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文圣后人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吃过了饭,外婆起身拿起碗筷在收拾,外公也在打下手帮忙。多余的时间留给八年未见的一家人。
  韩青帝的母亲王霞,父亲韩长生,一家三口围坐在桌子上。
  王霞一把抱起自己的孩子,放在腿上,目不转睛的从上看到下。完全不顾韩青帝的抗拒,与满脸的不情愿。
  虽然从心理上韩青帝,当得知了前因后果之后,已经慢慢放下了芥蒂。但对于一个素未蒙面的突然出现的父母,本能上还是不能接受。一方面陌生感需要时间慢慢熟悉,任谁突然多了另一重身份,总会浑身不自在。
  王霞倒是可以理解韩青帝的抗拒。只是无数个午夜辗转反侧,痛哭流涕,思念孩子,一朝相见,实在不愿放手,怕一放手梦就醒了。
  这次辞任外门管事不是没有人有意见,执事堂眼看夫妇二人去意坚定,又有夫妇师傅二人作保,加上相当于自愿放弃以后成仙长生的机会。
  执事堂这才网开一面,不然封山期刚满,万物待新,急急脱离武当,万万没有此等规矩。
  虽然求仙问道,不是强买强卖,但一入此门终身是我门的传统是不能丢失的,最后折中做了别开生面的俗门弟子。这也变相说明了,武当派随机应变,有大派担当。
  韩长生蹲在一旁,双手插进袖管,看着儿子嘿嘿笑个不停。长的跟我一样俊俏,像我,不愧是我老韩家的种。
  但是把韩青帝看的发毛。
  “那个,你可以先把我放下来吗?我们聊聊?”
  韩青帝觉得不能这样被动,应该主动出击,既然心中还有一些愤慨不平,不如大家坐下来平心静气敞开心扉谈谈。
  关于你们所说这些年不露面的原因,我理论上认可。不过将心比心,事出突然我一时半会真的难以接受。我可以叫你们父母,也可以承认你们的身份,但我不会跟你们回家。我只和外公外婆一起,这个你们不能勉强我。
  “不行,韩青帝话还没说完。韩长生立刻跳出来表示不同意,我和你母亲日夜煎熬,心心念念与你团聚。”
  如今好不容易得偿所愿,我们必须把你接回家弥补我们这些年缺少的陪伴。这个没得商量,韩长生斩金截铁的说道。
  一时之间韩青帝也不知如何回绝。
  外婆听到此言,从厨房走出,作势欲打,韩长生讪讪的。
  “长生,王霞你们跟我过来。”
  孩子刚刚跟你们见面,又是第一次。长生你这种语气怕是要起逆反心理。
  老妪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语气。
  小孩子哪是这样带的,要靠哄懂不?他打小你们不在身边,突然出现已经够意外了。我知道你们心切,也要注意个方式方法。多哄哄,方法是多样性的。
  最后,韩青帝算是被连哄带骗的同意可跟父母回家。
  期间,到学堂教学处递交了转学堂申请,又请求师傅帮忙写了一封到其他学堂继续就读推荐信,拜别了师长。
  又来到村子向玩伴、村民告别,韩长生王霞也再次拜谢村民对其一家的照顾。
  终于安顿好了一切,到了离别的日子。
  一大早老妪就早早起床,做好了早饭,坐在院子里和平时一样整理草药。先分拣出草药里的杂草,然后分门别类,一棵一棵归纳整齐,齐整的摆放在一边簸箕里。全部整理好之后,全部倒在地上,又整理一遍,如此反复,一早上理了一遍又一遍。
  韩青帝起床吃了早饭,包裹自有母亲王霞收拾妥当。
  老妪像平时一样起身收拾碗筷,然后走入厨房。
  “岳母,娘,父亲,我们带帝儿回家了,抽空回来看你二老。”
  “回吧,老妪厨房也没出。法印干脆早饭也没见。”
  韩青帝拉着父亲的手,既有对未知的憧憬,也有忐忑。更多被新奇所占据,蹦蹦跳跳的走离了小山村。
  即将走离村口时,无意向身后一瞥,外婆高高的举着手臂,脸上的褶子好像这一刻更多了一点,外公高大的身影矗立在外婆身边,脑袋大大的,亮亮的。
  “帝儿,记得抽空回来看看外婆哦。”老妪沙哑软绵绵的嗓音随风飘来。
  “婆,我不走了。韩青帝再也忍不住,哭了起来。”只是被韩长生一带,出了村口,回头看,再也看不到一点身影。
  直至过了好久,粗糙的像树皮一样的双手,还在空气中挥舞,左右摇摆。
  “老婆子,舍不得吧。”
  谁舍不得啊,你个老不死的,你哪只眼睛看到我舍不得啊?
