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李寻欢的烦恼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夜深千帐灯,豫洲东京城随着天空最后一丝光亮隐去,黑暗扑了下来,立刻笼罩了整个城市。但是随即一盏盏灯火由远及近亮了起来,不一会整个城市就再次喧嚣起来,灯火通明。
  悦来客栈,小二帮工早早准备好蜡烛,只等天色昏暗,立刻着手点燃灯火,确保客栈完美衔接,不影响正常的生意往来。
  六楼听雨轩,小二提前备好了六根粗大的蜡烛,提前点亮,围着桌子外围一圈。所以哪怕天色已经暗了下来,饭桌上的李寻欢与韩青帝并无不适。房内灯火通明与白天并无二致,丝毫不影响二人用餐的心情。
  李寻欢慵懒的靠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脸庞红扑扑的,一看就是喝的颇为尽兴。满脸堆着放不下的笑意,为韩青帝介绍着东京城的历史典故。
  韩青帝倒是正襟危坐,略微迷离的眼神,看的出也喝的不少,似在极力克制自己,不能饮多。
  本来二人说好的小酌,李寻欢满口答应酒品一流绝不劝酒,当下韩青帝也只能选择相信。
  谁知几口菜下肚之后,李寻欢把所有承诺抛之脑后,一个劲劝起酒来,饶是韩青帝定力如山,也架不住李寻欢口如悬河。
  “韩兄弟,我首先声明啊,我这可不是劝酒。”
  “你是不知啊,这悦来客栈的桃花醉可是东京一绝啊。”
  “一年到头也就只有春夏之际可以喝到,采摘去年春天桃花盛开之际的桃花,用古法酿制一年,也不过是寥寥酿出百坛而已。”
  “我们喝这小小一壶,不过一斤酒水,就价值十金。”
  “非熟客,概不出售。”
  “掌柜的这方面可是吝啬的很,就连家父苦求多次,也未有所得。”
  “你初到东京可要好好尝尝,也不虚此行。”
  这就是李寻欢劝酒的高明之处,他绝口不提兄弟情分,就是提醒你这酒能喝到如何难得。
  哪怕韩青帝事先与自己有约在先,也不仅有所动摇。
  这么好的酒,错过了会不会太可惜?
  他自己先动摇了,然后李寻欢的劝酒就奏效了。
  实在桃花醉实在是太好喝了,入口即化,一股桃花香气,直入口鼻,口感极好。
  李寻欢一软劝,他正好借坡下驴。
  端起酒杯,细细品尝,啧啧有声。
  李寻欢双眼球滚动,露出一抹狐狸笑。犹如一个奸计得逞的老猎人。
  “这个韩兄弟也是妙人,想喝还故作正经。”
  还不是被我三言两语就拉下水了,这些年我用这一招把多少不喝酒的钢铁男儿拉入微醺的深渊。
  李寻欢暗暗得意。
  当少年人有了心事之后,一壶酒下肚之后,足以慰平生了。
  人活一世怎么开心怎么来,过的那么憋屈压抑干嘛。
  真想不通他们啊……
  劝酒韩青帝,李寻欢赤子之心,并无恶意。
  只是见不得少年人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见不得。
  所以我们李少,就是要一见如故的人,人人得开心快活。
  哪怕只是一时的一醉解千愁,他也要做。
  不为朋友排忧解难还要朋友吗?满东京城打听一下,我李某人是什么样的人?
  一念及此,李寻欢暗暗缩头。
  喝多了,喝多了。
  飘了,我竟然如此厚颜无耻的夸自己。
  如果让城中居民知道了,怕不是笑掉大牙。
  谁不知,李家大少在这东京城。号称坑蒙拐骗,恶事做尽,上街的少女一遇到李家大少,那还不得泫然欲泣啊。
  李寻欢强自摇晃了一下头脑,飘了飘了,忍不住有些汗颜。
  自己这名声一旦让韩兄弟知道了,怕不是吓的屁滚尿流啊。
  绝不能让韩兄弟知道,哪怕最后不得不知道,能延后多久就延后多久。
  好不容易遇到一个对脾气的可千万别被吓跑了。
  看起来等下要好好交代店小二一下,别等下说漏嘴了。
  严禁外传,敢传出去,哼哼李大少的手段怕是他们这辈子都不想领教。
  除非是我愿意,就像刚才被人随意丢出门口遇到韩兄弟一样。那也是我愿意,不然一报名号,在这东京城还真没几个人敢这样对我。
  不理李寻欢的神游天外,韩青帝拿起酒壶,满满的又给自己倒了一杯桃花醉。提起酒杯,先放在笔尖深深的嗅了一口,果然清香扑鼻。
  好酒,好酒,韩青帝忍不住内心感慨。
  一仰头一杯酒就这样直入口腔,满嘴桃花香散开,芳香醉人。
  韩青帝沉浸在桃花醉的酒香里不可自拔。
  出门游行两年了,这还是第一次喝到这么地道的酒。
  韩青帝露出享受的表情,满脸陶醉。心中默默感慨道。
  另一边,李寻欢斜靠着椅背舒舒服服的双腿蜷缩在椅子上端着已经空了的酒杯,怔怔出神。也不见他倒酒,这会也不和韩青帝交谈,沉默不语。
  等韩青帝回过神来,展露在他面前的就是一个满脸通红举着酒杯不言不语的李寻欢。
  “李兄,有心事?”
  看出李寻欢的不对劲之处,韩青帝放下酒杯,主动攀谈起来,总不能人家一片热情,好吃好喝的招待你,自己只顾着品尝美酒,把主人家晾在一边吧。
  “没什么……”
  李寻欢一愣,赶紧恢复状态,掩饰过去,绝口不提有何心事。
  韩青帝倒是不愿意就此放过他,准备打破砂锅问到底。虽然认识不久,他也看出李寻欢是性子跳脱开朗之辈。这酒后露出此等姿态,绝对有事。既然吃喝了人家这么多,就有义务为人分忧,哪怕最后帮不上忙,也应该尽尽心。
  “李兄不把我当朋友?”
  韩青帝假装的气愤道。
  “没有”
  “既然没有何不摊开心扉?”
  “纵然我帮不上与你,我也愿意与你一起分担。”
  “就凭李兄如此待我,你这个朋友我交了。”
  韩青帝豪气干云的说了一大推。
  李寻欢慢慢才敞开心扉,娓娓道来。
  “韩兄弟啊,你有所不知啊。我自问自出生以来,一切顺顺利利,并无烦忧。但有一件事一直萦绕我的心中,久久不散,压在我的心口,也不知如何排解。”
  “哦……”
  “不知李兄为何事忧心?”

章节目录