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铜雀春深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阳春三月天气新,湖中丽人花照春。满船罗绮载花酒,燕歌赵舞留行云。五月湖中采莲女,笑隔荷花共人语。
  阳春三月,大地回暖,道路解封,万物勃勃,生机盎然。草长莺飞,正是出游好时节。
  洛阳城百花盛开,争相斗艳,美不胜收。冬眠的蛇鼠竞相出窝,一哄而散;柳条抽新芽,随风摆动;城中居民脱去了厚实的棉衣,走出了家门。摊贩居街叫卖,吆喝声四起;来自天南海北的各色物资,随着商贾的贩卖,浩浩荡荡流通向四面八方;人们清爽的走在街道上,再也不用像冬天似的,缩着身子御寒,挺直腰背,大大方方行走在道路上。
  这几日城中一些制作马车、油纸伞、折扇的作坊忙的不可开交。虽然各种材料,开春那会已经储备十足,满满几大车各种材料早早放满了仓库。也耐不住订单纸片般飞来,所以各个作坊加班加点,开足马力,忙的不亦乐乎。
  跃马轩作为城中老字号制作马车的作坊,更是忙的昏天暗地。为了赶制几个大户特意定制的豪华马车,所有工匠停休,连轴转也运转不开,这可急坏了掌柜的。高价聘请了几个能工巧匠,热火朝天的赶制工期。
  春夏之际,洛阳城素有出城踏青春游的传统。或步行出城,或牵驴奔马,或乘船,邀上三五好友,士子佳人,王侯将相,贩夫走卒,一同到城外郊游踏青,佳话频传,诗词唱和,好不快活。
  而这一切与韩青帝毫无关系。虽然听说了这场盛事,他却无动于衷。这几日不是没有近日通过写信认识的城中人士相邀,还有几名城中佳丽托人递来邀请函,都被他一一回绝。
  他现在每天乐滋滋的天不亮就出门,拿上特制的招牌,搬上折叠的桌椅,每日按时开张。随着口口相传的口碑,生意异常火爆,写信之人络绎不绝,盘缠早已赚够了,他还是乐此不疲,反而慢慢爱上了这种每日有钱赚充实的日子。最近出城踏青游玩之人渐多,生意无可避免的受了影响,一天写不了几封信,进账受此影响,每况愈下。也在思虑着是否灵活一点,跟随人流出城碰碰运气。说做就做,一刻不耽误,立刻到集市买了一台青壮黄牛,把所有物品绑在黄牛两侧,骑上黄牛,晃晃悠悠跟随人流出城去了。
  自从感受到那股气的存在纳入身体,他的身体素质不知不觉的一直提升中。以前感觉闭塞不通的穴窍,现在虽然还是不通,但整个人的精气神一飞千里,一夜不睡觉第二天精神还是十足。走起路来,身轻如燕,如履清风,虽然还不能踩踏空气,但步伐再不会像从前那样沉重。默默感知着身体的变化,面上却不动声色。每日晨起按时对着东方,吸纳那股气,从初始的涓涓细流,现在自己有拳头大小一块了。但渐渐他也发现,好像到了瓶颈,身体的变化已经几乎可无。仔细比对《道经》所言,他也知道了这是需要修行功法相辅相成,才能更进一步。但一时之间也不知从何寻来功法,虽然城内店铺就有售卖的,但他不敢仓促拿来修习。因为无论是父母,还是外公外婆,不止一次告诉过他,功法的选择事关重要,万万马虎不得,一步好的功法决定了未来的高度。如果有志修行大道,修行法门一定不能唐突,必须慎之又慎。所以也只能按下心中念头,留待以后,拜入山中仙门,再寻找合适自己的功法。但每日吸纳那股气,雷打不动一直进行下去。
  韩青帝骑在黄牛身上,穿街过市,引来一片侧目。
  “这谁啊,笑死人,骑着牛出城?笑死我了。”
  一群锦衣玉带的年轻公子哥,慢慢悠悠排队出城,其中一人回头看到韩青帝的出城造型,笑的上气不接下气,扶住身边的同伴,笑弯了腰。
  这年轻公子哥声音很大,并不在乎韩青帝的看法,依旧在大声的评头论足。
  韩青帝摸了一下鼻子,也是一脸尴尬。为了节省银钱,才不得已出此下策。没想到还被人嘲笑了,老脸一红。假装没有听到议论声,拍了一下牛背,继续向前行去。最近因为盘缠的短缺,他已降低了居住标准,虽然还住在醉香楼,不过已经搬出以前住的房间,住在了最便宜的丙字房。
