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郡主驾到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寒冬腊月,万物凋零,天色随季节交替而更迭。
  醉香楼客栈门前,一辆马车渐次停了下来。韩青帝从马上跳了下来,抬头看了眼黑暗即将笼罩的天空。暗自庆幸,今日收获颇多,既游历了大佛石窟,知晓了许多风土人情,又解了盘缠之危机。可谓一举两得!
  付了车费,抬腿向客栈内走去。小二迎了上来,一脸堆笑:“公子您回来了,玩的可还尽兴。”
  再次感谢小二哥推介。韩青帝说着话抱拳一拜。
  “公子”
  和你一起的马夫早间你离开客栈后,已经离开了客栈。托我向你表达谢意!
  好的。
  待会你们把账单算一下,一切开销从押金里扣。如果不够我再补。
  韩青帝答道。
  客栈内一楼并无几个客人,两桌客人推杯换盏,嬉笑怒骂。
  随意瞥了一眼二楼,没听到一点动静。不禁有些疑惑。
  小二看出了韩青帝的眼神。忙答道:二楼今天有客人包场,目前还没到达。
  嗯。
  给我来份吃食送到房内,今日在房内用餐。
  韩青帝说完扭头上楼去了。
  好的公子稍等。
  小二一溜烟向后厨走去。
  来到三楼,推开房门,坐在床上想着最近的经历的一切。思虑着该给家人写封信报个平安了!
  起身来到房内的桌子处,桌面上摆放了整套的文房四宝。纸张虽然材质不太理想,但也不得不佩服店家的贴心。日常所需一应俱全!
  摊开纸张,拿木制镇纸压住纸张两端。在砚台了倒上水,轻轻研磨。直至润滑无凝滞,提狼毫笔用笔尖轻轻点墨,浸透整个笔尖,轻轻润色,直至可以下笔。
  书信写了两封,一封寄给母亲,一封寄给外公外婆。
  内容大同小异,把一路所见所闻,所思所想,跃然于纸上。我已初到洛阳城,住在醉香楼,一切安好。暂无归乡打算,接下来会继续游历。勿念,一切安好。愿家中一切都好。
  写好书写,抽出两个信封,写好封面,封好信口。一会交于小二寄出!
  门外响起扣门声,拉开房门,小二端着吃食站立一旁。
  “公子慢用,叫住欲离开的小二。”
  把两封信交于小二,说明地址,额外赏了一两银子。
  小二拍着胸脯满口答应,保证办好差事。满脸笑意,瞧着真诚了几分,殷勤的收拾屋子,其实屋内早上刚刚由人打扫过一遍。但这不重要,小二就是要表明一个态度,我办事牢靠真诚。事实上小二靠这个方式,获得了许多客人的信任,当然赏银那也是大大的有。
  韩青帝并不在意这个态度,相反持欣赏姿态。他要的只是信封及时送到。这个世界鼠有鼠道,猫有猫道。大家为了生活各司其职,座位不同,所思所虑依然不尽相同。但每一个为了好好生活,拼尽全力都值得被人尊敬。
  年轻人初入江湖,纵然书籍读的够多,但生活阅历毕竟不是书本上的夸夸其谈。需要真正的俯下身来到江湖大染缸了走一遭,才能有所心得。
  小二一直忙活到韩青帝吃好了吃食,这才毕恭毕敬的提出了房间,不忘小心翼翼关上了房门。
  韩青帝突然有些感慨。
  人心人事果然不是靠多读几本书籍就可以知晓全部的,这趟游历对了。
  这些天年轻人一路上好像对一切都好奇,走走看看,听到的,看到的,俱皆牢牢记在心中。先囫囵吞咽到肚子了,慢慢等它发酵,最后形成自己的一套处世准则。胜在年轻一切还在学习阶段。无论是贩夫走卒,达官显贵,一言一行,自然有其道理在期间,仔细分辨甄别,提取有益的精华,最后与书本知识结合、印证,揉炼为自己的东西。这才是游历的目的!
  一夜无话,清晨年轻人是被一阵嘈杂声吵醒的。
  “让开,一群披甲兵士迈着沉重的步子在街道上疾驰。”
  最终在醉香楼门前停下了脚步,有序的站立在大门两侧。人人不怒自威,目光锐利,眼神四周扫射,密切的注意周围的状况。
  人数足足有十八个,人人身材高大,身着重甲,腰跨统一制式长刀,行走其间,步履轻快,如踏清风,毫不费力,显得游刃有余。
  如果有懂行的人在,一眼便可看出这是一群至少在御风境的修行中人。
  可是究竟是何人可以驱使一帮御风境的修行中人。
  莫非是城主大人到了?
