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小小麻烦(6)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整个街道完全黑下来的时候,一位身穿粉色长裙的女子飞快跑进了六其观。
  道观里没有一个人,甚至连灯也没有点。女子的目光坚定的望着神像,随后狠狠叩头,小声道:“希望六其君能赐予我一段好姻缘。”说完,女子又将十个铜板放入功德箱之中。
  她站起身,心满意足的走到道观门口,一道光芒飞了过来,落在她的身后。她丝毫没有察觉,就这样来到了大街上。
  不远处,一位穿着朴素的书生走了过来,看到她竟然在深夜一人行走,不免产生保护欲。他走过去,与女子寒暄几句,提议送她回家去。
  女子见他似乎不是坏人,欣然接受。两个人便顺着街道,向黑暗中走去。
  沈知风趁着没人注意,溜进了六其观之中。她随手扔出去几道灵符在神像周围,随后释放了灵力进行攻击。
  随着光芒的闪耀,明远直直的从神像中跌落。他惊恐的看着沈知风,仿佛是被抓了个正着的小偷。
  沈知风早就预料到是他,高昂着头冷笑道:“明远,你为何会出现在六其君的道观里?”
  明远当即狡辩道:“我是看六其君和我师尊的道观紧挨着,所以偶尔过来帮帮忙,难道这也有错?”
  “如果是帮助六其君我也就不说什么了,但是……”沈知风冷哼一声,“你确定是帮助她,而不是想用这种方法害她?”
  明远咬咬牙,心虚道:“你说什么,我完全听不懂!”
  沈知风眼中满是嘲讽,大笑了两声道:“你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你想什么。破军观恐怕不归摇光管吧,这里就是你们帮着他积累功德的地方。但是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你想要害六其君,故意为她伪造功德,这样揭穿了就可以让她直接从天庭受到处罚。”
  明远没有说话,看样子沈知风都猜对了。
  沈知风居高临溪的盯着明远,眼神中满是杀气道:“那么现在你告诉我,为什么要用这种方式嫁祸六其君?”
  事到如今,再狡辩也不会有人相信。明远深吸一口气,捏紧拳头道:“因为她抢了时花的大量功德,我不能忍受!”
  这个原因出乎沈知风的预料,她愣了愣道:“你难道喜欢时花?”
  “只是好感。”明远义正言辞道,“我承认我对时花有些不该产生的感情,但是看到时花功德被抢走痛哭的样子,我还是想要为了时花报仇!”
  沈知风皱起眉头:“但是这也并不是六其君的错,当初时花帮助她的时候,就已经料想到这样的结果。”
  “你又不是时花,怎么知道她不在意?”明远怒道。
  沈知风面无表情道:“你也不是时花,这样做她会开心吗?”
  明远一时语塞,只能低下头。
  这时候道观的门打开,粉色衣裙的女子走了进来。她揭掉额头上的灵符,恢复成薛珧的模样,眼神有些空洞。
  沈知风有些纳闷,好奇道:“薛道长,是明远为你配的姻缘让你不开心吗?”
  “闭嘴吧,我以后再也不要扮成女装。”薛珧冷漠道,并且恶狠狠的瞪了明远一眼。
  明远看到眼前的一切,才恍然大悟。原来方才那进来六其观祈愿的女子是薛珧假扮,目的是试探自己是不是真的在道观之中。
  对于一个来祈福的男人,都能配上男子的姻缘,一眼就可以看出有人用法术捣鬼。
  原来一切都是沈知风的算计。
  沈知风早就在听到六其君没有弟子的时候,想明白也许这件事不是有人要帮助六其君,而是准备陷害她。
  大概是之前义竹君和文昌星君受罚,让明远想到现在的计谋。
  薛珧脸色阴沉可怕,大概是对于装扮成女子耿耿于怀。
  沈知风则是拍了拍他的肩膀,很认真的安慰道:“薛道长,其实你真的很适合装扮成女子,举手投足之间……”
  话音未落,薛珧杀死人的眼神瞪过来,她也只好闭上嘴巴。
  明远感觉自己被沈知风耍得团团转,气的牙痒痒。他挣扎着要从地上站起来,无奈身上的灵符束缚着他,根本动弹不得。他怒视着沈知风,冷声道:“你难道觉得自己做的一点儿错也没有吗?”
  “啥?”沈知风完全不理解他的逻辑,皱着眉头思考着里面的逻辑。
  明远接着道:“如果当初你能察觉到你手下被抢夺走功德,还为此难过的哭泣,我就不会有今天想要报仇的想法。”
  这个逻辑就好像是自己走在大街上被小偷偷走了荷包,不去追赶小偷,反而怪身旁的路人没有发现一样。
  沈知风皱着眉头,用不可理喻的眼神望着明远。半晌,她缓缓叹了口气,道:“其实,六其君根本没有抢夺时花的功劳,而是时花自己想要帮助她。”
  六其君在白天的时候告诉过她关于时花帮忙的事情,想来明远一定是误会了。
  “你胡说,那为什么时花会经常对着功德箱哭呢?”明远继续狡辩道。
  沈知风没有办法,捏了一道灵符打出去,轻轻呼唤时花的名字。
  不消半刻,时花一脸嫌弃的出现在众人面前。她本想着埋怨沈知风为何大半夜叫自己,在看到倒在地上被灵符束缚住的明远,瞬间震惊起来。
  “你认识他吗?”沈知风开门见山道。
  时花点点头,小心翼翼道:“之前帮助六其君的时候,与明远见过几次,他今天这是怎么了?”
  沈知风冷漠道:“他比较好奇,你为什么经常对着功德箱哭泣,是不是被六其君抢夺走了功德?”
  时花嘴角抽搐起来:“这是谁想象力这么丰富?”
  沈知风没有回答,而是意味深长的看向明远。他不甘心的抬起头,问道:“难道不是吗,几个月前开始,你就经常对着自己的功德箱流泪!”
  时花眨巴着眼睛,一副无辜的样子道:“我那不是看着功德箱流泪,而是因为自己的功德有时候增长的出乎我预料,我揉揉眼睛确定一下而已。”
  明远听到这句话,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