  老妪骂骂咧咧的。
  早上草药你理了几次,平时你只理一次的。老妪沉默无言,默默转身向家里走去。
  村里有个大和尚摇摇晃晃,唉声叹气。
  韩家祠村,距离西岩山十几里路程。村子是小镇第一大村,五千户人家。村子以韩姓为主,辅以李姓、白姓、张姓、雷姓、靳姓。韩姓是全村第一大姓,有两千户人家,其余姓氏各有几百人。村子以种田,收集山货为生。
  一路上韩青帝愁眉不展,闷闷不乐。无论母亲怎么开导,不见舒展眉眼。像一个霜打茄子无精打采,不言不语,低着头赶路。
  为了照顾孩子的脚力,夫妇二人没有刻意的御风飞行。大白天的未免过于惊世核俗,须知大部分普通百姓并不知江湖之远庙堂之高。一日三餐,三餐四季,平平淡淡一生俱是宿命。
  邻近傍晚时,韩家祠遥遥在望。韩青帝终于多了几分对新鲜未来的兴趣。探头探脑的看个不停,对家的兴致冲淡了离别的愁绪。
  三间瓦房,空旷的大院子,腐朽的大门,门口有一棵几人合抱的皂角树。坍塌大半的院墙是韩青帝对新家的第一印象。
  这还不如我的茅草屋,原以为要住大房子了,韩青帝大失所望。
  院内各种不知名的野草一人多高,西侧的承重梁裂开了拳头宽的缝隙,只得用一根粗木桩顶起,压上了大石块。正厅只有一张被虫蛀的不成样子的四方桌,上面摆放着几个祖先牌位。正中挂着一副模糊不清的人物肖画像,西屋破败不堪难以住人,东屋一张红色的床,看情形是这个家内唯一完好无损的东西,只是头顶的大窟窿,估计下雨就可以免费欣赏一出水帘洞。
  韩青帝满脑子黑线。
  韩长生也是满脑子冷汗,别把好不容易拐骗回来的孩子吓跑了。
  王霞挥手施了一个避尘咒,屋内瞬间焕发光彩,至少不用忍受霉味。然后一个驱火咒,院子的杂草瞬间焚烧一空。至于破旧开裂窟窿,只能以后修修补。
  终究是道法浅薄,做不来那无中生有。王霞有些懊恼。
  收拾到半夜,只能将就一夜。
  天亮时分,王霞去置办生活必需品,并请工人修补下房子。韩长生带着韩青帝首先拜访族长爷爷,算是认祖归宗。不过最重要的环节,需要到文庙进行。
  族长爷爷也是韩家祠的村长,是韩青帝亲爷爷韩一的亲弟弟。
  一一拜访了各路叔伯弟兄,爷爷奶奶,没出五服的韩家长辈,认祖归宗的重头戏来了。
  文庙,建造在村庄的中间地带。依坡而建,一个独门小院,门口竖立着一副大匾额“文庙”院内不大,密布着密密麻麻的石碑,碑文所记韩青帝一知半解。
  依稀看的懂“至理名言,先圣,祖师爷等一些零星词句。再就是韩姓几字,其他的过于晦涩难懂,韩青帝认真的一块一块看过去,不认识没事,不妨先记下来。”
  所以,当行至正殿,韩青帝一字不漏全部记在了脑子里。正殿匾额书写只有二字“韩林”,左联写的是:“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右联空白,韩青帝感觉左联气势磅礴,胸怀远大,读之,让人心神向往。
  韩长生来时路上已向韩青帝说明情况。文庙为韩家祠堂,所有新生儿满岁之日,皆需认祖归宗跪拜先祖。
  晚辈韩青帝,拜见各位列祖列宗,门口所言,晚辈心向往之,斗胆直言,千秋大事,我徐徐图之。
  韩青帝俯身低头下跪一气呵成。
  只是中间一副画像突然无风自动,抖落一地灰尘。蓦然间金光大作,脱离挂钩,直射韩青帝。围转一圈之后,自行返回原位,只是看起来比刚才破旧了几分。
  “文圣显灵,我韩家复兴矣。有此后人,可保高枕无忧。有一驼背老妪老泪纵横,疯言疯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