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 漠北灾难(7)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沈知风看到不少煞气从桌椅处散发出来,并且在空中摇摇欲坠。她脸色苍白,盯着头顶上的“羽”字,冷漠道:“又是僵尸吗?”
  随着话音的落下,整个房间里的蜡烛突然闪烁起来。黑暗与红色交叠,沈知风不由得眯起眼睛来,就见到僵尸的身影隐隐约约浮现出来。
  “砰”的一声巨响落下,所有的桌椅从空中掉下来,直接散落一地。红色的烛火再次亮起,僵尸苍白的面容被映衬着出现,泛着诡异的红色。
  沈知风将赤羽剑挡在身前,装作淡定道:“你到底想做什么啊?”
  僵尸冷笑着走近她,淡淡道:“现在你没有灵力,就没办法反抗了吧?”
  “你这是趁人之危,就算获胜了有什么快乐可言?”沈知风有些无奈,她真想抓着他的头发告诉他,自己并不是芃羽。
  僵尸的手指按在赤羽剑上,感受到上面一丝灵力都不存在,顿时得意无比。他的脸渐渐凑过来,在距离十几公分的位置停下。沈知风看着他脸上坑坑洼洼的沟壑,忍住恶心移开眼睛。
  他以为沈知风感觉到害怕,不由得得意起来,道:“芃羽,我要让你尝尝被封印住的痛苦。在这个不见天日的地方,感受一下孤独的忧伤!”
  僵尸说的春风得意,反观沈知风则是完全不在意的样子。她本来还在担心,听到这句话后默默将赤羽剑收起来,无所谓的耸耸肩膀,道:“我还以为是什么,原来只是关在这里啊,简直是家常便饭。”
  “什么?!”僵尸皱起眉头。
  沈知风眨巴着眼睛耐心解释道:“你有所不知,我在天庭的时候几乎经常关紧闭。在那个小屋子里还要抄写天规,比这里无聊多少倍。对于我来说非但不会感觉到孤单,反而还会觉得是一种放松。”
  不用去面对天庭那些乱七八糟的任务,也不用与薛珧特地保持距离,确实还挺轻松。
  僵尸见她完全不在意的样子,反而有些三观崩塌。
  沈知风将他推开自己一段距离后,摆手道:“赶紧走,我要在这里独处了。”
  僵尸愣了好一会儿,换上一副凶狠的表情道:“自己一个人独自待着没有任何力量,反而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重见天日,难道不孤独吗?”
  “不孤独啊。”沈知风笑嘻嘻道,“难道你就只是因为孤独而决定报复我吗?”
  这句话让僵尸被噎住了,当初他被封印在一个狭小的空间里,除了每天担惊受怕之外,还在盼望着哪一天能从封印里出去。他想着,如果自己能够出去,一定要让芃羽尝一尝这个滋味。就因为有这个信念,他才会去吞噬凡人的灵魄增强力量。
  如今看着沈知风兴奋的脸,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打开的方式不对。
  他托着下巴仔细看了看沈知风,忍不住问道:“为什么你不会觉得孤单?”
  “没有为什么啊,就是心态问题。”沈知风笑眯眯道,“当你对外界有期待才会感觉孤单,我一点儿期待也没有,所以很轻松。”
  僵尸反复咀嚼沈知风的话,最后犹豫着开口道:“其实这场瘟疫不是我做的,我只不过是听从了魔界人的诱惑,从而来这里吞噬凡人的灵魄。至于为什么会产生瘟疫,我也不清楚。”
  沈知风眯起眼睛来,思索着这种专门吸引仙人来镇压的事情,绝对不是僵尸想做的。
  还没想明白,僵尸突然痛苦的捂着胸口蹲下,浑身颤抖起来。
  他身子周围的煞气越来越重,最后身体完全被包裹住,只留下一个头隐约出现在煞气中。
  沈知风察觉到不对劲,焦急的问道:“你怎么了?”
  僵尸抬起头来,一双眼睛变得通红。他咬牙切齿,最后直接喊道:“快跑,魔界的人要操纵我身体!”
  “什么?”沈知风话音未落,僵尸突然抬起两只手,狠狠掐住沈知风的脖子,将她整个人按在墙壁上!
  沈知风的赤羽剑落在地上,两只手去掰僵尸的手指。没想到僵尸的手越来越紧,让她几乎快要被掐晕。
  她看到僵尸的眼神变得异常嗜血,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遇宁?”
  僵尸的脸上挂上得意的笑容,声音转变成了遇宁:“芃羽,你这么容易就看出来了啊?”原来是他的灵识进入到僵尸的身体里,从而操纵僵尸行动!
  沈知风有些无奈:“为什么你每次都喜欢掐我脖子,是什么癖好吗?”
  “我想要你身上的尾羽。”遇宁说着,勾勾手指准备施展法力。沈知风双手狠命护住胸口,不让羽毛落入他的手里。之前羽毛被抢走,她懊悔了好久,这一次绝对不能再让他得手。
  遇宁眼神中带着一丝杀气,直接用另一只手去掰沈知风的手指。
  沈知风发现掰不懂遇宁,索性大叫起来:“非礼了啊!”
  遇宁的手不由得停下来,用复杂的眼神盯着沈知风看了看,随后皱着眉头不满道:“你好歹是上神,能不能不要叫的这么让人无语。”
  “你掰我的手就是非礼,男女授受不亲!”沈知风理直气壮。
  遇宁翻着白眼,想着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把沈知风掐晕过去得了。
  就在他手上的力道再次加重的时候,房间顶部有什么动静传来。他的手顿了一下,就见到一抹蓝色的身影直接落下来。
  沈知风不用看就知道是薛珧,惊喜的大喊道:“薛道长,你来救我了?”
  凤纹硬币在红色光芒中闪烁一下,紧接着冲着遇宁飞过去。遇宁不得不松开沈知风,转身躲避着硬币的攻击。
  沈知风慌忙捡起地上的赤羽剑,像是看见救命稻草一样跑到薛珧的身后,对着遇宁吐舌头道:“这下你可撒不了野吧?”
  “你个区区凡人,为何能操纵仙界的法器?”遇宁险险的躲开硬币,愤怒的问道。
  方才那凤纹硬币飞过来的时候,上面强烈的灵力是仙界所特有,按理说凡人是操纵不了的。
  薛珧并没有回答,而是面无表情道:“把瘟疫的破解方法交出来。”
  “想的美!”遇宁说着又要遁地逃走。
  如果他这次逃走了,那么这里的瘟疫将会永远无法终止!薛珧直接甩出几道灵符,缠绕着他的身体困住他!
  遇宁挣扎了几下没有挣脱开灵符,不甘心的喊道:“你有本事别搞偷袭!”
  “对付你这种人,不偷袭都对不起你!”沈知风接话道,并且狠狠对他吐舌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