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丽景杀机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相见总是短暂,韩青帝不免有些遗憾。抽中上签的喜悦随着洛倾城的离开烟消云散。
  洛倾城直言明日即将动身前往蜀山修习仙术,今后怕是相见之日不多。
  纵然九洲大地普通民众人人皆长寿,短暂不用为生死之事忧心。以后仙凡有别,高度层次决定了未来的眼界不同。
  这一切韩青帝已从洛倾城临别的欲言又止中感知的到。
  虽然退学远游也有心学习仙法,目前还是不得其法,不入其门,无从下手。而这一切洛倾城一无所知,一切还未可知,让韩青帝如何宣之于口。
  寥寥两次的见面,洛倾城对韩青帝欣赏大过于好感。年轻人的动心就像无根之水,至于会不会无疾而终,天知道。
  暂时也只能收敛思绪,以期未来之功。
  洛阳城城中王城大街,一座座高门大户绵延二三里,家家户户门前竖立着两只大狮子或麒麟或貔貅。一队队兵士不间断巡逻走过,各家各户门口俱皆有一些兵丁值守设卡,四周守卫森严。
  洛倾城与两女一男在此分别,然后各自回到了自己的家。
  王城大街洛阳城官署所在,城主府所在地。一排排院落依次供管理城中事务的官老爷与其家眷居住。
  副城主府门口,与洛倾城刚刚分别的少年回到了府上。
  “来,去把管家叫来见我。”少年一脸不耐的道。
  从此经过的下人,不敢多言,唯唯诺诺的低头称是。
  回到房间的少年,再也压抑不住心中的怒火,一把摔碎了价值不菲的茶具。
  管家模样中年男子进来时,少年依然余怒未消,一脸狰狞。
  管家一脸疑惑,现如今的洛阳城内还有能让副城主嫡子生死的人物。难不成是少爷最近功课毫无寸进挨老爷申斥?
  转念一想也不对,以夫人对少爷的溺爱,怕是老爷还没展开斥责,夫人已经暴跳如雷了。
  那这是?
  压下心中的疑惑,躬着身子。
  “公子,为何事忧心?不知能否为公子分忧?”
  管家一边说着话,观察着公子的面色。不动声色把地面碎裂的茶具清扫一空。
  少年一脸厉色:“去查,给我查下韩青帝是什么货色。”
  一想到韩青帝与洛倾城相谈甚欢的画面,少年几乎气炸了肺。
  少年咬牙切齿道:洛倾城你这个贱人,我从小和你一起长大,对你言听计从,从来对我不苟言笑,竟然和一个不知从哪跑来的一个野种喜笑颜开。
  真是该死,少年重重一拍桌面。
  “立刻安排人手去给我查,我要得到他的所有资料。”
  白马庙门口,善男信女进进出出未见一刻停歇。
  韩青帝站在门口一直驻足,看着人流,突然有些不知所措。既有对未来的憧憬,又有对未来道路不明的慌张。有一口气压在胸口憋的难受,不吐不快。
  下午申时才回到客栈,一路上不发一言,面无表情回到房间。
  小二看出韩青帝的状态不对,未敢发一言。只是有诧异,以往春风和煦,让人如沐春风的韩公子,今日怎么瞧起来有些失魂落魄。
  平时回到客栈,韩青帝虽然同样话语不多,但面上总是挂着淡淡的微笑,见人点头致意。从未像今天这样,一身消极,不苟言笑。
  这一呆就是七天。
  这可能是自韩青帝出生以来颓废最久的一次了。当然如果你懂一个男人在喜欢女孩子面前自惭形秽的话。虽然平时看起来一副淡泊名利的样子,无论是少年成名,还是退学,都表现的举重若轻。一路顺风顺水,没有经历任何坎坷。直到遇到洛倾城,少年的情愫开始变化。又想到人家马上要进入仙家门派修习仙法,那种突然产生的差距感给人巨大的打击。所以这才是韩青帝失落的真正原因。
  第一天,房间里的韩青帝有些萎靡不振。事实上第二天已经放下了心结,虽然吃住还是在房间里进行。失落已经所剩无几,有差距奋力追赶一马争先就是了。他已经调整好了心态,颇有点少年郎为赋新词强说愁的味道在。来的快,去的也快!风还未来,云已经自行散去。
  寄回家的信也姗姗来迟的等来了回信。母亲和外婆外公以一样的口吻,问了近况,春节让回家过年,自己注意安全等。
  收到来信,韩青帝心中温暖了很久。又回信一封,在外挺好,暂无回家打算,愿家中安好。
  韩青帝回到客栈的第二天午时,王城大街副城主府,一间房内。
  “公子已经查清楚了。”
  “快说。”
  少年急不可耐。
  “韩青帝,嵩阳郡田湖镇韩家祠人士。今年年方十四岁,儒门学子,不过已于近日退学。父母其他亲属不详,十一岁曾获“大儒”称号,学富五车。并被当朝户部尚书亲自接见,人皇赐“洛阳纸贵,一马平川”牌匾,文圣后人,无功名在身,尚无婚配。目前居住在东城醉香楼!”
