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大殿捉妖(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沈知风被一路押到大牢门口,并且狠狠将她推进其中一间牢房中。沈知风倒在地上,愤怒的转头,他们已经离去,只有一条碗口粗细的链子拴着大门。
  “为什么宫殿中还有大牢啊!”
  她绝望的大喊,但并没有人搭理她,只有回声在一遍遍回荡。
  沈知风冲过去扒这牢门,从栏杆的缝隙里向外望去。整个大牢昏暗无比,只有不远处的一盏小油灯隐约闪烁。油灯旁,一位牢头正在喝茶看书。
  大牢里阴冷潮湿,沈知风身上单薄的衣衫根本无法抵御。她打了好几个喷嚏,撇着嘴点燃一道火灵符来取暖。
  这里面安静无比,好像并没有其他人。沈知风席地而坐,托着下巴思索起来。
  如果说王妃不是蛇妖,那么一定是其他人将煞气沾染到她的身上。在整个古滇国,能够做到这点的恐怕只有那个人。
  想到这里,沈知风的脸色有些苍白起来。
  突然,一阵婴孩的啼哭声划过整个牢房。而在外面看书的牢头像是没有听到一样,居然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沈知风皱皱眉,咬破手指在坑洼不平的墙壁画下法阵。随着咒语的落下,一道巨大的光亮闪过,大牢的柱子系数消失。
  她顺着婴孩的啼哭声寻找过去,但是除了空无一人的大牢以外,什么都没有发现。
  沈知风眯起眼睛,感觉面前大牢的气息好像与其他地方不同。她仔仔细细寻找,终于被她发现了蛛丝马迹。
  在这间牢房的左上角不起眼的角落,竟然挂着一枚幻境灵符。
  沈知风咬破手指,用血在灵符上画了几下,整张灵符瞬间化作青烟消失。
  大牢渐渐消散,出现在沈知风眼前的景象,让她惊讶的忍不住捂住了嘴巴。
  一个满是稻草堆砌的地面上,无数的婴孩都躺在上面。大多数断气,只有一两个奄奄一息的活着,痛苦的哭着挣扎。
  这简直就是地狱!
  沈知风双手结印,将灵力输送给还有生命迹象的几个婴孩身体里。他们的痛苦暂时得到缓解,哭声也停了下来。
  已经断气的婴孩灵魄被困在身体里,无数的煞气包裹着他们。
  沈知风心疼的要用稻草去盖他们的身体,结果掀开稻草就发现下面居然有用血化成的巨大法阵!
  她捏了个诀将稻草去掉,发现这个法阵竟然是通过吸收婴孩的怨灵来练就巨大怨灵的!等到法阵完成,只需要用主人的血为祭,这怨灵就会从今以后只听从主人的使唤!
  沈知风一直以为蛇妖寻找婴孩的目的是为了长生不老,如今看来竟然是要获得强大的怨灵作为属下!
  她蹲下身子细细查看法阵,脸色更加苍白。如今这个法阵还有几个婴孩的灵魄就能完成,而那几个活过来的婴孩灵魄也被困在这里,如果强行带走就会将灵魄撕裂出来。
  将法阵破坏的方法也有,就是用画法阵人的血来更高法阵的模样!
  “必须找到蛇妖。”
  沈知风这样想着站起身,突然赤羽剑从身后伸过来,直接架在她的脖子上!她举起手来,微微转头,就见到满头白发的国君站在自己的身后,手中握着赤羽剑。
  果然,蛇妖幻化成了他模样。
  国君带着一丝嘲讽道:“法阵还有一个时辰就能完成,你认为你能阻止的了吗?”
  沈知风耸耸肩膀,一副无所谓的样子道:“不试试看怎么能知道。”
  “你现在动一下就死定了,还要试试看吗?”国君问道。
  沈知风没有回答,悄悄的用一只手画灵符。国君的视线快要移动过来的时候,沈知风忙开口道:“你现在力量这么强大,为什么还需要练就怨灵?”
  国君哈哈大笑着,模样渐渐幻化回女子的模样。她的模样妩媚无比,一双细长的眼睛微微眯着,缓缓道:“当然是要古滇国成为整个凡间最强的国家。”
  “你是妖怪,为什么要做这样事情?”沈知风忍不住问道,“凡间的事情跟你没有关系。”
  蛇妖赤羽剑靠近沈知风一些,声音冰冷道:“这件事和你没关系,而且很可惜,这个计划我不准备终止。我要让你亲眼看看,这个法阵是如何生效。”
  沈知风听到这番话,气不打一出来,怒道:“你是有什么毛病吗?”
  蛇妖有些反应不过来,疑惑道:“什么意思?”
  “你怎么会觉得我能在这里乖乖看着一切发生而不阻止呢?”沈知风翻着白眼问道。
  蛇妖被噎的有些愤怒,赤羽剑紧紧贴在沈知风的脖颈上,一字一句道:“你怎么阻止我?”
  沈知风满脸鄙视:“我是傻还是缺心眼,什么计划都要告诉你?”
  这完全不按套路出牌的话让蛇妖脸上的愤怒越来越多。
  就在这时,沈知风灵符终于画好,直接甩向身后。
  蛇妖一个侧身躲避,顺便用赤羽剑去砍灵符。剑快要接触到灵符的时候,灵符一下子消失在她的眼前!
  她警惕的四处观察,那些灵符突然在她身后现身。她愤怒的砍过去,灵符再次消失。她发现这些灵符就是诚信在逗自己,越发愤怒,砍出去的速度越来越快。
  这正好中了沈知风的计谋,她趁着蛇妖不注意,又甩出去几道火灵符。那些灵符拐着弯在空中旋转,最后落在了赤羽剑上。
  整个赤羽剑顿时燃烧起来,蛇妖下意识将剑丢了出去。
  赤羽剑在空中熄灭了火焰,回到沈知风的手中。
  蛇妖恢复成蛇的样子,用尾巴将那些;灵符系数打碎。见沈知风拿到了剑,她瞪着眼睛道:“你真卑鄙。”
  “你没有资格说我。”沈知风握着赤羽剑,身上的红色衣裙无风而动,就像是在黑夜中闪烁的火焰。她腰间的铃铛噼啪作响,目光灼灼如同天神降临。
  赤羽剑被沈知风抛出去,直接在蛇妖的身上划开了一道口子。
  沈知风一个纵身握住剑,居高临下的指着蛇妖,得到道:“看来,赤羽剑还是在我手中比较好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