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自力更生小摊贩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一’对于修行中人来说,就像万里长征的第一步。跨过去从此海阔天空,跨不过去,一生只能安稳的做个平凡人,事实上修行之路的艰难就在于此。有些人终此一生不得其门而入,郁郁而终。修行与天斗,与地争,与人比拼,逆流而上,只有咬定青山不放松的决心,才有那么一点机会踏上修行之路。当然运气也占一点因素,就像韩青帝也是有道经指明道路,历经半月有余,百般尝试,方才抓到这个‘一’。这也就是为什么九洲大地如此多人口,修行之人如此之少,更遑论得道飞升的神仙中人了,更是屈指可数。
  好在韩青帝运气不错,已经纳气入体。万里长征的第一步算是起步了,以后只要按部就班的时常打坐吸纳这股气,等它慢慢壮大,再辅以修行功法,一切自然水到渠成。
  找到了这股气,一切安排妥当。韩青帝疲态尽显,而他再也撑不住,双眼皮打架,昏昏欲睡,最后被子一蒙倒头就睡。
  睡了一天一夜,他才打着哈欠悠悠然醒转。只觉得神清气爽,精神百倍,都要忍不住在房内蹦蹦跳跳一番。最后还是忍住了这股冲动,怕楼下包房的客人丢鞋子上来。
  换上特意外公缝制的狐裘,把他紧紧包成一团,毛茸茸一片,坐在凳椅上,就像一坨青色狗熊。咳……这个比喻不太恰当,化雪天气,天气寒冷十足,人人恨不得把自己包裹的里三层外三层,至于美观与否谁还在乎。
  坐定,认真检查了体内丹田处的气,自然还在,滴溜溜旋转不停,兴致勃勃四处流窜,在丹田之间沉浮不定。他这才放下心来,唯恐一夜之间烟消云散,那近几日所做的努力就要付诸东流了。自从昨天这股气进入体内以来,身体发生了意想不到的变化。首先对空气中这股气的告知越来越清晰,再就是通体舒泰,感觉体型也轻盈了几天,最特别的就是听力嗅觉的提升,以往五六米的距离,现今达到了十几米的距离,不得不说是个意外之喜。
  修行的好处原来这么明显,立竿见影。韩青帝不仅有些窃喜,只不过当想到盘缠即将用尽,脸上立刻晴转乌云,一片阴郁。
  坐在圆凳上托着腮帮冥思苦想了许久,他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把自己的所长从里到外扒拉个遍,也不知这盘缠该从何处获得,好像自己除了读书写字作诗以外,其他的一无是处。
  有些惆怅啊。
  先不管了,一天多没吃饭了,先下楼填饱肚子,再另行他法。
  他只能如此宽慰自己。
  快步不管不顾来到楼下,找了一张无人的空位坐下,立刻招来小二,点了一大盆大米饭,一份红烧肉,一盘蒜蓉菜心,百无聊赖坐在座位发呆,默默等待上菜的间隙。抬头随意观察着其他食客的桌面,看着别人大快朵颐,更饿了。暗暗吞咽下一大口口水,压抑下继续查看的欲望,低头耐心等待。
  店内只有寥寥几桌食客,大都以清淡为主,大早上的也没人像韩青帝似的吃红烧肉,油腻不说,也没那个食欲。看这几桌的衣着身形,多半是商贾之家,刚过完年,中洲大地天寒地冻,道路未开,货物运行不畅,大部分商贩还没开工。与其待在家忍受黄脸婆的絮絮叨叨,不如叫上三五好友,喝个早茶,饮几杯烫好的黄酒,暖暖身子。这不其中一名大腹便便的男子,喝的满脸通红,趾高气扬,满口不离金钱。
  韩青帝只是瞧着有趣,阴郁的心情都缓解了几分。其他桌大多都是中规中矩,浅尝辄止,慢慢吞吞。
  兴许是看出了韩青帝饥肠辘辘,几天没有下楼吃饭,小二贴心的守在后厨门口,一连声催促,一盏茶的功夫后厨就手脚麻利的把饭菜端了出来。
  小二一刻不敢耽搁徒手接过,一路小跑脚步不停,一个急停,稳稳当当停在韩青帝面前。上菜倒茶一切有条不紊,不忘毕恭毕敬留下一句客官慢用。
  韩青帝也被小二的态度弄的很受用,就在刚才也不仅在想是否可以先做个店小二,弄些盘缠先来生活。上次和小二聊起,貌似辛苦满月也有足足五两银子入账,倒是可以以解燃眉之急。随后韩青帝就打消了自己这个不切实际的想法,委实是店小二这活看似轻松,与人交际能说会道等俱皆不可少。一时半会怕是难以胜任,燃眉之急可没这么多时间给自己。
  美食在桌,顾不得与小二寒暄,他两眼放光的盯着红烧肉,热气在大海碗上盘旋,顾不得端正姿态,拿起筷子迫不及待夹了一大块放入嘴中,咬一口满嘴流油。
  嗯……真香,听不真切,只有含糊不清的嘟囔。拿起舀饭的勺子,盛了满满一大碗白米饭,一口红烧肉,一口米饭,一口菜心,汤汁流的嘴角到处都是,也不管不顾,只顾往嘴中送去。
  嗝……真饱!