  管家模样的中年男子不紧不慢说出了查到的所有信息。
  少年眉头皱成了川字型,露出沉思的神情。
  这些信息加起来,说明此人并不简单。能获得这么大人物的关切,倒是有点难办了。
  但是一瞬间愤怒压过了理智。少年瞬间心中有了决断。
  “派人密切盯住醉香楼,一有韩青帝动作,立刻飞鸽传书给我。”
  管家应声称是,默默退出房间。
  对于管家模样男子的办事能力,少年从不怀疑。多少江湖门派依附于自己父亲的头衔之下,甘之若饴。
  当天晚上,醉香楼门口多了一个卖糖葫芦的摊贩。
  当又一个黎明到来,房间窝了七天韩青帝,终于决定走出去。
  换上了一身干净衣衫,打理了一下乱入茅草的头发,起身站在铜镜前。少年惊讶的发现,唇边出了一层青涩的细密胡须。虽然只是刚刚冒尖,但已经像野火一样有了燎原之势。
  下的楼来,只有一桌客人埋头对付眼前的阳春面。柜台未看到掌柜,平时这时候他总是吧嗒吧嗒打着算盘。
  小二一脸惊喜,关切道:“公子终于舍得下楼了,再不下楼我就要上去找你聊天了。”
  韩青帝表达了谢意,心中暖暖的。
  点了一份酸菜面,坐在板凳上大快朵颐。
  这几日虽然吃住在房间,韩青帝瞧着精气神依然不错,除了久未晒过太阳苍白的面色,一切照旧。本就白皙的皮肤,这下瞧着更加儒雅帅气。
  吃过了面,叫来一台马车。载着韩青帝向丽景城门驶去。
  去丽景城门是韩青帝临时决定的,本欲坐着马车在街道上转转,最后又觉得漫无目的乏味。最后决定干脆去丽景城门转转。
  醉香楼门口,马车刚走。一名摊贩,放下了手中的糖葫芦,迅速消失在人流中。
  丽景城门建造时代已经无从考究,坐落在城中大街上,孤零零只有一道城墙留下。并无大门,行人从城门楼下穿梭而过。据传初代人皇时期,莽族作乱,犯我中洲大地。人皇带领带领众将在此抵御侵袭,被莽族多次破坏。现存城门是后世为了纪念抵御莽族所做贡献,重建而成。为洛阳城一道比较著名的景点,游人如织,来洛阳城必去之景点。
  韩青帝到来时,附近已经许多游客模样的人对着城门楼指指点点。
  一道绵延一公里长的城楼横亘在街道中间,马路穿城门楼而过。城墙破破旧旧,有些地方坑坑洼洼,砖头掉落了大半,一块漆几近掉完的牌匾,用楷书大大方方书写了丽景城门四字。
  韩青帝围着城墙脚转悠了一圈,摸着城楼,一股沧桑感扑面而来。虽然是重新而来,想象着当年发生的故事,历史的厚重还是能被感知的淋漓尽致。
  可能是读书人的缘故,韩青帝对一些名胜古迹特别有感觉。只要遇到就想了解背后的故事,那种关于历史的厚重,不是读几本史书可以媲美的。
  转悠了半个时辰,眼看已到午时,索性坐在城门楼子下,买了一份凉粉,席地而坐,吃的酣畅淋漓。
  据观察,本地人对城楼没什么感觉。可能是经常得见的缘故,大多无动于衷经过,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你看你的,我走我的。
  吃完了凉粉,正准备起身到摊贩处结账时。
  打街道一头走来了一名男子,男子躬着腰,脚步不快,一瘸一瘸的向韩青帝走来。
  韩青帝起身时,那名男子已经晃到眼前。
  少年浑不在意,以为也是到此歇脚的跛脚人。好心的伸出手,意欲扶持一把。
  惊变在此时发生,说时迟那时快。
  躬腰的男子突然从怀中取出了一把十公分左右的匕首向韩青帝的胸口刺去,突遭大变,韩青帝也是惊慌失措,不过还是凭借本能向后退了一步。但还是刺中韩青帝身体,只不过是从胸口转到了额头。
  眼见匕首刺中了韩青帝额头,一招得手,男子迅速抽离匕首,融入人流消失的无影无踪。直到此时,韩青帝痛苦的嚎叫才响彻人群。
  “啊……”
  人群这才反应过来,有人当街杀人。人群乱作一团,鸡飞狗跳,人人前赴后继,逃离现场。
  “快报官,通知城中巡逻队。有人大声疾呼。”
  韩青帝双手捂住额头,血流如注,渐渐地意识模糊,倒在了血泊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