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百年往事(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道士说这番话的时候,似乎还在怀疑自己。
  沈知风则是逮住了机会,立刻装木作样的板起脸来道:“我非但不是妖怪,而且还是神仙。我假扮的那仙人叫做义竹君,是文昌星君的首席大弟子,你恐怕不知道吧?”
  道士被她的话说的有些发愣,半晌才吞了吞口水,道:“你是说,你也是神仙?那为什么你会来偷……拿走羽毛?”
  “羽毛并不是义竹君的,而是我师尊所有。”沈知风说着,将手指在桃木剑上擦了一下。血顺着她的手指流下来,她用满是血的手点了两下灵符,解开封印后身上的灵符总算是解开。
  她缓缓站起身,用一副高傲的样子,道:“义竹君最近做的违反了天规,因此我被派下来捉拿他!”
  “你是不是在骗我?”道士眯起眼睛来盯着她。
  沈知风没有解释,而是笑眯眯的将手拍在道士的肩膀上。她的手指趁机画了几道痕迹,轻轻念了几句咒语。
  道士一脸莫名奇妙,还想开口的时候,发现喉咙里竟然发不出一点儿声音,并且身体也定在原地!
  他瞪着沈知风,就听到她冷冷地问道:“你平日里怎么召唤义竹君?”
  “我会利用羽毛画下灵符点燃。”道士嘴巴自动开始说话。
  沈知风满意的点点头,看来自己符咒用法并没有生疏。她将羽毛拿出来,塞到道士的手里,道:“你帮我画吧。”
  道士震惊的看着自己的手自动动起来,在符纸上画下召唤符号。
  沈知风将东西收回来,满意的打了个响指,下命令道:“既然如此,你现在从道观里出去,求外面的蓝衣道士把你绑起来,之后我不让你开口你就不要说话。”
  道士听话的转身走出道观,找到薛珧后将沈知风传达给自己的命令说了出来。尽管莫名其妙,薛珧还是满足了他的“愿望”。
  沈知风笑嘻嘻的拍拍手,捏诀暂时变作道士的模样。她回到道士的房间,变了一个假的羽毛扔到抽屉里,随后点燃了灵符。
  灵符燃烧,火焰起先是红色的,后来渐渐的变成了蓝色。等到火焰完全熄灭,义竹君的身影出现在房间里。
  沈知风学着道士的模样,毕恭毕敬的行礼道:“仙人好。”
  义竹君显然有些不开心,板着脸冷漠道:“这么晚了把我叫来是所为何事?”
  “我……今天遇到了一个棘手的问题。”沈知风皱起眉头叹气,“有人说希望能够直接成为状元,不知道有没有这样的灵符?”
  义竹君毫不犹豫道:“不想努力只想靠着歪门邪道,这种灵符没有。”
  “但是给的钱挺多的……”沈知风偷偷瞄着义竹君。
  钱多就代表着功德多,义竹君有些心动。他皱皱眉头,继续冷声道:“这种灵符耗费力量过多,我需要回去准备一下,你让他后天来道观取。”
  “那就谢谢仙人了!”沈知风满脸堆笑。
  将义竹君送出窗户,沈知风不忘笑着对他背影挥挥手。等到他的身影消失,她将灵符摘下恢复面容,匆忙跑出道观寻找薛珧和时花。
  道士被五花大绑扔在一棵大树旁边,用怨念的眼神望着他们几个。沈知风完全无视,跨步到了薛珧面前,认真道:“你会凡间的易容术不?”
  “怎么?”
  沈知风立刻将自己骗义竹君画新灵符的事情告诉他,并接着道:“只要他拿出灵符,我就立刻恢复原本的模样,将他直接抓个现行!所以,你需要配合我演戏,变幻成书生模样。”
  “用灵符不行吗?”薛珧疑惑道。
  沈知风叹气:“你扮演的是凡人,身上笼罩着灵力,他会不怀疑吗?”
  薛珧托着下巴想了想,淡淡道:“如此说来,你之前的计划并没有完成是不是?”
  “……”
  沈知风顿时沉默下去,过了好一会儿才不满的嚷嚷道:“总之,只要能抓住义竹君,其他的细节根本不用在意了啊!”
  “这次计划能成吗?”薛珧道。
  沈知风翻着白眼,一字一句道:“能成!你快告诉我京城里有什么易容很厉害的人吗?!”
  薛珧面无表情道:“我对京城里的人并不熟悉。”
  沈知风眼珠子转了一下,来到倒是面前,打了个响指道:“你说吧,在京城哪里能找到会易容的人?”
  “菜市口。”道士道。说完,他狠狠咬住自己的嘴唇,眼神中更多的愤恨。
  薛珧听到这三个字,脸色瞬间变得很难看。他的拳头攥紧,浑身微微颤抖。
  沈知风点点头,随后转头对时花道:“你在这里假扮下这个道士,我跟薛道长去去就回。”说完,伸手拉住薛珧的手腕,急急忙忙离开。
  道士愤怒的看着两个人身影消失,一点儿也出不了声。
  薛珧被沈知风拽着走,脸色阴沉不说话,周身笼罩着杀气。
  沈知风小心翼翼瞥了一眼他,试探着开口道:“你的父亲在菜市口问斩的吗?”
