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地宫求生(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啊啊啊啊啊啊!”
  沈知风吓得尖叫起来,一把抱住薛珧的手臂。
  泰元真君白眼翻上天,忍不住嫌弃道:“你这样还是上……修道之人吗?”
  “修道之人也会害怕!”沈知风反击道。
  正在这时,又一个头颅从天空中落下,直冲着沈知风的脑门而来!
  薛珧伸出手来将头颅挡住,顺势抛了出去。
  泰元真君眼神中的嫌弃更加明显,嘲讽的话还未出口,脑袋一阵眩晕,摇摇晃晃的跌倒在地上。他勉强支撑起身子,看着在血水中晃动的头颅,咬咬牙道:“这头颅里的血有毒!”
  薛珧也跟着晃了一下,慌忙抽出短剑来支撑住身体。方才他接住头颅的手已经变成了绿色,并且蔓延到了胳膊!
  沈知风颤抖的想要触碰他的胳膊,他立刻闪开,冷漠道:“有毒!”
  她眼眶泛红,哽咽道:“对不起,都是我太弱了……”
  “知道就好!”薛珧有气无力道。
  天上又落下来几个头颅,薛珧用玉短剑直接砍飞。随着灵力的运转,他的身体传来一阵疼痛。他咬着牙,不敢再轻举妄动。
  头颅落在地上,沾染了血水后竟然一个个漂浮起来,目露凶光的看过来。
  泰元真君和薛珧不能动弹,转头绝望的看向沈知风。现在唯一能够战斗的就是她,偏偏她还和凡人没有什么区别!
  沈知风深吸一口气,尽量冷静下来就,咬破自己的手指,用血画下几道灵符形成结界,阻挡在几个人面前。
  那些头颅感觉到血腥气,顿时兴奋的攻击过来,却都撞击被结界阻挡进不来!
  只是,单单防御根本不是办法!
  泰元真君似乎下定决心一般,按住沈知风的肩膀道:“你去天庭把我师尊叫来,这里的情况我们应付不来!”
  “可是,如果黎落上神来了,你跟扶阳将军的事情就暴露了!”沈知风担忧道。
  泰元真君深吸一口气,突然苦笑一下道:“无所谓了,总比都死在这里好。快去,趁着结界还能坚持!”
  沈知风郑重的点点头,从怀中掏出灵符点燃,将自己的灵识直接送去了灵识宫。
  今日灵识宫安静无比,她在里面飘荡了好一会儿也没有见到其他仙人。
  不会黎落上神不在吧?
  沈知风只好在空中画了一个圆圈,在其中写上黎落上神的名字。这样就算他不在灵识宫,也能接收到呼唤。
  圈在空中飘了好一会儿,也没有见到黎落上神的影子,沈知风顿时绝望起来。
  她眼珠子转了一下,在圈中又写下泰元真君和扶阳将军的名字。
  不一会儿灵识宫颤抖起来,一个愤怒的男声响了起来:“叫我就叫我,干什么把他们两个的名字写在一起!”
  沈知风眼睛亮了一下,就见到黎落上神飘了过来。他一双丹凤眼中带着一丝愤怒,身上的青色衫子闪烁着一丝灵光,那是只有上神才会拥有的。
  “别计较这些了,泰元真君马上就要被怨灵吞了,你快点儿随我去支援!”沈知风道。
  黎落上神一脸惊恐的表情:“你说什么?!”
  沈知风没时间给他解释,况且灵识宫里面到底多少仙人隐藏在附近她也不清楚。她索性心一横,直接道:“你随我去魔界,到了那里我跟你解释。”
  尽管黎落上神一头雾水,也只好点头答应下来。他从沈知风脑门上直接拽下来一根头发,对着呲牙咧嘴的她道:“我去北天门,你先回去。”
  沈知风翻着白眼将灵符熄灭。
  黎落上神来到北天门口,引得守门侍卫一阵惶恐。
  天庭四大天门通往不同的地方,南天门通往凡间,而北天门则是通往魔界。这个天门已经上百年没有人来过了。
  他哆哆嗦嗦的看着黎落上神,忍不住颤抖着问道:“上神,是魔界又有行动了?”
  “嗯。”
  黎落上神心中烦闷,随便答应了一句,掏出沈知风的头发默念咒语丢出门。头发飘荡着消散,他确定了沈知风的方向,睁开眼睛一个纵身跃出去北天门。
  侍卫脸色苍白,思来想去决定先去禀报玉玄帝君。
  此刻沈知风回到自己的身体里,瞧见结界被撞的摇摇晃晃似乎快要裂开一样。她慌忙将手指的伤口再次划开,贴在结界上面加固。
  薛珧和泰元真君身上的毒越发厉害,跌坐在地上有气无力的看向她。
  泰元真君瞥了一眼沈知风,淡淡地问道:“师尊呢?”
  “应该快来了吧……”沈知风叹气。
  薛珧的目光中带着怀疑,张了张嘴还是没有把话问出口。
  那些头颅的数量越来越多,撞击的力道也越来越大,很快结界出现了裂痕!
