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白马庙偶遇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醉香楼,这一顿饭直吃到中午。
  随着十八名御风境披甲兵士聚集靠拢尾随离开。掌柜的悬在嗓子眼的一颗心才缓缓放下,大口舒了一口浊气,如释重负。差来小二到门外摘下暂停营业的牌子,门外聚集的老客鱼贯而入。
  中午恰好饭点,平时本是客栈最忙碌的时刻,今日因为郡主殿下包场,直到此时后厨才热火朝天的忙碌起来。
  掌柜的也无心到柜台整理账目,今日之事对于掌柜来说实在过于惊世骇俗了些。
  韩青帝收回了视线,也不急于上楼,今日也不打算安排出游。索性让小二上了一壶毛尖茶,独自品尝,怡然自得。
  经过刚才之事之后,掌柜的不再把年轻人当成一名普通的房客。
  只言片语之中,人皇、户部尚书,哪一个不是九洲大人物。偏偏对此人青睐有加,年纪轻轻就获得大儒称号,岂是自己一个掌柜的可以怠慢的。没看到堂堂城主女儿、郡主殿下都不惜折节下交吗!
  掌柜的知道,这样的年轻人再也不能把他当做普通人看待了。所以掌柜的姿态放的很低,主动嘘寒问暖。询问一些家长里短,对客栈是否满意。不要小瞧这些唠家常似的聊天,开店这么多年的掌柜无比清楚,恰恰正是寻常话最是拉近彼此的关系。冠冕堂皇的话,面面俱到是有,但彰显的不够真诚。
  这样的年轻人值得自己姿态摆放的低点再低点,香火情不就是这样慢慢织就的。难道非等人家以后,居于高位再前去拉扯。人家未必肯给自己机会。
  韩青帝倒是反应平淡,并不觉得如此就高人一等。与平时并无两样,该怎样就怎样。
  后来喝完茶,出去了一趟。找了一家书铺,购买几本孤本书籍,回到客栈,晚饭也在房内解决,通读到半夜,才脱衣睡下。
  第二天,当清晨的第一缕晨曦划过天际。韩青帝按时醒来,简单洗漱了一下,下楼吃过早饭,出门向白马庙走去。
  此时街道上并无太多人影,几名清扫主干道的老妪,挥甩着扫帚,清扫着地面;打更的更夫,手提着铜锣,无精打采的经过。
  去白马庙是昨夜临时决定的,马上临近年关,念想着早日游览一遍,再决定是否赶回家乡过春节。
  白马庙身在东城中心地带,坐落在闹市中心。大有道门小隐隐于野,大隐隐于市的意味在。因距离醉香楼二三里路程,这次韩青帝准备步行前往。两手空空,未带一丝累赘,只身前往。
  平日里三二香客结伴前往上香,多是为家庭子女祈福为多。偶有少男少女单独前往,想来离不开姻缘情爱。逢年过节,善男信女蜂拥而至;为争头香,一掷千金,大打出手的人,大有人在。每当此时白马庙外门执事堂及时出现,分开众人,两不相帮,多是规劝为主。佛门圣地,人人一心向善,哪怕有一些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之辈,也多是祈愿自己多福多寿。损人不利己的事,是万万做不出的。
  少年津津有味的看着众生百态,踏着轻快的步伐向白马庙方向走去。
  行至一半路程,天色大亮。街面上人烟渐渐多了起来,大多形色匆匆,应是着急赶往店铺开工或者是到市场购买早餐。
  临近白马庙,人流多了起来,多是手捧香烛的善男信女。门口两边多是一些赶早售卖香烛纸钱的摊贩。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炷香。既然是诚心到庙里祈福,没人会吝啬手中银钱。不会空手前往,韩青帝也去购置了一些香烛纸钱,花了五文铜钱。
  摊主是一名中年男子,可能是常年摆摊风吹日晒的缘故,面部黝黑,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大了不少。要不是声音中气十足,韩青帝都要以为是一个老伯了。
  摊主很健谈,公子进去烧香啊?我跟你说啊白马庙非常灵验,无论是祈求功名或者姻缘。心诚则灵,只要大家诚心,基本上都有求必应。似乎为了证明可信度,摊主神神秘秘低声细语。
  附近王家的闺女二十大几的年纪,前些年一直没有婚嫁,这可愁坏了老王头。后来诚心购置大量香烛纸钱来我们白马庙祈福祈愿,这不今年大胖小子都生出来了。前些天还过来还愿呢。所以啊心诚则灵!还有李家的大儿子,三十岁,已经落榜了八次,这不也在咱们白马庙烧香之后,今年在神都城中了进士,据说谋了不错的差事。
  韩青帝耐心的倾听,摊主更加聊的兴起。年轻人也算是听出来了,这是在变相的推销香烛纸钱。
  突然觉得有些好笑,白马庙的名头,早就随着一拨拨飞升佛陀的离开,声名在外。不过韩青帝还是多买了一些香、纸钱。
