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漠北灾难(4)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看着两个人离去的背影,沈知风郁闷的眼泪都快落下来了。她回到郑鹏的帐篷里,拖着下巴发呆,周身散发着愤怒的气息。
  郑鹏在床上瞄了她好几次,最后还是忍不住问道:“你是仙人吗?”
  “是啊。”沈知风没好气的回答。
  郑鹏眼睛闪亮亮道:“既然仙人来到我们村子,看来瘟疫的事件应该很快就能解决吧。”
  沈知风不想打击郑鹏,只能冷漠的点头道:“差不多吧。”
  郑鹏并没有因为沈知风的冷漠而退缩,则是笑眯眯的问道:“这位仙人,你是认识那位薛道长吗?”
  “不认识,第一次见到。”沈知风还是知道自己的身份。
  郑鹏有些失望,道:“这样啊,我还以为你了解薛道长。”
  沈知风听到关于薛珧的话题稍微有了兴趣,转过头来好奇道:“薛道长帮了你们很多忙吗?”
  “非常多。”郑鹏认真道,“他在调查这件事的时候,完全不注意休息。就算之后生病也不停下来,还在不断寻找破解瘟疫的办法。可惜他毕竟是凡人,身体也会支撑不住,晕倒过好几次……”
  沈知风低下头,眼神有些暗淡下去。他不想要停下来,也许就是担心自己会忍不住想念芃羽上神。她突然有些后悔与他打交道,也许自己继续与他保持距离就不会产生这么多事情。
  沉默了好一会儿,她又问道:“进到村子里之后,他有没有用凤纹硬币?”
  郑鹏仔细想了想,道:“你说的应该是腰间的那个硬币吧,他从来没有用过。我也问过这是不是法器,他告诉我是护身符。”
  沈知风手指攥紧,心里无比酸楚。
  郑鹏笑起来,道:“这位仙人,你说薛道长这么努力的为我们村子破解瘟疫,会不会之后被封个什么神仙?”
  “封神仙?”沈知风有些不解。
  郑鹏解释道:“我看过一本话本叫做《封神演义》,不就是说有功德的凡人会被封为仙人吗?”
  沈知风无奈的笑笑道:“封神只是存在于里的,真正的仙人大多是修炼飞升。他们都需要经历九九八十一道天雷,才能拥有自己的仙籍。”
  郑鹏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原来这么麻烦,难怪薛道长不当神仙。”
  他不是因为麻烦不当神仙,而是不想进入神仙那么复杂的体系之中。
  沈知风叹息了一声,正是因为他的这种想法,才会让两个人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她还是当自己是凡人,才没有控制感情,没想到现在收场有些困难。
  郑鹏瞥了瞥沈知风后,小心翼翼的开口道:“仙人,你认识芃羽上神吗?”
  本名被人喊出来,沈知风吓了一跳,有些发愣道:“认识啊,你难道也是她的信徒?”
  郑鹏摇摇头,道:“我只是有些好奇,因为薛道长好像很喜欢她,经常提到她不说,还会露出思念的神情。”
  啥?!
  沈知风听到这里有些发愣。
  薛珧喜欢芃羽,有没有搞错啊!
  这算什么,凡人信奉曾经救过自己的仙人,结果慢慢产生感情了吗?!
  凡间那些狗血的小话本都不敢这么写!
  沈知风嘴里吐着魂烟,脑子里已经混乱成一团。她现在被打击的根本抬不起头来,自己在薛珧面前根本算是替代品。
  但是自己的心情却无比复杂,毕竟芃羽也是自己,不过是三百年后的自己罢了。
  她脸色苍白的如同一张白纸,什么也说不出来,只能趴在桌子上吐魂烟。郑鹏之后又说了什么,她一点儿也没有听进去。
  也许是太累了,趴着趴着沈知风竟然睡着了。梦里她梦到薛珧告诉自己,他喜欢上了芃羽上神。她感觉天崩地裂,又不知道如何面对。
  怀着郁闷的情绪睁开眼睛,恰好迎上薛珧探究的目光。
  沈知风吓得直接跳起来,下意识向后移了移脚步。她尴尬的抬起头来寻找碧浮上神的影子,想要他来解救自己。但是屋子里除了躺在床上的郑鹏以外,也就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她眨巴着眼睛,装出无辜的样子道:“碧……上神呢?”
  “他让我来给你传话,他还要在树林里调查一段时间,所以让我先回来休息。”薛珧冷漠道。
  沈知风有些莫名其妙,非常不理解碧浮上神的用意,这样做无非是给自己和薛珧一个独处的机会啊!
  明明他之前口口声声让两个人保持距离,到头来又作出这样“打脸”的事情。
  她总觉得可疑,忍不住伸出手来掐住薛珧的脸,并且狠狠拽了一下。薛珧的脸颊温暖无比,除了些许的灵力闪烁外,也没有其他奇怪的感觉。她松开手,还是有些怀疑。
  薛珧的脸颊上留下两个红手印,眼神中带着一丝愤怒,问道:“你又发什么神经?”
  “我有些不放心,毕竟魔界的人总是喜欢装扮后欺骗仙人。”沈知风笑的一脸灿烂。
  薛珧没有说话,眼睛直勾勾的望着沈知风。他好像还在观察,总觉得沈知风的神情与芃羽太过相似。
  沈知风紧张的低下头,语无伦次道:“薛道长,再怎么说咱们也算是男女有别,你用这种眼神看我会让人误会。”
  “谁误会?”薛珧冷冷的问道。
  沈知风示意他回头看郑鹏。
  薛珧却丝毫不在意,淡淡道:“我现在比较在意,你跟芃羽上神什么关系?”
  沈知风心跳漏跳了好几拍,紧张道:“我,我跟她没有什么关系啊。”
  薛珧似乎还是有些不相信,眼睛定格在她脖子处的项链上。尽管沈知风将坠子藏在衣服里,但是还能够隐约看到一个龙的形状。
  沈知风下意识捂住胸口,结巴道:“薛,薛道长,您眼睛往哪里看呢?!”
  “能否让我看一下项链?”薛珧道。
  沈知风无法拒绝,手指按在坠子上面,犹犹豫豫的准备捏个诀暂时糊弄过去。
  就在这时,薛珧冷漠的开口道:“不准使用障眼法。”
  “……”
  被看穿了!
  沈知风郁闷至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