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洛倾城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饱饱的睡了一大觉,直到日上三竿,韩青帝才施施然起身。昨夜睡的很香,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的内容早就随着睁眼烟消云散。最近一直在赶路,饶是年轻人风华正茂、精力十足的年纪,也有些吃不消。这一觉睡的舒服坦然,疲惫一扫而空。
  赤脚下床,打着哈欠,推开窗户,阳光挥洒大地,积雪已经消融的差不多了。阳光照射进来,年轻人舒展着身体,大大方方伸了一个懒腰。
  阳光正好,等会看下游历一下洛阳城才是。
  招来了小二,打来了热水。舒舒服服洗漱了一番,换身一身干净衣服,韩青帝推开门走了下去。
  时间还早,一楼并无几个客人。掌柜的在柜台啪啪的打着算盘,小二哥斜靠廊柱昏昏欲睡。
  几名差旅的住客囫囵吃着白粥、佐菜,面点。
  “小二,韩青帝轻唤了一声。”
  小二吓的一哆嗦,公子我在呢。您需要点什么?
  这样,给我上一份白粥,一份咸菜,煎饺一份,茶叶蛋两颗。这些有吗年轻人不确定的问道。
  有的公子,您稍候。小二话没说完,已经迈开步子走向后厨。反倒把韩青帝弄的面面相觑。
  饭菜上的很快,屁股还没坐热,小二已经端着菜走来。
  麻利的放下饭菜,小二扭头准备继续回到廊柱打盹。反正还早,上午几乎不会有什么客人的早的多是一些第一次来到洛阳城的游客,起个大早,四处转转看看。其他的那些老油子,不到中午绝不起床。要知道洛阳城作为陪都,在九洲大地,算得上前二十内的大城了。各种稀奇古怪,好玩的多如牛毛。看的人眼花缭乱,烟花之地更是一绝,一到夜晚洛水里的花船装扮的花枝招展,灯火通明,夜夜笙歌到天亮,一片靡靡之音徘徊两岸。中午起的那帮客人,哪一个不是夜深人静在花船上豪掷千金,争风吃醋,夜晚包一个花魁冲锋到天亮时分,才步履维艰的回到客栈,蒙头大睡到下午。做这一行久了,小二有自己的为人处世,察言观色,拎的门清,绝不误事是原则。
  韩青帝叫住了意欲离开的小二。喝一口粥,夹一块咸菜,一边跟店小二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店小二一副有眼力见的样子,微微躬着腰,专注的看着韩青帝的眼睛,等待下文。
  示意小二坐了几次,小二回复不能坏了规矩,后来就不强人所难,让他继续一边站着。
  韩青帝说是第一次到洛阳城来,想打听一下城内可去之处,随便走走看看,增加远游见闻。
  其实一被叫住,小二就有所猜测,当下热情的介绍起城内值得一去处。
  小二不愧是经常接触南来北往的,一张嘴上下翻飞,口条硬是要得,滔滔不绝介绍起来口如悬河,韩青帝不得不拿手挡一下飞沫。
  小二说的兴起,推介起来不遗余力。
  通过小二的描述,韩青帝渐渐有所了解。小二重点推荐了三个地方,强烈要求值得一去。分别是:大佛石窟,白马庙,丽景城门。
  年轻人做到心中有数之后,抱之微笑。再三对店小二表示了感谢,小二摆手说不必。
  吃过了早饭,出了客栈,外边人流如织,叫卖声四起,一派喧嚣气象。略一沉吟,决定先从大佛石窟游起,仔细辨明了下方向,抬步走去。
