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种子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与此同时,在韩青帝与老妪祈雨完后,返程途中,中洲大地四处也陆陆续续开始了祈雨活动。
  新野州府,受府台大人邀请,来了一批儒门君子。人人手持朱豪,大肆泼墨,一个个手写雨字凌空悬于府衙上空,疾驰奔走,搅乱风云。
  泽西州府,来了一帮释门高僧,人人宝相庄严,手持禅杖,席地打坐,木鱼有节奏的敲起。漫天飞舞佛门箴言。
  为了这次祈雨活动,各地行动了起来。八仙过海各显神通,请的人是五花八门,凡是对祈雨略有心得道行的,都被各地父母官以各种各样的形式请来帮忙。
  这次干旱,赤地千里还是保守估计,造成了几大生态湖泊干涸,田地颗粒无收,民不聊生,大地干裂的可以埋人。
  对于此次祈雨,韩青帝印象深刻,久久不能平静。平时貌不其扬,手无缚鸡之力的外婆,竟然懂得黄老之术,竟可以人间之身,通过术法加持达到直通仙人,以求雨势的目的。
  这深深的震撼了韩青帝幼小的心,仿佛在他的心头开了一扇窗,打开了另一道门的钥匙。就像一棵种子埋入了心田,静等开花结果。
  好奇的力量是巨大的,至于具体能膨胀到何种地步,要看后续心路历程的发展。
  一路上韩青帝叽叽喳喳的,问东问西。
  “婆啊,祈雨是什么原理啊?”
  你是得道神仙吗?
  你会飞吗?
  祈雨时你脚踩的步伐是啥啊?
  老妪只是柔和的看着韩青帝。
  小孩子有些东西不用知道太详细,你只需知道我做这些都是为了附近百姓可以正常生活,免受干旱之苦。
  我不是小孩子了,韩青帝倔强的撅着嘴角。老妪只是哑然失笑,只顾着向山下走去。
  落后的韩青帝,充满了失落。凡事百依百顺的外婆,这次怎么不近人情了。
  有点失落哎……
  一路上毫无波澜,只是邻近山脚时,再次听到了上山时的“茻,茻,茻”声,只是发现外婆置若未闻。
  韩青帝不确定,外婆是听到了不在意,还是只有自己一个人听到了。充满了疑惑……
  直到回到家里,也没见外婆说一句话。摆放好包裹之后,一头扎进厨房做饭去了。可韩青帝的疑问不减反增,说好的祈雨,万事大吉,大功告成,这都回到家中了,天空也毫无动静。
  难不成祈雨失败了,韩青帝如是想着,要不然平时有问必答的外婆,今日为何一言不发?难不成祈雨失败,外婆面子上挂不住,索性不言不语,打发心中郁闷。
  回到家里专属于自己的一间茅草屋,韩青帝还在念念不忘,雨到底什么时候来,到底会不会来?祈雨到底有没有效果?不会是走过场,哄小孩的吧?
  但祈雨时外婆潇洒无比的身法,还是深深地烙印在韩青帝心中。以后有机会了也去学习一身道法,为民除害,做一个有用的人。
  韩青帝心里想着美事,屋外传来外婆的声音,今夜子时大雨倾盆而至,你看好就是。
  “什么,还可以知道几时大雨到。”韩青帝嘴巴张大的可以放下一个鸡蛋。
  小脑袋根本不够用了,本来以为能下雨就不错了,现在竟然还可以预测下雨时间,完全出乎了意料。不过还是保持怀疑,毕竟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没有亲眼所见,韩青帝还是不敢相信。
  韩青帝还在神游天外,外婆催促吃晚饭的声音,已经悠悠飘来。
  “帝儿,吃晚饭了。”
  屋外老妪的声音传来,韩青帝只得收起思绪,跨步走出屋子,来到平时一家三口用餐的厅堂。
  今天吃的是“葱花鸡蛋,香干炒肉,白米饭”一看伙食不错,韩青帝食欲大振,坐下拿起碗筷,狼吞虎咽起来。
  “慢点吃,又没人跟你抢,别噎着”。老妪满眼笑意,皱巴巴的褶子堆满了脸庞。
  “唔,婆,韩青帝吃的上气不接下气也不忘了打听下雨事宜。”真的会下吗?好热,我已经一个月没洗过澡了。村里的老井都见底了。村里的张银梁最近都不找我和泥巴了。
  会的,你要相信外婆,我们这一片一定会在今夜子时下雨,天人答应了的。今夜一定让你洗上澡,和上泥巴。
  吃完饭,老妪收拾碗筷。韩青帝坐在院子,眼巴巴的盯着天空,不放过一丝一毫的变化。一会坐着,一会站起,一会叉腰,一会围着院子转圈。
  当天空最后一缕光线隐去身影,小山村完全黑暗了下来。
  一手托腮的韩青帝,哈欠连天,上下眼皮打架。天空还是没有丝毫变化,从满怀期待到渐渐失望。进而回屋睡觉,韩青帝的心路经历了转折变化。
  夜渐渐深了,不知何时起,树上的干枯黄叶开始沙沙作响,院里的落叶随风飘荡,天空的云彩渐渐被乌云笼罩。这个黑夜发生了变化,屋檐的茅草随风摆动,惊醒了熟睡的韩青帝。
  其实整个小村庄都闻风而动,实在是太久没有变化,人们对于雨的渴望,胜过了所有。大部分村子人,披衣而起,站立在院子中。此时唯独韩青帝外婆的屋子毫无动静。似乎笃定这场雨非下不可。
  随着时间的推移,天上出现了闪电,雷声轰隆隆,狂风肆虐,漫天飞舞飘叶,茅草屋被吹的呼呼作响,远处的大树被吹的东倒西歪。
  随着最后一声雷鸣,雨应声而下。而此时正好子时。
  雨滴由小及大,慢慢倾盆而至。不一会,地面上汇聚成了一道道小溪流。
  村民喜极而泣,有人大声痛哭,有人抱团取暖,大家欢声笑语,蹦蹦跳跳,七嘴八舌说着开心的话语。大家有些挥舞着衣袖,有人东跑西跑奔走相告。
  此时有一佝偻着身子的老汉,一步一晃的来到韩青帝家的门前,深深一揖,老泪纵横。抱拳一拜,转身走入风雨中。
  韩青帝倒是认识这个老者,是这个小村子的村长。拜托外婆上西岩山祈雨的就是此人。
  韩青帝伫立在风雨中,久久不能平静,这个世间超出他这个年纪所能思考的极限。幼小的心灵满是震撼,不解。就在此时,祈雨时受过伤的额头,传来一阵刺痛,一阵空灵之音回荡在脑海“道”。
  韩青帝一怔,这是?幻觉?
  “帝儿,回吧,早点歇息”
  不容韩青帝做出反应,外婆已经转身回了屋子。放下思绪,拉开屋门回了屋子。坐在床上,回忆着今日的种种,韩青帝的内心突然萌生了修道的想法,就像一棵蒲公英,四处播种,就等开花结果。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