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有个店小二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随着老李头的离去,渡口又恢复了平静。一切有条不紊的照常运行起来,终于船只缓缓的驶来,人们有序的登船,然后随船去往各自的目的地。
  新的一天开始了。
  沿河的右岸,太阳已经升起,阳光普照大地,洒下一片金黄。而此时的右岸,呼哧声此起彼伏,有节奏的响起。一道瘦弱的身影,佝偻着身子费力的推着一辆架子车向着前方的郑县城中推去。推车的正是收留了人形生物的老李头,他气喘吁吁的,呼哧呼哧喘气。累的上气不接下气,额头上一大串豆大的汗珠,随着身体起伏,被甩落在肩膀上不一会老李头薄薄的长衫已经湿透了后背。
  好在渡口距离郑县城中并不远,虽然累的够呛,也不过一炷香时间,老李头已经推着车进入了城。
  河流穿城而过,老李头家住右岸。左岸多是一些富裕人家居住的场所,郑县郡县的府衙就在左岸。左岸建造的富丽堂皇,大兴土木之盛,与右岸的低矮简陋形成鲜明对比。
  入的城来,老李头推着架子车直奔家中而来。普普通通三间木制结构的房屋,赖以生存。屋内倒是收拾的干干净净的,女主人前些年生病人影去世了。他只有两个女儿,大女儿前些年已经出嫁,目前随着在洛阳城做小二的女婿一起生活,所以目前老李头和十二岁的小女儿李花相依为命。
  人还未到,老李头已经急促的叫喊起来。
  “花儿……快拿我在山上采摘的专治外伤的药来。”
  几乎是话音刚落,从院门口一间小屋里走出一个身系围裙身穿花格子布做衣衫的女孩出来。女孩长的眉清目秀,梳着两个大辫子,在耳边一甩一甩。她个子中上,显然正在做饭被打断,顾不得其他冲了出来。
  稍微一怔,便看清了情形。毫不迟疑的进屋一趟,不一会手拿一个罐子出来,散发着一股药香,应是她父亲口中专治外伤的药了。
  放下药,协助父亲把架子车暂且称为人的生物扶到屋子里。事实上看到的第一眼着实把李花吓了一大跳,但她并不害怕。自从母亲过世以来,打小与父亲相依为命,父亲的为人她一清二楚。定是又要救治伤员,精通医术的父亲这些年不知已经无偿救治了多少病人。要不是两头难顾,难舍母亲生前留下的包子铺,父亲指不定现今还守着他的小药铺。
  所以她并不意外,只是诧异这次竟然带回一个瞧着不能称呼为人的生物,可见受伤之重。
  好家伙,算你运气好。遇到我父亲你的命有救了,凡是被救治过的谁不夸父亲医术高明。只是这些年日渐老迈的父亲,已经越来越少亲自救治病人了。带教的几个徒弟,目前已经得了真传衣钵,独自开店去了。只有父亲一复一日年复一年,守着包子铺。
  父女二人艰难的把人形生物拖到老李头居住的屋子,轻轻放到床上,老李头围着床沿仔细观察症状。随后挥退女儿李花,让其继续做饭。他开始忙着给床上的伤患涂抹药物。
  看了一阵,老李头已经想好了施救之法。出去转了一圈,回来手里已经拿好了剪刀布条。
  因为已经想好了,所以老李头并没耽误时间,立刻展开施救,需知救人如救火。医者父母心,老李头火急火燎的,就怕耽误了最佳救治时间,毕竟河边时就奄奄一息了。
  床上的人形生物身体因受伤泡水的缘故,高高肿起,老李头当机立断,拿出剪刀,几下咔嚓,身上的衣物除了亵裤,一剪而光。这才是老李头挥退女儿的原因,毕竟男女有别,医治期间赤身裸体的,非礼勿视。
  当最后一根衣衫的布条被剪刀剪下,一切暴露在阳光下。呈现在老李头面前的就是这样一副画面。一副浑身肿胀,伤口道道高高鼓起,伤口处被水泡的发白,已有发炎症状。特别是脸上的一道伤口深可见骨,从眉心斜拉向笔角。饶是老李头自认有几分医术,脸上的伤口也不敢保证愈合后不留下疤痕。其他的伤口倒还好,只是一些伤口不深的细密口子,看着触目惊心,实则并不大碍。他判断导致昏迷的原因,多半还是失血过多。