  街道被阻拦在外的围观群众想道。
  虽说不是人人都可以修行,但身为九洲陪都的百姓这点眼力见还是有的。平时飞上飞下,御风远游的神仙中人,洛阳城可是不在少数。人人见怪不怪,耳濡目染之下,一观便知。要知道御风境可称为修行界的门槛境,不如御风境不能脱离空气引力,便不能称为我辈中人。
  修行界也是有歧视链的,你连御风都做不到,如何让我拿正眼看你?
  正是因为不是人人都可以修行,更加凸显了御风境修行中人的稀缺之处。任何一个小城出现一位,立刻就是郡守老爷的座上宾。
  眼下一口气出现了十八位,不能怪洛阳城普通百姓惊呼连连。委实是过于惊世骇俗了!
  随后一辆外观装饰的奢华至极的马车停在了近前。只是这个马车颜色过于鲜艳,惊掉了一地眼睛。五颜六色的,甚至算是花枝招展,组合的倒是错落有致,落落大方。
  这是城主的马车?
  随着马车主人的走下,为大家揭开了谜底。
  首先映入大家眼帘的是一双青葱玉指,白白嫩嫩,指甲修剪的整整齐齐。然后一个身影手脚麻利的跳下了马车。
  一瞬间空气好像静止了,大家的目光迅速被一道耀眼的光芒所吸引。站立在大家眼前是一个二七年华的少女,穿着一身洁白天蚕丝织造而成的褒衣广袖。长裙曳地,大袖翩翩,饰带层层叠叠,浑身上下流露出优雅和飘逸的风采。加之肌肤胜雪,站在人群中就像白雪公主来到了人间。一双灵动的眸子,随着睫毛忽闪忽闪,让整个人显得仙气十足。头发梳成了精致仕女模样,高高耸立,本就高挑的身材,站在人群更加显得鹤立鸡群。酥胸微隆,女性特征渐渐显现,看到的不禁呼吸一滞。
  如此漂亮的少女,绝对是平生仅见。有人忍不住感慨!
  少女身边一名管家模样的中年男子向前一步:“今日郡主在此办事,醉香楼我们包了。打搅各位雅兴,还请诸位海涵,说着抱拳虚晃了一下。”
  原来是城主女儿,洛倾城郡主啊。不是说被蜀山掌教收为关门弟子,已经上山修行去了吗?怎么还在洛阳城!
  有消息灵通之辈忙着为身边之人解惑。
  洛倾城,洛阳城城主大人之独女,不仅学业出众,一手诗词,更是作的巧夺天工。不仅美名远播,才名更是远近皆知。近日更是被九洲第一仙门蜀山派掌教收为关门弟子,从此一只脚踏入修行界,未来成就不可限量。
  在九洲大地不知多少王宫贵胄等着她长大,现在多半是悬了。
  少女微微点头向周围表示歉意,在管家模样中年男子抬手虚扶下,款款的向客栈内走去。十八名御风境的披甲兵士迅速四散开来,把醉香楼围成了一个圆,警惕的看着四周。
  客栈内掌柜的慌作一团,早就派小二出去打探情况。以为要来封店,或者是客栈内潜藏了城主府抓捕的逃犯。
  掌柜的冥思苦想了半天,也想不出个所以然。
  索性不再费劲,横竖都是死。总要让我死个明白,所以当管家带着洛倾城走入客栈时,掌柜的带领后厨小二佣人帮工,浩浩荡荡一大帮子人,战战兢兢站立了一排。
  “见过郡主,欢迎郡主百忙之中莅临本店。本店蓬荜生辉,深感荣幸之至。小人带领全店人员向郡主问好,愿郡主吉祥。”
  掌柜的带头,俱皆纳头便拜,深深一揖。
  少女觉得好笑:“掌柜的不用紧张,今天我是来找人的。”
  一二楼今天我包了,费用照付。
  掌柜一听此言,暗暗擦了擦虚汗。只要不是来砸小老二饭碗的就行。
  掌柜的亲自动手迅速收拾了一张干净桌椅,安排郡主殿下坐下。不敢自专,请示了管家,沏了一壶客栈招牌茶水,一边候着,等待郡主问话。
  小二手脚麻利的沏了一壶雪莲茶,放在郡主面前,自有管家亲自上手为郡主倒了一杯。
  洛倾城一边喝茶,一边打量着店内陈设。不愧是东城第一楼,以前只是听闻,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掌柜的,洛倾城朱口轻启,听之软软糯糯,很舒服,如沐春风。”
  “在”。
  掌柜答道。
  “店内可有一名叫韩青帝的房客,麻烦派人请他下来就说有人请他吃饭,劳烦他下楼一趟。”
  有的,郡主稍候。我这就上楼亲自去请。
  本来就要去蜀山报道的洛倾城是被一场汇报打断了行程。
  报告说,昨日在大佛石窟有人拿其画像摆下擂台,以十金邀人作诗。
  至于偷偷绘画之人昨夜已被城主府捉拿下狱。想来下场不会好受,堂堂城主府女儿,人皇亲封的九洲郡主,画像怎可拿来当众被人亵渎。
  脾气再好的郡主,也是一名未出阁的闺阁少女。当即恨得咬牙切齿!
