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贺新春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春节,为一年之终,也为一年之始。俗称新春、新年、新岁、岁旦、年禧、大年等,口头上又称度岁、庆岁、过年、过大年。春节历史悠久,由上古时代岁首祈年祭祀演变而来。万物本乎天、人本乎祖,祈年祭祀、敬天法祖,报本反始也。春节的起源蕴含着深邃的文化内涵,在传承发展中承载了丰厚的历史文化底蕴。在春节期间,九洲各地均有举行各种庆贺新春活动,带有浓郁的各地域特色,热闹喜庆的气氛洋溢;这些活动以除旧布新、驱邪攘灾、拜神祭祖、纳福祈年为主要内容,形式丰富多彩,凝聚着人们向往美好的愿望。
  卧草堂,概莫能外。
  天不亮店内的唯一帮工伙同学医的童子,早早起床洗漱好,换上药师爷爷为二人特意添置的新春衣物。穿在身上,裁剪合身得体,一片崭新,二人你看我我看你,脸上洋溢着开心的笑意。出得后厅,两人分配了一下需要做的事情,然后分工合作,热火热天的忙碌了起来。药师爷爷上了岁数,瞌睡劲少,早早醒了过来,窝在被窝里,借着油灯微弱的灯光,在翻看一本草药合辑。
  韩青帝已经在卧草堂住了第八天了,额头的伤口早已恢复如初,没有留下一点疤痕。此番症状,药师老者也是满脸不解。直呼行医这么多年头次遇到,感觉非常不可思议。会是了解这世间多奇人异事,但也没有追问到底。
  事实说韩青帝也说不出个所以然,这已经是第二次发生了。两次受伤都是很快恢复,连他自己也怀疑身体出了状况。但身体除了格外强健以外,也只是比平常人经脉拓展一些而已。
  想不明白,也就不浪费力气劳心劳力。本来早已达到离开的标准,奈何失血过多,时常感觉有气无力,也算是唯一的后遗症了。所以也只有遵从医嘱,安心静养调养几日。
  躺在床上思绪纷飞,运转个不停。
  自从清醒过来以后,除了早期的茫然。后来理清了所有头绪,获得道经传承固然使人欣喜。可以进入修行道路是一方面,另一方面终于可以与洛倾城并驾齐驱,不必落后喜欢之人太多,他是比较满意的,哪怕这次受了伤害。
  但是另一件事令他恼心不已,那就是这次事件背后隐藏了什么东西是他不得而知的。韩青帝自问平日谦逊和气,从未与人发生纷争。但后来回忆那天的蛛丝马迹,行刺之人分明是直奔他,力求一击毙命,直奔要害下手。不像是误杀,可任凭他绞尽脑汁,也想不出究竟与谁有此深仇大恨,恨不能除他而后快的。
  韩青帝百思不得其解,心中一股郁气窝在胸口愤愤不平。无缘无故差点被人害死,任谁也不可能善罢甘休。但是报仇又不知从何下手,直到如今具体是谁要杀自己,还是一无所知。报仇也需要一个目标一个对象吧!
  私下也问了药师当日的情形,药师言城内巡逻队把他送来,后来派人过来问过几次身体恢复状况。据传城主府获得他大儒的身份之后,曾经大肆满城搜捕行凶之人。但是至今渺无影踪,城邢队已将卷宗高悬,留待以后破案。
  闻听此言,韩青帝愈发愤怒,当街持械杀人,未曾破案,就束之高阁了?
  看起来只能靠自己报仇了,别人依靠不得啊。
  韩青帝默默盘算着报仇的细节,面上丝毫不显露出来,只是越发沉默寡言起来,常常一天听不到一句话。虽然平时也不喜与人交谈,但通过此次事件,他的气质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如果从前是如沐春风的和煦王子,现今就是冷峻异常的面瘫。完全是两个极端,可见这次事件对他的打击之大。
  时光的洪流,浩浩荡荡,一去不返。
  过年了……
  房间内的年轻人蒙着头,被子抖动不止,哭声呜咽,不闻其声。
  在洛阳城年三十这天,素有一些老传统年年流传,寓意新年新气象。
  卧草堂内的帮工是附近街坊的儿子,今年十六岁,父母观其学业不成,恳求药师收下,学有一技之长,留作以后生存,药师唤作:丰收。
  童子来自医学世家,八岁,父母早已亡故,家中无人,由药师自幼带大,对药典药理天赋异禀,跟随药师学习行医问药。药师唤作:折戟。
  丰收比折戟年长几岁,一切准备工作显得驾轻就熟。安排的头头是道,虽然各有分工,折戟毕竟年幼,做起事来丢三落四,丰收常常要跟随在后补窟窿。
  丰收叉着腰,一脸无奈。
  “折戟,你能不能认真一点?你要把我折腾死吗?”
