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误入坑底(4)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薛珧”沉默了好一会儿,随后冷笑一下,脸渐渐变成遇宁的样子。他耸耸肩膀,有些遗憾道:“我还以为我假装的很好,没想到竟然到头来竟然还是被你给识破了,是因为我装的是你心上人吗?”
  “心上人”这三个字一出,沈知风恨不得当场冲上去与他打一架。
  穷奇和易安陵当即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随后惋惜的摇摇头。
  遇宁缓缓落在沈知风面前,嘴角带着一丝蔑视的笑,道:“你说你丢不丢人,一个仙人竟然会对凡人产生感情。”
  “你这么关心我,是看上我了不成?”沈知风咬牙切齿道。
  遇宁闻言哈哈大笑起来:“魔界和仙界的人怎么相爱,这不是找死吗?”说着,还不忘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穷奇。
  穷奇的脸色苍白起来,捏着拳头低下头。
  沈知风愤恨的瞪着遇宁道:“你再胡说八道,我一定杀了你。”
  “在这里,你的灵力被封印了那么多,怎么杀我?”遇宁说着一把掐住沈知风的脖子。
  他的动作非常快,手上的力道也非常强。沈知风提起赤羽剑要砍过去,被遇宁一只手按住手臂。她感觉身体里的力量又再次被封印,根本无法挣脱开。
  穷奇和易安陵见状,冲上来攻击。
  遇宁云淡风轻的挥挥手,两个人的身体飞了出去,狠狠撞击在石壁上。石壁中伸出两道锁链,将他们二人完全捆在上面。
  他将沈知风按在墙壁上,冷哼道:“你知道为什么在这里你的力量会消失吗,因为你从来不相信自己是仙人!”
  沈知风皱皱眉头,不理解道:“但是按照这个逻辑的话,穷奇难道不相信自己是凶兽?”
  “我就是凶兽,不用相信!”穷奇无奈的喊道。
  沈知风翻了个白眼,道:“看了吧,你的这个逻辑不对!”
  遇宁额头上青筋跳动了两下,加重手上的力道,勾了一下手指。一枚尾羽从沈知风怀中飞出来,直接落入他的手中。
  沈知风想到,自己竟然因为太忙忘记将前段时间找到的尾羽给帝君。
  遇宁将尾羽收好,一脸得意道:“就你这样还想重生洙宇帝君,根本就是一个笑话。他活过来的第一件事,恐怕就是将你杀了。”
  “洙宇帝君杀我干什么?”沈知风有些迷惑。
  遇宁靠近沈知风,冷笑道:“真不知道你是真的失忆了还是假装失忆,当初洙宇帝君被你从背后用赤羽剑穿透的事情,参与过仙魔大战的都知道!”
  什么?!
  沈知风的脸色苍白起来,颤抖道:“你,你胡说!”
  遇宁哈哈大笑道:“到底是不是胡说你自己心里清楚!为了防止别的仙人泄露这件事,你将他们全都灭口。可惜你忘了魔界有人看到,那就是我!”
  “我没有!”沈知风狡辩道,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遇宁说的是真相。
  在狐胡的宫殿之中,洙宇帝君那种杀意绝对不是假装出来。
  “到底是不是假的,恐怕你心里面早就有了答案吧?”遇宁冷哼一声道,“你在跳下诛仙台的时候折断赤羽剑,不就是因为你用它斩杀了洙宇帝君吗?”
  沈知风手中的赤羽剑不由得捏紧,想到一开始剑身上布满的裂痕,心狠狠疼起来。究竟是怎么样的绝望,才会让芃羽上神下此毒手?
  遇宁嘴角勾起一丝得意的笑,道:“不如加入我们魔界,和我们一同反抗天庭吧!”
  “如果我真的答应了,你们不害怕我会背叛吗?”沈知风咬牙切齿道。
  遇宁眼神中突然弥散起层层杀气,长长的指甲对着她咽喉的位置,道:“既然如此,与其让你成为我们的威胁,不如就此结果了你吧!”
  眼见着指甲快要刺穿沈知风咽喉的时候,一道光芒闪过,紧接着蓝色的身影出现在遇宁的身后。薛珧面容冷漠的出现,手中玉短剑直接横在他脖颈处。
  遇宁瞥一眼身后的薛珧,冷笑道:“没想动一个凡人竟然能闯进这里,佩服佩服。”
  “放了她!”薛珧冰冷的声音传来。
  遇宁松开沈知风的喉咙,双手举起来,脸上依旧挂着冷笑。
  沈知风捂着喉咙长舒一口气,身子慢慢从墙壁上滑下去。她缓了好一会儿,提起赤羽剑的时候想到方才的话,竟然使不出一点儿力量。
  薛珧望向沈知风,问道:“怎么处置这个人?”
  沈知风没有回答,而是对着赤羽剑发呆。
  趁着这个功夫,遇宁拍了拍手。煞气从墙壁周围弥漫起来,将他的身体完全掩盖在其中。
  薛珧慌忙打出灵符吹散煞气,眼前已经没有了遇宁的身影。扫视一圈后视线定格在穷奇和易安陵身上,他匆匆打出两道灵符。
  灵符飞过去将锁链震断,二人终于解开封印。他们远远的望着薛珧,神情复杂。方才他们听到遇宁的话,思索着沈知风是不是真的喜欢这个凡人。
  沈知风此刻没有心情顾及这些,感觉手中的赤羽剑有千斤重。
  她在心中疑惑,洙宇帝君和芃羽上神关系不是很好吗,为什么芃羽会用赤羽剑杀了他?
  薛珧发现沈知风的神情不对劲,拉了拉她,道:“咱们出去再说。”
  沈知风缓缓抬起头,看到四周的煞气再次涌现出来,明白现在不是自己纠结的时候,于是点头答应下来。
  薛珧用玉短剑划破自己的手指,将血滴在上面,顺势在墙壁上画出一个巨大的法阵。法阵发出刺眼的光芒,形成一道结界将几个人的身体笼罩在其中。
  他们的身体腾空,不一会儿就会到了碧浮观。
  此时的碧浮观有不少信徒来祈愿,根本没有注意到这几个突然出现的人。
  易安陵试探着运行金丹,依旧是什么力量也没有。他不由得叹了口气,嘟囔道:“折腾了这么久,还是凡人的身子。”
  “我倒是恢复了。”穷奇得意的说着,奔出碧浮观恢复成老虎的形态,拍了拍翅膀围着道观外转了一圈后落下。
  沈知风皱着眉头,没有发现方才攻击自己和易安陵的怨灵,忍不住道:“怎么回事,那个怨灵去了什么地方?”
  薛珧愣了一下,脸色有些难看道:“街道上满是怨灵,你说的是哪一个?”
  闻言,沈知风的血液顿时倒流起来。
  街道上满是怨灵,为什么自己一个也看不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