  不理会他人的嘲笑,跟随人流经过简单盘查出了城。自从入的城来,这还是他第一次出城,来时大雪纷飞,出城时没想法已草长莺飞。
  出的城来,饶是从小生活在乡下,见惯了山水林色,他不仅也被眼前得景色刺激的心怀激荡。
  前行二三里,视野开阔。美景尽收眼底,美不胜收。
  不知名的野花野草茂盛的生长在道路两边,争相斗艳。蜜蜂嗡嗡的徘徊在花骨朵四周不散,一飞一叮。一排排的树木,吐露绿芽,撒下一大片绿茵。大雁在空中,一会俯冲,一会一飞冲天。一片绿的世界,已经有一大帮人,踩在绿色的草地上,高谈阔论。杨柳依依,一艘艘花船,从远处驶来,闯入这片绿的世界。船头人头攒动,男的高冠博带,女的花枝招展,交谈不止。
  此情此景看的韩青帝有点后悔没有早点出城游玩。来的早的,已经有人支起风筝,随风奔跑,不一会空中跃然飞起各式各样的纸鸢。也有人席地而坐,毯子上铺满了各种零碎吃食。有些人围在一起,趁此风景,诗词唱和。也有跟随达官显贵一同过来的佳丽,借着清风翩翩起舞。
  韩青帝不敢忘出行的目的,找了一处人流多的地方,栓好黄牛,卸下桌椅,支上写信的帆子,一收拾就开张了。
  只是等了半天,可能是大家忙于游玩,并无人需要写信。
  韩青帝有些失望,懊恼自己这个仓促的决定。正在暗暗生闷气的时候,一群士子模样的人不知不觉走到了摊子附近。
  似是纳闷大好时光,春游之际,竟然有人售卖字体赚钱,有辱斯文,大煞风景。从队伍中走出一名士子风流的年轻人,脸上挂着淡淡笑容,向摊子走来。一群人簇拥在他身旁,尾随着他一起走来。
  只是还未走近,此人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几经变换,最后强自镇定,施施然走来。韩青帝一直在冷眼旁观,既没主动招呼,也没起身,稳稳坐在凳子上。
  我赚我的钱,与你们何干。一看就是不怀好意,过来砸场子之徒。所以他也懒得热脸贴冷屁股。至于为首之人,隐隐约约好像在哪见过,但没什么印象想不起来。
  果然为首之人一脸冷笑的开口:“我当是谁,这不是我们九洲最年轻的大儒吗?”
  对吧,韩青帝……韩公子。
  他这一说倒是把韩青帝整得一惊一乍。我似乎并不认识此人,他是如何知道我的这些信息的?
  自从来到洛阳城,韩青帝一直秉承谦虚低调的风范。从未向其他人泄露过自己的过往,除了醉香楼掌柜小二等人,也就洛倾城知道自己的底细。他又是从何得知,自己在洛阳城虽然认识了几个朋友,也从未告知过自己的身份。他又是谁?
  韩青帝默默的想着。
  眼看韩青帝一声不吭,始终沉默。年轻人却并没打算放过他,开口又言。
  脸上挂着轻佻的笑,嘴巴不饶人:“久闻韩大儒博学多才,诗词歌赋样样精通,不知今日我等是否有幸听韩大儒赋诗一首啊?”
  对啊,对啊……韩青帝还未开口,一群帮闲倒是出口成章。哄声四起,快啊韩大儒,你不会是沽名钓誉之辈吧。
  如果是这样我们可不介意让家父上书人皇,判你个欺君罔上之罪哦。
  韩青帝本欲不理这群无理之人,况且饱读诗书也不是为了拿来人前炫弄的。只是他们的嘴巴越来越歹毒,让性格平和的韩青帝,也忍不住一脸怒气。
  近来春暖花开,我看就以春为题,有请韩大儒,为大家赋诗一首吧。
  远处一些本来忙着踏青游玩之人也被这边的喧闹之声所吸引,都迈着步子向这边走来。
  眼看人做来越多,更加助长了这群人的气焰。言语越来越不堪入耳,你行不行啊?占着茅坑不拉屎吗?什么狗屁大儒,我看是花钱买来的吧?
  他们七嘴八舌,说的痛快,全不把韩青帝放在眼里。
  是可忍孰不可忍,韩青帝碍于人流庞大,也不愿被人小瞧了。
  诸位赋诗在下在学堂还是学过几首的,但是我老老实实在此谋生做生意,你们无缘无故上前对我百般辱骂,也不能就这样算了。
  这样,只要我能做出有关于春的诗,你们不止要收回刚才的话。并且要当众向我鞠躬,承认自愧不如我,以后遇到我绕着走。如果你们敢,这赌我就打了。但是不知你们敢不敢啊?