  丰收一脸愤愤不平,忍不住出声抗议。
  折戟一脸泫然欲泣,紧咬着嘴唇,不发一语。
  好了,不逗你了。认真一点,等下药师起来了,我们早点把该做的做了。
  丰收出声提醒道。
  然后紧锣密鼓的干了起来。
  丰收说完了折戟,扭头去往后厨,似是要眼不见心不烦。
  自幼长在贫困人家的丰收,各种农活做的一片娴熟,手脚麻利生火烧水端盆,一气呵成。这个从丰收这个名字可见一斑,父母对他寄予厚望,日常料理店内事务,十分卖力,肯用心,能吃苦,各种药理药典学的必折戟还入木三分。
  不一会水烧开了,掀开一个陶制罐子,满满的打了一瓢面粉,倒入锅中,搅拌均匀,成糊糊状舀出倒入盆中备用。
  童子折戟把店内的陈设悉数抹洗了一遍,直到看着焕然一新,才满意的停下了手中活计。转而去裁剪一堆红色的纸,裁成规则的细长条,备好待药师爷爷用。
  药师是天亮后才施施然起身,放下翻看的书籍,简单收拾了一下屋子,走出了起居地。屋外丰收折戟忙活的热火朝天,不过也接近尾声。老者微微点头,来到院外,伸出手才发现飘雪花了。
  “童儿,去,在铜盆里生火烧炭。下雪了,搬进韩公子房内,他身体虚弱,切莫使他染了风寒,雪上加霜。”
  童子连忙应声答是。
  很快一盆熊熊燃烧的碳火就被童儿点燃起来,弯腰有些吃力的搬入韩青帝休养的屋子。
  韩青帝一连声道谢。
  有了碳火,屋子的温度缓缓的提升,火光映射的脸庞通红通红。韩青帝乏力的身子暖洋洋的,强撑着坐起来,围炉烤火。
  药师在院外站立了一会,起身回到屋子,大刀阔斧坐在椅子上,等待丰收和折戟忙碌。
  丰收最先放下忙碌的双手站立一旁,等待折戟拿回柏枝。
  等了一会折戟终于姗姗来迟,小小的手里,抓来一大把青翠的柏枝,跑动起来,就像一颗移动的树苗。
  丰收忍不住偷笑,折戟愠怒的瞪了他一眼,转眼看到药师爷爷高坐台上,暗暗吐了吐舌头。
  老者正襟危坐,看到了也当没看到。
  折戟放下柏枝,也不言语,乖乖站立一旁,等候药师安排。其实往年他们也做过类似的事情,算得上轻车熟路,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门清。
  其实洛阳城的风俗习惯大同小异,只有极个别之家因为从事职业的不同存在细微差别。新的一年,除旧迎新,祈福祭祖还是主旋律。例如卧草堂,归根结底只有四件需要做的事。
  第一步,当然离不开祈福祭祖,在药师的带领下,丰收折戟紧紧跟随,来到后屋一间摆放着祖先画像的房间,整个墙上挂满了画像。摆上事先备好的贡品,药师带头首先行那三跪九拜之礼,丰收折戟依次行礼。感恩先祖庇荫之恩,保佑来年家门安康。
  第二步,在折戟毕恭毕敬的拿出一张灶王爷画像开始了序幕,在药师的带领下前往后厨,首先规规矩矩把上年的灶王爷画像完好请下灶台,丰收提前刷好浆糊,折戟小心翼翼贴上新的灶王爷画像。药师带头上香三支,鞠躬三次。
  第三步,折戟拿来裁好的对称红纸,铺展于桌面,研好墨汁。药师亲自手写春联,首先写的是店门口联,是那:“但愿世上人无病,何惜架上药生尘。”横批是那:医者仁心。然后拿出两张正方形红色对称纸,大大写了两个福字。丰收快走几步,拿铲刀清除旧对联,刷好浆糊。折戟上前贴好福字,大声吆喝一句“福”到了喽。老者站于一边,指挥着贴斜了,贴反了。
  第四步,把一大捆柏枝放于院内,点燃。噼里啪啦。寓意祛除淫邪,来年平安。
  与此同时,德化街甚至洛阳城的大街小巷同贺新春。贴春联,请灶王爷,烧柏枝,祭祖,每家每户都在忙碌。爆竹声声,孩童的嬉闹声,大人的大声谈笑声。人人见面相互抱拳,互相拜年,没人吝啬笑容。小孩穿新衣,手拿火红的灯笼,穿梭在大街小巷。新年新气象,贺新春。
  床上有个年轻人,坐在床沿,听着鞭炮声,年来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