  付了银钱,离开了摊档。
  白马庙映入眼帘,一匹硕大的白色石马矗立在门口。
  据白马庙典籍记载,很久以前世间并无佛法。当时统治大地的皇帝弟弟,受哥哥相邀,亲赐白马,行走几万里路程,到其他国度求取了真经。
  后来九洲大地慢慢佛法才普及开来,舟车劳顿长途跋涉,终于白马在返回之后病故。
  皇帝弟弟为了感谢白马做出的功劳,在自己宣讲佛法的庙外竖立了白马石像。这才有了现在的白马庙,至于当时的皇帝弟弟有说是飞升西方佛国追随佛祖麾下,也有传坐化于白马庙的,也有说是不知所踪,随着王朝的覆灭消失在历史长河中。具体情形可能只有白马庙中人,才能知晓究竟。
  后来白马庙渐渐兴起佛门修行传承,才日渐灿烂起来。所以白马庙才有了千古第一刹的称号,与大佛石窟相爱相杀多年。
  白马庙整个寺庙坐北朝南,为一长形院落,总面积约两万平方米。主要建筑有天王殿、大佛殿、大雄宝殿、接引殿、等,均列于南北向的中轴线上。虽不是创建时的旧式,但寺址都从未迁动过,因而古时的台、井仍依稀可见。有五重大殿和四个大院以及东西厢房。
  整个寺庙布局规整,风格古朴。寺大门之外,广场南有近些年新建石牌坊、放生池、石拱桥,其左右两侧为绿地。左右相对有两匹石马,大小和真马相当,形象温和驯良,作低头负重状。
  白马庙山门采用牌坊式的一门三洞的石砌弧券门。“山门”佛门的正门,一般由三个门组成,象征佛门“空门”、“无相门”、“无作门”的“三解脱门”。遵循祖制!
  追随着众人的脚步依次进入:天王殿、大佛殿、大雄殿、接引殿和毗卢殿。
  每个殿宇略作停留,磕头纳拜,烧香燃纸。殿内配有处置日常事务的得道高僧,每个高僧又有一个小沙弥徒弟协助处理小事务。把点燃的香支插入大佛面前的香炉,纸钱自有小沙弥帮忙引燃放入金盆。每当此时只见一名宝相庄严的僧人,敲击木鱼一声,替我佛谢过信徒香火,除尘去垢,沾染佛光,佛光普照信众一生。
  之后走出大殿,来到大雄宝殿的后堂。
  后堂设置在佛像的身后,陈设简单,一张案几,一名大德高僧。桌面摆放有一个签筒,签支若干。供善男信女抽签,吉凶祸福。不过多数人还是抽取个人吉凶、姻缘功名居多。
  韩青帝瞧着有趣,也欲上前抽取一支,求取一个心安。
  来到近前时,抽签处围满了人。不能近前,迫于无奈,也只能在后依次排队等候。
  当又一人,抽完签走出人群。韩青帝惊奇的发现,竟是洛倾城。
  洛倾城也发现了韩青帝。不仅会心一笑,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
  事实上韩青帝也没想到这么快又会见面。昨日见面之后双方印象奇好,无不期待下次的见面。只是双方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这一面竟然如此之快。
  洛倾城本来今天就要动身前往蜀山,突然接到师门命令,命她来白马庙送一封信。
  送信完毕,和一帮城内世子女相约烧香拜佛。这才有了双方之间的见面!
  午饭时才轮到韩青帝,运气出奇的好,抽了一支上签。签文是:“几年空座莫人招,今日新花上嫩条,千里有缘千里会,他乡异域也相交。
  高僧面上露出和煦的笑:“公子是一支姻缘签,寓意颇好,怕是不日就要遇到良人。”
  韩青帝嘿嘿直乐,连声道谢。忍不住瞥了一眼洛倾城,少女看向他时,又急忙扭转过去。
  洛倾城一直停在门口等着韩青帝,不急不躁,耐心等待。
  直到韩青帝抽签完毕,才笑着上前询问。
  “韩青帝怎么样,抽了支什么签?”
  他沉吟少倾,选择如实相告。
  少女笑的花枝招展,少年一瞬间看的痴了。初见时虽然惊艳于洛倾城的美满,倒也还好。只是出于对美的欣赏,出于人类想要拥有美好事物的本能。随着交往认识,开朗的性格,无不吸引着少年的心。
  “可以啊韩青帝,马上就有娇娘子出现了。”
  少年赶紧解释道,没有没有。
  开过了玩笑,洛倾城一本正经的介绍起身边的人。直到此时,少年才发现洛倾城身旁站立了三个穿着锦衣的少年少女。
  两女一男,两个女的长的青春靓丽,容貌只比洛倾城稍逊几筹。倒是这个男的,虽然少年模样,已经初显英俊外表,身姿挺拔,英气逼人。
  洛倾城与韩青帝相谈甚欢时,这名男子面色似有不自然韩青帝发现,一脸寒霜。
  洛倾城介绍时,这个少年皮笑肉不笑,轻佻的说:韩青帝是吧,久仰,一脸倨傲。
  韩青帝一一还礼,笑容满面。
  随后众人一起游玩了其他一些庙内景观,最后才分散开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