  大佛石窟也在东城,距离醉香楼三十里。位于东城的边缘龙门山上,此山因大佛石窟而得名。龙门山东西横亘,说是山其实就是大一点的土坡而已。山上无一寸土壤,乱石林立,极度适宜石凿开刻。人皇历初年,人皇为信奉佛教的宠妃亲自部署安派九洲能工巧匠历时数年打造而成。其中又以卢舍那大佛最为声名在外,据传是根据宠妃相貌打造而成。后来宠妃随人皇飞升天界,这些传闻消失在历史尘埃中,无所考究。现今的神都城内应留有只言片语记载,但谁也不敢冒此大不讳。一个个石洞,依山而建,雕刻巧夺天工,或为佛陀,亦或者是菩萨。远观震撼心灵,鬼斧神工。大大小小上千个佛陀菩萨坐镇人间,俯瞻山河。后来佛光寺入驻其间,让佛光普照的大佛石窟更加光辉灿烂。佛光寺与白马庙合称九洲第一佛刹,年年坐而论佛,争论的不可开交、面红耳赤。也算洛阳城一景,每当论佛时,善男信女蜂拥而至,一睹风采。
  韩青帝先游大佛石窟,一方面是因为距离醉香楼近,便于行动。初到洛阳城,还是以熟悉周边为主。另一个原因,店小二已经直言不讳,大佛石窟与白马庙的难解难分,先游石窟后游白马庙算是有一个直观的先入了解。
  在街道上踱步两三里,街面商铺林立,各式各样的货物摆放其间,看的韩青帝眼花缭乱。竟然有一家摆放修炼法门,看的年轻人惊愕不已。
  修炼之法父母外公外婆也偶有讲述,多是大山门的不传之秘,怎可像大白菜似的,当街随意售卖。这大城是不一样啊,韩青帝暗暗想道。
  进去一看价格,贵的离谱。动辄万金起步,暗暗乍舌。所以只能过过眼瘾,只给看了看封面,看名字多是一些道门修行法门。
  曾经韩青帝也不是没有缠着家人学习修行法门。家人告知,宗门有严格规定,严禁擅自传于外人,一经发现,视情节轻重,轻则废去修为,斩去记忆,重则打入轮回,送你往生。
  所以在九洲对修炼法门管控严格,只能通过正轨渠道购买,或者拜入山上仙门修习。而功法的优劣又决定了未来成就的高低,所以选择一门适合自己的法诀,更是修行中人,重中之重的大事。购买的毕竟存在着一些意外,除非是财大气粗之辈,还要选择正规的途径。所以大部分人踏上修行之路还是走的拜山门之路。
  首先是,不是人人都具有修行的资质,这就是韩青帝一路走来,发现大部分人都和自己一样手无缚鸡之力。并不是人人都可以御风沐雨。但人人可以长命五百岁,确是公认的事实。例如当朝户部尚书靳文虎就有三百岁高龄。
  例如有的店铺卖一些会说话的灵兽,口吐人言,韩青帝刚一进入店中,就有一女声,公子欢迎光临。眼神扫了一圈,发现毫无人影,只有一只白狐,趴在木椅上。一度年轻人怀疑自己幻听,直到又一声,吓的韩青帝落荒而逃。最后回头一望,只见一只白狐对着自己咯咯而笑。大街上的行人见怪不怪,年轻人突然有些汗颜。
  虚惊一场,心有余悸的年轻人放下了闲逛的步子。找了一台马车,双方谈好价格,向大佛石窟行去。
  约莫半个时辰,石窟遥遥在望。硕大的卢舍那大佛映入眼帘。马车外三三两两一群人,成群结队,两相交谈。行至山脚处,车速慢了下来。马夫请示可否于此处下车,前方人流过多,不适宜通行。
  韩青帝与马夫约定好了来接的时辰,撩起帘子,走下马车。虽然已经有所心理准备,也被这人挤人车挤车的阵势吓了一跳。黑压压一片,到处都是人头,车顶。马车已经拥堵不堪,寸步难进。大部分人选择走下马车,步行走入石窟。
  听人议论:石窟分为内外门。内门为佛光寺僧侣修行之所,非允许不得入内,分界处设有结界守护。外门为观光游览区域,游人可凭佛光寺外门执事堂颁发的铭牌,入内游览。事实上游览区,皆为佛光寺外门负责,多是些修行不得志的僧侣奉寺之命在外管理俗家事务。
  韩青帝跟随大家的脚步,到达门口执事处,自有一名小沙弥送上一枚入内铭牌。凭铭牌入内,走过一座建在洛水之上的木质桥梁,大佛石窟映入眼帘。
  卢舍那大佛安安静静坐立石窟的中间部位,宝相庄严,雍容不凡。整体以石山精雕而成,人物面部表情丰富,各项细节处理的纤毫毕现、栩栩如生。可以想象,当年人皇的宠妃是如何的倾国倾城,母仪天下。
