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金丹引祸(5)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泰元真君甩着白色的水袖在前面腾云驾雾,一条腿路在外面异常煞风景。薛珧则是御剑跟在后满,一路上白眼翻不停。
  沈知风拽着薛珧的腰带站在短剑后面,时不时眼睛闪亮的向下望着。薛珧总是担心她会将自己的腰带扯断,只能用两只手捏着。
  飞了一阵,几个人在一座山谷落下。
  整个山谷漆黑的看不清,隐约能听到不远处的树林里传来鬼哭狼嚎的叫声。
  泰元真君点燃一道火灵符也只能勉强照亮脚下的路。他小心翼翼的前进,时不时停下来仔细观察脚下的草地。
  薛珧举着玉短剑护在沈知风身前,警惕的看着四周。
  沈知风心中有些感动,忍不住道:“别看你平日里总是一副看我不顺眼的样子,没想到关键时刻还是挺上心的……”
  “你要是丢了谁当诱饵?”薛珧冷冰冰道。
  “……”
  沈知风翻了个白眼,忍住一拳挥过去的冲动。
  就在这时,泰元真君的脚步停了下来。他盯着脚下的草地看了一阵,才开口道:“到了。”话音未落,将手中的将火灵符直接丢在草地上。
  火焰燃烧,无数的草顿时发出痛苦的嘶吼声,挣扎着要从土地里跳出来。
  泰元真君冷笑一下,两只手结印,在草周围形成一道结界,完全困住了它们。就这样在嘶吼声中,所有的草都化作青烟完全消失。
  草刚刚消失,几人眼前就出现一道巨大的木门。泰元真君咬破手指在门上点了两下,门瞬间打开,一条通往地下的阶梯呈现出来。
  泰元真君嘴角勾起一丝笑,又点燃火灵符顺着阶梯向下走去。
  这下面不知道是什么,漆黑不见底,不断有煞气涌上来。她忍不住吞了吞口水,声音微微颤抖道:“咱们真的要跟着下去吗?”
  “如果你害怕就留在上面。”薛珧提起玉短剑,冷漠道。
  沈知风闻言,像是受到了什么刺激一样,哈哈大笑两声,挺着脖子道:“笑话!我见过的妖怪比你吃的米都多,怎么会害怕!”
  说这句话的时候,她心里慌的一批。
  薛珧瞥了一眼沈知风,仿佛看透了她一般,淡淡道:“我不吃米。”
  不吃米了不起啊!
  沈知风捏紧拳头,愤恨的走上了阶梯。
  他们三个人同时进入阶梯上后,大门立刻消失,整个楼梯内只剩下泰元真君手中的火灵符在闪闪发光。
  什么也看不清,沈知风走了两步就被脚下的台阶绊倒,一下子扑向了薛珧。
  薛珧一个转身闪开,并顺势拽住沈知风的手腕,避免她从阶梯上滚下去。
  沈知风惊魂未定,稳住身形后,对薛珧说了一句谢谢。
  黑暗中看不清楚他的面容,只能听到他的声音温柔的传来:“你要是害怕,可以抓着我的手腕。”
  沈知风心跳停顿了一下,大睁着眼睛,半晌才吐出一个字:“啥?”
  薛珧转身继续向前走,冷漠道:“没听到就算了。”
  沈知风立刻嬉皮笑脸的抓起薛珧的手腕:“我当然害怕,谢谢你道长。”
  薛珧没有说话,脚下的步伐慢了下来。
  泰元真君听到后面二人的对话不由得一阵鸡皮疙瘩,恨不得抽自己两个耳光清醒过来。这哪里是上神芃羽,反而更像是凡间的花痴小姑娘!
  阶梯冗长,几个人走了好久终于走到尽头。他们长舒一口气,却发现有两条路呈现在他们面前。
  两条通道前面都漆黑一片,还有煞气散发出来。
  泰元真君盯着两条通道看了一阵,托着下巴问沈知风:“上……小姑娘,你觉得咱们接下来应该走哪条路?”
  沈知风实现还是没有从薛珧身上移开,眯着眼睛温柔道:“薛道长,你说吧,我听你的。”
  泰元真君嘴角抽搐一下,紧接着低下头捏了捏眉心沉默下去。
  薛珧面无表情的走到两条路前面,双手结印感受了一下,最终向右边,缓缓道:“这边的煞气更重。”
  “好,走这边。”泰元真君赶在沈知风之前抢先回答,并转身走去右边的通道。
  沈知风继续花痴的模样拽着薛珧的手臂,被他拽着跟上泰元真君。
  泰元真君瞥了一眼沈知风,感觉有些头疼。恐怕现在薛珧把她卖了,她还傻呵呵的帮着数钱。
  向前走了几步,一阵阵煞气从脚底下蔓延上来。他们甩出灵符正准备抵挡的时候,脚下突然一空,紧接着大量的水从下面涌上来,将他们几个完全淹没!
