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金丹引祸(4)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这小仙使认出她是芃羽上神,脸色有些复杂行礼。
  泰元真君没好气地行礼后,将手中的狐妖提到她的面前,道:“上神请看,这狐妖脖子上挂的牌子刻着‘义’字,旁边还有几根竹子做装饰,绝对是出自义竹君府上。也就是说,这狐妖是义竹君所饲养,危害人间!”
  “天地良心,这妖怪明明是凡间修炼之物,和我们没关系。”小仙使眼眶泛红,快要落下眼泪,“我们义竹君是文神,怎么能驯化这么强大的狐妖?莫不是你嫉妒我们仙君祈愿多,才想要嫁祸于他吧!”
  泰元真君红着脸还想说什么,被沈知风一下子拦下来。
  沈知风捏了捏眉心,道:“你们家义竹君去哪里了?”
  “最近凡间科举考试,祈愿多起来,我们义竹君当然是去凡间完成祈愿,又不是武神那么闲。”小仙使说这番话的时候,脸上带着一丝丝讽刺。
  最近两年天下相对太平,战争也少了许多。凡间的百姓祈愿,无非是考取功名与保佑农作物生长,最多会祈祷一下身体健康气象平稳,这武神就成了冷门。
  这番话深深刺痛了泰元真君,他瞪着眼睛捏紧拳头道:“你什么意思?!”
  小仙使慌忙向后退了两步,躲到沈知风身后,道:“上神要替我们义竹君作主!”
  “行行行。”沈知风疲倦的叹气,缓缓凑到泰元真君身旁,“我说你,现在与其追究这狐妖的主人,不如赶快同我去凡间一趟,将金丹取出来还给太上老君。”
  泰元真君莫名其妙:“为什么?”
  “金丹吸引了太多的妖怪来,再这样下去会惊动玉玄帝君,到时候谁也保护不了你们两个。”沈知风无奈道。
  泰元真君没有办法,只好暂时将狐妖放下,从南天门下凡而去。
  沈知风的灵识回到自己的身体里,就见到吴府院子里的妖怪们都消失不见,包括被自己困住的狼妖和虎妖也一并消失。
  泰元真君落下来的时候,整个天空乌云密布,浓烈的煞气笼罩着吴府。他眉头紧皱,在沈知风身旁落下,焦急道:“发生了什么?”
  “我不知道啊!”沈知风脸色苍白,自己灵识消失了这么短的事件,居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泰元真君像是察觉到了什么一样,慌忙向着吴御休息的房间而去。沈知风紧随其后,进到里屋就发现吴御也不见了!
  “糟了!他一定是被什么人给劫持走了!”泰元真君慌忙甩出寻灵符箓。
  符箓在空中飘荡,一下子被一道寒光集中,紧接着烟消云散。
  泰元真君眯起眼睛,就见薛珧手握玉短剑站在屋顶上,目光灼灼的望着这边,身上的蓝色道袍猎猎作响。
  “这是什么妖物?”泰元真君皱眉握紧长剑。
  薛珧也不甘示弱,从屋顶上一个翻身落在泰元真君的身前,举起玉短剑冷漠道:“你是什么人?”
  泰元真君冷哼:“小小道士,难不成为了修炼也走上邪路?”说着,提起长剑凝聚灵力。
  两个人明显误会对方了!
  沈知风慌忙凑到他们中间,阻止二人道:“你们能不能冷静一下?不分青红皂白就开始战斗,是你们的传统吗?”
  他们两个的眼睛依旧死死盯着对方,没有人愿意收起法器。
  沈知风没有办法,只好向泰元真君解释道:“这位是薛珧道长,平日里降妖伏魔。这次吴御的灵魄就是被他救回来的。”
  泰元真君挑起一边的眉毛,冷冰冰道:“那为何这道士没有护住吴御,难道这不是监守自盗吗?”
  薛珧目光清冷,一字一句道:“你刚刚落下吴御就失踪,难道不是你耍的计谋吗?”
  两个人之间的气氛再次剑拔弩张起来。
  沈知风捂着额头,凑到二人中间道:“你们两个谁也不可能将吴御带走,赶快合力找到他吧,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两个人只好偃旗息鼓,纷纷甩出去灵符寻找。
  沈知风答应过泰元真君不讲此事告诉别人,也无法去找玉玄帝君帮忙。看着两个人双眼紧闭施展法术,她担心不已。
  不知道过了多久,两个人同时睁开眼睛,不甘心的望向对方。
  沈知风忙问道:“找到了吗?”
  薛珧冷冰冰道:“没找到。”
  泰元真君冷哼一声,接着道:“我也没找到。”
  这下问题大了。
  沈知风当即提议几个人在吴府里面找找看能不能有什么线索。他们两个互相瞪了对方一眼,四散开去寻找。
  她跟在泰元真君身后,小声道:“会不会什么厉害的妖怪盯上了妖丹,所以才把他带走的?”
  泰元真君摇摇头,很肯定道:“一定不会。这空气中的煞气并不是出自妖怪身上,而是出自魔界。我担心他被抓去魔界,这样就不好解救了……”话音刚落,他的眼睛瞥到一枚落在地上的玉佩。
  他匆忙赶过去,那是一枚纯黑的龙纹玉佩。泰元真君皱皱眉,顿时认出这个玉佩的主人。他转身就要腾云驾雾而去,被沈知风一把扯住衣服。
  泰元真君一个趔趄倒在地上,裤子被撕去一半,半条腿露在外面。他深呼吸调节情绪,半晌才压抑住情绪,道:“你干什么?”