  看过卢舍那,还有上千个形态各异的佛像。有大有小,或躺或卧,雕刻俱皆栩栩如生,仿佛一个真佛、菩萨驾临人间。
  韩青帝一个一个看过去,直到落日西斜,才赏玩了一遍。直到此时才想起午饭也没吃,找到一家卖臭豆腐的小摊,花了一文钱先垫吧一下肚子。附近多是一些村民自发聚集的摊贩,供游人食用,佛光寺只做简单管理,并不收取摊位费用,但必须清理干净卫生,这是硬性要求。违反的永久不得入内摆摊,
  味道还不错,年轻人吃的津津有味。卖臭豆腐的老伯呵呵笑着,看人吃的开心,脸上满是笑意。
  随后跟着人流挪至一处人声鼎沸处。摊位前围满了人,男女老少皆有,人人含蓄而笑,笑意点点。
  原来此人也是有趣,其他人摆摊卖些吃食,他却反其道而行之。大变特变,摆起了擂台。韩青帝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一幕!
  擂台不为比试武艺,悬挂有一副画。画中是一名年约二七的女子,长的美貌可人,倾国倾城,虽然年纪不大,已经初露锋芒,冰肌玉骨,长发及腰,瓜子脸,杨柳小腰盈盈一握,端的是光彩夺目。擂台彩头倒是不少,足足十两金子。擂台题目为此女做一首诗,必须当众吟出,有大家代为评比,得第一者,即可得到十金。韩青帝来此之前,已经有几个自认诗词出众的男女,做过一番尝试。怎奈做的一般,众人并不认可。十金至今还摆放在台面上,无人问津。这可苦了这帮男女,如若得了十金还好,未得头筹者,反而要输给此人一金。此人至今已经赚的十金有余,围观众人看热闹的居多。竟是半天再无人下台出手!
  韩青帝本无下场的打算,念及出行一月有余,家中所给盘缠已经所剩不多。决定下场一试究竟。
  “我来,越过人流,来到人前。”看着出题之人说道。不过,我们换个玩法。如果我作之诗能入大家之眼,我不要十金,我要你赢取的十余金外加十金。当然如果我作的诗不入大家眼,我赔你十金。
  一听又有冤大头愿意下场,出题之人喜笑颜开。一双细小的眸子越发看不清楚,几乎看不到眼珠。
  成交。
  四周更是爆发出了雷鸣般的掌声,看热闹不嫌事大。
  略一沉吟韩青帝脑海已经浮现出一首诗:“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随着韩青帝话音一落,四周叫好声,络绎不绝。出题之人面色灰白,吓的不轻。终日打雁,被鹰啄了眼睛。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只是好疼。
  愿赌服输,快给钱。围观的群众大声叫喊!出题之人只得乖乖交钱。收起画卷,默默退出人流。
  韩青帝收起金子,退开人群,准备返回客栈。
  不对啊,刚才画中的女子好像是城主的女儿:洛倾城啊,我曾经有幸在街上见过一面。那人怎么有城主女儿的画像,快报告给城主府。
  有人高声道。
  渐渐有更多人反应过来。确实是城主女儿无疑,虽然得见的次数不多。但城主女儿可是洛阳城的名人,声名在外。打小长的貌美如花,更是洛阳城数一数二的才女。据传更是被蜀山掌教收为关门弟子,拥有这么高的曝光率。民众想不认识也难。当大家回过头来想要去找出题之人时,早已不见踪影,逃之夭夭。
  大家聚拢过来,把韩青帝围在中间,恭维声此起彼伏。公子年纪轻轻好文采,不简单啊脱口而出。韩青帝不善应付这样的场面,只得抱拳答谢。
  公子名讳,有人询问:韩青帝。
  然后急匆匆脱离人群,往与马夫的约定之处走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