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一副残躯下豫洲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山崖处,河流由高及低奔腾到此,激起水花无数。四溅开来,水声隆隆。
  空中男子含怒出手,虽然一击必中。也吃不准是否死亡,惊鸿一瞥,血花四溅,但想象的分尸两半并未出现。
  虽然暴怒了一场,无法交差,但还是乖乖取出随身携带的信鸽传递信息回去。
  洛阳城王城大街,等了一夜的少年与中年二人。
  “废物,些许小事竟然失手,干什么吃的。上次竟然失手……这小杂种竟然还没死,春游竟敢对我羞辱。”
  少年一脸怒容,浑身气的发抖。
  “管家飞鸽传书,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如果有误,就别回城主府了。真当城主府是什么闲杂人等都养的。”
  “是。”
  中年男子低头应是。
  悬崖处黑衣男子正在暗暗生闷气,哗啦……一只白色的鸽子飞了过来,停留在他身旁。
  一看信中内容,黑衣男子一掌拍碎了信件。虽然怒火中烧,但为了免费的修行资粮,压下了怒火,开始仔细审视起来,事情的可操作性。
  如果绕行下到崖底,无非是浪费些时间,但并不耽误查看结果。
  略一沉吟,黑衣男子下定决心,就照此行事。
  但如何下去颇费了一番周折,黑衣男子首先尝试了一下御风下潜。罡风呼啸,刚下潜十丈距离,他就不得不停下,原因是罡风猎猎作响,吹在身上生疼生疼。往下一看深不见底,他只能取消了下潜的念头,以求它法。
  料想这么高你掉下去必死无疑,连我御风境尚且如此困难,就这罡风就够你喝一壶了。
  不再耽误时间,黑衣男子一个纵身,跃出了悬崖。
  周围寻找了一圈,选择了一个方向,纵身而去。
  悬崖中,水汽滚滚,浓雾团团包裹,根本看不清崖底的状况。黄牛因为体重,先韩青帝一步坠入悬崖。置身其中罡风呼啸,锋利的犹如细密的刀子,不一会黄牛的身上已经被一道道伤口所覆盖,鲜血淋漓,黄牛一声不吭。事实上黄牛早已昏迷过去,风在呼啸,黄牛的身子极速下坠,一朵朵浓雾,一被接触,立即溃散开来。这一过程持续了好久,重物坠地声音才传来。
  “咚……”
  回音传来,黄牛先韩青帝一步坠于崖底,生死不知。
  万丈深渊听起来高不可攀,但你真正丢个石头下去也就是几息的事情。所以韩青帝的坠落没有停留太久,紧随其后而来。
  韩青帝沉浮在空中,极速下降,整个身体呈大字张开。一身衣衫俱皆被鲜血染透,活脱脱一个血人漂浮在空中游荡。
  下坠之势不减丝毫,昏迷不醒的韩青帝对这一切犹未可知。从崖底吹来的风呼呼作响,吹的他的衣衫猎猎作响。身体不时被罡风划过,划过一次就是一道细密的伤口,昏迷中的他不时传来一声闷哼。
  现在的他一片凄惨模样,浑身的衣衫不像样子,成了长条状,在空中飞舞。特别是脸上血肉模糊,本来英俊的脸庞,目前看不到一点人样。昏迷中的韩青帝一身戾气,大有生人勿近之势,身体紧绷,作出防范姿态,紧皱的眉头,因为疼痛使劲搅在一起,扭曲着。
  黑衣男子有句话说的恰如其分,丧家之犬。说的可不是他如今之样子面目。
  长于崖壁的树木飞快飞过他的身体两侧,已经可以听到崖底的哗哗水声。上方的河流留经之处形成极具规模的瀑布,从他的身旁一泻而下,激起水雾阵阵,水流直下三千里,猛然砸在崖底,传来轰鸣之音,震耳欲聋。
  瀑布伴随着韩青帝一起直下崖底,随着崖底的情况清晰可见,韩青帝噗通一声掉入了崖底一个被经年日月冲刷而出的水潭。
  崖底草木郁郁葱葱,常年被瀑布之水滋润长势惊人,水草怕是有一人多高,一些高大的灌木,更是几人难以合抱。崖底并不宽敞,周围被群山环绕,水汽弥漫,导致阳光照射不进,略微有些光线不足。
  但周围情况还是一目了然。
  崖底除了杂草丛生,灌木难以合抱之外。只有一天蜿蜒崎岖的大河,奔流不息,水势湍急的一去不回。
  本来悬崖上方河流走势就是由高及低,水往低处走,水借地势,愈发奔腾的凶猛欢实。流经悬崖处戛然一断,水势无处宣泄,轰然落下形成瀑布,冲击力惊人,崖底深不见底的水潭就是明证。那么多水量骤然爆发,冲击力惊人。水满则溢,在崖底群山环绕之中,狭小的地段被束缚成瓶口状,源远流长,一刻不停,为水潭下方形成了一条奔腾不息的河流。
  河流不知流向何方,一往无前。
  水潭边丝丝血迹,转瞬即被奔腾而下的瀑布水流冲散一空。如果你仔细查看就会发现,一坨爆裂的皮毛裹带着一坨碎肉,在水潭边青石上。两只硕大的牛角挂带着碎骨,跌落在皮毛不远处,鲜血淋漓,粉身碎骨。
  正是跌落悬崖的黄牛,只差一点就会掉入水潭,也许尚可留下一条性命。很不幸,黄牛很倒霉跌上了青石,落了一个粉身碎骨的下场。不知韩青帝看到之后会作何感想,掉入水潭的韩青帝倒是渺无影踪,看不到人。
  时间过去了几个时辰,崖底传来了动静。只见一名黑衣男子,气喘吁吁的御风而来。人随风动,风助人势,如缕清风。正是御风境的一贯特征。
  可见所来之人是一名御风境的修行中人,凡夫俗子顶多借助习武飞檐走壁,想要凌空虚渡,这是修行中人的特权。
  “好你个韩青帝,死没死给个痛快话。浪费劳资大好精力,折腾这么久。”
  黑衣男子骂骂咧咧的靠近了崖底,稳稳当当一个急停,站立在水潭青石处。
  站定,眼神扫视一圈并未发现人迹。随后发现了青石上的牛角,黑衣男子俯身检查了一遍,断定是跟随韩青帝一起跌落悬崖的黄牛身躯。
  “你这死黄牛,死得其所。要不是你,韩青帝能逃出我的手掌心?”
  说着犹不解恨,黑衣男子一脚把牛角踢进水潭,牛角随着水流几经沉浮,慢慢向着下游大河飘去。
  扫视一圈也没有发现韩青帝的尸体,周围只有青石可以下脚,他也只能沿着青石四周查看起来。
  巡视一圈还是一无所获,黑衣男子略一沉吟料想韩青帝肯定是命大掉入水潭了。然后也不脱衣,纵身跳入水潭,一个猛子扎入水下去水下寻找去了。
  “噗……”
  吐水的声音传出,在水下搜寻一圈依然一无所获的黑衣男子浮出了水面。
  不甘心的黑衣男子跃出水面,御风在空中扩大范围查看了一圈,还是一无所获。最后只能灰心的放弃了搜寻,掏出跳水之前放于青石的白鸽,回复了一句粉身碎骨,无法带回。
  做完这些黑衣男子向着一个方向御风返回。
  而下方大河之中,已经漂浮了几个时辰的一副残躯,顺着河流从上向下而来,眼看着进入了豫洲地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