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章 莲子星空(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沈知风在屋子里挑了好一会儿,总算找到一件相对来说最为低调的衣服。这是一件白色道袍只有在袖口雕刻了几朵小荷花。腰带虽然是暗红色,但是依旧不忘绣上凤凰图案。
  “还真是喜欢凤凰啊。”沈知风不由得感叹出声。
  红衣小童子捂着嘴巴轻笑一下,道:“上神,过去我们这样说您都会骂我们,怎么如今自己说起来了呢?”
  沈知风皱皱眉头道:“我过去很喜欢凤凰吗?”
  红衣童子想了想,认真道:“也不是一开始就喜欢,大概是跟洙宇帝君合作了几次后,才开始疯狂喜欢凤凰。而洙宇帝君则一直很喜欢龙纹,两个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那时候就有人调侃,说你们两个是龙凤呈祥,每次一合作,什么难题都会解决。”
  沈知风脸上露出复杂的神情,犹豫着问道:“那么我们两个人就没有闹翻的时候?”
  “怎么会,关系好的就像……”小童子说到这里,顿了一下后没有再说什么,而是偷偷观察着沈知风的表情。
  沈知风心中有了一丝怀疑,忍不住问道:“关系就像什么?”
  小童子怯生生的看着沈知风,半晌才不自然道:“就像是谈恋爱似的。当然这不是我说的,是一些仙人在灵识宫嚼舌根的时候说的。”
  又是在灵识宫嚼舌根,那个地方迟早有一天要一锅端!
  沈知风翻着白眼,心中困惑不已,两个人关系好成这样,按理说应该会被玉玄帝君警告啊。她眼珠子转了转,最后凑近小童子小声问道:“师尊没说过吗?”
  小童子摇摇头,道:“从来没有过。”
  “那么你有没有在外面听说过什么关于洙宇帝君仙逝的传言?”沈知风忍不住又问道。
  小童子有些莫名其妙,但还是诚实回答:“洙宇帝君不就是被魔界的人杀了吗,还有其他什么传言吗?”
  “没什么……”沈知风尴尬的笑笑,暗自嘲笑自己为什么会想到遇宁的话,那不过是随口胡说的。
  换好衣服,沈知风在小童子的带领下来到后院凉亭处休息。
  天庭十二个时辰都是眼光明媚,没有黑夜和阴天的变化。但是莲子阁却全然不一样,不但有黑夜,还有阴雨天的变化。大概是为了顺应自己在凡间生活过的迹象,芃羽上神利用灵力将这里改造的跟凡间一样。
  之前她听说,在夜晚降临的时候,还能够看到漫天星空,就像是只有梦境里才会出现的景象。
  沈知风很好奇这里的变化,看着天色日头正足,让小童子为自己沏了一壶茶,坐在院子里耐心等待黑夜的降临。
  芃羽不愧是整个仙界最讲究的仙人,喝茶的茶杯也做的精致无比。茶杯全身通明,盖子呈现荷花的形态,粉粉嫩嫩的还挺好看。泡上茶叶,还可以隐约看到闪烁的光芒。
  喝了一口,露水伴着茶香,不亚于自己在外面喝过的所有茗茶。
  沈知风一边喝着,一边欣赏周围的景色。鸟语花香,悠闲自得。
  茶水一点点的喝淡,沈知风发现日头还没有下去。她郁闷的趴在桌子上,思索是不是芃羽仙逝后这里就不再有黑夜。
  想着想着,竟然不小心睡着了。
  迷迷糊糊之间,不知道过了多久,耳边响起了脚步声。脚步在她身旁停下,摸摸她的头发,再为她盖上一件衣服,随后悠悠的叹了口气,再次走远。
  沈知风想要睁开眼睛看看究竟是谁,但是眼皮沉重完全睁不开。她只能嘲笑位置盖衣服的那个仙人,明明自己不是凡人,却被这样照顾。
  等到她再次睁开眼,映入眼帘的便是满天星光。四周都是荷塘,映衬着天空的星光,只有凉亭悬浮在其中,仿佛是无意间跌入星空之中,又像是在做一场梦。
  沈知风瞪着眼睛,大脑一片空白。本以为做事如此高调的芃羽,做出来的星空一定是灿烂无比,没想到竟然是如此梦幻,美丽的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她静静的看着星空,感觉内心都安静下来,仿佛已经没有了任何烦恼。
  看的太过入迷,连红衣童子进来她都没有发觉。等到小童子到了她眼前,她才回过神来,下意识的抽出赤羽剑抵挡。
  小童子立刻跪倒在地,道:“上神,是我!”
  沈知风看清楚来人后,将赤羽剑收起,疑惑道:“你进来怎么一点儿声音也没有?”
  “上神,是您太过专注了吧。”小童子无奈的叹了口气。
  沈知风一时语塞,不满的撅着嘴道:“好吧,那你有什么事情吗?”
  “就是来问问上神,司命星君在外面等候多时,您什么时候出去迎接一下?”小童子毕恭毕敬道。
  沈知风皱皱眉头,看到自己身上披着的白色外套,想来一定是方才他为自己盖上。毕竟他知道自己是凡人,意识到她可能会着亮也是情理之中。
  没想到司命星君平日里跟自己作对,关键时刻还会为自己着想。她心中一阵温暖,当即大踏步走出凉亭。
  待客厅里面,司命星君正在慢条斯理的喝茶。他见到沈知风走过来,立刻行礼道:“打扰到上神,还望赎罪。”
  沈知风笑嘻嘻的摆摆手:“我还没谢谢你为我盖衣服呢。”说着将外套递过去。
  司命星君没有接外套,而是一脸疑惑道:“我从未为上神盖衣服,这衣服也不是我的啊。”
  沈知风眨巴着眼睛,盯着衣服仔细看了一阵,皱眉道:“那奇怪了,这衣服究竟是谁的啊?”
  “看上去很像洙宇帝君的。”司命星君道。
  沈知风更加疑惑,看着衣服微微发呆,问身旁的小童子:“在司命星君之前,还有人来过我的房间吗?”
  “玉玄帝君来过,但是待了一会儿就走了。”小童子回答。
  沈知风心下奇怪,默默收起外套。
  司命星君眯了眯眼睛,道:“比起这件外套的事情,其实我有件事情想问你,比较紧急。”
  “说吧。”沈知风眼皮跳动一下,总觉得司命星君一严肃就不是好事。
  司命星君淡淡道:“你是不是前段时间见过穷奇?”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