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孩童灵魄(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沈知风来到二楼,准备拽黎落上神的头发。
  黎落上神看到挡在自己面前的沈知风,翻了一个白眼后,道:“你作为上神,居然还跟着一仙子胡闹,看来是又想去凡间接受惩罚了。”
  “你这人……”沈知风捏捏拳头,随后想起什么一般,从地上抹了一把灰尘再从他衣衫上擦手。
  黎落上神当即跳起来,愤怒道:“你干什么?!”
  沈知风叉着腰道:“我可是知道你的弱点,别让我抠鼻子抹你身上。”
  “你这样还是上神吗?”黎落上神拍了拍身上的灰尘,下意识向后退了两步。他非常爱干净,这是上次一同去救扶阳将军时候意外得知。
  沈知风哈哈大笑了两声,凑近一些黎落上神道:“就算不抹你身上脏东西,我也可以去借二郎神的狗。”
  “我认输,你放过我好不好?”黎落上神脸色有些苍白。
  沈知风很满意的摇头晃脑,借着去触碰的机会拽下他的头发。之后,她满意的拍拍手,淡淡道:“紫秋仙子哪里不好,你看她的表情那么厌恶?”
  “没有哪里不好,就是她的热情让我浑身鸡皮疙瘩掉了一地。”黎落上神说着抱着双臂,还颤抖了一下。
  楼下紫秋仙子热情的目光又看过来,黎落上神感受到的一瞬间,头发都快竖起来,那感觉不比被恶鬼缠身。
  沈知风不想再多与两个人说什么,转身上楼准备去问候文昌星君。
  文昌星君对沈知风彻底改了,见她快要靠近的时候,一巴掌拍在自己的脑门上,直接晕倒在桌子上。
  沈知风额头有些疼,只好耸耸肩膀,转身离开了禁闭室。
  她认为此次前来非但没有害别人受伤,还帮助了紫秋仙子。这样仙人们都会知道,她接触的人也不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这是万万没想打,半个时辰后,在紫秋仙子的注视下,黎落上神闹起了肚子,伴随着发烧。文昌星君自己那一巴掌拍狠了,至今还在昏迷。
  紫秋仙子吓得大哭,哀嚎声传遍了整个天庭。
  于是,沈知风的“瘟神”名号更加响亮。
  她绝望万分,直接闭着眼从南天门跳了下去。耳边风呼啸而过,她想就让往事都随风吧。
  就这样,沈知风再次狠狠的砸在了自己在齐州的道观,并且砸中了一个正在祈愿的人。
  周围的凡人吓得纷纷起身,关心倒在地上的人如何。沈知风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正好对上被压在身下的薛珧的眼神,冰冷的如同利剑。
  沈知风咧着嘴尴尬的笑起来,匆匆忙忙从地上爬起来,摸着头打招呼道:“这么巧薛道长,你居然来祈福?”
  薛珧冷漠的拍拍身上的泥土,道:“不是凑巧,而是我一直在这里等你。”
  闻言,沈知风倒吸一口凉气,随后结结巴巴道:“你,你等我干什么?”
  凡人们都用震惊的目光看着这边,此刻沈知风没有显灵,薛珧就像是在对空气自言自语。他瞥了一眼身后的众人,面无表情道:“出去说。”说着站起身,径直走到道观大门口。
  沈知风就像是个小跟班一样,撇着嘴跟在后面走到了大街上。
  此时日上三竿,大街上不少百姓在闲逛,有的则是跟小商贩讨价还价。
  薛珧眼神冷淡的走到了胡同边,转头看向沈知风。她被这眼神吓了一跳,小心翼翼的凑过去,像是个犯了错的孩子一样。
  “沈知风。”
  薛珧突然开口,吓得她一个激灵。她挤出一个笑容来,道:“在,在,我在,你,你要干什么?”
  他眼神复杂的盯着沈知风看了好一会儿,淡淡道:“你离开的这一个月时间,我一直在道观等你回来。偶尔也会对着神像祈愿,不知道你听到过没有?”
  “我,我在天庭忙着处理一些事情,所以没有去听祈愿内容……”沈知风尴尬的笑起来。
  薛珧眼神中带着一丝失望,半晌又问道:“天庭的事情……处理的还好吗?”
  沈知风听到这句话,脸色瞬间阴沉下来。沮丧了好一会儿,她才叹气道:“处理倒是处理的还好,只是我不到半天时间抓了两个仙人扔下诛仙台,还让三个仙人关禁闭,天庭的人现在对我更是避之不及了……”
  薛珧想起之前义竹君说的话,不由得心疼起来。他伸出手来拍了拍沈知风的后背,温柔道:“做这些事你后悔吗?”
  沈知风摇摇头:“再给我一次机会,我还是会这样做。我是上神,就要肩负起这些责任,以及明白这件事产生的后果。”
  “谢谢你……”薛珧道。
  沈知风愣了一下,疑惑道:“谢什么?”
  薛珧定定的望着沈知风,道:“因为你我才会为我父亲报仇。还有,之前的事对不起。”
  “啥?”沈知风有些搞不清薛珧的脑回路。
  薛珧低下头,道:“我之前不该任性,害你因为三次显灵而让自己在仙魔大战中受伤,以至于现在灵力完全使不出来。”
  “这件事啊!”沈知风大大咧咧的笑了一下,“已经是百年前的事情了,我早就全都忘记。我很高兴能帮助你,也是因为你这番话,让我更加坚定我做的是正确的。”
  薛珧眼神闪烁一下,轻叹一口气道:“你真的是……跟我想象中的仙人们不一样。”
  “在你心中,仙人是什么样子的?”沈知风倒是好奇了。
  薛珧托着下巴想了想,道:“我在书上看到过描写仙人,拯救苍生探讨仙法,有时甚至还会聚在一起思考三界的存亡。”
  “哈哈哈,你从哪里看到的这些啊!”沈知风无奈的摆摆手道,“你想的太多了,仙人和凡人也一样,经常聚在一起打牌唱歌,有时候还会为了抢夺一个功德打起来。”
  薛珧一脸不可思议,沈知风的话刷新了他的三观。
  沈知风眯起眼睛来笑了笑,想起玉玄帝君准给自己的两天假,在凡间就是两年的时间。两年内不用参与功德评比,相对来说会逍遥快活一些。
  就在这时,她感觉到齐州城门外好像有浓烈的煞气飘荡过来。一旁的薛珧也察觉到煞气,靠近沈知风道:“应该是有什么妖怪在作祟。”
  二人对视一眼,顺着煞气传来的方向移动过去。
  走出齐州城大门,眼前出现一座满是煞气的森林。森林里时不时发出不知道是什么的叫声,让人鸡皮疙瘩掉一地。
  沈知风吞了吞口水,下意识的去拽薛珧的衣襟。
  薛珧非但没有嫌弃,反而一下子紧紧握住她的手腕,温柔的安慰道:“别怕,就算有危险,我也会保护你。”
  沈知风的心脏漏跳了好几拍,微微颤抖道:“我真的可以相信你吗?”
  “当然。”薛珧淡淡的说着,拉着沈知风继续向前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