  水将几个人的身体卷起来,沈知风的手松开了薛珧。她看着周围的水越来越多,慌忙将一枚避水灵符贴在头上。身边形成一道泡泡将她包裹在其中,外面的水完全被隔绝。
  她长舒一口气,转头去寻薛珧的身影,瞥见不远处泰元真君的白色衣衫飘飘荡荡。
  沈知风没有多想,轻轻飘荡过去,并伸出手来拽住广袖,焦急道:“薛珧不见了,你看到他了吗?”
  话音未落,那白色衣衫转过头来,竟然是一只面目可憎的怨灵!
  “打扰了……”沈知风挤出一丝笑,转身就要游走。
  那白衣怨灵感受到沈知风身体上散发出来强大的灵力,立刻张开血盆大口扑了过来!它的嘴巴里无数的头发涌出来,缠绕住沈知风的身体将她用力向下拽去。
  “大哥行行好,我也只是路过而已!”沈知风欲哭无泪。
  这怨灵哪里会听她的话,将她拽向自己就要吞噬。沈知风打出几道灵符,都在撞击到头发的时候完全消散。
  眼见着怨灵就要将她吞进嘴巴里,沈知风慌忙捂住眼睛。
  就在此时,一道强大的灵力从身后划过,穿过怨灵的嘴巴旋转回去。沈知风疑惑的睁开眼睛,发现缠绕自己的怨灵化作青烟完全消失!
  她惊魂未定的转图,就见到薛珧面无表情的站在他的身后。他手中举着凤纹硬币,身体在避水灵符的结界之中轻轻晃动。
  有了方才的经验,沈知风不敢轻易靠近。她小心翼翼的凑近了一点儿距离,确定是薛珧后,才放心的游过去拽住他的手腕,声音哽咽道:“你刚才去了哪里,吓死我了!上次也是突然消失,面对危险情况我一个人应付不来啊!”
  薛珧迎上沈知风泪眼婆娑的神情不由得愣了一下,随后视线移到自己被紧紧抓着的手腕上,开口道:“我之前是去酒楼找线索了。”
  “啊?”沈知风莫名其妙。
  薛珧将硬币别回腰间,淡淡道:“我发现吴御灵魄里有奇怪的力量,想着也许与悦来酒楼有关系,于是前去寻找。找了半晌什么也没有找到,于是就回来了。”
  这是二人见面以来,他说的最长的一句话。
  沈知风歪着脑袋发了半天的呆,眼睛突然瞪大忍不住大叫道:“你是在给我解释吗?!”
  “是。”薛珧看着她一字一句道,“我不是突然消失。”
  沈知风的心被什么揪了一下,跳动瞬间加快,脸颊也跟着红起来。
  他的面容俊美如同天神一般俊美,而且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眼神中竟然还隐约闪烁着温柔。
  她揉了揉眼,那温柔消失了。她失望的低下头,深深叹气。
  薛珧向着水下面看了看,道:“这下面好像通往什么地方,要跟着吗?”
  “跟!”沈知风拼命点头。
  薛珧反手抓住沈知风的手腕,加速向下游去。他将避水灵符的力量增大,将沈知风完全护在灵符结界之中。沈知风第一次有被保护的感觉,紧张的直咽口水。
  两个人的身体触碰到水底的瞬间,出现一道黑色的光芒笼罩住二人。沈知风感觉到一阵冰凉,跟着光芒进入到地面之中。
  等到二人的身体停顿下来,周围豁然开朗。水下面竟然是一座黑色的宏伟宫殿,无数的蝙蝠妖怪飞来飞去守护在四周。
  第一次接近魔界的地盘沈知风还是有些害怕,手指紧紧抓着薛珧的手腕。
  薛珧摸了摸额头上的灵符,抽出玉短剑护在身前向前缓步走去。
  无数的蝙蝠妖怪从他们身旁飞过,貌似没有发现他们。
  沈知风一脸错愕的看向薛珧,发现他额头上的灵符不知何时换做了隐身灵符。
  “你考虑真周到。”沈知风忍不住竖起大拇指。
  薛珧一脸嫌弃道:“是你太没有脑子。”
  以后谁再夸他谁是猪!
  沈知风咬牙切齿地想着。
  两个人渐渐走进了宫殿之中,周身被煞气包围住。
  整座宫殿共五层,每一层都有无数的蝙蝠妖怪把守。阶梯上的煞气浓重,似乎还有残留的血迹。
  她不知道是不是泰元真君的,有些担心起来。
  两个人走着走着,沈知风的目光被二楼楼梯口的一个房间吸引。她拉了拉薛珧,轻声道:“我感觉到那里有灵力传来,是不是吴御关在里面?”
  薛珧皱皱眉,当即顺着阶梯向上而去。
  走到房间处,他们看到房门上用血画着一个奇怪的法阵。薛珧手微微凑过去,被什么刺了一下,顿时血流不止。
  沈知风眼珠子转了一下,将手指咬破后,用血在法阵上面抹了一下。
  法阵发出红色的光芒,转动了一下消失。
  薛珧怀疑的看过来,沈知风则笑眯眯的摸摸头,道:“这是我们观主教给我们的办法,说奇怪的法阵用血抹坏了就可以破解。”
  见薛珧的目光中还是怀疑,沈知风尴尬的笑着将大门推开,逃命似的走了进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