  沈知风只能继续用自己的血加固法阵,但是效果甚微。她焦急的盯着天空,猜测自己是否能等到黎落上神的到来。
  头颅带着诡异的笑意撞击的速度加快,沈知风已经快要坚持不住。
  就在这个时候,一阵强烈的灵力从空中飞过,紧接着一个一丈多宽多金色拳头从上面落下!那拳头的金光笼罩着整个结界,灵力四散将头颅系数震碎!
  三个人同时抬头,只见一身绿色长袍的黎落上神飘荡着落在了结界前。他周身金光灿灿,巨大的灵力不断涌现出来。
  这就是上神的力量吗?
  沈知风不由得低头看看自己的手掌,非但没有金光,连灵力都施展不出来。
  人和人的差距有时候比人和猪的差距都大。
  沈知风不由得沮丧起来。
  黎落上神转头看过来,一脸嫌弃的盯着沈知风道:“你说说你,还能算是神仙吗?这么简单的怨灵都打不过,真不知道当初怎么跟魔使打平手的!”
  沈知风和泰元真君同时张大嘴巴,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接这个话。
  而在血水里坐着的薛珧则是紧紧皱着眉头,试探着问道:“你说的是沈知风?”
  黎落上神一脸嫌弃:“怎么还有个凡人,你们该不会是一直靠着凡人的帮助吧?”他是仙界的狼灵兽修炼而成的神仙,自然瞧不过凡间的任何事物。
  “你说‘还有个凡人’,难不成沈知风是神仙?”薛珧抓住了这句话的重点。
  黎落上神莫名其妙:“沈知风是谁?”
  泰元真君捂着头不知道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师尊不看眼色才会不如其他四位上神受欢迎。
  沈知风捏了捏眉心,很认真道:“上神,我虽然只是个凡人,但至少也是芃羽上神座下道观的道姑,所以说话要注意一些。”
  黎落上神恍然大悟,慌忙摸着脑门哈哈大笑道:“哎呀,你整天被芃羽那个奇葩带着上天入地的,我都把你当作神仙了,哈哈哈……”
  他还在兀自的笑着,没注意到一颗头颅直接砸在他的脑门上。他眼前晕了一下,血顺着额头呈现一个“人”字型落下来。
  他转身一个飞踢将头颅踹碎,落地时身子却晃了好几下。他震惊的捂着额头,甩甩头嘟囔道:“怎么回事,这里面有毒?”
  “……”
  三个人同时捂住头,有些没眼看。
  黎落上神浑身颤抖,手掌撑住结界,力气一点点在身体里消失。
  沈知风没办法,只能将他放进结界来。天上再次掉落好几个头颅,向着结界这边撞击过来,她用双手顶着结界,不让其破碎。
  黎落上神跌跌撞撞的要坐在地上打坐逼毒,却在看到满地的血水时,嫌弃的站在那里犹豫。
  沈知风没好气道:“黎落,请你分清轻重缓急可以吗?”
  “但是好脏啊。”黎落上神摸了摸自己身上的绿色长袍,“这是我今天才刚刚穿上的……”
  泰元真君实在看不下去,接话道:“师尊,现在不是讲干净的时候,你再不逼毒,咱们几个都要在这里玩完。”
  黎落上神一巴掌拍过去,怒道:“还不是你这个不争气的,干什么不好非要违反仙界的规定!这次我可保不住你了,你自己想办法吧!”
  泰元真君被突如其来的巴掌打得半天反应不过来,好一会儿才皱眉道:“师尊,你说什么呢?”
  “还不快向我解释解释怎么回事!”黎落上神顾不得身体里的毒,他好奇为何几个人会在魔界地盘。
  泰元真君叹了口气,将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说出来,最后似乎下定决心一般,道:“师尊,我的责任当然需要我来承担。只是你让扶阳顶替我的罪孽下来,这一点让我有些恨你。”
  “什么?”黎落上神似乎受到打击,向后退了一步。他的脚步有些不稳,一下子跌倒在地,身上沾满了血水,也没有发觉,只是呆呆的看着泰元真君。
  结界里一瞬间气氛诡异,安静的让人不由得放缓了呼吸。
  半晌,黎落上神才缓缓开口:“你说,你恨我?”
  泰元真君点点头:“这次将扶阳救出去后,我一定给帝君请罪。”
  “你……”黎落上神咬牙切齿的勉强站起身,“我这么做都是为了谁,你说你恨我?!”
  泰元真君深吸一口气:“师尊,你别忘了,扶阳是我的徒弟。护着自己的徒弟,不是你教给我的吗?哪有师尊让自己徒弟顶罪的道理?况且,我不认为我们的感情可耻!”
  他说的话像是利剑一样一下子刺中了黎落上神的心,好半天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对方。
  “好吧……”不知道过了多久,黎落上神像是认输一般叹气,“随你。”
  泰元真君面容沉重的跪倒在地,深深叩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