  “你知道吴御被抓到什么地方了是吧?”沈知风认真道。
  泰元真君冷道:“那又如何?”
  沈知风摆摆手指,给他分析道:“如果你独自前往被师尊知道了,一定能顺藤摸瓜发现你们两个的问题。但是如果我跟你一同前往,就算有什么事情也能帮你兜着不是?”
  泰元真君用不可思议的眼神上下打量了一番沈知风,有些疑惑道:“你现在真的是芃羽上神吗?你不是从来不愿意多管闲事,一副洁身自好的样子,怎么到头来愿意趟这趟浑水了?”
  芃羽上神究竟是怎么样的人啊,怎么没有一句正面的评价?
  沈知风心中犯嘀咕,脸上却挂着灿烂的笑容道:“在诛仙台下被捞上来后,我就想明白了,彻底改变过去,洗心革面!”
  泰元真君被她的用词吓得一愣一愣。
  沈知风笑眯眯地扯住泰元真君的袖子,眨巴着眼睛道:“所以,出发吧,多耽搁一会儿就多一分危险!”
  泰元真君拗不过沈知风,捏诀召唤来一缕云。他翻身上去后,示意沈知风在自己的身后。她从来没有坐过云朵,满脸期待的扑过去。
  没想到那云朵似乎没有形状,根本托不住她的身体。她从云朵中落下去,一下子摔倒在地。她疼的揉着屁股站起身,就见泰元真君眼中的嫌弃越发明显。
  “你干什么啊!”沈知风不满地嚷嚷道。
  泰元真君冷哼:“神仙都能腾云驾雾,你不会连这个都忘了吧?”
  我不是神仙啊!
  沈知风将话咽进肚子里面,撇着嘴转头看向薛珧。
  他发现这边的情况,提着玉短剑凑过来,问道:“找到了?”
  “找到了找到了!只要跟着这位神仙就好!”沈知风眼睛闪亮亮,“他在前面带路,你御剑带着我跟在后面即可!”
  薛珧额头上青筋跳动一下:“你法力这么弱,我为什么要带你这个累赘去?”
  泰元真君闻言“噗嗤”一声笑出来,随后用袖子掩盖住嘴巴。
  沈知风咬牙切齿:“如果你不让我跟着,你就别想跟着去!”说完,她抱着胸转过头去。
  两个人被她接连威胁,根本没有办法反驳。思来想去,最后两个人决定带着这个“累赘”前往。
  路上,泰元真君腾云驾雾飞着,时不时甩甩自己白色的水袖,看上去仙气飘飘。薛珧则是御剑跟在后面,白眼翻不停。
  沈知风眼睛闪亮亮的盯着下面的景色看,她还从未这样飞过。
  泰元真君向前飞了一段距离,周围的煞气越来越浓重。他脸色阴沉下来,操纵着云向下而去。下面是连绵不断的高山,只是这些山中传出来鬼哭狼嚎的声音。
  三个人落下后,四周漆黑的几乎看不清景象。
  泰元真君划开一道火灵符,小心翼翼的向前走。薛珧跟在后面,完全护主沈知风。
  沈知风心中有些感动,眼睛闪亮亮,忍不住道:“别看你平日里看我不顺眼的样子,没想到关键时刻还是挺上心的……”
  “你要是丢了谁当诱饵?”薛珧的声音冷冰冰的传来。
  “……”
  沈知风恨不得一拳打过去,深呼吸了好几下才勉强忍住。
  就在这时,泰元真君的脚步停了下来。他盯着脚下的草地,冷冷道:“到了。”随后,将火灵符直接丢了下去。
  草地顿时发出嘶吼的声音,挣扎着要从土地里奔出来。
  泰元真君两只手结印,将所有的草都困在灵符之中。不一会儿火焰熄灭,所有的草都化作黑色的青烟消失。
  紧接着,一道黑色的大门打开,一条阶梯呈现在三人面前。
  泰元真君继续点燃火灵符,顺着阶梯向下。
  沈知风看着深不见底的地方,忍不住吞了吞口水。一旁的薛珧提起玉短剑,冷漠道:“如果你害怕就留在上面。”
  “笑话!我见过的妖怪比你吃的米都多,怎么会害怕!”沈知风挺着脖子道,实则心里虚的不行。
  薛珧转过头来,一双老鹰一般的眸子盯着她,淡淡道:“我不吃米。”
  你赢了!
  沈知风翻了个白眼,跟在薛珧后面走进了下面。
  他们刚刚进入其中,身后的大门立刻消失,只能音乐看到前面泰元真君手里握着的火灵符在黑暗中闪闪发光。
  她走了两步,就被脚下的台阶绊倒,一下子扑向薛珧。
  薛珧立刻侧身闪开,在沈知风快要滚下去的时候,一把拽住她的手腕。沈知风惊魂未定,转头看向薛珧,就听到他淡淡道:“你要是害怕,可以抓着我的手腕。”
  沈知风心跳停顿了一下,大睁着眼睛,半晌才吐出一个字:“啥?”
  薛珧松开沈知风的手腕,继续走着:“没听到就算了。”
  沈知风慌忙扯住薛珧的手腕,笑嘻嘻道:“我当然害怕,谢谢你道长。”
  走在前面的泰元真君一阵鸡皮疙瘩,这完全不像芃羽上神的究竟是个什么啊!他摇摇头,撇着嘴几步奔到了阶梯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