  韩青帝用手抚摸着鼓起的大肚子,啧啧有声。只用了一盏茶功夫,风卷残云就是他的速度,吃的一干二净,一滴不剩,菜汤也倒进饭碗搅拌均匀拌饭吃。
  小二忙完闲来无事,站在一边眼神一圈扫视,发现韩青帝吃饭的样子,目瞪口呆。为了避免误会,小二假装自然挪动方向,拼命忍住笑意。小二忍不住在想,韩公子你这是饿死鬼投胎的吗?
  韩青帝浑不在意他人的目光,依旧我行我素,迈着轻快的步子出了客栈。
  站在街道中间,看着车水马龙,川流不息,人人好像都有自己的事情可做,有去处可去。他竟不知该何去何从。盘缠即将用尽,实在没有心情游玩。
  抬起腿街上随意晃荡,东瞅瞅西看看,漫无目的。记得娘亲说过,行走江湖最忌讳眼高手低,高不成低不就。如果迫不得已,为生活所迫,大可以放下矜持面子,行走江湖是需要金银开道的。穷游也需要吃饭啊,当时还不觉得,如今想来倒是至理名言。只是如今想低就一番,也没个合适机会。总不能真的去做店小二吧?
  罢了,四处走走看看有合适的活计。先生存下来,再计较其他。
  围着街道走了一圈,也没找到正经适合自己做的事情,韩青帝不免有些丧气,读书对于许多人来说脑子眼疼的事,对于自己手到擒来。初出江湖竟然身无分文了马上,如果因此折戟沉沙,那回到韩家祠不被人嘲笑死,一想到那个画面,想想都不寒而栗。
  今天必须找到适合自己的,不然只能退房了。韩青帝暗暗下定决心,重拾信心,继续在街面上寻找起来。
  直到又晃悠了一条街道,停下了脚步。
  只见前方排起了一道长龙,大家依次上前。人人自发遵守规则,不胡乱插队,一切有条不紊的进行着。韩青帝觉得好奇,也不急于去找工了。默默待在一边,看看到底是什么个情形。
  街道的巷口拐角处,有一青衫老者,稳稳的坐在长凳上,伏下身子奋笔疾书,一会一张,身前男女老少皆有,通常是排队之人口述,老者书写。老者身后竖立起一白布帆子,上面洋洋洒洒写着两个大字“写信”。
  原来是写信啊,还可以这样操作?
  韩青帝忍不住在想。
  询问了其中一名妇女,得知写一封信竟然可以得到五文钱。
  韩青帝忍不住咋舌。
  只是没想到写信竟然获利如此之大。虽然知道当今人皇大行仁政,国库所收财税已经尽量下沉基层政权,作于民生教育。但是这么多人需要别人写信,说明民间的教育层次下沉得远远不够。读书识字的普及率实在是太低了。这相当于文盲了!
  这大大出乎了韩青帝的意料,在韩家祠只要适龄儿童学费全免可入学堂免费就读。倒是忘了不是所有学堂都是免费就读,也不是所有人都有识字读书的机会的。毕竟莽族时而侵袭,九洲政权为了抵御莽族已经手忙脚乱了,民生经济更加无暇顾及。人民只能在一年年贫穷中苟活了。
  正是因为读书识字的普及率并不高,才衍生了写信这个行当。
  以前韩青帝从未想到写信还可以作为一个职业,不然凭自己一手好字,获得大儒时更是受到九洲儒门交口称赞过的。写一封书信还不是手到擒来,一出手技惊四座的。
  观察了半天老者的手法与操作模式,做到一切了然于胸。韩青帝放松的踱着步子向醉香楼走去,如此简单我也可以。权且用一技之长先来度过眼前得难关,这个擅长,省得突然进去一个不熟悉的领域,贻笑大方。
  就这么愉快决定了,明日开档。我也来做个小摊贩,韩青帝心中暗暗规划一些细节。
  回到客栈托小二买一张白布,在一楼后院折了一枝细竹竿。一副简易的写信招牌就大功告成了,韩青帝围着帆布仔细端详,不仅佩服自己的多才多艺。桌椅更简单,随意租了一套简易折叠的桌椅,这行头就算大功告成了,为了突出特色,特意出去了一趟买了一些防水的纸布,忙活到半夜,做出了一堆信封。这下不愁无人光顾生意了,向小二询问了附近人流大的街道。纸笔更是从客栈带出,特殊时期能省则省。
  第二日,洛阳城虎跳街,突然多出了一个青衣少年摊贩,气质出众,俊俏异常。以为人书写书信为生,一封五文钱,送防水信封,一经推出生意火爆,一时之间写信之人络绎不绝,更是好多闺阁少女出没,只为一睹少年风采。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