让他来亲自化解吧。
  沈知风看着泰元真君的面容,微微有些感慨。
  原来扶阳将军说的不想回去连累别人,指的是泰元真君,在感情之中的人果然容易迷失自己。
  她心中暗自想,感情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难怪修炼要绝情。
  沈知风发誓,这辈子完全不想触碰感情,做个快乐的上神会比较轻松。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