  让洛倾城感兴趣的是,究竟是什么的男子可以写下:“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的诗句。”
  这才是郡主感兴趣的所在,所以几经调查。锁定在醉香楼房客韩青帝身上,这并不难查。当时韩青帝自报名讳,顺藤摸瓜,对城主府来说易如反掌。
  这才是郡主驾到醉香楼的原因所在。
  掌柜扣门时,韩青帝早已被楼下的嘈杂声吵醒,躺在床上竖耳听,只是隐隐约约听到郡主之类的声音。
  掌柜说明了来意,韩青帝一脸疑惑,这是自己第一次来洛阳城。平日与郡主并不交际,不知郡主找自己作甚。
  虽然满心疑惑,韩青帝也不愿掌柜为难,迅速洗漱一番,换上一身青色干净衣衫,跟在掌柜身后,缓缓踱步下楼。
  下到一楼,四目相对,饶是韩青帝情窦未开,也不仅晃了一下眼睛。实在是太好看了,惊为天人。只是内心又萦绕着似曾相识的感觉,只是不知在何处见过。
  最震惊的,莫过于洛倾城了。本以为能写出如此美好诗句的男子,是一名历经沧桑的中年男子。哪知道竟是一名翩翩少年郎,一身青衫,长身而立,让一向喜怒不形于色的郡主殿下,也被其气度深深震撼,面皮忍不住抽动了几下,可以想象郡主不平静的内心,是如何的意动。
  本就姿容出众的韩青帝,此时在郡主眼中,无疑是出彩的,光彩夺目。
  韩青帝轻轻抱拳,不卑不亢道:“不知郡主找我何事?”
  洛倾城回过神来答道:“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可是你作?”
  少女仅仅盯住少年的眼睛似乎怕其作伪。闻其言语,韩青帝恍然大悟,终于知道为何会有似曾相识的感觉了。
  “你是洛倾城?少年脱口而出道。”
  正是小女。
  洛倾城轻提裙摆,施了一个万福。
  少年赶紧还了一礼。
  这么说你就是那个十一岁获得九洲大儒称号,并得人皇亲赐:“洛阳纸贵,一马平川”牌匾;更是得当朝户部尚书不远万里亲自接见,文圣偈语应验的文圣后人韩青帝?
  韩青帝轻轻点头,而洛倾城的震惊无以复加。
  以前韩青帝这个名字只是家中听父亲与人讨论过几次,据说人皇与户部尚书对其赏识有加。
  洛倾城也是这次画像事件,这才深入调查了一番,才知道眼前之人学识怕是与当今儒门一些君子比肩。只是听说最近此人从学堂退学,不知怎么又身在洛阳城内了。这更加增添了洛倾城的好奇之心!
  伸手邀请韩青帝落座,招来掌柜点菜,竟然是真的要请少年吃饭,感谢他作的诗句,她很是喜欢。
  而客栈一帮人也是头次听闻韩青帝竟然如此来头,俱皆感觉与有荣焉。
  饭桌之上,一问一答,少年引经据典,回答的滴水不漏。少女咯咯而笑,频频点头,相谈甚欢。互相引为知己,大有相见恨晚之势。
  饭后约好以后再见之后,少女在管家的搀扶下离开客栈。
  少女挥手告别,韩青帝的一颗心砰砰直跳,一种叫做一见钟情的东西油然而生,望着少女的背影,久久驻足。
  韩青帝突然有点期待下次见面了,真是一个美好的一天。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