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 冥界冥王(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薛珧告诉沈知风,经过自己这两年的调查,小唯是被抓去了幽都鬼界,由鬼王看守。
  沈知风皱起眉头,不由得问道:“魔界抓走人,怎么会让鬼王看守呢?”
  “不知道,我去不了幽都鬼界,因此具体什么情况没调查出来。”薛珧叹气,“我只知道这个鬼王很难缠,性格极其古怪,要让他放人恐怕很难。”
  看来要调查具体情况,只能去幽都鬼界。
  沈知风问道:“怎么去幽都鬼界呢?”
  薛珧沉默了好一会儿,才缓缓开口道:“幽都鬼界是被冥界掌控,要想去那里必须经过冥王的同意。”
  “怎么这么麻烦。”沈知风一阵心烦。
  冥界她从来没去过,只能请求援助。她郁闷的剁了剁脚,冷漠道:“土地老儿,出来!”
  随着沈知风的话音落下,地面下钻出来一个佝偻老头儿。他脸上皱纹密布,手中握着一支莲花拐杖,这个就是镇守着齐州城的土地。他在见到沈知风的时候,匆忙行礼:“上神,不知道深夜叫老儿出来有何事情?”
  “怎么去找冥王?”沈知风懒得与他多言。
  土地老儿听到这句话,脸色当即阴沉下来。他盯着沈知风打量了好一会儿,才颤声问道:“上神真的要去找冥王?”
  “你看我像开玩笑的样子吗?”沈知风不耐烦道。
  不知道冥王跟芃羽有什么瓜葛,总觉得一提到冥王众人的眼神都是怪怪的。
  土地老儿有些为难道:“也不是看上神您开玩笑,只是这件事过去了近两百年,上神您难道还不准备放过冥王吗?”
  “啥?”
  沈知风一听到这里面有故事,当即眼睛闪亮亮。她最喜欢听故事了,哪怕故事的主角是自己。
  土地老儿有些不能理解沈知风的表情,但还是毕恭毕敬道:“上神,冥王当初也不是有意要带走那个凡人姑娘的。毕竟掌管命运的是司命星君,他也只是依照命令来行事。您当初大闹冥界够了,现在难道还不肯放过他吗?”
  天啊,简直是天大的秘密,芃羽居然大闹过冥界吗?!
  要是唠这个她可是来兴趣了!
  沈知风兴奋的一把抓住土地老儿手臂,期待道:“你是说,我大闹过冥界?!那是怎么样的情景,能给我讲讲吗?”
  土地老儿像是看怪物一样看着沈知风,大概觉得这个上神疯了。
  沈知风反应过来,装出郁闷的样子道:“其实我从诛仙台下上来就失忆了,过去的事情一点儿也记不住,还请告诉我吧!”
  “你确定是失忆,不是疯了?”一旁的薛珧面无比穷道。
  沈知风狠狠瞪了薛珧一眼,继续用期待的眼神盯着土地老儿。
  见沈知风这么执着,土地老儿无奈的摇摇头,轻轻晃了几下手中的拐杖。一道光从莲花中散发出来,紧接着出现一道影像。
  那影像中,芃羽上神目光灼灼的站在冥界的入口处。面前是黑石堆砌而成的大门,以及两边用刀交叠在一起的侍卫。
  这里常年黑夜,石头上散发着幽暗的光芒,看上去有些恐怖。
  “叫你们王来,我有事要问他。”芃羽上神双手叉腰,高昂着头道。
  两个侍卫互相使眼色,之后其中一个匆匆忙忙跑进石门之中。
  芃羽则是漫不经心的扫视着周围,但等了半天也没见到冥王出来。她似乎有些失去耐心,抽出赤羽剑一下子将侍卫打倒在地,之后将石门从中间劈开,大踏步的走进了灰尘之中。
  还没走几步,紧接着一身黑色长袍的男子缓缓从灰尘中走了出来。他头上带着骷髅头发冠,模样柔美无比就像女子。
  这就是冥王。
  他双手抱在胸前,有些无奈道:“芃羽上神,一点儿耐心也没有怎么当仙人?”
  芃羽上神面无表情道:“你还没给我解释为何将茉莉带走?她明明是被冤枉,而且我也与牛头马面商量好不带走她,你为何亲自前来带走她?”
  “因为牛头马面打不过你,也跑不过你,当然要先稳住你的情绪。”冥王面无表情道。
  芃羽上神瞪起眼睛:“你什么意思?”
  冥王冷笑一下,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之所以牛头马面同意你的提议,就是因为你用赤羽剑威胁了他们。他们回来将这件事告诉我,我也就只能亲自出马。天命不可违,我可没有你这个逆天而行的勇气。”
  芃羽上神显然被冥王的话刺激到,二话不说提起剑进行攻击。
  整个冥界尘土飞扬,将两个人的身影掩盖在其中。一白一黑的两个身影交叠在一起,时不时有灵符飞出来,打倒冥界的石壁。
  战斗进行了好一会儿,两个人总算停下来。芃羽上神得意洋洋的轻笑起来,转动着手中的赤羽剑一副胜利者姿态。
  冥王停在原地,想要继续战斗却发现自己的身体被灵符束缚住。他怒视着芃羽上神,道:“你太卑鄙了,快把我放开!”
  “在找到茉莉之前,你就在这里耐心等着吧。”芃羽上神说完,快速跑向往生河。
  影像转动,芃羽上神站在往生河畔,望着远去的船有些微微发愣。上面载着已经喝下往生水的茉莉,她的脸上带着一种从容和淡然。
  一切都迟了,她将要入轮回。
  芃羽上神愤怒的用赤羽剑狠狠打进往生河水中,紧接着巨大的水流冲击起来。水形成了水龙,在整个冥界四处乱窜,见到石壁就毁灭。所以的灵魄都尖叫起来,四散着到处跑,一时间整个冥界陷入茫茫水之中。
  影像到这里就结束,土地老儿捂着头将拐杖收好,声音颤抖道:“就因为这件事,冥界缓了三四年才重新运营。但是最让冥王生气的是,玉玄帝君得知此事非但没有狠狠责罚上神你,反而还笑的非常灿烂。”
  “为什么?”沈知风有些震惊。自己求个情都受罚,大闹冥界居然一点儿事也没有。
  土地老儿似乎也有些不解道:“帝君说,你敢于对抗不公平这点很值得赞赏。但是闹的冥界不得安宁也不可以放过,所以关了一个月的紧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