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百年往事(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芃羽上神显灵?
  沈知风心里这样想着回过神来,抬起眼剑自己居然依旧站在院子里。
  薛珧额头上的灵符落下化作青烟完全消失,时花和义竹君则是用莫名其妙的眼神望着她。
  “你们看我干什么?”沈知风有些呆愣的问道。
  时花听到沈知风说话,眼眶通红一把拉住她的手,颤抖道:“你吓死我了!刚才你跟薛道长说着话突然不动了,仿佛灵魂出窍一般。”
  “我……”沈知风似乎没有从方才的情景中回过神来。
  那京城的场景应该是薛珧的记忆,只是为何芃羽会在大街上显灵,这不是完全违反了天庭的规定吗?
  她发着呆,一旁的义竹君不满的开口道:“上神,尽管我很敬重你,但是你什么话也没说清楚就突然攻击,有些说不过去了吧?”
  “我没有攻击你啊。”沈知风装无辜道,“这个灵符就是和你开玩笑的,不信你看,薛道长被灵符打中也没什么效果啊!”
  义竹君看了看毫发无损的薛珧,冷哼一声道:“所以你来到底要做什么?”
  沈知风明白现在没证据,说什么他也不会承认,于是挂上笑脸,道:“就是看到最近好像有狐妖作祟,气息从这里出来的,所以进来查看情况。不过义竹君你在这里我也就放心了,反正仙人在的地方没有妖怪对不对?”
  义竹君皱皱眉没有接话。
  她眯起眼睛来,继续道:“我们先回去了,你好好在这里镇守吧。”说完,拉着时花和薛珧径直走出了院子。
  走出丞相府大门,沈知风收起笑脸,神情复杂的看向薛珧,一肚子的话怎么也问不出口。
  薛珧被盯的浑身发毛,皱着眉头翻白眼道:“你从刚才开始就一直看我,到底想要干什么?”
  “就是看你长得帅。”沈知风笑着摸摸后脑勺,随后装作无意的问道,“薛道长,你是活了近百年吗?”
  薛珧面无表情的点头道:“我十八岁辟谷,二十岁得道,之后长相就停留在得道之日。细细算来,我已经在这世上活了九十多年了。”
  “你是九十多岁的老头子?!”时花震惊的指着薛珧道。
  沈知风打了时花手一下,无奈道:“别这么没礼貌,你不也是活了几百年了?仙人和道人怎么可能用年龄来形容?”
  时花撇撇嘴,小声嘟囔道:“这么护着这个凡人干什么……”
  沈知风假装没听到,接着对薛珧道:“你既然得道这么久,为何不选择飞升呢?”
  “我不喜欢那群仙人。”薛珧冷冷道,“除了芃羽上神。”
  沈知风脑海中想到芃羽抱着小薛珧离开的情景,不知为何脸颊一下子红起来。
  时花不满地向前跨了一大步,嚷嚷道:“仙人怎么得罪你了?每天帮你们凡人完成愿望,还会保护三界,你一个凡人有什么资格讨厌?”
  “我父亲就是被你们口中的义竹君害死的。”薛珧眼神中带着一丝杀气,“那时候只有七岁的我,去求了京城的所有神像希望能还我父亲公道,但最后换来的依旧是菜市口砍头!”说到这里,他的手微微颤抖,仿佛那痛苦的回忆就在昨天。
  “凡间疾苦,凡人受到不公平待遇却无法伸冤。本仙尊在神坛上看到真相,无法现身主持正义,这叫做成功吗?”
  沈知风耳边传来芃羽的话,她眼神悲伤的望着道观说这番话的时候,也许真的很绝望。仙人也会有身不由己的时候,更加会对自己的无能为力感觉到悲伤。
  时花捏紧拳头张了张嘴想要狡辩,沈知风按住她的肩膀拦住她,轻轻摇摇头。
  她瞪了沈知风一眼,将所有的话吞进肚子里,话锋一转道:“义竹君不承认自己所作所为,接下来我们应该怎么逼他承认自己的罪行?”
  这件事很困难。
  沈知风却是一副尽在掌握的样子,趴在两个人耳边说了一个主意。他们两个脸色同时阴沉下来,用看傻子一样的表情看着她。她胸有成竹的拍拍胸口,道:“你们就看好了吧!”
  两个人摸摸按住头,暗自发誓以后再也不要跟她一起降妖伏魔。
  天色渐渐暗下来,街上的灯一盏盏亮起来。文昌观大门掩过来,结束了一天的祈愿工作。
  沈知风又贴上一枚隐身灵符,在两个人震惊的目光中进入到文昌观。
  已经没有祈福的人,道士将整个道观整理了一通后,打着哈欠去后面小院休息。沈知风跟着进到房间里面,看着道士躺到床上闭上眼睛。确定他睡熟后,沈知风偷偷打开房间唯一一个桌子的抽屉,在里面翻找起来。
  她想只要将所有的灵符都偷走,道士一定会请义竹君过来帮忙画。
  抽屉被她从头倒脚翻了一个遍,灵符没有找到,倒是寻到了一枚洙宇帝君的尾羽。
  沈知风震惊无比,她都快将寻找尾羽的事抛到脑后了。她仔细观察一番,感受到上面有灵力在流动后,确定这就是货真价实的尾羽。
  一个小小的道士怎么会有这个?