  不再停留,既然有了判断,一切就好对付。拿出女儿李花拿来专治外伤药膏,均匀的涂抹于伤口表面。只有涂抹脸部伤口时,床上所躺之人面部略微有些狰狞,似乎昏迷中也在忍受巨大痛苦。
  看着这一副惨不忍睹的画面,老李头唉声叹气。
  唤来女儿,交代最近多熬制一些补充气血的汤水。眼看并不大碍,老李头也不再停留,起身继续回渡口边包子铺忙碌。一家的生计系于包子铺,人来人往的,那天不赚它一笔。哪怕初期是为了亡妻张罗的店铺不至于倒闭,后期生计也已占了大部分。
  床上之人就这样在老李头家住了下来,这一住就是半年左右。因为只有两间屋子可以住人,这一下可苦了老李头,天天打地铺睡在包子铺。
  老李头一副乐天派的样子,但是不在意此事,每天乐呵呵的,直言只要能救人就好。
  人形生物在老李头家居住的第七天已经苏醒过来。随着药物发挥作用,伤口的肿胀,日渐消散,一切向着好的方向运转。从初始的面无血色,但如今的面色红润,李花每日特意熬制补气血的汤水自然功不可没。
  期间,老李头闲暇时一直过来号脉,查看具体恢复情况。后来随着日子的过去,形势好转,并无突发状况,老李头就偶尔来查看一次了。只是交代女儿李花,补气血的汤水不要停。
  时间推移,一个月过去之后,身上除了脸上的伤痕已经好的七七八八了。老李头再也不用忙了一天之后,还要着急忙慌赶回家中上药了。躺在床上的终于有了人样,已经可以自行做一些简单的活动。
  床上之人期间也简单介绍了一下基本情况。
  韩青帝,中洲洛阳嵩阳郡人士,一名退学游历的读书郎。详细情况一概不说,老李头他们也识趣的不再多问。想来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怕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半年之后,韩青帝已经完全的康复了。除了脸上从眉心到鼻角有一道像蜈蚣一样长的疤痕之外,其他并不大碍。老李头想尽所有办法,也不能消除。还是韩青帝主动宽慰了老李头,直言不碍事。他彻底融入了李家,每日和李花打打闹闹,不亦乐乎,好像一切并未发生过。生病这期间多亏李花照顾,两人已经相处的亲如兄妹,彼此熟悉异常。
  现今的韩青帝虽然依旧帅气,只是脸上的伤疤无形中冲破了那份美感,反而有些狰狞吓人。不过这一切韩青帝无动于衷,期间看过一次镜子,也是表情平静。
  后来韩青帝身体彻底恢复,他也只是深深的向老李头和李花鞠了一躬。并未其他太多言语,惜字如金。只是这家中李花反而不自在了,不是因为家里多了人。而是自从韩青帝身体恢复以来,让她有种在家中自己成了一个废物的既视感。以前收拾屋子、劈柴、清扫院子、打水、做饭,这些活计都是她的。现在每天等她起床,这些活韩青帝已经熟练的全部做好了。终于她也过上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只是愈发让她不自在了。这一切老李头和李花看在眼里,但不知如何制止。
  之后听说渡口人流越来越大,老李头一个人忙不过来。他更是第一次走出家中,来到渡口包子铺,主动做起了跑堂小二哥。
  虚心的接过老李头的活计,一边学习,一边请教,很快上手。再后来老李头也清闲了下来,因为包子铺的各项活计,韩青帝俱皆做的有模有样。他完全可以放松下来,制止几次,发现韩青帝依旧我行我素之后,就随他去了。
  渡口的过往羁旅客,熟识老李头的,都知道包子铺来了一个脸有疤痕的店小二。做事异常勤奋,见人脸上露出温暖的笑,待人接物热情似火。
  只是从未有人发现这个店小二在闲暇时分,望着洛阳城方向的怔怔出神。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