  韩青帝心想既然你们如此无理,还不如主动出击,一次把你恶心透,以免像苍蝇围着自己转,恶心的要死。
  那名年轻人,一沉吟,与一帮帮闲探讨了半天,最终答应了此事。但是提了一个要求,必须要做出让众人认可的诗来,否则不算。
  最终这是一个大家彼此可以接受的结果。
  快作,就以一炷香为限。
  一群帮闲再次忍不住催促。
  韩青帝在心中一番酝酿,选了一个典故题材,默默地在心中推敲字句押韵平仄。
  一炷香刚过了六十息,韩青帝缓缓吐露出来:“折戟沉沙铁未销,自将磨洗认前朝。东风不与周郎便,铜雀春深锁二乔。”
  好诗,好诗……
  随着韩青帝话音落地,旁观者已经有人忍不住,称赞起来。确实不错,对仗工整,平仄有声,余味无穷。有人提出了中肯的评价,很快更多人意识到此诗做的不同寻常之处。脍炙人口,怕是要成传世之作,有来此踏青的儒门宿老盖棺定论。
  是他,有认识的老者的年轻人赶紧上前行礼。
  洛阳城乡试的出题之人,李俊贤。没想到他也来此踏青了,与有荣焉啊,有人发出了感慨。他不是告老还乡了吗?此等老夫子对一个年轻人的诗都表示认可,说明此子诗做的确实不错。
  你们是不知李老在九州文坛的地位,当今许多郡城城主皆是李老门下。就连洛阳城主见了李老也要执弟子礼的你们可知。
  有认识老人的赶紧在人群为大家解惑。
  一听人群的议论,打赌的年轻人心中凉了一半。如果有李老为韩青帝打包票的话,那就完了。毕竟连自己父亲见到李老也要毕恭毕敬的。一念至此,年轻人面上不动声色,脚下步子不停,默默向后退去,原来是想溜之大吉。
  韩青帝怎么会放过他,一直紧紧盯着他呢。对自己在文学当年的本事,韩青帝还是非常自信的。
  所以他赶紧一声大喝,输了就想跑吗?
  人们的目光随着韩青帝移动至已经快退出人群的年轻人身上。
  年轻人一脸尴尬,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进退两难,一张脸羞愧的成了猪肝色。
  一脸怨毒之色,恨恨盯着韩青帝。
  韩青帝不为所动,愿赌服输,你挑衅在先,莫怪我让你下不来台,自找的。
  来吧诸位,愿赌服输,兑现承诺吧。
  韩青帝一连声提醒,人群中人也甚是不忿。要打赌的是你们,现在想跑,羞不羞。
  快兑现承诺,这下是人群开始帮着韩青帝说话。
  大庭广众之下,我看你们谁敢跑。谁敢跑就把你们的事迹散布于洛阳城内,看你们以后还有脸在洛阳城混下去。
  有人大声嚷嚷。
  这让打赌这群人,更是无地自容。
  今天这面子丢大了,有人已经后悔跟随那名年轻人过来诋毁韩青帝了。只是事已发生,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就连李老虽然一直冷眼旁观,也一直注视着事态变化。
  眼看今日躲不过了,这群人只得硬着头皮上前,对着韩青帝兑现诺言。
  韩公子对不起我们错了,我们自愧不如,是我们是沽名钓誉之辈,你乃真正的大儒,学富五车。以后有你的地方,我们退避三舍。
  众人异口同声的说完了诺言。一刻也不再停留,撒腿就离开了人群,只是其中一抹怨毒的面孔却被韩青帝看到了。
  韩青帝浑不在意,也没了做生意的兴致,收拾摊子,准备回转。
  只是还未收拾好,被人叫住了。
  “小友且慢,鄙人姓李,叨扰小友。”
  韩青帝一怔,这位李姓老者刚才通过别人的议论已经了解清楚。只是不知叫住自己所为,停下动作且看他何为。
  韩青帝放下手中的活计,毕恭毕敬给老者鞠了一躬。
  老者抱拳致意。
  “是这样的,老夫颇喜欢小友这首诗,不知可否裱好挂于家中,所以征得小友同意。”
  韩青帝不假思索同意此事。然后不再停留,骑上黄牛离去。
  之后跟随在老者身边之人急匆匆送来一锭金子,说是买诗。拉扯半天,最后迫于无奈,收下了金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