  “是。”薛珧从牙缝里挤出一个字。
  沈知风抿着嘴,眼前浮现出薛珧六七岁的模样,叹了一口气,道:“你说你对着京城所有的神像祈福,是不是也包括芃羽上神的?”
  薛珧点了一下头:“我父亲是被冤枉的,而且参与这件事人的好像是被法力保护着。我猜测仙人们应该会参与,于是将这件事在祈愿中说出来,但是却没有一个理会我。”
  绝望的薛珧没有办法,跌跌撞撞来到了掌管农作物的芃羽观。当时天色已晚,祈福的人都已经散去,整个道观冷冷清清。
  他认为至少这也是个上神,于是进去祈福,将自己的冤屈系数说出来。
  祈福进行了三遍,周围没有任何的征兆,只有看管香炉的仙子默默注视着他。
  他想,大概芃羽不管这个,垂头丧气的站起身准备离去。
  就在这时,整个芃羽观金光大盛。他疑惑的转过头,就见到一身白色华服的芃羽从神像中缓缓走出来。
  仙子见状吓得脸色铁青,哆哆嗦嗦跪倒在地。叩头道:“上神请回,您这样显灵会受到天庭的惩罚!”
  芃羽却笑眯眯的摇摇头,淡定的拍拍仙子的后背,道:“师尊向来宠爱我,上次不小心放走穷奇,也只是抄写了一些经文。这次最多关禁闭而已,不用担心。”
  仙子焦急道:“可是显灵也会消耗您大量的法力!”
  “我法力多,不怕。”芃羽温和道。
  仙子被堵的说不出话来,只能低着头叹气。
  芃羽缓步走到发呆的少年薛珧面前,盯着他的眼睛道:“是你在祈愿吗?”
  薛珧有些害怕的向后退了两步,颤声问:“你真的是神仙吗?”
  “不然呢?”芃羽指了指身后的神像,“这个神像是刻着玩儿的吗?”
  薛珧惊讶的合不拢嘴,他心目中高高在上的神仙,说话这么……接地气?
  他吞了吞口水,拽了一下芃羽的白色衣襟,小心翼翼开口道:“那你听到我的祈愿,会帮助我吗?”
  芃羽毫不犹豫:“帮不了。”
  薛珧被噎了一下,脑门上流下一滴汗。按理说,就算帮不上忙,也会说个委婉的话。到了芃羽这里,非但不委婉,反而还拒绝的这么直接。
  芃羽收起脸上的笑,道:“我这次显灵,就是为了告诉你,你就算把天上所有的神仙都拜遍了,这个忙也没有人会答应下来。”
  “为什么?!”薛珧有些震惊。
  芃羽道:“因为你父亲的命运是早就注定好了的,不能违抗。否则,不光是你,我们神仙也要受到惩罚。一切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具体的情况我也无法说明……”
  薛珧皱皱眉:“就算是你们神仙做了坏事,你们也不抓吗?”
  “关键是,我们神仙其实并没有作恶啊。”芃羽耐心解释,“那个卖官的人背后的也不是神仙,是妖怪啊!这只妖怪既不吃人也不伤人,我们没有理由抓他。”
  “死了人,才会抓吗?”薛珧攥紧拳头。
  芃羽一时语塞,她不知道该怎么说他才会懂。
  薛珧眼神中满是恨意:“你们仙人口口声声说会帮助我们,吃着我们的香火,到头来却告诉我很多事情无能为力!那我为什么要对你祈愿?!”
  芃羽愣了一下,张了张嘴最后还是将话咽下去。
  薛珧抹了一把眼角,吸吸鼻子转身跑出了道观。
  街道上灯光闪烁,行人走走停停。他飞奔在其中,感觉自己孤单无比。没有人能够帮助他,甚至连希望也不给他。
  而就在父亲问斩的那天早上,他想到了一个主意。既然妖怪需要害死人才能被抓,那么自己就作为一个被它害死的人!
  于是那天,他决定去菜市口堵囚车,让自己被打死在街上。这样仙人们就有理由管这件事,自己的父亲也能得救了。
  当侍卫的脚快要落下来的时候,芃羽却显灵带走了薛珧。
  “父亲被问斩后,妖怪算是害死了人,于是被仙界抓去惩罚。”薛珧冷漠道,“但是父亲已经被冤死,再有惩罚又怎么样?而且这件事并没有完,之后类似的事情还是在发生着。”
  受到刺激的薛珧跑去芃羽观,指着神像恶狠狠的骂她不该救自己。
  芃羽在骂声中再次显灵,只是这次她没有周身环绕着金光,而是无精打采的满身伤痕。
  她静静的听着薛珧骂完,有气无力地问道:“你用自己的命换回父亲,他会继续安心的活着吗?”
  薛珧听到这句话,咬住嘴唇想说什么,最后只有眼泪落下来。他抱住自己的身子,在道观里发生大哭起来。
  只有七岁的他根本想不到这么多,只是希望父亲能够跟自己一起生活。
  芃羽温柔的拍了拍他的肩膀,深深叹息一声后消失。
  薛珧想要给她道歉,抬起头时却发现她已经不见了。从那以后他每天都来道观祈福,只是再也没有见到她的身影。
  时间流逝,等到他再次听到她消息的时候,竟然是得知凡间要将她的道观全部砸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