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 漠北灾难(8)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遇宁一副誓死不从的样子,嘴巴紧闭一句话也不说。
  薛珧将他一把推倒在地,一只脚踩在他的头上,冷漠道:“将解药交出来,否则我会让你魂飞魄散。”他的眼神犀利无比,就像是雄鹰看到了猎物。
  遇宁有些震惊,总觉得这个眼神无比熟悉,但是一时间也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薛珧加重了脚下的力道,并且又一道灵符飞过去,将想要从僵尸身体里飞出来的遇宁灵识完全封印住。
  遇宁再次要逃走的想法被终结,只能透过鞋底瞪眼睛。
  沈知风第一次见到这样耍狠的薛珧,有些害怕的向后退了退。他的眼神让她联想起玉玄帝君,带着不可抗拒的威严。
  薛珧完全不在意,又飞出几道灵符,在遇宁身旁化作无数的蝙蝠,贴在他的胳膊上准备吸血。僵尸的身体如果被吸血,那么遇宁的灵识将会永远封印在里面了!
  “说不说?”薛珧冷漠道。
  遇宁眯起眼睛来打量了一番薛珧,冷笑道:“没想到一个凡人竟然能作出这么恶毒的事情,让我不免有些刮目相看啊!”
  “少废话,交出解药!”薛珧一字一句道。
  遇宁没有办法,只能缓缓道:“用僵尸的血洒在村子的正中央,一切都会结束。感染者可以喝一滴僵尸的血,立刻就会康复。”
  薛珧冷冰冰问道:“就这么简单?”
  “你要是不相信就算了。”遇宁冷哼道。
  薛珧将遇宁从地上拽起来,挥手将蝙蝠化作青烟消散。紧接着,他一手拽着遇宁,一手拽着沈知风从坑里跳出去。
  又回到树林里,沈知风感觉心情舒畅无比。
  薛珧无心想别的,直接用玉短剑划破僵尸的手,拽着他把血滴在村子里。
  遇宁不满的嚷嚷道:“你至少把我灵识放出去再滴血吧,疼死了!”
  “闭嘴!”薛珧厉声呵斥道,之后又随手拿过来一只碗,盛了不少僵尸的血。他抱着碗去给感染者喝,而沈知风则是眼神复杂的盯着薛珧看。
  薛珧将所有的感染者都救治好后,自己才喝下解药。身体里的难受和冲击恢复不少,他也长舒一口气。
  他想起自己在树林里晕倒的事情,手指不由得捏紧凤纹硬币。缓解自己痛苦的竟然是这个硬币,要不然他根本赶不上解救沈知风。
  也许冥冥之中有种牵引,让他跟沈知风二人有所联系。
  他叹了口气,来到遇宁身边,发现他的灵识早就在二人不注意的时候破开封印逃走。
  村子里的瘟疫已经解开,他也就懒得去追究。
  薛珧转头看向沈知风,她脸上的伪装已经完全退去。在坑里折腾了这么一趟,她身上的道袍完全烂了,脸上还挂着不少泥巴。
  他的心微微有些疼,忍不住用袖子擦干净她脸上的污渍。
  沈知风受宠若惊,瞪着大眼睛脑袋里一片空白。
  薛珧的手缓缓放下去,声音中带着一丝无奈道:“为何要瞒着我?”
  沈知风不知道如何回答,咬着嘴唇低下头。她恨自己的没用,为什么就算拼命挣扎,也会对薛珧越来越心动。
  两个人的眼神撞击在一起,很快又分开。他们心跳不由得加快,谁也没有再说话。一种尴尬的气氛在二人之间升起,还带着一丝丝温暖。
  薛珧心中一遍遍骂自己,为什么会对仙人产生感情。他不明白,两个人之间什么时候开始失控。
  就在这个无比尴尬的时候,一阵咳嗽声响起。
  两个人同时回过神来,有些发愣的转头看过去,就发现咳嗽的人竟然是被封印住的碧浮上神。
  他一直保持着被沈知风封印的样子,身体动弹不得,只能眼珠子滴溜溜转。他正对着薛珧和沈知风这边,也就是说方才他们的举动都被看在眼里。
  沈知风翻白眼,道:“你嗓子不舒服去吃药,别在这里乱咳嗽。”
  “我也不想咳嗽。”碧浮上神一脸不满,“但是你们两个眉来眼去,完全注意不到这里有个喘气的,我实在看不下去,所以才会咳嗽起来!”
  沈知风脸色难看,郁闷的走过去,伸手去破解他身上的灵符。手指触碰到灵符,完全感觉不到上面的灵力,才想起自己的灵力被封印还没有解开。
  思来想去,最终还是将求助的目光集中到薛珧那里。
  薛珧面无表情的挥动玉短剑,灵符化作青烟消失。
  碧浮上神深吸一口气,总算能动弹。他不满的瞪了一眼薛珧,转头扯了扯沈知风的胳膊,轻声道:“瘟疫不是解决了吗,你的灵力被封印为什么没有解开?”
  “我也不知道啊。”沈知风郁闷的叹气,再次尝试运转灵力,依旧什么力量也没有。
  她一肚子疑问,思虑再三,道:“我还是找我师尊帮忙吧。”
  僵尸倒在地上失去直觉,看样子短时间内不会清醒。沈知风放心的让薛珧带去一个人烟稀少的地方封印,自己则是跟着碧浮上神回去天庭。
  沈知风依依不舍的对着薛珧挥手告别,直到看不到他的身影才扭转过来头。
  碧浮上神冷着脸道:“我看你是动了凡心,所以灵力才会消失。”
  沈知风没有接话,她现在担心无比。
  好不容易到了南天门,守卫在看到沈知风的瞬间,像是看到什么怪物一样吓得连连后退。
  弄得沈知风一阵郁闷,忍不住问道:“我又做了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事情吗?”
  “上神,您从禁闭室逃走的事情,整个仙界都知道了。”守卫怯生生道,“现在天庭都被你的‘壮举’吓到,不敢太过接近你,生怕被连累。”
  沈知风想到玉玄帝君发怒的样子,就微微有些害怕,小心翼翼问道:“师尊什么表现?”
  “玉玄帝君现在在神霄殿,没有人敢去见他。”守卫道。
  事到如今,只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沈知风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直奔向神霄殿。她脑海中已经预演出千万种谢罪的办法,甚至连跳诛仙台都想到了。
  等到了神霄殿大门口,勇气一下子都消散。她脚步不由得停下里,突然很想逃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