  正在疑惑,在床上酣睡的道士翻了个身。沈知风像是被踩到尾巴的猫,一下子窜到屋子横梁上,将自己隐藏后偷偷观察。
  道士听到动静后睁开眼睛,看到抽屉没有关闭,当时就清醒过来。他从床上坐起来,小心翼翼的在屋子里环视。沈知风用了隐身灵符,因此屋子里面什么也没有。
  他皱紧眉头,起身去抽屉那里,就发现尾羽不见了!
  道士惊觉的从怀里掏出铜镜,对着屋子一通照。
  铜镜只能照出妖怪的影子,根本看不到沈知风。他什么也没有找到,愤怒的在屋子里吼起来:“究竟是谁?!”
  喊了半天没人回答,他还是不甘心的在屋子里找来找去,感受周围气息的变化。
  沈知风将羽毛小心翼翼的塞进怀里,眼珠子转了一下,一个主意从脑海中产生。
  她从房梁上一下翻身到了窗户外,捏诀幻化成义竹君的模样,装模作样道:“你在乱叫什么?”
  道士愣了一下,转头看到化作义竹君的沈知风,脸上立刻挂上笑容,毕恭毕敬道:“仙人,您来了!”
  “我方才追一灵兽来到这里,你有没有看到什么奇怪的现象?”沈知风甩了一下水袖,动作和神态尽量模仿义竹君。
  道士慌忙道:“有奇怪的现象!您送我的那个羽毛不见了,这样我就无法画灵符了!”
  原来灵符用羽毛画成的,那义竹君怎么会知道羽毛的事情?
  沈知风心里想着,脸上却露出一丝愤怒,道:“我送你的羽毛都弄丢了?那可是很重要的东西!”
  “仙人息怒,我猜想那偷了羽毛的人一定没有跑远,咱们在道观里搜寻一番,一定能找到!”道士很认真道。
  沈知风当即点头答应下来,跟着道士一同绕到前面的道观。
  道观里安安静静的,只有文昌星君神像旁边放了不少香炉在燃烧。袅袅的烟飘起来,笼罩在整个屋子里面。沈知风鼻尖处环绕着不少香的味道,她的头有些晕,脚下也几乎站立不稳。
  道士紧张的凑过来,担忧地问道:“仙人,您哪里不舒服吗?”
  “大晚上点什么香?”沈知风不满的脱口而出。
  道士一副震惊的模样,道:“仙人,这不是你说的吗?就算是晚上也要香火鼎盛,这样神仙才会保护我们道观啊!”
  沈知风刚想挤出一个笑脸说自己忘了,但是转念一想,自己方才进来的时候并没有看到他点燃香炉,顿时脸色苍白起来。
  眼前的香炉一个个消失,她向后退了两步,摸了摸自己的脸颊,浑身不由得颤抖起来。她脸上的伪装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消失,身上的灵力也几乎被抑制住!
  道士冷笑一下,道:“虽然我不知道你是什么妖怪,但是偷东西偷到道观里来的,你还是头一个!”
  沈知风转身要奔出道观离,道士甩出一道灵符贴在了她的头上。
  普通灵符对仙人完全没有效果,只是这灵符不知道怎么回事,在贴在额头上的时候,她竟然浑身没有力气。
  沈知风一个趔趄单膝跪地,震惊的看着道士。
  道士走到她身前,居高临下的盯着道:“这是你假扮的那位仙人给我的灵符,如果发现情况不对,一张贴在后背,一张贴在额头上。”
  沈知风颤抖着伸出手来摸了摸后背,果然有一张灵符。
  那么说香炉的幻觉就是出自这张灵符!
  道士伸出手来,冷漠道:“把羽毛还回来,我还能给你一条生路。”
  “羽毛不在我这里!”沈知风咬牙切齿道。
  道士眼神中满是杀气,掏出一个桃木剑架在沈知风的脖子上,一字一句道:“既然如此,那么就不要怪我的剑不长眼了!”说着,他用力向着沈知风的胸口刺去!
  沈知风紧闭着眼睛,桃木剑却像是被什么顶住一般停在她的胸口。
  她疑惑的睁开眼睛,就看到道士同样满是疑惑。他加大了手上的力度,但是桃木剑依旧没有刺进她的胸口!
  “你,不是妖怪?”道士声音颤抖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